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河北省邢台市任縣大法弟子的惡人及相關單位(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二。迫害任縣大法學員的相關單位

1.任縣公安局,縣法制教育中心

1998年,任縣大法學員霍桂蘭被任縣公安局關押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被罰款2000元。

1999年7月,霍桂蘭被非法關押15天,罰款800元。

1999年7月20日,任縣大法學員孔秀梅因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關押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十多天,罰款1000多元。

1999年7.20日,劉景雪、賀海鐸把任縣大法學員趙高林從家中帶走,非法關押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6多天,並罰款。

1999年7月20日,任縣大法學員劉彥芬去石家莊信訪局和平上訪,被任縣公安局非法抓回,關押在縣法制教育中心二十餘天,強行寫保證,罰款900多元。

1999年7月20日,大法學員吳會芳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任縣公安局的劉景雪、劉振國、賀海鐸從半路截回,非法關押在教育中心30多天,勒索3500元。

1999年7月20日,劉振國、賀海鐸、劉景雪把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的任縣大法學員賀秀平從石家莊截回,非法關押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洗腦迫害20多天,勒索1100多元,飯費200元。

1999年10月,任縣章固司法局的張海山、民英等人闖入大法學員趙貴巧家中,搶走大法書籍和法像,並把她綁架到縣法制教育中心,民英辱罵並打她的臉,劉潮陽罰站,迫害45天,向家人勒索1000元。

1999年10月,大法學員霍桂蘭被任縣公安局的陳中衛,政法書記王仲清綁架到縣法制教育中心,關押3個月,罰款3000元。

1999年10月,任縣大法學員張貴格被任縣駱莊鄉派出所所長張坤國等人從家中綁架到縣司法局,關押80多天,勒索2000元。

1999年10月,任縣大法學員趙雲平被駱莊鄉派出所以及鄉幹部孟建澤等人從家中綁架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關押將近3個月,罰款3000元。

1999年陰曆11月,任縣公安局多次到大法學員程俊彩家騷擾。

1999年8月28日,辛店派出所所長小曲,把陳振全綁架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非法關押30多天,罰款1200元。

1999年10月,任縣公安局,縣法制教育中心非法關押大法學員梁平義兩個多月罰款2000多元。

1999年7.20,大法學員丁勝輝進京上訪被關押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15天左右,罰款1000元。

1999年7月20日,劉振國把進京上訪的任縣吳岳村法輪功學員丁貴合綁架關押任縣法制教育中心。

1999年7月,大法學員孟佔花因進京上訪被關押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非法罰款900元左右。

1999年7月,得法受益的任縣大法學員李保安隻身一人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任縣惡警賀海鐸從北京信訪局帶了回來,關押到任縣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被幾名犯人打罵羞辱,逼迫違心寫保證,並敲詐家屬4、5千元,之後又轉到縣法制教育中心繼續迫害了一個月。

1999年8月,勒索大法學員李建軍一千多元錢。

2000年6月,賀海鐸、劉景雪、劉振國等惡警把任縣大法學員找高林從家中帶走,非法關押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迫害80多天,並罰款。

2000年陰曆6月,任縣大法學員劉秀貞被關押在任縣看守所,惡警每天強迫背監規,強行罰跪在水泥地上讓太陽曬,從早晨跪到中午,當時正是盛夏,6、7月的天氣。

2000年7月 ,任縣大法學員趙雪霞進京上訪,被縣公安局賀駱莊鄉派出所所長坤國打耳光,並在任縣看守所關押160多天。

2000年7月,大法學員周永格因進京上訪被任縣公安局,縣法制教育中心非法關押在任縣看守所一個多月罰款5000多元。

2000年7月,大法學員梁平義因進京上訪被任縣公安局,縣法制教育中心非法關押在任縣看守所一個多月,後被關押在縣法制教育中心共關押3個多月罰款3000多元。

2000年7月20日的前幾天,以劉振國、賀海鐸為首的惡警把大法學員賀秀平騙到縣法制教育中心,非法關押20多天,勒索800元。

任縣公安局的惡警每逢兩會、4.25,7.20,十一,過年,師父生日都到大法學員程俊彩家騷擾,有時候三更半夜就闖入程俊彩家,讓按手印,寫保證此類事情經常發生,讓家人也跟著擔驚受怕。

2000年7月20日,邪惡把李廣路綁架到縣法制教育中心,並罰款6000多元。

2000年正月任縣小屯村法輪功學員吳振林,吳岳村丁新芳,被騙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強行關押7、8天,並分別勒索2000餘元。

2000年陰曆6月,任縣看守所女惡警海琴要去大法學員劉秀貞170元錢,不給任何收據。

2000年10月1日,任縣大法學員張貴格去北京上訪,被惡警毆打,任縣公安局的劉振國把張貴格綁架到任縣看守所關押30天,又關押到司法局40天,勒索1000多元。

2001年6月1日下午,大法學員賀秀平正在家中洗衣服,被任縣公安局的賀海鐸、劉振國、劉景雪綁架,關押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兩個多月,勒索2000元。

2001年7月,賀海鐸、劉振國等惡警從家中把大法學員趙高林非法關押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90多天,並罰款。

2001年7月20日,賀海鐸、劉景雪、劉振國從家中綁架了任縣大法學員吳會芬,關押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勒索3600多元,飯費360多元。

2001年7月的一天中午,任縣大法學員吳會芳正在家中吃飯,被任縣公安局的劉景雪、劉振國、賀海鐸騙到法制教育中心,用皮帶抽打,使吳會芳順嘴流血,牙掉了幾顆,關押90多天,勒索3000元。

2001年9月25日晚,任縣大法學員張貴格被駱莊鄉10多個不法人員強行綁架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關押50多天後,又被送到邢台洗腦班,校長劉麗香,科長丘有林等每天強迫看侮蔑大法和師父的錄像,劉麗香還說:你們不轉化,那你們就在這裏呆著吧,反正我們能回家。

2001年正月二十一,任縣吳岳村法輪功學員孔秀格,被綁架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關押兩個月,勒索3000元。

2001年正月二十一夜,任縣吳岳村法輪功學員郝東芹,王全夢,吳秀香,被綁架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非法關押郝東芹二個多月,向家人勒索4000餘元,非法關押王全夢4個月,向家人勒索1000元,非法關押吳秀香2個月左右,向家人勒索2000餘元(其丈夫也被非法關押2次,並勒索數千元。)

