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波在救人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我們學法組的同修有十來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和鼓勵下,大家全都在做著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事。沒有特殊情況,每天上午勸三退的人數在一百人左右。大家有一個共同的心願:聽師父的話,救度更多眾生。我們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下面就和同修們說一說我們學法組同修們講真相救人的情況,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蘭大姐八十歲了,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煉前有多種嚴重疾病,是師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現在她身體健康、心情愉快,比同齡人年輕許多。她有兩個兒子和兩個女兒,各自生活條件都好,每家都有樓。大姐的女兒希望母親能到她家一起去住,以便對她有所照顧。但是,為了同修們有個好的學法環境,蘭大姐決定自己在家住,把學法組設在自己家。學法組使用的水電、冬天取暖燒煤等,大姐從不吝惜,還把自己部份退休金用在做大法資料上,或捐款給不認識的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幫助困難同修等。

蘭大姐幾年來講真相從不間斷,每天上午和同修結伴出去講,對眾生從沒有分別心,碰到有緣人就講,講完後還給他們真相資料,囑咐他們回家再深入了解大法真相。大姐講真相沒有怕心,為了救度不明真相的政府人員,大姐還曾經自己手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標語,貼在縣政府和六一零的大門口的電線桿上。

七十五歲的英大姐晚上與蘭大姐做伴,兩人一起學法、煉功,晚上兩位老同修給大家兌換真相幣、傳遞三退名單、摺疊真相資料,第二天把這些資料分好發給學法組的同修。

珠同修六十四歲,也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她每天早飯後就騎車到火車站、市場、商場等人流多的地方講真相,面對面發放神韻晚會光盤、《九評共產黨》、各種真相資料,耐心而善意的向世人傳遞大法好的福音,每天平均都能救十幾人,在做營救徵簽中,她耐心勸說世人伸出援手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在她的善心帶動下,眾多世人都用自己的真名簽名,並鄭重的按上了紅手印。

我和另一位蘭同修今年都七十二歲了,家中都有洗衣做飯等家務活,但我們每天都能結伴出去講真相,不論風雪嚴寒還是酷暑日曬,總是走在市場、商場、大街等人流多的地方,講真相的同時面對面發放各種真相資料和光盤,囑咐他們回家認真細看。我倆每天都能勸退十幾到二、三十人,明真相的世人都表示謝意,這時我們就笑著告訴他們:「謝謝我們的師父吧!」

當我們遇到不明真相的,我們總是耐心善意的講法輪大法是正法大道,修煉「真、善、忍」的,中共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不實的,是造謠誣陷,實在不信的我們也沒有怨恨心,只是為他們感到痛惜;對惡語辱罵或恐嚇的人,我們也牢記師父的要求,嚴守心性不生怨恨。我們的口袋裏隨時都裝著筆,在顯眼有人經過的地方,隨時寫上「法輪大法好」,給這個空間場增添大法的能量,解體邪惡,救度有緣眾生。

在今年九月二十三日那天,下著小雨,我們打著傘出去講真相,勸退了二十四人,其中有九個邪黨黨員。他們有的迎面走來,有的在路邊站著等我們去救度。一位面善的老人是個黨員,明真相後連說:「謝謝!」還告訴我們注意安全。路邊坐著的一位面帶笑容的婦女,和她一講真相她就笑著說好,她是一個退休的黨員,告訴我們姓名退出了邪黨組織。

我到學法組學法,告訴同修們今天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有緣人中有九個是黨員,都順利的退出了邪黨組織,同修們都開心的笑了,也都感謝師父給弟子安排這些有緣人。

