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

得大法 丟掉「藥罐子」

因為從小自己性格要強,甚麼事都不落在別人後面,別人說的話,我感到委屈,又怕傷害別人,憋著不說出來,時間長了,得了個中醫叫氣進瘋的病,西醫說是神經官能症,幾十年,越來越嚴重。後來,又得了傷寒、肝硬化、膽囊炎、類風濕關節炎、婦科病、心臟病。這且不說,再加上家庭感情上折磨,一家五口人,三個立場,真的是沒法生活,孩子都說上一世我們是冤家對頭。學了大法,我才明白,這一切都是在還債,這都是以前欠的。

一九九七年的大年初二,我心臟病犯了,出氣困難。後來一個老鄉聽人說我病重了來看我。她看我病的那麼嚴重,坐了一會兒說:「學煉法輪功吧。」那時的我,不能走,不能坐,痛苦極了。她說的話我都沒聽進去,再加上受邪黨無神論的毒害,甚麼也不相信。

過幾天,她又帶著一個同修來了,坐在床上,想教我煉法輪功,還給我說:「公園裏每天早晨都有人煉這個功。」我還是沒放在心上,中藥、西藥、輸液一齊來。

到了一九九七年三月十五日,醫生說沒法再扎了,扎進去就漏水。這時,我才想起她們給我說的話,心想明天一早我就去公園找煉功點,看看到底是幹啥的。

奇怪的是,第二天,我路上一次也沒歇,一口氣就走到了,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我在那學了一個早晨,這也是我第一天學功。五套功法還沒學會,病就沒了,我這心裏是多麼高興。我的一個鄰居見我身體好了,以為是醫生看好的,問我找哪個醫生。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她說:「我也跟你去煉功。」

堅信師 堅信法

我學功兩個多月,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了。牙痛、臉腫,嘴都張不開了,不能吃東西,白天晚上都疼的睡不著覺。第八天,老伴和兒子哭著說:「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老家來人了,我可擔當不起這個責任。」我一聽就知道是甚麼意思,想讓我去醫院。我說:「我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一切與你無關。」

我就每天喝一點豆汁,就這樣,憑著堅信師,堅信法,挺過了這一生死關。我那一天學法,翻開《轉法輪》,師父就叫我看見這段法:「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1]看到這兒,我笑了。

放下利益之心

我得大法後,身體健康,走路一身輕。單位打電話讓辦醫保,我說:「我是修煉人,沒有病,辦了也沒用,就不用辦了。」我不去佔那個便宜,也不想讓家人佔那個便宜去造業。

有一次,我去超市買東西,給收銀員一百元錢,找回來的錢當時我也沒看,到下午拿出來一看,這麼多,原來是油沒算,就給人家送去了。說明情況後,收銀員非常感激,說:「你真是個好人!」這時,我就給她講真相,她高興的退了團、隊。

證實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對大法迫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責任為大法、為師父討回公道。我就和同修一起寫資料,印發真相傳單,後來我們又一起去北京。那時全國各地,邪惡都在瘋狂的抓捕大法弟子,北京更是如此。

到了北京,我們三天兩頭換地方。當地的邪惡到家裏找不到我,逼家人到北京找人。正好老伴碰到我,說明情況,問我回去不回去,我說:「法正不過來,我就不回家。」他就走了。後來我們當地惡警就發現了我們,把我們帶回來,非法關押了半個月。

二零零零年,我準備第二次進京,和老伴剛商量好,還沒來得及走,派出所把我叫去,說了解點情況。辦公室裏有幾個警察,我就給他們講真相,講大法好,大法的神奇。最後我說:「中國人要都學大法,大街上掉金子都沒人要。」到了晚上,老伴去找我,他們不讓我走,要寫「保證書」,保證不再去北京。我們不寫,我說寫了也沒用,我想幹甚麼,誰也管不了。就這樣我們回家了。

向內找

九九年七.二零後,我被惡警綁架四次,抄家十四次,勞教一年半,判刑三年。

有一次,我被惡警綁架,我向內找,是我在做飯時,動了常人不好的念頭:就是常在河邊走,沒有不濕鞋的時候。因為我家環境好,家人都支持,同修的資料大部份從我這裏出去,有的是我親自送,有的是他們來拿。我的這不好的一念,結果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二零零三年,我被三位同修出賣,遭六一零綁架。因我不配合,他們就用水澆我的頭,用電棍電,打我的臉,幾個男子打我的頭。然後又去抄我的家,結果甚麼也沒找到。到了晚上,把我送到看守所。第二天,讓我寫「保證」,我不寫。我在裏面給其她犯人講真相,教她們煉功。

多次被綁架,一定是我有大漏,靜下心來向內找,正念不足,怕心,不注意安全,等等,找出了自己一大堆的執著心。

給六一零專案組講真相

單位書記通知我,下午到某某地方,專案組要你去了解情況。到那後,他們就問我:「你為甚麼學法輪功,多少年了?」我就給他們講法輪功是幹甚麼的,我為甚麼要學,大法多麼神奇。學大法的人都是好人,都是善良的。他們聽後,一個女的說:「覺得好,你就煉,不要再給別人說了。」我就回家了。

揭露邪惡講真相救人

在大法受迫害,師父蒙冤這麼多年中,我儘量做到走到哪裏真相講到哪裏,走到哪裏放到哪裏,走到哪裏貼到哪裏。只要有人經過的地方,我就儘量不落下。大量的揭露邪惡的謊言,多救人。我發資料時先發出一念,清除一切干擾,讓有緣人拿去看。我一般白天走的遠,晚上在本市做。

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我每天出門不論坐車,還是走路,從不忘記救人。我想只要走出去,師父就會把有緣人領到身邊。我經過這樣的事:有一次,我從集上準備往家走。有人就喊:「唉,唉!」我一看是朝我喊的,我悟到這個人是要我過去救她。我就走過去,先問菜,然後,又問她入過黨、團、隊沒有。她說:「入了,我家就有四個黨員。」我給她講:「天滅中共,只要是它的一份子,都要退出……」她爽快答應退了,還要給家人退。我說:「必須本人同意才有效。」她說:「我給他們說,他們會同意的,保命是最重要的。」

救人時要有始有終

我們在這十多年迫害中,常人生活在邪惡的謊言欺騙中,我們在不斷的用各種方式講真相,揭露邪惡謊言。有的世人受黨文化毒害深,從而使我們救人的難度加大。如果沒有耐心,就會使一個生命失去得救的機緣。我在路上見到一個江西人,給他講了兩個多小時他問了好多問題。我都一一解答,最後還是退了。

整體配合,幫助同修

有同修被迫害,我們當地同修有的同其家人一起去要人,講真相,有的近距離發正念,清除邪惡。還有一次,我去一同修家,看到她,感覺不對勁,我問她咋回事。她說:「我知道我做錯了。」因為她沒文化,法理不清,有情的執著。她的情太重,她丈夫有病,她發念為她丈夫承受。兩天後,她就求來病了。

了解情況後,我給她讀《轉法輪》。我知道她的問題的嚴重,第二天我又找三個同修去她家。我們先學法,每個整點發正念。發正念時,一個同修看到我們打出去的功像攪拌機一樣把邪惡打成了血水。連續幾天,我們都去幫她,直到她好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