中共酷刑:聽覺折磨和視覺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八日】大陸時常有這樣的事情,居民不堪廣場舞音樂聲音的騷擾,利用各種形式表達不滿。有鳴獵槍、放藏獒的,有重金買「高音炮」反擊的,有退房搬家的。媒體稱南京動物園熊貓遭廣場舞騷擾,致心律不齊。可見大分貝聲音對生命身心的傷害是很嚴重的。

噪聲級為三十~四十分貝是比較安靜的正常環境;超過五十分貝就會影響睡眠和休息。由於休息不足,疲勞不能消除,正常生理功能會受到一定的影響;七十分貝以上干擾談話,造成心煩意亂,精神不集中,影響工作效率,甚至發生事故;長期工作或生活在九十分貝以上的噪聲環境,會嚴重影響聽力和導致其它疾病的發生。

可是你知道嗎?在不足三平米的房間裏,用高音喇叭連續幾天不停播放,對人是怎樣的折磨!帶來的是怎樣的痛苦!深夜將單個女性跪綁在墳地的柳樹上,耳朵綁上耳機聽鬼哭狼嚎的聲音對人是怎樣的精神傷害!高音喇叭放在耳邊連續播放四十多個小時又是怎樣一種摧殘?

法輪功學員肖靜在浙江女子監獄被迫害期間,獄警將其關在一間房裏三十一個半月不讓出門,每日二十四小時吃、喝、拉、撒、睡都在裏面;有十個半月被囚禁在禁閉室裏,在禁閉室強迫聽一百二十分貝以上的喇叭……

晃眼,光線過強,刺得眼睛不舒服,我們都有感受。可是被強光(聚光燈)長時間照射眼睛,會是怎樣一種痛苦?

毒打父親,讓母子看;毒打母親,讓父子看;毒打兒子,讓父母看。對人而言,又是怎樣一種精神煎熬?

慘無人道的事情,中共邪黨人員是甚麼都能幹的出來的。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有一位被非法關押的女學員,三十歲左右,長得非常漂亮,被用酷刑折磨後,男惡警們還扒光她的衣服把她四肢分別綁上,然後給她拍裸體照,再拿照片給她看,侮辱她,罵她,威脅她把照片拿到社會上……

中共邪黨通過對受害者身體聽覺、視覺超過正常的生理和精神接受能力進行迫害,以達到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目的。很多法輪功學員遭受了長時間聽高音喇叭強噪音、侮辱謾罵、聽鬼哭叫的恐怖聲音、頭套上鐵桶後鐵棍猛敲、強迫聽洗腦課等聽覺痛苦的酷刑;很多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強燈照眼睛,逼看黃色視頻畫刊,強迫觀看誹謗法輪功的視頻書籍等視覺痛苦的酷刑,有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打母親讓父子看著、打父親讓母子看著、打兒子讓父母看著的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捆綁並強光照射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捆綁並強光照射

一、聽覺痛苦:高音喇叭強噪音、侮辱謾罵、聽鬼哭叫的恐怖聲音、……

吉林省伊通縣技術監督局武克立,二零零二年春,被公安局副局長張啟以談話為名騙去,用刑訊逼供,坐老虎凳二十多小時,同時耳邊放高音喇叭,反覆播放「武克立交代問題」。直到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河北高陽勞教所深夜把單個女學員跪綁在墳地柳樹上,綁上耳機放鬼哭叫的聲音……

馬三家教養院,嶄新的大樓,齊全的設備,充足的警力,連續的迫害,夜夜都在酷刑折磨。高分貝播放的咒罵聲,使遼寧法輪功女學員尹麗萍留下了後遺症,聽到大聲音就精神崩潰。

南寧市法輪功女學員莫慶波因為不「轉化」被關入廣西女子勞教所禁閉室,在那裏日夜用高音喇叭播放極其恐怖的鬼哭狼嚎噪音,通宵干擾不准入睡,時間約三個月。莫慶波從禁閉室出來時已神態痴呆,自言自語傻笑。

……

聽覺折磨迫害手段

聽覺折磨包括對法輪功學員使用超越人生理上正常接受能力的噪音和超越人精神上正常接受的內容。對受害人造成的生理和精神傷害的後果是:耳朵聽力嚴重受損、心律不齊暈倒、耳朵鼓膜疼、(後遺症)聽到大聲音就精神崩潰、雙耳出血發炎、精神疾病等。

聽覺折磨迫害手段如下。

◎強迫聽一百二十分貝以上的聲音、反覆放錄音折磨、高音喇叭二十四小時不停「轟炸」、在特殊裝修的房間裏放震耳欲聾的高音喇叭刺激受害者的神經、在禁閉室裏用高音喇叭整天播放誣蔑大法邪歌企圖摧毀人的意志、將高音喇叭開到最響處用強噪音摧殘人、強迫聽誹謗大法的錄音聲音開到最大、在耳邊連續四十小時放高音喇叭、對女性高音喇叭專門播放男性病廣告;