年輕的周同修、榮同修,和六十歲的花同修一起結伴救人。她們三人騎車到周邊的農村郊區講真相,每天能救二、三十到四、五十人。一次她們看到村子的道邊上坐著兩個七十歲左右的老人,三個人上前搭話,給他們講大法的福音,三退保平安,這兩個老人當時就發火了,大聲嚷,說這是反黨。問同修是哪兒來的,要她們的電話號碼,說還要找她們。周同修和榮同修一看這倆老人的架勢,根本不可能聽真相,就騎上車走了。老人說:「跑啥呀?嚇跑了?」花同修沒有走,繼續耐心的給兩個老人講:共產黨建政以來搞了多少政治運動,三反、五反、反右派、大躍進、反右傾、四清直到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門屠殺大學生,到江澤民又迫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喪心病狂的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出售給外國人牟取暴利,被稱為是這個星球上從沒有過的邪惡。又講了貴州平塘縣的藏字石,告訴兩位老人,藏字石上出現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不就是天在警示人嗎?邪黨帶出的官員個個腐敗,現在已經天怒人怨,「天滅中共」已經是必然的了,勸您兩位趕緊退出邪黨組織不是為了你們好嗎?老人聽明白了,說他們姓胡,願意退黨。同修當即給他們取了名字,兩位老人樂了,說你起的名好,接受了真相資料。花同修告訴他們心中常念「法輪大法好」,身心健康。半個多小時,兩個老人得救了。

周同修和榮同修回來看花同修,看到花同修正耐心的和老人講,就到別處去講了,看到一群人在幹活。她們就過去講。一個幹部模樣的人說:「別講了,影響幹活,走吧。」周同修說:「我們是在救人,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並送給他小冊子,他說不識字,周同修笑著說:「看你的氣質一定是當官的,哪能不識字呢。你挺面善的,一定是個好人,我們就是想救你,願意你躲過將來的大災難。」那人笑了,說自己是個大隊書記。他接受了真相小冊子,周同修說把黨退了吧,別做它的陪葬。他說好。同修給他起了個名字退了黨,就這樣,在他的帶動下,當時幾個幹活的也爭著要真相資料,退出了黨團隊組織。同修看到了世人得救的喜悅。

當花同修和她倆匯合時,花說兩位老人已退了黨,週和榮二位同修都找自己沒有忍耐心,也有怕心和怨恨心,今後一定去掉這些人心,多學法,修好自己多救人。

淑同修遭受過邪惡迫害,她的母親也因她多次被非法關押並被惡警騷擾,承受不住含冤離世,給同修造成了心理上的創傷,給同修直接造成經濟損失達六萬元。淑沒有被邪惡嚇倒,也沒有對相關人員心生怨恨,相反同修利用自己被迫害的事實講真相救人。三年多來,她向邪黨公檢法司、六一零、國保等部門講大法真相,追討被他們搶劫去的屬於自己的財物。這期間,國保大隊長隨著同修一次次講真相,善念越來越被開啟,答應同修能辦到的一定盡力,只是因自己的工作,不便把大法書還給同修。同修告訴他迫害法輪功這個工作幹不得,沒過多久,這位國保大隊長就見機調動了工作,終於離開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職位。

通過同修的努力,淑雖然沒有得到應給予補償的損失,但是通過不懈的向不明真相的公安、警察、工作人員講大法好的福音,也使其中的有緣人得到了救度,並解體著邪黨部門黑窩內的邪惡。

梅同修是開辦企業的,她在員工中傳送「法輪大法好」的真相,救度著善良的眾生,她家開廠子的所有手續都是在講真相中辦理的,沒有像現今社會上請客送禮等去行賄各職能部門,她的企業員工們都看到梅同修修煉大法的善良、真誠,也很願意接受大法真相,梅同修的所在地沒有學法組,她家離學法組很遠,她雖然很忙,但還是擠時間跑很多的路,來學法組學法,她家購買東西都是使用真相幣,一年下來有幾萬元,梅同修走在路上、坐在車上遇到世人就講真相,廣傳大法好和三退保平安的大法福音,救度著有緣世人。

學法組上所有的同修,大家都在精進的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每個同修都奔波在救人的神路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