2001年2月20日,大法學員梁平義被任縣公安局非法關押在任縣看守所6個多月後被非法判處勞教三年關押在邯鄲勞教所。

2002年2月27日,任縣大法學員劉冬芬,女,52歲,因面對面向世人講大法真相,被南和縣惡警綁架,後轉至任縣看守所,期間劉冬芬幾次絕食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2002年7月17日,劉冬芬在被非法關押數月後,在任縣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任縣公安還對外散布謠言,胡說劉冬芬是「越獄逃跑」被電網電死的,法醫否定電死的說法,說是硬傷。劉的遺體經多人目擊,發現身體多處外傷,頭部多處腫脹,有出血痕跡,身體一側發黑發紫。劉冬芬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人有:劉振國、劉景雪、看守所所長李永軍,政法書記孔祥會,公安局副政委趙增田,縣委書記閆雪奎,王仲清。

2002年,任縣公安局多次到大法學員賀秀平家騷擾,賀秀平被逼只好流離失所。

2004年,劉振國、賀海鐸等惡警從家中綁架走任縣大法學員趙高林,非法關押在任縣看守所20天,並罰款。

2004年5月,任縣公安局,非法把大法學員周永格綁架在任縣看守所1個多月並罰款5000多元。

2004年,由於任縣公安局惡警多次到大法學員吳會芳家騷擾,吳被迫流離失所。

2004年7月,任縣公安局對李建軍的愛人罰款4000元,對李建軍罰款8000元,610辦公室扣了李建軍的工資卡。

2005年農曆1月15日左右,任縣公安局和當地派出所闖入丁勝輝家中,把丁往車上拉,小女兒當時才4歲,嚇得哭成淚人,抱著爸爸的腿不放,惡警把他的女兒和妻子都拉上了車,丁勝輝被關押到任縣看守所15天,罰款2000元。

楊祥雲(女)50歲左右,蘭雲,二十八、九歲,辛店鎮象牙寨村人,積極配合邪惡,迫害大法學員。

2.河北省任縣610辦公室

1999年10月,河北省任縣610辦公室非法關押大法學員梁平義兩個多月罰款2000多元。

1999年農曆11月18日,任縣大法學員賈玉坤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信訪局扣押,下午四點,被邢台市610抓到北京市河北賓館,後被任縣610和派出所綁架,關押到任縣看守所看守所拘留一個月,並罰款1600元。在任縣看守所,賀海鐸、王仲清提審賈玉坤時,因賈玉坤不說其他地區大法學員,賀海鐸用手掌向賈玉坤的臉部狠打。

2000年7月大法學員周永格因進京上訪被河北省任縣610辦公室非法關押在任縣看守所一個多月罰款5000多元。

2000年7月,大法學員吳會芬進京上訪,被任縣610綁架,關押在任縣看守所三個多月,罰款5000多元。

2000年7月大法學員梁平義因進京上訪被河北省任縣610辦公室非法關押在任縣看守所一個多月,後被關押在縣法制教育中心共關押3個多月罰款3000多元。

2001年2月20日大法學員梁平義被河北省任縣610辦公室非法關押在任縣看守所6個多月後被非法判處勞教三年關押在邯鄲勞教所。

2002年,任縣河頭村法輪功學員劉東芬因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縣610綁架到任縣看守所關押,三個多月後,由於劉東芬不放棄信仰,7月中旬被迫害致死,死後身體黑紫色淤傷。

2002年4月28日,縣610夥同鄉派出所綁架了任縣吳岳村法輪功學員鄭麗君,從家中將其綁架到看守所,公安局的人威逼她,叫她老實點,否則甚麼都有(指酷刑),關押1一個月左右,向家人勒索3000餘元。

2004年4月,賀海鐸、劉景雪、劉振國從家中綁架了任縣大法學員吳會芬,關押到任縣看守所,迫害4個多月,之後被非法判處勞教三年,企圖送到石家莊勞教所繼續迫害,勞教所沒有收留,就被轉回來,勒索4000餘元,伙食費300元。

2004年5月,任縣610辦公室非法把大法學員周永格綁架在任縣看守所1個多月並罰款5000多元。

2004年農曆四月初二早,任縣610翻牆入室,把寺莊村法輪功學員安文增從家中拖走,當時安文增僅穿內衣褲。綁架到邢台洗腦班,非法關押40天。並多次到安文增家勒索錢物。

2005年農曆十一月十二,任縣610綁架了安莊法輪功學員吉書雲,並非法抄家,關押一週左右,向家人勒索4000餘元。當日被抄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馬立平,吳全果,趙連梅,劉秀花,王桂書,李蜜坤。2005--2006年,任縣610不斷去趙連梅、劉秀花家騷擾,引起村民強烈憤慨。

2005年冬,任縣610威脅恐嚇吳岳村法輪功學員郭雙印,勒索2000元。

2005年正月十五,任縣610翻牆鑽窗戶,把寺莊村60歲的老太太,法輪功學員郭小九強行綁架到邢台洗腦班,關押40天,勒索1500元。

8.趙法禮

男,40多歲。原任縣司法局副局長,任縣辛店鎮雙豐頭村人。

在職期間,他協同司法局長張鳳祥,指使下屬李雲朝、楊蘭雲、張祥雲等人對關押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的大法學員洗腦迫害。他斷章取義迷惑人心的話引誘學員上當妥協,同時威逼學員罵師父,罵大法,罵人。趙法禮的兄長在教育中心食堂做飯,經常惡狠狠的破口大罵大法學員。

趙法禮已遭報,因別的事丟了官職,後用重金買了個差事。

1999年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期間,當時在任的任縣司法局局長趙發禮,對任縣大法學員迫害極其陰毒,逼迫大法學員罵師父罵大法,大法學員說:師父讓我們做好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們不會罵人,何況罵師父,趙法禮邪惡的說:你們不會罵,我教你們罵,誰不罵也別想回家,他還寫誹謗大法的文章,逼迫大法學員按手印。一天晚上剛吃完飯,被關押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的大法學員正在院子裏坐著,趙發禮從門外進來,氣勢洶洶的破口大罵,挨個的用腳惡狠狠的踢。

1999年7月,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對大法學員馬存芬非法罰款1000元左右。

2000年臘月,趙法禮企圖勒索老年大法學員存芬八、九千元,未遂。並虐待老人,幾天不讓吃鹽,又凍又餓。

9.李雲朝

男,43歲,平鄉縣重義曈鄉肖莊村人。原任縣法制教育中心主任。

在職期間,他積極追隨江氏集團,配合司法局領導張鳳祥,趙發禮,對關押在教育中心的大法學員進行洗腦迫害。讓學員收看,收聽污衊大法的電視,廣播。讀誹謗大法的報紙毒害學員。開會攻擊大法,壓制和打罵學員,他虛情假意誘惑學員放棄修煉,替學員寫悔過書,保證書。他指使下屬任洪斌,楊蘭雲,李朝陽等先後迫害大法學員70多人次。大法學員在此關押長達一個月到半年不等,給社會和許多家庭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李雲朝 不聽勸阻,藐視大法,最終遭到天懲,於2003年過年暴死家中。家庭電話:0319─7511829

