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救人 報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經人介紹得法的,我沒念過書,一個大字不識,學法中遇到很多的困難,同修一個字一個字的教我,自己學時,不認識的字就問孩子,後來把孩子也問煩了,告訴我讓我查字典。我也求師父加持我,讓我能快點的認識字,更好的流利讀大法。

第二天學法時,我真的讀的很流利了,同修說:「你真行啊」,我說:「這是師父在加持我。」

在師父加持中,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現在能順利的讀大法了,一個字也不錯,現在還能背誦《洪吟》。我學大法了,我還認識字了,我真的很感激師父,修了大法,現在真的感覺一身輕了。

我今年77歲了,得法前,我可是一個病秧子:面黃肌瘦的,來一陣風都能把我颳倒,最讓我鬧心的是我的眼睛,白內障去醫院治了好幾次也沒治好,我很愁,擔心眼睛能不能瞎,頭昏眼花的。胃也不好,年輕時就不能吃涼東西,腿疼、腰疼、身體各關節都疼,風濕嚴重時都不能走路,氣管炎、咽炎、慢性闌尾炎,大夫說我有百八十種病,經過學大法這些病全好了,現在感覺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了,就像師父說的那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1]。十多年了,我一片藥都沒吃,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消了業,替我承擔了業啊,我得大法了,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我要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只有用我的實際行動證實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報答師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的中共惡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大法、師父蒙受了不白之冤,我親身感到了是師父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我要用我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共產邪黨在迫害法輪功,我要向世人講真相去。我常到各家送光碟,真相小冊子,粘貼。每次出去掛條幅,師父都在保護著我,我都平安的返回。我感到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

一次我去610發正念路上,碰到一個人,走路一拐一拐的,我看那人年齡並不算大,我就上前一步問他:「你這是怎麼了?」他說:「我得腦血栓了,三年多了。」我說:「我老伴也是腦血栓,在醫院治的,越治越厲害,二、三個月就去世了。」要是沒病多好啊,我就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敬念就能好病,那人一聽,立刻就站住了,並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說不知道。他說他是公安局的。我聽了,並沒有害怕,我說:公安局的不也是生命嗎?不也希望自己有好的生命嗎?他一邊聽著,一邊掏手機想報警,後來又說:看你這老太太這麼大歲數了,很善良,又沒了老伴,要不我就報警了。我聽了笑了,我說:你報警幹啥,我是為你好。我臨走告訴他,你別對法輪功不好。

有一次我在一個學校給一個小男孩子講真相,告訴他退出少先隊保平安,那個小孩子退了。另一個小孩子說:「奶奶,你在這等等,有個大哥哥要退」,我要走他們不讓,我就在那等著,並給他們發小冊子,不大一會,一個警察來了,我一看原來這孩子給我報警了,警察讓我上車,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救我,一路上我一直發正念。

到了警察局,警察說:你怎麼給這麼小的孩子們發小冊子呢?這不是害他們嗎?我說:「你看汶川地震死了多少孩子啊,多可憐呢,我說不明白就給他們看小冊子,他們一看不就明白了嗎?」明白真相可免過災難多好啊,警察沒說啥,這時,一個警察問我:你多大歲數了?我說:「我74歲了。」一個警察說比我媽大14歲,另一個說和我奶奶同歲,我問你奶奶身體好嗎?他說不好,有糖尿病。我說:「讓你奶奶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豎起大拇指,並說:你幹啥不好,非得煉那法輪功。我說:「我原來一身病都煉好了,法輪功有甚麼不好?」有個警察說,你頭髮那麼好,那麼黑。我說是煉法輪功煉的,我學法輪大法,按師父要求的。不管做甚麼事都先考慮別人,都為別人著想。警察聽著一邊打材料,就是打不上,讓我按手印,也按不上,由於師父的呵護,我闖過了這一關,我姑娘接我回家時,警察把我送到樓下,要和我照相說留個紀念。

在講真相時曾遇到過一個老太太,她說她頭昏眼花,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能保平安,那個老太太頑固的說:「共產黨給錢,法輪功給錢嗎?」我說:「不是共產黨給你的錢,是你自己給它打工掙來的錢。」有錢就幸福嗎?錢多就好嗎?我親家兩人一個月6~7千元,錢夠多的吧,你看他們,坐在輪椅上生活不能自理幸福嗎?有錢能花去嗎?他幸福嗎?只有法輪大法真的能給你健康,只有大法才能救了你的命的。

我大姑娘剛學會開車,一次去外地,在公路上,對面來個車,她為了躲那個車,就差一寸就要掉到路旁的大深溝裏,就在這緊急關頭,她喊「法輪大法好」車一下就停住了。她知道是大法救了她,是師父保護了她,原來對大法半信半疑的她,這下真的相信大法的神奇了。

還有一次,我二姑爺焊油箱,油箱裏裝著油,他正焊著,看有火花,感覺不好,他就跳下車,隨後一塊鐵飛出來了,那要打到人身體上,那就沒命了,二姑爺的臉上爆了一層皮,眉毛也燒沒了,他說是大法救了他,真相護身符保護了他,當場受傷的他是最輕的一個,臉上也沒留下疤痕。大法真的顯神奇了。

在隨師正法的十多年中,自己有做的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在一次警察無理抄家時,警察把師父的法像和大法的書籍都給拿走了,到現在也沒要回來,這是我的過錯,是我自己沒修好,帶來的這麼大的損失,今後我一定要加倍的努力,在證實大法的路上精進實修,做好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勇猛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