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市任縣張蘭肖被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上午,任縣北街法輪功學員張蘭肖正在自己門市的二層樓上。由任縣610主任毛孟巧、任縣國保大隊任宏斌帶領邢台610人員共十幾個人,突然闖進家中,他們有的穿便衣,有的穿警服,衝上二樓後把蘭肖連拉帶拽,強行抬上車,按倒在車座上不讓動彈。

張蘭肖的兩隻鞋被拉掉,光著腳,肋骨被拉傷,腿上有三處被磨出血,呈黑紫色,手腕被拽血印,手背青紫。蘭肖當時就給他們講真相,被其中一人狠狠打了她一掌。

河北任縣是邢台地區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厲害、也是最早的縣。早在一九九七年邪黨中央調查法輪功的情況時,任縣邪黨人員就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和巨額勒索(勒索錢數正在統計)。

任縣法輪功學員張蘭肖一家所遭受的迫害明慧網上早有報導。

張蘭肖家修煉法輪功的家庭成員有:母親馬存芬、大姐張志敏、三妹張俊肖、大姐夫李廣路(原籍巨鹿縣,落戶任縣辛店鎮)。

張蘭肖一家因修煉法輪功屢次遭中共迫害。

大姐張志敏家曾被多次被抄,巨額勒索至少三萬一千元以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任縣政保股長賀海鐸帶領一夥打手闖入張志敏家,非法抄家。當時張志敏家是煉功點,惡人搶走《轉法輪》一本,師父講法錄音一套,法輪功簡介,煉功圖解,師父法像,放像機,錄音機等東西全部抄走。惡人還在張志敏家拍照,亂搶東西,並把張志敏的丈夫李廣路綁架到任縣軟禁。當時李廣路光著脊梁、只穿了個大褲衩、拖著一雙拖鞋。第二天,賀海鐸強迫李廣路請吃飯,花飯費300元,勒索1000元。張志敏的母親馬存芬也被勒索一百元。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晚上九點多,原任縣政法書記王仲清夥同陳中衛(任縣公安局副局長,主管迫害法輪功)闖入張志敏家,把張志敏從被窩中綁架到辛店鎮派出所,當夜被送到任縣洗腦班。這次,他們從張志敏家搶走彩電、放像機、錄音機、縫紉機、放音盒,還有孩子的兩套英語磁帶,三套窗簾,沙發墊,地毯,高級洗髮膏,剛做好兩套新衣服,還沒縫扣也偷走。連偷帶拿,像土匪一樣。

二零零零年一月三十日晚,大姐張志敏正在家中照料病重中的父親,當時母親馬存芬因修煉大法被關押在任縣洗腦班,張蘭肖因屢遭迫害而流離失所,張俊肖被非法勞教三年。在臭名昭著的高陽勞教所遭受非人的折磨。劉振國不顧家中老人需要照顧,強行把張志敏從家中帶走。二十九日,即大年三十,父親連驚帶嚇,離開人世。老人臨死也忘不了他那老伴和幾個心愛的女兒,手指著洗腦班所在的方向,含恨離世!此時,70歲的母親馬存芬已經被關押在任縣洗腦班一百五十多天了,被勒索一千元後,回到家中一句話沒說,守著死人哭了一夜,第二天便是大年初一,好不淒涼。張志敏在非法關押三個多月後,被非法勞教三年。

母親馬存芬曾兩次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一次關押在任縣看守所。三次綁架,共非法勒索老太太三千一百元現金。

二零零八年邪黨奧運前夕,巨鹿縣公安局國保隊長趙殿辰一夥把李廣路綁架,非法搜身,把身上的八百多現金和手機搜走,然後送往南和看守所。看守所又從李廣路內衣裏搜走五百元現金。在南和看守所關押數天後,轉到邢台洗腦班,當時張志敏也在邢台洗腦班遭受迫害,家中只剩下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和三個孩子。期間任縣公安局劉振國和610邪惡頭子喬瑞朋向三個孩子勒索八千元。並三天兩頭帶人去家裏騷擾、恐嚇。給孩子和老人造成的傷害無法形容。非法關押大概兩個月後,劉振國和喬瑞朋向李廣路和張志敏勒索五千元,才放人。

賀海鐸和劉振國對張蘭肖的三次迫害抄家、關押、勒索共計六千三百元現金和電視機、三輪車、自行車各一輛(台),並送入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之後不斷騷擾張蘭肖,張蘭肖被逼無奈開始流離失所躲避非法抓捕。父親臨死也沒見上一面。惡人一次次非法騷擾、恐嚇、綁架,目的就是為了勒索張家的錢財。

三妹張俊肖所遭受的迫害是一般人無法想像得到的,更是常人無法承受的。

張俊肖,女,河北任縣辛店鎮大劉力村人。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中共控制宣傳機構顛倒黑白拼命給法輪功抹黑,為了講清真相,一九九九年七月後,張俊肖到北京反映情況,被綁架,關進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囚禁七十多天,被勒索了兩千元現金。九月二十二日,惡徒王忠清、陳忠衛等第二次把張俊肖綁架,一關就是三個多月,釋放時又勒索了三千元現金。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張俊肖和母親及姐姐又到北京上訪,被任縣的警察截回,關進任縣看守所。在任縣看守所,遭受體罰、毆打上銬、辱罵、限制人身自由等迫害,參與迫害者為賀海奪和劉振國、王忠清、陳忠衛、劉景雪、李勇軍(任縣看守所長,打死任縣法輪功學員劉東芬的直接責任人),後被非法勞教三年,劫往石家莊勞教所。二零零一年三月份,被轉到了臭名昭著的高陽勞教所。

在高陽勞教所,張俊肖遭受了更加慘無人道的迫害,多次被恐嚇、電擊、關禁閉、毆打、剝奪睡眠、強迫灌食、煙頭燙、冷凍、灌大便、往嘴裏塞進了擦例假的髒衛生紙、用木棍蘸上屎往她嘴裏抹。勞教人員撬開張俊肖的嘴巴灌糞便。惡人把老式電話機的電線纏在她腳趾上,拼命搖動發電,同時還用兩根電棍電擊。由於電量過大,張俊肖的身體向上拱起、不停的顫抖,最後電話機被搖壞了,惡警只好罷休。這樣折磨了四個多小時,張俊肖的手心、腳心、前胸和後背都是傷。

他們還往復讀機裏複製上鬼叫的聲音,把張俊肖劫持到野外河灘的一個墳場,把她按倒在地,用手銬銬到墳堆旁邊的樹上,戴上耳機迫使她聽復讀機裏那恐怖的鬼叫。他們都嚇得躲得遠遠的。寒冷的冬天,把張俊肖的棉衣扒掉,只剩薄薄的內衣,打開電風扇一邊吹著,一邊往身上澆涼水。後來又把她推到院子裏受凍到深夜。拿火紅的煙頭燙她的前額,用木棍打膝蓋,致使張俊肖好幾天不能行走。之後,張俊肖被轉到唐山勞教所,勞教所看張俊肖生命垂危,就給她家打電話叫抓緊接走。就這樣,張俊肖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回到家中。

迫害並沒有到此結束。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晚上八、九點鐘,河北省任縣惡警劉振國帶領一、二十名暴徒,開兩輛車,到辛店綁架走張俊肖,並送往邢台洗腦班迫害。非法關押兩個月後勒索大概五千元放人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張俊肖被任縣國保大隊、610頭子喬瑞朋,辛店鎮派出所再一次綁架,被關押在邢台市洗腦班。一月後喬瑞朋向她丈夫勒索四千元放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