1999年7月,李雲朝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對大法學員馬存芬非法罰款1000元左右。

1999年7月20日,李雲朝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郭計芬強制洗腦30多天,勒索2000元。

10.王存亮

男,60歲左右,原任縣教育局局長。

在職期間,組織任縣教育界迫害教育行業的大法學員。逼迫他們放棄修煉,寫保證書。對不寫保證書的學員進行舉報關押洗腦。他曾配合政法委書記王仲青,司法局局長張鳳祥,教育副縣長黃金花組織學生近萬人侮蔑大法,安排下屬人員胡計山,張考鋒,劉貴剛,王憲鋒,李蘭剛,張計朝等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

王存亮迫害大法的行為最終使自己身敗名裂,被免去了公職,遭到惡報。

11.楊志軍

男,50多歲。原任縣文體局局長。

在職期間,他指使下屬人員劉貴剛執行610辦公室主任郭翟碩的命令強迫任縣教育系統大法學員寫污衊大法的言辭。他把學員寫的「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書面認識交給610辦公室。任其迫害,致使兩名大法學員被綁架關押和罰款。給學校和家庭造成嚴重損失。

楊志軍目無天法,患怪病住院治療,花錢無數,隨後丟轎車一輛,因其貪污腐敗無能,使整個任縣教育落入低谷,後被免去公職遭到報應。

12.任洪彬

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副主任。

1999年7月,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對大法學員馬存芬非法罰款1000元左右。

2000年1月份,任洪彬,劉振國帶領一幫惡警闖入大法學員耿杏芬家抓人沒得逞,在耿杏芬被迫害的流離失所期間,劉振國還多次上家騷擾,翻牆入室,將大法書和大法資料帶走。

2005年正月十二,任洪彬、劉振國帶一幫惡警,下午3點,翻牆而過,強行把耿杏芬帶到任縣公安局,並轉移到邢台洗腦班洗腦,逼迫耿杏芬罵老師、罵大法,洗腦班的丘有林、李書彬、李儉鋒、王吉敏進行迫害,在洗腦班關押40天,勒索5000元。

13.耿現恩

2000年7月,任縣610辦公室主任耿現恩帶領10多名惡警在凌晨1點闖入大法學員張蘭曉家中,將其綁架到縣法制教育中心,強制洗腦迫害。

14.李洪陽

2000年正月,在大法學員賈玉坤被非法關押期間,任縣政保股李洪陽和610夥同派出所經常到賈玉坤家騷擾,嚇賈玉坤的母親和孩子。它們對賈玉坤的母親說只要賈玉坤回家後在家裏好好幹活,不再煉法輪功,還欺騙賈玉坤的母親說,知道你家困難,還可以給你家送大米和白麵,賈玉坤回家後,縣政保股和610不但沒送大米和白麵,反而詐騙了賈玉坤的母親1500元。這是賈玉坤的母親東借西湊的血汗錢。

15.王憲鋒

男,40歲,原任縣辛店中學校長。

在職期間,王憲鋒組織下屬人員監視本單位的大法學員,不讓學員講真相,王憲鋒舉報學員致使學員被關押,罰款。給學校造成嚴重影響,給學員家庭帶來巨大損失,王憲鋒曾配合文體局長王存亮,副局長張考鋒強迫學員寫保證書。王憲鋒主動參加揭批大法的會議並發言,並配合司法局局長張鳳祥協同邪惡的記者共同製作錄像污衊大法。

王憲鋒無視大法尊嚴,最終因貪污受賄和作風不正而被免去校長職務,遭到惡報。

辛店中學電話 : 0319---7562633

16.郭翟碩

男 ,40歲,任縣610辦公室主任。

他配合國安大隊長劉振國,積極抓捕很多大法學員,送看守所或邢台洗腦班進行迫害。大量勒索學員錢財,扣壓學員工資卡,污衊大法,強迫學員寫悔過書,給學員家庭造成嚴重的損失和影響。

2004年6月,郭翟碩等人到辛店中學把大法學員李建軍的愛人抓走,參與此事的還有縣委副書記閻雪奎。

2004年6月,郭翟碩夥同劉振國到辛店中學把大法學員李建軍帶走,並且還拿了李的工資卡,說:「拿國家的錢,反對國家」等鬼話。

2004年7月,郭翟碩以「教育費」為由勒索大法學員李建軍2000元。

17.郭計德

任縣城關派出所所長。

2001年5月3日晚上11點左右,郭計德、耿志軍、劉振國帶領十幾個人將任縣北街法輪功學員孫愛國強行從家中抓走,當晚在任縣賓館三樓強行逼供,使用各種卑鄙手段,兩天兩夜不讓睡覺,用電棍擊打,上背銬,用皮鞋打臉,還說出許多髒話,後將她關押在任縣看守所,關押三個月,2001年8月5日,罰款一萬二千元後放回。

2001年5月3日,郭計德、劉振國、劉景雪、賀海鐸迫害大法學員梁平輝,左臉被打的青腫,鼻子中間一個坑,眼睛有淤血,兩天不讓睡覺,關押在看守所兩個月後,家人被勒索2000元。

2005年2月21日,郭計德和王葉軍,以開人大會為理由,把大法學員梁平輝關進看守所,並勒索家人4000元。

18.耿志軍

任縣刑警隊,任縣南留寨村人。

2001年5月日晚上11點左右,耿志軍、郭計德、劉振國帶領十幾個人將任縣北街法輪功學員孫愛國強行從家中抓走,當晚在任縣賓館三樓強行逼供,使用各種卑鄙手段,兩天兩夜不讓睡覺,用電棍擊打,上背銬,用皮鞋打臉,還說出許多髒話,後將她關押在任縣看守所,關押三個月,2001年8月5日,罰款一萬二千元後放回。

19.楊蘭雲

2000年陰曆7月,任縣法制教育中心惡警楊蘭雲強行讓在押的大法學員們搬屋,楊趁機偷走了大法學員劉秀貞的一張信用卡,內存有30元錢。

20.宋佳熙

邢台市橋西公安局惡警。

2004年5月,邢台市橋西惡警宋佳熙夥同任縣惡警劉振國領著闖入任縣大法學員竇敏需家中,非法抄走了大法書籍、煉功帶以及其他和大法無關的書籍、戲曲唱片等一併抄走。抓到邢台不知名的地方,銬在鐵椅子上四天四夜,用背銬、逼供後,把老竇關押在邢台市第一看守所2個月,後非法判刑三年,緩行5年。判刑後又把老竇關押到邢台洗腦班,洗腦20多天,罰款2600元。

