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婦女被勞教所電擊、灌大便、煙頭燙

——記河北任縣法輪功學員張俊肖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任縣辛店鎮大劉力村張俊肖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母親和兩個姐姐也相繼修煉,她們按著「真善忍」的要求提高自己的心性,對生活充滿了信心。可是,自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她們受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張俊肖被非法勞教,在高陽勞教所遭惡警電擊、灌大便、煙頭燙、拉到墳地恐嚇等迫害。

一、依法上訪遭非法關押、勒索現金及勞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中共「六一零」非法機構專門迫害法輪功,控制宣傳機構顛倒黑白拼命給法輪功抹黑。那年七月二十日,為了講清真相,各地法輪功學員都到北京上訪,這本來是合法行為,也是對政府領導人的信任,可是,「六一零」卻在各地設立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關押。當時任縣「六一零」的洗腦班設在縣教育中心,任縣司法局局長張鳳祥、女惡警楊蘭雲積極執行中共的非法政策,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張俊肖和姐姐及母親因到北京上訪被關進這個洗腦班,囚禁了七十多天,釋放時被勒索了兩千元現金。九月二十二日,惡徒王忠清、陳忠衛等第二次把張俊肖綁架,一關就是三個多月,釋放時又勒索了三千元現金。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天氣非常炎熱,張俊肖和母親及姐姐又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她們和外地法輪功學員一同煉功,被天安門巡警粗暴的塞進警車,當張俊肖說出自己的地址後被任縣的惡警接回關進看守所。

看守所所長李勇逼迫在押人員背監規。法輪功學員沒有犯法,被關押是對他們人權的侵犯,讓他們背監規更是對他們的侮辱。法輪功學員都不服從,這樣,惡警李勇軍就罰她們跪在烈日下的水泥地上曝曬。幾個小時之後,雖然張俊肖被折磨的頭暈眼花、膝蓋疼痛難忍,但仍不妥協,惡警給她戴上手銬。這樣,她不能吃飯、也不能大小便。當時和張俊肖一同關押的還有法輪功學員劉秀貞等,她們因在監號裏集體學習法輪功師父經文,遭到惡警賀海奪和劉振國的毆打,張俊肖被踢翻在地,劉秀貞被搧耳光。

公安局惡警非法提審時,張俊肖說法輪功對國家、社會及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惡警劉振國、劉景雪拿起笤帚就打,把笤帚打爛後又用皮帶抽,張俊肖被打的遍體鱗傷,後來,他們被非法勞教三年,把張俊肖劫往石家莊勞教所繼續關押迫害。

張俊肖被劫往石家莊勞教所後分到四大隊,她拒絕參加勞動,拒絕看誹謗法輪大法的書籍,每天早晨和晚上都打坐煉功。勞教所的警察被稱為「隊長」,惡警王大隊長和喬隊長經常指使吸毒犯田英娟等對張俊肖殘酷折磨,他們不許張俊肖說話,每天監督她坐小板凳面壁。為抵制這非人的虐待,張俊肖曾三次絕食,第一次十五天,第二次二十天,第三次絕了一個多月。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張俊肖和其他二十多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轉到了臭名昭著的高陽勞教所。

二、在高陽勞教所多次被灌大便

勞教所是中共特有的非法機構,是人間地獄,比監獄邪惡的多,惡警折磨人甚麼下三濫的手段都用,少數法輪功學員經受不住非人的折磨而妥協,繼而助惡為虐,在惡警指使下夥同普通勞教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這就是所說的「猶大」。

到高陽勞教所後,張俊肖等法輪功學員繼續絕食抵制迫害,惡警為了給他們一個下馬威,當晚就押到一個大廠房裏,用手銬把他們銬在地上的鐵環上用高壓電棍電擊,折磨三天三夜後隔離起來進行野蠻的灌大便迫害。喪心病狂的王大隊長、胡大隊長和一馬姓女惡警對張俊肖灌大便時還用兩隻電棍電擊。然後,他們把張俊肖關進禁閉室,站著銬到床上,不許她上廁所。那一天銬子卡進肉裏四個小時後她的神經受損,大拇指失去了知覺。