◎侮辱謾罵、罵下流話、罵祖宗三代、說各種淫穢流氓話、強迫聽邪悟者的邪說、強迫聽洗腦課、強迫聽講獄警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事;

◎套鐵桶,頭套上鐵桶後用鐵棍猛敲;

◎用兩個三百斤鐵桶焊起來,安個門,把人關進去,每隔幾分鐘就用木棒狠敲打鐵桶;

◎墳地鬼哭:晚上警察把女學員單獨帶到一片墳地裏,綁在大柳樹上跪著,塞上耳機聽鬼哭叫的恐怖聲音;

◎數月日夜用高音喇叭播放極其恐怖的鬼哭狼嚎噪聲音。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鐵桶敲頭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套鐵桶鐵棍猛敲

高音喇叭對著兩耳,雙耳出血發炎、聽力受損、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上午十時許,四川德陽市耐火廠退休職工孟華龍,被劫持到廣漢市和興鎮寶曇村小學的洗腦班,非法關押、折磨長達六十三天。幾個包夾將他手腳捆綁住,還把他綁在老虎凳上毒打,用高音喇叭放高分貝噪音,兩隻高音喇叭分別放在離他兩耳很近地方,就像各種切割機、砂輪機發出的強大的噪音,使孟華龍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

法輪功學員子徐田寶,原名徐啟田,於二零零一年被綁架,遭受殘酷迫害並被送到深圳市第二勞教所繼續迫害。惡警用人難以忍受的姿勢將他橫銬在長凳子上,同時用兩隻高音喇叭對著他的兩耳高聲播放,致使徐啟田的雙耳出血發炎,聽力受損。徐啟田的雙耳長期流膿水發炎。在他的強烈要求下,勞教所只做表面消炎處理,不予以實際治療,導致徐啟田的左耳完全失去聽力。

原重慶市煤炭設計院工程師張全良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在重慶市渝北區被不法人員用黑色袋子套頭綁架,先被劫持在上清寺派出所,後在一處審訊地點被刑訊逼供十天,其間被連續吊銬六天六夜,遭到高音喇叭放在耳邊連續播放四十多個小時震耳欲聾的污言穢語等手段殘酷折磨。

上海法輪功學員劉鵬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關押在上海提籃橋監獄,他一直遭受嚴重迫害。據了解,六監區三中隊獄警王浩成指使包夾犯人每天強迫劉鵬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九點面壁罰站,並在三平米左右的房間裏用高音喇叭對劉鵬雙耳進行殘害,使劉鵬的兩隻耳朵嚴重受損。獄警王浩成還親自動手用電警棍電擊劉鵬,此種迫害持續一年多。

蘇州「610」周文秋說不堪入耳的下流淫言穢語

家住蘇州市通安鎮華通花園的法輪功學員宣小妹女士,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左右,被蘇州「610」惡警綁架至上方山洗腦班迫害,遭到虎丘區「610」副頭目兼國保大隊長周文秋帶的警察在眾目睽睽下流氓調戲。當著滿屋子人的面,這個剃平頭的警察直挺挺地壓在了宣小妹的身上說了許多不堪入耳的下流淫言穢語。

宣小妹女士說:「我長這麼大年紀還沒有見到過這樣無恥下流的男人,是不是公安局的人都是這樣啊?這個男人無恥下流淫穢言語我無法說,……我感到用我的嘴把這個男人的下流話講出來我感到呼吸困難,感到是在犯罪,我就是在私下的場合將這個流氓的下流言語複述給他人聽我也講不出口啊!」

蘭州監獄強迫聽獄警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事,加強恐怖氣氛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初,蘭州監獄開始對全體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迫害,瘋狂程度前所未有,各監區都準備了小監室,掛上窗簾,抽調幾名刑事犯包夾,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不讓閤眼,電燈通宵照明,此種「酷刑」稱為「熬鷹」,不留外傷,便於隱瞞迫害真相。

二零零六年元宵節後,張露蟬被轉到八監區,一去就被關進早已準備好的小號,白天被叫到辦公室,遭獄警輪番辱罵、體罰、踢打,晚上在小號裏被包夾犯人監控,不准走動,不准睡覺,強迫聽惡人講獄警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事,加強恐怖氣氛。

兩個三百斤鐵桶焊起來,安個門,把人關進去,每隔幾分鐘就用木棒狠敲打鐵桶

二零零三年新年前,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吉林長春某監獄三監區開始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惡警劉佔忠指使犯人開始體罰、虐待、毒打大法弟子以達到他們的所謂「轉化」。