21.唐致富

邢台市惡警。

2004年5月,任縣大法學員李保安被邢台市公安局的人帶到邢台礦務局賓館遭受迫害,惡警唐致富給李保安戴背銬,日夜不讓睡覺等暴力手段迫害折磨,5天後,向家人勒索後被關押到任縣看守所。

22.陳志芳

任縣610辦公室主任(1999-2006年6月20日期間),44歲,大高個,四方大臉,1.8米,白皮膚,家庭電話:319-7513863。

2000年十一前夕,陳志芳、王仲清、公安局副局長陳中衛闖入張志敏家,勒索張志敏一萬元。

2001年11月25日,以陳志芳、劉振國、賀海鐸為首的惡警從家中把賀秀平關押縣法制教育中心進行迫害,以後還多次到家中騷擾迫害,以致賀秀平被迫流離失所。

2004年5月,陳志芳、賀海鐸、劉景雪、劉振國從家中綁架了任縣大法學員趙登山,關押到任縣看守所迫害了一個多月。

3.任縣看守所

1999年7月期間,任縣大法學員賈玉坤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非法關押到任縣看守所拘留一個月、罰款1500元,沒有任何收據。關押期間被強迫背監規和唱歌頌共產邪黨的歌曲,不讓同修之間說話,否則就被罰跪和「開摩托車」(刑罰)。看守管教說出去後不要把號裏的情況告訴人。

1999年7月,李狗子(原任縣看守所所長)在任縣看守所指示犯人對大法學員李建軍拳打腳踢,罰跪,讓李建軍看誹謗大法的電視,寫悔過書,並惡狠狠的說:我讓你生不如死。被關押24天後,又被轉押到縣法制教育中心。李建軍離開看守所的時候,李狗子還說:不准說裏面的情況,否則再把你弄回來。

2001年4月某日,臨城大法學員王秋風在任縣看守所關押期間,李狗子對她大打出手,把她按倒在地連打帶罵,用皮鞋打她的臉部和頭部,把臉打的青腫。

1999年10月,任縣大法學員趙雪霞去北京上訪,縣公安局的政保科長賀海鐸,以及惡警劉振國、劉景雪,把趙雪霞從北京綁架回來,關押在任縣看守所。所長李狗子強制罰跪,關押45天,並罰款4000元,又轉到司法局關押40天,司法局局長張風祥,副局長趙發理,主任李雲朝。

1999年10月,任縣大法學員喬雲霞被非法關押在任縣看守所,並絕食抗議,任縣看守所惡警因喬煉功而給喬雲霞帶上看守所最重的腳鐐,有一次,喬雲霞等六名大法學員因拒絕背監規、唱歌、排隊而被上繩,並罰跪面壁兩個小時。

1999年11月27日,劉振國、賀海鐸、劉景雪到家中綁架了任縣大法學員賀秀平,非法關押在任縣看守所,罰款5000元,飯費500元。

1999年12月,任縣大法學員劉書平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任縣公安局關押到任縣看守所。12月30日,他到外院北屋,進去後劉振國、王仲清還有另外一個惡警拿著皮鞭打劉書平,劉振國拿著木頭把的掃帚朝劉書平的左手狠打,劉書平的左手被打的一條一條的又黑又紫,王仲清還說去省裏開會,回來再收拾你(指劉書平)。

1999年的陰曆11月22日晚上,大法學員陳振全被非法送到任縣看守所長期關押,陳振全被關押在6號囚室,那裏被關押的幾乎都是死刑犯和殺人犯,陳振全在那裏夜間經常被他們打罵。有一次晚上,是陰曆12月初九,天氣非常冷,6號囚室的犯人讓陳振全把衣服全部脫光,讓他跪著凍了整整一個晚上,那天晚上,該號裏的犯人把馬桶扣在陳振全頭上,馬桶上還放著熱水飯缸,他們還對陳振全拳打腳踢,把陳振全打的鼻青臉腫以致第二天打早飯時熟悉的人都認不出他了,可是那裏的惡警不聞不問。關押了約4,5個月後放人時,又罰款1000元。

2000年陰曆6月,任縣大法學員劉秀貞因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關押在任縣看守所,期間,海芹(任縣看守所女惡警)要走了劉秀貞身上的170元錢,一直不給。

2000年7月,大法學員吳會芬進京上訪,被任縣610綁架,關押在任縣看守所三個多月,罰款5000多元。

2000年7月 ,任縣大法學員趙雪霞進京上訪,被縣公安局賀駱莊鄉派出所所長坤國打耳光,並在任縣看守所關押160多天。

2000年,大法學員賀秀平進京上訪,為大法討公道。在北京,被駐京辦事處的人員非法關押,問是從哪裏來的,不說就拳打腳踢,不讓睡覺,不讓吃飯,幾天後被任縣惡警賀海鐸、劉景雪、劉振國綁架回任縣,在任縣看守所關押兩個多月,勒索5000元。

2000年臘月二十九,流離失所的任縣大法學員賈玉坤被邢台市南長街派出所綁架,關押在邢台市第二看守所,一個月後轉到任縣看守所關押半月,後轉到邢台洗腦班。

2002年2月初6,任縣大法學員王貴巧到北京證實大法,被關押在東城區看守所,絕食22天後,被任縣看守所惡警海芹和惡警劉振國綁架到任縣看守所迫害,在任縣看守所絕食一星期後回家,又被強行交伙食費80元。

2002年2月27日,任縣大法學員劉冬芬,女,52歲,因面對面向世人講大法真相,被南和縣惡警綁架,後轉至任縣看守所,期間劉冬芬幾次絕食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2002年7月17日,劉冬芬在被非法關押數月後,在任縣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任縣公安還對外散布謠言,胡說劉冬芬是「越獄逃跑」被電網電死的,法醫否定電死的說法,說是硬傷。劉的遺體經多人目擊,發現身體多處外傷,頭部多處腫脹,有出血痕跡,身體一側發黑發紫。劉冬芬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人有:劉振國、劉景雪、看守所所長李永軍,政法書記孔祥會,公安局副政委趙增田,縣委書記閆雪奎,王仲清。

2003年4月,任縣大法學員吳會芳被任縣惡警賀海鐸、劉振國等幾個人騙到任縣看守所,非法關押3個月,後勞教三年被送到石家莊勞教所,沒有收留,勒索家人4000元後回家,導致吳會芳的身體非常虛弱,不能行走,不能吃喝,幾個月不能下床。

2003年12月,賀海鐸、劉景雪、劉振國從家中綁架了任縣大法學員吳會芬,關押到任縣看守所,打耳光,逼迫罵師父,不罵就打,把吳會芬打的嘴出血,牙給打掉,共迫害60多天,勒索5000元,飯費360多元。

2004年4月,劉振國等人,深夜闖入大法學員趙貴巧家中,搶走大法書籍,非法關押到任縣看守所,綁在鐵椅子上,對她進行任意迫害和辱罵,致使趙貴巧小便失禁,又轉到法制教育中心,共迫害25天,勒索6000元。