酷刑演示:地環
酷刑演示:銬地環

在禁閉室,惡警時常以電警棍相威脅,把張俊肖按到床上灌食、輸液,張俊肖的鼻子經常被捅出血。當時一個姓張的女惡警氣急敗壞的叫囂「灌死她,把她扔到大煙筒裏去」。猶大們時常對張俊肖拳打腳踢,張俊肖總是舊傷未好又添新傷。在姓葉的惡警指使下,他們往張俊肖嘴裏塞進了擦例假的髒衛生紙,用木棍蘸上屎往她嘴裏抹。一姓王的男惡警逼張俊肖吃飯,張俊肖不理會,正告他們法輪功沒有錯,要求無條件釋放。王惡警惱羞成怒,夥同一名男勞教人員撬開張俊肖的嘴巴灌進了糞便。惡警走後,大概是做的這些事太邪惡,那勞教人員有點良心發現,他紅著臉說:「我知道法輪功很好,共產黨慘無人道我也沒辦法」。

酷刑演示:灌糞便
酷刑演示:灌糞便

時間一長,張俊肖被折磨的身體出現了病症,整天拉肚子、發燒,惡警就把她轉到嚴管班,逼迫她從早上四點到夜間十二點多按固定姿勢端坐在小板凳上看誣陷法輪功的謊言錄像片,猶大袁普帶著一幫人圍著她叨叨不休的灌輸他們邪悟的東西。謊言的欺騙無效後,就又進行體罰,惡警逼張俊肖和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從勞教所外往所內背土。張俊肖因絕食日久身體非常虛弱,背著土一步三晃,路上的行人看到後都非常驚訝。由於中共極力掩蓋真相,世人都不知道勞教所是如此的邪惡。

一天,張俊肖等法輪功學員擦掉了嚴管室牆壁上侮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標語,惡警王大隊長、葉隊長、謝隊長說他們膽大包天,用電警棍、手銬、棍棒瘋狂毒打,把她們的頭髮撕掉了好多,最後還用毛巾蘸上大便堵她們的嘴。為抵制迫害,有十一位法輪功學員相繼絕食。惡警懷疑是張俊肖帶的頭,把張俊肖隔離到一個黑屋裏,首先拳打腳踢,隨後拿電警棍電,可奇怪的是剛充滿電的電警棍就是不放電,事後,王大隊長的腿疼了好幾天都不能走路。看來,這是他作惡遭到了上天的警告。

張俊肖絕食六十多天後,一百三十多斤的體重只剩下七十斤,醫生給她輸液時找不到血管。見她生命垂危,惡警怕承擔責任,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四日,張俊肖以保外就醫的名義回到家中。

張俊肖的父親因中風失去語言表達能力,這些年,惡警不斷到家騷擾,老人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張俊肖被綁架後他思女心切日夜憂嘆,常常望著勞教所的方向發呆,導致病情加重、臥床不起,最後指著勞教所的方向含冤離世。張俊肖回到家裏再也見不到自己的父親,悲憤萬分。

三、第二次落入魔窟,惡警利用墳地製造恐怖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的一天夜間,高陽勞教所惡警溜到她家欲將其綁架,張俊肖據理力爭,在丈夫和孩子的掩護下離開了家。惡警惱羞成怒要劫持張俊肖十幾歲的孩子,這可激怒了村鄰們,他們紛紛質問惡警為甚麼私闖民宅無故綁架好人。惡警膽怯,在眾人的譴責聲中灰溜溜的逃竄。