惡警唆使犯人開始迫害,手段是不讓睡覺,用鋼針扎,用鐵錘打,用兩個三百斤鐵桶焊起來,安個門,把大法弟子關進去,每隔幾分鐘就用木棒狠敲打鐵桶,捆綁,吊刑,拳打腳踢。

二、視覺痛苦: 強燈照眼睛、逼看黃色視頻畫刊、強迫觀看誹謗法輪功的視頻書籍……

重慶西山坪勞教所的惡人將法輪功學員強制貼坐在鐵床前,左右兩邊由人把他們手和肩死死按住,一人抓住他們的頭髮把頭拉起,一人掰開他們的眼睛,兩人坐在床上拿著黃色畫逼他們看,後面有人拿著木棒準備打。另外還逼唱流氓歌曲。中隊長李其偉公開無恥地說:「逼法輪功學員唱流氓歌曲、逼看黃色畫是幫助法輪功學員回歸社會。」

視覺折磨迫害手段

視覺折磨包括對法輪功學員眼睛使用超越人生理上正常接受能力的強光照射和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超越人精神上正常接受的媒體內容。對受害人造成的生理和精神傷害的後果是:視物模糊、間歇性失明症狀、精神遭到迫害等。

視覺折磨迫害手段如下。

◎聚光燈強射眼睛;
◎逼看黃色視頻、逼看黃色畫、逼看黃色淫穢書刊;
◎強迫觀看誹謗法輪功的視頻書籍、被逼看「紅書」;
◎拍女性裸體照,照後拿著照片給她看;
◎打母親讓父子看著,打父親讓母子看著,打兒子讓父母看著。

上海郭小軍眼睛受到聚光燈強烈照射,導致頻繁的視物模糊、間歇性失明症狀

原上海交通大學計算機系青年教師郭小軍,男,四十歲左右,於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被上海寶山國保惡警綁架之後,遭受了連續的刑訊逼供,眼睛受到聚光燈強烈照射,而導致頻繁的視物模糊、間歇性失明症狀。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遭寶山邪黨法院冤判四年,被關押在上海提籃橋監獄。

家屬從眼科專家處獲知,郭小軍眼睛每個月出現多次失明的境況在醫學上被稱為「視網膜動脈痙攣」,在醫學上和心肌梗塞、嚴重心絞痛視為同一危險級別,而且連搶救、治療藥物都是一樣的。而且這麼頻繁的發生,就會造成血管梗塞,一旦再次出現,若沒有及時搶救,就可能永久性失明。

從郭小軍進入提籃橋監獄一年多來,在惡劣的環境之下,眼病頻頻發作,身體越來越虛弱,但監獄竟然還是以他不參加勞動為由取消了大帳,致使郭小軍經常吃不飽。在身體這麼糟糕的情況下,甚至監獄還以他不戴番號卡為由連僅有的曬太陽「放風」的機會都被剝奪。鑑於此,家屬一直向監獄及其相關部門要求儘快醫治、放人,但均遭到拒絕,理由是郭小軍拒絕「轉化」,不放棄修煉法輪功。

打母親讓父子看著,打父親讓母子看著,打兒子讓父母看著

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陳運川一家六口被迫害只剩一人。

陳運川一家六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遭中共政治流氓集團慘無人道的迫害。大兒子陳愛忠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在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被摧殘致死;小女兒陳洪平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被高陽勞教所迫害致死;二兒子陳愛立在唐山豐南縣冀東監獄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去世;妻子王連榮親眼看著丈夫、兒子被酷刑折磨,親眼目睹被摧殘的生命垂危的女兒死去,於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在流離失所中離世。二零零九年一月已經古稀之年的陳運川老人突遇車禍離世。大女兒陳淑蘭被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

陳家一家人(父親陳運川、母親王連榮、後排從左至右陳愛忠、陳洪平、陳淑蘭、陳愛立)

陳家一家人(父親陳運川、母親王連榮、後排從左至右陳愛忠、陳洪平、陳淑蘭、陳愛立)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鄉派出所劉衛峰、綜治辦姜慧軍、鄉王書記、原鄉長張××等六、七人闖入陳家,當場搶走現金九千元,將陳運川及老伴王蓮榮、大兒子陳愛忠劫持到派出所毒打。隨後女兒陳洪平也被劫持,惡黨書記王生懷搶走其身上現金三千一百多元。中共人員追問二兒子陳愛立下落:打母親讓父子看著,打父親讓母子看著,打兒子讓父母看著,殘忍至極。

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通過聲覺折磨、視覺折磨的殘酷迫害,妄圖達到他們的卑鄙目的,對法輪功學員身體及精神上的傷害和造成的後果非本文四五千字能完全概括。本文意在歸納、提煉中共聲覺折磨和視覺折磨酷刑的種類。

願讀者通過本文,從另一個角度了解中共的邪惡。遠離並決裂中共,選擇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