2004年5月初一,任縣大屯鄉安莊村的法輪功學員孔明月正在家中幹活,任縣公安局的劉振國帶領七八個人闖入家中,連推帶拉,把這個大法學員綁架到任縣看守所非法關押14天,勒索4000餘元。

4.邢台洗腦班

惡人:劉麗香、丘有林、李書彬,幫教:王吉敏、王春梅、李梅雲、李書葉

2000年正月,任縣大法學員賈玉坤被關押在邢台市法制教育中心,強行進行洗腦。在那裏,劉麗香欺騙賈玉坤寫所謂的三書,並說你寫了三書就送你回家,而且縣610的人也再也不會找你了。然而在這期間,縣政保股李洪陽和610夥同派出所經常晚上來賈玉坤家騷擾,嚇唬賈玉坤的母親和孩子。

2001年9月25日晚,任縣大法學員張貴格被駱莊鄉10多個不法人員強行綁架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關押50多天後,又被送到邢台洗腦班,校長劉麗香,科長丘有林等每天強迫看侮蔑大法和師父的錄像,劉麗香還說:你們不轉化,那你們就在這裏呆著吧,反正我們能回家。

2002年陰曆9月,任縣駱莊鄉大法學員郭計芬被關押在邢台洗腦班,迫害20天。

2003年9月,採用不讓睡覺等手段逼迫大法學員霍布香寫「四書」,非法迫害65天,並勒索家人3000元後放回。

2004年3月,大法學員文彩去邢台洗腦班看被非法關押的母親,竟被非法扣押,文彩一週歲的女兒從此斷奶,因她不配合邪惡,惡警對她進行打臉、踢、恐嚇等迫害,後被強行灌食,輸入不明藥物,持續迫害12天,直至文彩生命垂危,向家人勒索3000元後才放回。

2004年農曆四月初二早,任縣寺莊村法輪功學員安文增被綁架到邢台洗腦班,非法關押40天。

2004年7月,任縣大法學員竇敏需在邢台市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26天,罰款2600元。

2005年正月十二,任洪彬、劉振國帶一幫惡警,下午3點,翻牆而過,強行把耿杏芬帶到任縣公安局,並轉移到邢台洗腦班洗腦,逼迫耿杏芬罵老師、罵大法,洗腦班的丘有林、李書彬、李儉鋒、王吉敏進行迫害,在洗腦班關押40天,勒索5000元。

2005年正月十三,任縣大法學員趙雲平被駱莊鄉派出所兩名惡警從家中綁架,關押到邢台洗腦班,在那裏強制她們觀看侮蔑法輪功的光盤,給她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傷害,非法關押一個多月,罰款3000元。

2005年正月十五,任縣寺莊村近60歲的老太太,法輪功學員郭小九被捂住嘴,強行綁架到邢台洗腦班,關押40天,勒索1500元。

5.任縣辛店派出所

1999年農曆7月初,辛店派出所一幫惡警在任縣公安局劉振國、賀海鐸帶領下闖入大法學員程俊彩家把師父法像、法輪圖、講法錄音帶等搶走,並把她綁架到辛店派出所,關押一天,不給吃喝,上廁所也有人跟著,還罰款200元。

1999年,辛店派出所非法對陳振全罰款200元

6.任縣駱莊鄉派出所惡警

1999年10月,任縣大法學員張貴格被任縣駱莊鄉派出所所長張坤國等人從家中綁架到縣司法局,關押80多天,勒索2000元。

1999年10月,任縣大法學員趙雲平被駱莊鄉派出所以及鄉幹部孟建澤等人從家中綁架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關押將近3個月,罰款3000元。

2000年7月 ,任縣大法學員趙雪霞進京上訪,被縣公安局賀駱莊鄉派出所所長坤國打耳光,並在任縣看守所關押160多天。

2001年9月25日晚,任縣大法學員張貴格被駱莊鄉10多個不法人員強行綁架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關押50多天後,又被送到邢台洗腦班,校長劉麗香,科長丘有林等每天強迫看侮蔑大法和師父的錄像,劉麗香還說:你們不轉化,那你們就在這裏呆著吧,反正我們能回家。

2002年陰曆9月26日,任縣駱莊鄉派出所惡警闖入大法學員郭計芬家,強迫郭計芬簽字,郭拒絕後,被帶到任縣看守所關押20多天。後又被送到邢台洗腦班,迫害20天後送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繼續迫害,9月26日,郭計芬的媳婦由於受到驚嚇早產,她給孫女取名「盼回」。

2002年11月,任縣公安惡警劉振國從家中綁架了大法學員吳會芳,非法關押到看守所3個月,勒索5000元。

2004年夏天,任縣駱莊鄉派出所四、五個惡警大白天闖入大法學員郭計芬家亂翻東西,侵犯公民的正常生活。

2005年正月十三,任縣大法學員趙雲平被駱莊鄉派出所兩名惡警從家中綁架,關押到邢台洗腦班,在那裏強制她們觀看侮蔑法輪功的光盤,給她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傷害,非法關押一個多月,罰款3000元。

7.任縣天口鄉政府

2000年,天口鄉政府對大法學員郝杏禮罰款3000元,理由是郝杏禮進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8.北京信訪局(北京市游泳池甲1號)

1999年7月,任縣大法學員賈玉坤到北京信訪局上訪,賈玉坤和許多大法學員被信訪局關押在一間屋子裏,賈玉坤賀許多大法學員跪在信訪局屋中的水泥地面上,下午4點,被邢台市610帶走。

1999年10月25日,星期一,任縣大法學員喬雲霞到北京信訪局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信訪局的額工作人員接待了她,這個工作人員要看喬雲霞的身份證,喬雲霞就給他看,沒想到看完後它們就把喬雲霞關押到信訪局大院的一個角落裏。當時已經有來自全國各地的20多名大法學員被關押在那裏。在這些大法學員強烈要求下,信訪局才每人給了一個表,讓這些大法學員填上了信訪要求,喬雲霞填的三條是:第一條:要求撤銷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通緝。第二條:要求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學員,第三條:要求有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最後這些大法學員先後戴上手銬被押送到各地的駐京辦事處,這時的信訪局真的變成了公安局。