張俊肖在親戚家住了幾天就回家了,第二天夜間高陽勞教所惡警又來綁架,當時張俊肖只穿著內衣內褲,惡警唯恐再讓村民發覺,連鞋都不讓她穿急忙抬上了警車。張俊肖奮力反抗,到勞教所後她已渾身是傷,凍了半夜後被押到五大隊嚴管班。

到了這個黑窩,男惡警小王隊長和女惡警李隊長主管對她的迫害,為阻止她煉功,他們指使勞教人員把她拉到廁所裏拳打腳踢,而她需要上廁所時則不讓去,連續多日不讓她睡覺。一天上午,這兩個惡警把她劫持到一個小黑屋裏,雙手銬到地上的鐵環上,勞教人員艾書珍等用腳踏在她前胸上,她一動不能動,小王隊長把老式電話機的電線纏在她腳趾上,拼命搖動發電,同時還用兩根電棍電擊。由於電量過大,張俊肖的身體向上拱起、不停的顫抖,最後電話機被搖壞了,惡警只好罷休。這樣折磨了四個多小時,張俊肖的手心、腳心、前胸和後背都是傷。就是如此殘酷,張俊肖自始至終咬著牙一聲不吭,惡警無奈又把她押回嚴管班。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張俊肖仍然絕食抵制迫害,惡警就採取了攻心戰術。王隊長和李隊長每天把她隔離到二樓一個房間裏,一群猶大圍著她灌輸歪理邪說。又費九牛二虎之力,張俊肖仍然還是張俊肖,惡警就採取了更加恐怖的手段對她進行迫害。

一天下午七點多鐘,天氣異常寒冷,惡警夥同勞教人員押著張俊肖往地裏走,張俊肖因絕食身體極度虛弱,走路很慢,馬隊長就拿著棍子在後面打,折騰到夜間十一點鐘,張俊肖渾身都凍木了。這時,有六、七個惡警開著警車趕來,用兩根電警棍硬逼她侮辱李洪志大師,張俊肖堅決不從,惡警們又出邪招來製造恐怖,他們往復讀機裏複製上鬼叫的聲音,在一天黑夜,他們拿著復讀機把張俊肖劫持到野外河灘的一個墳場,把她按倒在地用手銬銬到墳堆旁邊的樹上,戴上耳機迫使她聽復讀機裏那恐怖的鬼叫。他們都躲的遠遠的,想以此來嚇破張俊肖的膽。一個小時後,見張俊肖毫無懼色他們才走了出來。這場鬧劇本來該結束了,可是,有兩個惡警開著車趕來,說要把張俊肖扔到河裏去,說著抓住張俊肖的頭就往水裏按,邊按邊問改不改,張俊肖堅定的說:「法輪大法好」,他們就從樹上扯下一個樹枝使勁抽打她。這樣折騰到十點多鐘,把張俊肖押回勞教所二樓一個房間內,把棉衣扒掉只剩薄薄的內衣,打開電風扇吹著往身上澆涼水,後來又把她推到院子裏受凍到深夜。

從那以後,王隊長和李隊長給張俊肖剃了光頭,每天把她押到二樓進行折磨,他們吸了煙往張俊肖嘴裏噴煙,拿火紅的煙頭燙她的前額,甚麼下三濫的手段都用,用木棍打膝蓋,致使張俊肖好幾天不能行走,並叫囂要挖個坑把張俊肖埋掉。

高陽勞教所惡警使盡了招數也沒能摧毀張俊肖的意志,就偽造了一份轉化書,攥著張俊肖的手指按上了手印。一天下午,唐山勞教所來車把她劫走了。

到唐山勞教所,惡警見她瘦弱不堪,渾身到處都是血痂,怕承擔責任,就對她進行詢問,把她在高陽勞教所的情況作了記錄。張俊肖繼續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唐山勞教所惡警用繩子捆著她天天給她灌食輸液。後來,張俊肖的身體越來越弱,生活不能自理,輸液時又找不到血管,勞教所就給她家打電話叫抓緊接走。就這樣,張俊肖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回到家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