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實踐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大法弟子在法正人間到來之前救下更多的中國人,是師父給予我們的殷切希望,也是大法弟子必須完成的歷史責任。師父說過:「我是說能救下中國人的一半,我這個當師父的就為你們高興、就為眾生感到欣慰。」[1]

如何能使「三退」人數有更大的突破?是大陸大法弟子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從《明慧週刊》交流文章中看出,長期堅持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同修,一天勸退幾人、十幾人甚至幾十人的都有,這是做得好的。但是這樣的同修不是很多,否則「三退」人數就不會每天平均在六萬左右徘徊了。

我九六年得法,但在講真相救人這件事上做的較差,真正走出來面對面和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是從零九年之後才開始的。學習這兩年師父的講法,我決心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持走出來講真相勸「三退」。因為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2]。

初走出來講真相救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心態:怕傷面子,被人說不好聽的;怕被不明真相的人惡告而被迫害。其實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師父早都把路給我們鋪墊好了,只要我們牢記師父的話:「你正念足了,誰要敢做甚麼,那咱們在理上,師父甚麼都能解決。」[3]其實現在已經明顯感覺到邪惡少之又少了,環境寬鬆多了,我們能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放下自我堂堂正正走出來救人,師父就會安排有緣人到我們身邊了解真相獲得救度。

我的體會是,初走出來講真相,可先從身份明確的人講較合適。

一、與在校學生講真相

在校學生是一個龐大的群體,身份特徵明顯。因為中、小學生上學都要穿校服。中國大陸每年出生人口約一千六百萬,粗略估算中小學生加上大學生應在二億左右。所以對在校學生講真相勸「三退」,對初走出來的同修,即使不太會講,卻因這些人戒備心相對少一些就比較容易講。

對小學生講真相

我一般是上午在家學法,下午騎自行車在學校周邊轉,尋找有緣孩子。對放學出來的學生,一般一、兩個孩子單獨往家走的較合適。看到後就立即趕上前招呼:「小弟弟(或小妹妹)放學啦,讀幾年級?」一般都會如實回答,然後立即說:「我有精美的護身符送給你們,能夠保你們平安度過天災人禍。記住上面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一般都會高興地收下。

我曾遇到過一個小女孩,拿到真相護身符後立即大聲地用標準普通話念出:「法輪大法好」。還遇到過一個小男生接了護身符後再讓我多給一個給他同學。個別的孩子會問:「要不要錢?」我就回答說:要錢的那可能都是騙你的。然後馬上把準備好的真相資料(或真相光盤)送給他,並囑咐:「一定拿回家給爸爸媽媽(或爺爺奶奶、姥爺姥姥)看,因為上面有避免災難的方法。」

孩子們基本上都會收下。緊接著我就對他(她)說:「把少先隊退了,災難就與你無關了。」小學生一般都會告訴你真實姓名。我開始對小學生講真相勸「三退」時,由於沒有實踐經驗,也採取取化名退的辦法,頗費腦筋,取名極易出現重複現象。直到有一次和一名六年級男生講真相勸退時,他說:「我不用化名,用真名退。」我想,這或許是師父借孩子告訴我,對小學生勸「三退」可直接問姓名。

對小學生講真相做起來看似比較簡單,但我認為可以達到一個較好的救人目地:可以通過小學生的手,將真相資料傳遞給他們的父母或其他親人,這些人初步接觸或了解真相後就有得救的希望,或者為以後大法弟子為他們勸退打基礎。對這些人講真相勸「三退」相對就容易了。

對中學生講真相可利用週末下午放學時。中學生住讀生多,週末絕大部份會回家。這樣推著或騎著自行車在校園周邊走動,講真相的機會就多。

也是和小學生講真相一樣,瞅準機會馬上迎上去打招呼:「小伙子放學啦!讀初中還是高中?」保持善意的微笑,只要對方願意和你搭話,便可直插主題:「有件重要的事情告訴你:你在學校聽說過社會上熱傳的『三退』保平安的事嗎?已經有一億多人退出了無神論的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組織。退出這三個組織就能平安度過災難,有美好的未來。神佛只看人心,不用真名,用化名退同樣有效。」只要對方認同,就直接問對方姓啥?幫對方取化名退了。別忘了同時送出真相資料,並囑咐一句:「拿回家給父母(或親朋好友)看,會有福報。」

給中學生講真相我遇到過幾種情況:

有勸退即退並接資料的;有接了資料說要回家和父母商量的;也有說已經退了的。

有一次我遇上一群放學的中學生,我身上有幾份資料給他們說是救人的,其中一個男生全部拿去說他幫我發給其他人。還有一次我身上帶有十餘張「翻牆」軟件卡片,也是一個男生全部拿去分發給同學了。說明眾生渴望了解真相。

碰到大學生模樣的人,也同樣先打招呼:「小伙子,是大學生吧?讀大幾啦?」我覺得「翻牆」光盤送給大學生較合適,並告訴他能輕鬆上全球互聯網,了解到真實世界。身上帶有明慧期刊小冊子送給大學生也較合適,並微笑著對他說:「這本小冊子對你人生道路會有很大幫助,會給你開啟智慧,助你學業成功。」一次我碰上兩位騎自行車旅遊的大學生,身上正好有兩本《晨熙》送給他們,非常高興的接受並連說「謝謝」。

二、與社會上其他人講真相

有幾種人身份較明確:在建築工地打工的,搞市政建設的,做房屋裝修的,還有環衛工人等。對這些人講真相勸「三退」,最好是單對單的進行,這樣勸退的成功率較高。

現在知道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如果碰上有緣人,別忘保持善意的微笑、純淨的心態、平和的語氣,先聊上幾句與對方拉近距離,這可是《明慧週刊》同修交流文章中提到的寶貴經驗。然後可直插主題:「很多人現在都知道法輪功是救人的佛法,已洪傳世界,中共誣蔑佛法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並作出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賺錢的罪惡,天理不容。現在如此多的天災人禍就是上天在警示人,有一個很簡單的避難自救的方法:就是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從原先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退出來,解除原先加入它時發過的要為它奮鬥終身、把生命獻給他的毒誓,就歸神佛管,天滅中共時,你就能平安度過災難。」只要對方認同,接著就說:「神佛只看人心,用化名退出都可以。」馬上再問他入過黨嗎?入過團嗎?對方如果說都不是,那麼就問他紅領巾總戴過吧?對方說戴過,可立即問對方姓啥,幫他取化名,這樣就順理成章的把人勸退了。緊接著再將準備好的真相資料遞過去,並囑咐一句:「傳給親朋好友看會有福報。」得救的生命是個活傳媒,他看明白後又可傳給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此方法可彌補講真相時緊張講不到位的不足,可使真相資料達到最好的救人效果。

有時也會遇到不明真相的人揚言要打110報警惡告的。一次我騎自行車路過一新建的樓房,見有幾個裝修工人,我立即上前給他們講真相,一個年輕點的一聽說是法輪功馬上要我離開,邊說邊摸出手機說再不走就要打110。我說:「小伙子,你是不了解法輪功是被迫害的,不知道『三退』保平安的意義。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王立軍、薄熙來都遭報應了。我要告訴你的是,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能平安度過災難。」其中一個年長的聽得很認真,說那個年輕人是鬧著玩的,讓我再重複一遍要記住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記住並接了我給他的幾份真相資料,發給了其他人。那個揚言要打「110」的年輕人不吱聲走一邊去了。

寫出這件事的目地,就是說明我們走出來講真相,只要正念足,常人的一念是很弱的,就可立即解體支撐他背後的那些邪惡因素。

師父明確給我們指出:「這段歷史是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安排的,你們為甚麼不去唱這個主角?」[4]我的理解是大法弟子能力有所不同,按師父的要求,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就是在助師正法,就是在圓容整體。

比如我不會電腦,我就應該萬分珍惜同修辛勤做出的真相資料,就應該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方面多下功夫,讓每一份資料發揮最好的救人效果。我的體會是:面對面講真相勸退後再給資料效果最好;面對面講真相對方猶豫不決未勸退但又接了資料效果也可以,此人很可能是有希望得救的人。

走出來講真相救人,或許不會每天都有「三退」名單,但一個星期過去還沒有勸退一個人,那就應該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了。挖挖自己的內心深處,是不是怕心遲遲未修去造成的?有時在外面講真相的過程中,有時遇上很好的機會,但往往會左顧右盼,觀察此人是否面善,還在選擇性的救人,就會失去本來應救度的生命。

師父說:「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5]我們要完成救度眾生的歷史重任,就必須要去吃苦,必須要去面對,必須要去實踐。這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煉圓滿的必經之路。

我體悟到,走出來講真相救人的過程,就是漸漸去自己怕心的過程,講真相的次數越多,救的人數也會增多,怕心就隨之越來越小。

不對邪黨抱任何幻想,不被常人社會的形勢變化左右,不打折扣的做好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三件事」,讓師父少一分承受,多一分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