1999年11月18日,任縣大法學員劉書平到北京的信訪局上訪,被警察拘留,後被河北省駐京辦事處接走。

9.北京信訪局門口截訪人員

1999年10月25日,星期一,任縣大法學員喬雲霞來到北京市游泳池甲1號,北京信訪局的門口,發現這裏到處都是人,形成了兩道人牆,其中有許多是截訪的便衣惡警,喬雲霞剛往裏進,前面就來了六、七個截訪的人擋住了她的去路,問她是不是大法學員,甚麼地方的,喬雲霞巧妙回答:「我是中國人,來信訪局伸冤!」說完就往前徑直走,這時候,上來一個女截訪的人員,一把搶走了喬雲霞的書包,另一個截訪的男警察就跑過來抓喬雲霞,喬雲霞就趕快往信訪局跑,但還是被這個男警察抓住拖了回來,狠狠摔在地上,喬雲霞從地上站起來繼續往前跑,這時候來又追上來三、四十個截訪人員把喬雲霞團團圍住,一個男的截訪便衣惡警順手從她的胸罩裏掏走了2100元錢(當時喬雲霞穿的一件高領子的黑色緊身內衣,外面還穿了一個深藍色的西裝),喬雲霞據理力爭,說:「這可是信訪局大門口,為民做主的地方,光天化日之下,你們這些人竟敢搶我的包,堂堂人民警察竟從女人胸罩裏掏走2100元錢,假如你是執法者,你知道不知道這是在犯法啊!我告訴你們,提包我可以不要,錢我可以不要,命我都可以不要!」這些心知理虧的截訪警察趕快歸還了提包和錢,並放喬雲霞進去。

10.駐京辦事處

1999年10月25日,進京為大法上訪的任縣大法學員喬雲霞從北京信訪局被綁架到駐京辦事處,駐京辦事處的惡人搜走了她身上230元左右的錢,還有4名沙河大法學員的錢也都被它們搜走,並且不說任何理由,更無任何收據。

1999年,任縣大法學員趙雪霞去北京上訪,在駐京辦事處,身上的100多元被搶走。

1999年11月18日,任縣大法學員劉書平到北京的信訪局上訪,被警察拘留,後被河北省駐京辦事處接走。駐京辦的三個人翻走劉書平身上的400--500元錢,並不給任何手續。

1999年11月18日,任縣大法學員程俊彩進京上訪被抓到駐京辦事處,那裏的人騙走了程俊彩身上所有的錢。

1999年農曆11月18日,進京上訪的任縣大法學員賈玉坤從北京信訪局被綁架到河北省駐京辦事處,辦事處的惡人搜走了他身上200元錢左右,並不給任何手續。

2000年,大法學員賀秀平進京上訪,為大法討公道。在北京,被駐京辦事處的人員非法關押,問是從哪裏來的,不說就拳打腳踢,不讓睡覺,不讓吃飯,幾天後被任縣惡警賀海鐸、劉景雪、劉振國綁架回任縣,在任縣看守所關押兩個多月,勒索5000元。

2000年7月,大法學員吳會芳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駐京辦事處關押,手銬毒打,太陽下面曬,打耳光,並掉在一個架子上腳不著地,一天一夜不讓吃飯、喝水,後被任縣公安局的賀海鐸、劉景雪綁架回任縣看守所,關押兩個多月,勒索5000元。

11.天安門惡警

2000年720期間,任縣大法學員趙登山在天安門廣場被惡警拖到天安門分局,然後又轉到某派出所,對一起被抓的三個大法學員毒打折磨,不許睡覺和大小便,不讓吃飯。某同修因不說出地址被銬在院內樹上適值大雨傾盆也不放開。

2002年2月初6,任縣大法學員王貴巧,為了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到天安門打橫幅,並高聲喊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這時,過來幾個惡警搶王貴巧的橫幅,並拽住王貴巧的頭髮連打帶踢嘴裏不停的罵著髒話,還打了王貴巧一個耳光,後綁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

12.天安門公安分局

2002年2月初6,任縣大法學員王貴巧,為講清法輪功真相被天安門惡警關押到天安門公安分局。這裏的惡警搶走王貴巧身上帶的兩個橫幅,接著給王貴巧照相,王貴巧不配合,臉對著牆,四五個人就把王貴巧摁到地上,有的腳踩,有的拽頭髮,強行照相,然後把王貴巧關進鐵籠子裏,裏面已經關了幾個法輪功學員,那天它們不讓那些法輪功學員吃飯,到晚上邪惡的警察把那8個法輪功學員兩個人戴一副手銬,裝到車裏,轉移到東城區看守所。

13.東城區看守所

2002年2月初6,任縣大法學員王貴巧,為講清法輪功真相被天安門惡警關押到天安門公安分局,晚上被轉移到東城區看守所,在這裏對王貴巧非法提審,看到王貴巧不配合,他們就把王貴巧關進一間15個人住的牢房,在樓道裏他們把王貴巧的衣服脫光,連頭髮都檢查一遍,強行洗冷水澡,並搜走她的衣服和幾十元錢,只剩下內衣和內褲,他們讓王貴巧穿號服,王貴巧不穿,一個叫程梅(女)的管教就指使犯人對她進行辱罵和毆打,王貴巧還是不穿,他們也就沒有辦法了。後來,王貴巧開始絕食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監禁,他們就給王貴巧灌白菜湯,10幾個犯人用牙刷,梳子把插王貴巧的嘴,王貴巧一口一口的吐血,10幾天以後,他們把王貴巧帶到醫務室。他們檢查身體,化驗尿,量血壓,過了一會,醫生叫了幾個犯人把王貴巧摁到椅子上,從鼻子裏插胃管輸鹽水,反覆折騰,疼痛難忍,第二天,他們把王貴巧摁到床上在腿上扎了8根電針過電,醫生還說:「不吃飯給她開開胃」。還有一次,他們把王貴巧綁到床上戴上手銬腳鐐,給王貴巧輸一些不明藥物,在王貴巧身上找不到血管,就到處亂扎,他們還說:「就當作是紮橡皮人。」有一次一個叫馬玉容(女)的管教給她戴上手銬,把她用警車帶到公安醫院,說是給她檢查身體,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想做甚麼,最後說:「你沒有錢,有錢花就好好伺候伺候你。」在東城區看守所迫害王貴巧的惡人有:吳波,馬玉容,程梅。

14.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

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1999年--2002年的大隊長:尚長明,男,50歲左右,中等個,長方臉。副大隊長:付振愛,女,50歲左右,中等個子,長方臉,黑黑的,迫害法輪功很積極,曾當大法學員的面說:打死人我兜著,哪個犯人打人狠,就在大會上表揚,給誰減刑期。邪惡的女犯人又:唐維蘭,宋小平,李麗娟,陳瑞芹,李容,馬玉蓮,田影娟,牛俊芹。大隊管理科科長:李維真,女胖子,大個,高崖峰,男,圓方臉,1.8米個頭,體罰大法學員、上繩、打警棍、電擊、等酷刑由耿行軍(男,黑黑的,圓方臉,一米七六左右,很敦實)幹的,李平(女,40歲模樣,白白的,小方臉,很陰毒,說:做真善忍,不如做妓女能掙錢。)二中隊:隊長:王換芳,女,五十二、三歲,白白胖胖的,中等個頭,很兇狠,管教育的隊長:李振平(女),隊長喬某(女),隊長郝某(女),次隊長(女),隊長遲某(女),兩個隊長王某(女),蘇培英(女)。

1999年12月,任縣大法學員劉書平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在那裏經常被那裏的惡警毒打,陽光暴曬,經常蹲著,有一個姓孟的小隊長經常罵,說還不如賣淫的,白吃,人家賣淫的還能說出髒話來,能掙錢!還經常打人,有一個犯人主動去符合她的心裏,打大法學員。她就給她多減期,提前好幾個月把這個犯人放回家,還有些惡警長期體罰恐嚇對大法學員進行精神折磨,洗腦迫害。

1999年12月22日,任縣大法學員喬雲霞被非法判勞教三年,被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第四大隊迫害。

2000年3月11日,由於大法學員們拒絕穿區別服、拒絕強制勞動,要求恢復八小時工作制,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體罰喬雲霞等多名大法學員站牆根,以立正的姿勢站著,一動也不准動,從早晨6點半站到晚上11點左右,每天十七、八個小時,連續15天,導致大法學員的腿都腫了,臉曬的掉了皮,有的人都站昏了過去。

2000年一天上午,喬雲霞被惡警李振平(女)叫到辦公室,而中隊隊長王換芳,大隊部教育科科長高崖峰,次隊長,喬隊長,郝隊長,王隊長,等七名惡警氣勢洶洶的圍著喬雲霞,拳打腳踢,揪頭髮,連喊帶吼,打完後還問她煉不煉,喬雲霞毫不猶豫的說:煉!誰知話剛一落地,7個人上來搧耳光,有的用腳踹,將她一次次踹倒在地,打一遍問一遍,聽到喬雲霞堅定的說:煉!就繼續打。看到無法改變喬雲霞堅定的信心,這些人氣急敗壞的開始給她上繩,強行讓她跪在地上,用一條細繩,從脖子繞一圈下來,將雙手綁在一起,然後用力拉,繩子拽的越緊,人就越喘不過氣來,繩子越勒越緊,人的胳膊很可能就筋斷骨折?(過去有許多犯人因此竟終生殘疾,痛苦一生)。解開繩子後,喬雲霞感到四肢麻木,筋骨酸痛,當這些惡警再次問她煉不煉的時候,她仍然說:煉!緊接著,這些惡警又第二次給她上繩,導致她身上到處都是紅色血斑,兩手臂根本不聽使喚,兩腿行走困難,但她始終堅定不移回答:煉!石家莊女子勞教所第四大隊對許多大法學員都用此酷刑折磨,有的把繩子都勒斷了。

2000年3月29日,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加大對大法學員們的迫害,每天練隊8小時,一律正步走,跑步,他們當中最大的50歲,最小的22歲,都不例外,練完隊後接著就罰站牆根,那段時間,每天都有人被惡警耿行軍叫到辦公室上繩、打警棍、上電棍、拳腳相加、打耳光、揪頭髮,受盡污辱。(耿行軍想盡招數折磨大法學員,上繩、點擊,打警棍等,大部份都是耿行軍、高崖峰執行的)。

2000年的一天,石家莊女子勞教所惡警耿行軍把大法學員喬雲霞叫到辦公室,問她是否接受勞動改造。喬雲霞善意告訴她:大法是清白的,師父是清白的,我沒有犯任何錯,接受勞動改造就是默認了政府對大法的錯誤決定。耿行軍聽罷就拎著警棍猛抽,警棍帶著「呼呼」的風聲,打在屁股上「嘭嘭」的聲音從樓上能傳出很遠,整個樓裏都充滿了「嘭嘭」聲和這個惡警的咒罵聲。這次的酷刑折磨導致喬雲霞心跳加快,呼吸微弱,雙腳麻木,回去的時候都是扶著牆根走的。這樣的折磨一共持續了47天。

2000年4月28日,52名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第四勞教所的大法學員開始絕食,以生命維護大法:要求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有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3天後,石家莊勞教所的惡警對這些大法學員強行灌食,有的人被灌的出血。

2000年5月1日,喬雲霞等18名大法學員被秘密關押到石家莊勞教所第三大隊,在這裏惡警對她們進行嚴密監控,不准隨便出屋,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甚至一個眼神都受到控制,每天煉功都要遭到毒打,頭髮被一團一團揪下來,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少女的乳房上被掐的一條條的血印。大腿內側陰部被掐,褲襠都被扯破了,有的把大口大口的痰用衛生紙包上往嘴裏塞,喉嚨被掐的腫了起來,喝水都困難。這次的迫害是由大隊管理科科長李維真(女,大胖子,身高一米七左右)和耿行軍從四大隊挑選了最有名的惡、狠,毒的女犯18名:分別有:紀依霞,宋小平,李麗娟,唐維蘭,李容,牛俊芹,李蘭英,李瑞芹等,耿行軍這次發下令:這次不服也的服,壓也得壓服,治也得治服,所部親自盯班,強行轉化。犯人李麗娟,是四川人,拐賣兒童的罪犯,十分惡毒,專打大法學員的要害之處,最狠毒的一招就是掐脖子、看你快背氣的時候鬆開,緩過氣的時候繼續掐,她還有「一手」叫「摔布袋」背起學員甩在地上,這些都是惡警耿行軍在背後撐腰,惡警們指點的招數,李麗娟揚言說:在這裏拿你們練練手,出去後殺他十來個人。這次它們還把喬雲霞等大法學員吊銬在暖氣管上,站不直也蹲不下,有的銬在桌子腿上,有的銬在廁所裏,一銬就是十幾天。

2000年5月的一天,喬雲霞由於煉功被監控毒打,這時候來了兩個隊長,不但不制止它們,反而助紂為虐,打了喬雲霞十幾個耳光,當喬雲霞說這是執法犯法的時候,他們又上來打了喬雲霞十幾個耳光,打的喬雲霞天旋地轉,這惡警還厚顏無恥的說:來到這裏就的聽我的,我就是法,有本事你告我呀,你去告我呀!

有一次,大法學員喬雲霞由於背《論語》,被勞教所惡人紀依霞,李麗娟,李容用濕毛巾勒嘴,用飯勺翹她的牙,嘴被毛巾勒的血水淋淋,牙也出血了,並且當眾用流氓手段污辱她。看到喬雲霞仍然在背經文,惡人李麗娟就把喬雲霞抱起,放到水池上,打開水龍頭用水沖。

2000年的一天,喬雲霞等大法學員背法,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的惡警指示犯人往這些大法學員嘴裏灌辣椒麵,痛的這些大法學員在地上打滾,還用毛巾勒脖子,用毛巾堵嘴,毒打一遍又一遍,當大法學員把這些惡行反映到隊部的時候,四大隊副隊長付振愛(女,50多歲,中等個,長方臉,皮膚很黑),卻說:出了人命她擔著。付振愛不但不制止這種犯罪行為,反而在全體勞教學員以及幹警會議撒謊那個表揚紀依霞等罪犯,說甚麼治理法輪功敢做敢幹,給女犯減刑期。

15.石家莊新樂派出所惡警

1999年7月20日,石家莊新樂派出所惡警截回了去北京上訪的任縣大法學員孔秀梅,被關押在任縣法制教育中心十多天,罰款1000多元。

16.石家莊惡警

1999年7.20,大法學員程俊彩去北京上訪,想反映自己煉功後身體受益的情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走到石家莊就被這裏的惡警綁架。那些惡警一個個氣勢洶洶,它們問她是不是煉法輪功的,並叫罵師父、罵大法,如果不罵,就拳打腳踢。

17.南和縣惡警

2002年2月27日,任縣大法學員劉冬芬,女,52歲,因面對面向世人講大法真相,被南和縣惡警綁架,後轉至任縣看守所,期間劉冬芬幾次絕食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2002年7月17日,劉冬芬在被非法關押數月後,在任縣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18.邢台市610

1999年11月,任縣大法學員賈玉坤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信訪局扣押,下午四點,被邢台市610抓到北京市河北賓館(駐京辦事處),後被任縣610和派出所綁架,關押到任縣看守所看守所拘留一個月。

19.邢台市惡警

2001年9月2日,以魏計考為首邢台惡警從家中抓走任縣大法學員趙登山,帶到專案組迫害7晝夜,勒索數千元後又送至看守所折磨數月,後又送到邢台洗腦班迫害數月。

2002年農曆六月,任縣大法學員趙雪霞在朋友家,晚上12點,被邢台市公安局的一個隊長劉朝良,和辛店鎮派出所的一夥不法人員,非法闖入朋友家,強行把趙雪霞帶走,非法關押在一個招待所審問,6天後,又轉入其他賓館,共關押8天後,轉入邢台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6個月。

2003年2月期間,任縣大法學員付明虎被邢台市惡警綁架判刑7年,現關押在河北省唐山監獄遭受迫害。付明虎的大姐付大民在付明虎流離失所期間受到株連被任縣公安局綁架到任縣法制教育中心非法關押。逼迫她說出兄弟的下落,關押數月後被罰款數萬元才得以回家。

20.邢台市南長街派出所

2000年臘月二十九,流離失所的任縣大法學員賈玉坤被邢台市南長街派出所綁架,關押在邢台市第二看守所。

21.邢台市第一看守所

2004年5,任縣大法學員竇敏需因修煉大法在邢台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2個月。

2004年,任縣大法學員霍桂蘭被邢台市橋西公安分局綁架,關押在邢台市第一看守所,受盡各種酷刑,後被非法判刑9年,關押在石家莊女子監獄。在霍桂蘭流離失所期間,任縣公安局逼迫她的丈夫找到她,如果找不到,就停發他的工資,她的丈夫因精神上受到打擊出車禍身亡,但是邪惡並沒有甘心,在她丈夫臨終時邪惡在醫院周圍監視,企圖抓到來看丈夫的霍桂蘭,但邪惡的陰謀並沒有得逞。她的公婆在經受不住失去兒子,兒媳的雙重打擊下,先後雙雙去世,剩下可憐的一雙兒女無人照看,一家人就這樣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22.邢台市第二看守所

2000年臘月二十九,流離失所的任縣大法學員賈玉坤被邢台市南長街派出所綁架,關押在邢台市第二看守所,一個月後轉到任縣看守所,後又轉到邢台洗腦班。

2002年農曆六月,任縣大法學員趙雪霞在朋友家,晚上12點,被邢台市公安局的一個隊長劉朝良,和辛店鎮派出所的一夥不法人員,非法闖入朋友家,強行把趙雪霞帶走,非法關押在一個招待所審問,6天後,又轉入其他賓館,共關押8天後,轉入邢台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6個月。

23.邢台市橋西法院

2004年7月,對任縣大法學員竇敏需非法判刑3年。

24.邯鄲勞教所

2001年8月--2003年2月任縣大法學員梁平義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勞教所第四大隊受到的迫害有:罰蹲 ,罰站,超時體力勞動經常受其他犯人看管就是上廁所也沒有自由後又被轉到專管大隊進行精神迫害,強制洗腦,強制觀看污辱大法的錄像片,強制寫悔過書等。它們威逼利誘惡毒的犯人和邪悟的猶大對堅定的大法學員經常污辱打罵和折磨使其身心受到極大傷害。解教後還不斷受到當地邪惡的騷擾。

三。更多被迫害的學員

張愛芹 1997年修煉法輪佛法,1999年被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2005年因傳遞大法資料被綁架,關押在本地監獄遭受迫害使本人身心受到極大傷害,迫害一個月向家屬了索要2500元才放人,2006年因散發真相資料,被惡警綁架同時搶走大法書籍和資料,現仍遭受迫害,生死不知。

李岐山,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佛法,99年被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2006年因講大法真相被惡警綁架關押在市洗腦班遭受迫害至今,詳細情況待查。

文彩,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佛法,1999年被非法抄家並搶走大法書籍,2004年因去看望同修,被惡警關押在市洗腦班,強制向邪惡轉化,不讓睡覺,打臉,踢,電擊,恐嚇,灌食最後惡警向家屬勒索3000元才被家屬抬回家。

趙貴巧,1997年開始修煉,1999年被惡警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並被綁架關押在當地監獄,遭惡警打,踢,長時間站立,綁等迫害手段,關押50天向家屬勒索1000元才釋放。2001年又一次被惡警從家中綁架,遭惡警打,踢,長時間站立,綁等迫害手段,關押半個月向家屬勒索1500元釋放。2004年被惡警綁架,對該弟子又用以上手段迫害,關押1個月向家屬勒索6000元。

文保芝,1997年開始修煉大法,1999年因證實大法被派出所4名男惡警(章固司法局的張海山、民英等)綁架,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強制銬手,恐嚇等手段進行迫害,關押50天向家屬勒索1500元釋放。2001年因和平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惡警綁架,用多種手段迫害,該弟子身心遭受很大痛苦,迫害4個月向家屬勒索6000元。2004年又被綁架同時搶走大法書籍,約10名男惡警把該弟子綁架關押在邢台市洗腦班進行迫害,手段更加殘酷,其中有恐嚇,打,踢,電擊,灌食,注射不明藥物,該弟子幾次昏過去,後奄奄一息,強制放棄修煉,迫害近2個月後向家屬勒索4000元釋放。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