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 我要救更多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九日】我六十八歲那年得法,修煉十七年了,現在是八十五歲。

修煉前,我身體多病,眼疾、長期失眠、心臟病、結腸炎,十天、八天才能排便一次,受到多種疾病的煎熬,生活幾乎不能自理,每週看病,天天吃藥,每晚睡眠全靠吃安眠藥。

修煉後所有的藥都不需要了,全扔了,所謂多功能的眼鏡也摘了下來,大法給予我一雙明亮的眼睛,一個健康的身體。修煉前拖著沉重的雙腿走路緩慢,三斤重的東西都提不了,修煉後卻行走自如,身體輕鬆。迫害開始,擔心以後買不到大法書,就從同修那裏買了一百多本拿回家藏起來。解決了迫害後走進大法的新學員的沒有大法書的難題。那時,我將一捆一捆的大法書從煉功場拿回家,步行20分鐘,還要上四樓,也沒覺得累。和修煉前比較,我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

得法後我精神興奮,高興到極點。我積極的洪法、傳法,我也認真的看書、讀法。只是年紀大了,記憶力差,一篇短短的經文要反覆背誦幾十次;煉功也很艱苦,邦邦硬的老骨頭,又是從未盤過腿的,要做到雙盤談何容易!我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忍受了多少痛苦。師尊教導說:「我們講大法無邊,全憑你這顆心去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1]

這十多年來我不怕任何艱苦,抓緊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學法煉功,有時半夜裏想起大法中某一句話記不清,馬上就起身翻開大法書看清楚,我幾乎是忘我的學法和煉功。我用了幾年時間背過三遍《轉法輪》,會背誦許多大法經文,《洪吟》、《洪吟二》、《洪吟三》都能比較順暢的背下來了。我反覆背。十多年來我只看大法書和《明慧週刊》等,我心中的法越來越多。

「七﹒二零」後,因我先後幾次去北京,到國家信訪辦上訪討公道和到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橫幅,居住地的邪惡「610」機構人員非常緊張,把我列為所謂「重點」進行騷擾、監視。然而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眾生的堅定正念邪惡是無法動搖的。多年來我和同修們一起向世人發《九評》、真相傳單、資料、送光盤、打語音電話等等,都是邪惡是摸不著看不到的。下面重點談談近年來我在救度眾生中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做法。

對遊客講真相

看到二位中年人看守著幾個旅行背包,我笑臉迎去說:你們二位大哥真好,同伴們都輕鬆去遊玩了,你為他們看著背包。他們趕快讓位請我坐,就這樣談開了。

他們告訴我前半生吃了很多苦,當過知青,當過工人,工廠下馬又停職待崗。他們對當今共產黨的腐敗情況也清楚。我與他們談中國的國家犯罪──殘酷迫害法輪功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非人行為,談薄熙來、王立軍的下場,他們聽得很專心,非常驚訝,也相信我講的事實。一會兒他們的同伴都回來了,有男有女七、八個人,我抓緊時間給這些人講天象變化,許多災難是邪黨造成的,法輪功修真善忍做好人,天安門自焚案是共產黨自編自演的醜劇,為的是挑動群眾仇恨法輪功,為進一步加重迫害對法輪功的陷害,又講了三退保平安。在說說笑笑中為他們其中四人退了團。

佛教徒、基督教徒也是講真相勸退的對像

一位虔誠的佛教徒與他的老父親和姨母同行,三位都是共產黨員。我與他們講真相後都退出中共。這位佛教徒心地善良,看見我在路上走,趕快請我到樹蔭下坐。他告訴我他信阿彌陀佛,天天念經還吃素,他的名字叫做第二,因為第一太拔尖了,第二才能向上再攀。

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說他這麼善良的人應該同情法輪功受的迫害。告訴他共產黨連神佛都害,天要誅它。他很相信我講的,還讚揚我認識深刻,是有學問的人,隨即退黨。

一位六十多歲的基督教徒,是一位教父,剛剛給教徒們上完課,我在路上與他相遇。我們談得很投機,他動員我信基督教,我勸他退黨,與他講了共產黨在歷史上犯下的無邊罪惡,也迫害基督教,我讚揚耶穌是偉大的神,基督教在歷史上也曾經被迫害過幾百年。我問他為甚麼共產黨也要管基督教,為甚麼你們既然信耶穌還要信共產黨?最後我把他說服了,他退出了邪黨組織。我們像母子一樣走在路上,他很親切的攙扶著我。

還不止是這位教父,很多時候遇到基督徒我給他們講真相都很信任我,很順利接受了退黨。

與「兄弟」們講真相勸三退

在旅遊點我遇上一群男青年,穿著印有「兄弟」二字的統一服裝。我好奇的走上去問年輕人,他們怎麼這麼多兄弟啊?他們很熱情的稱我老太太,告訴我他們是大學畢業班同班同學,馬上就要分別了,這是最後一次聚在一起。

我抓緊時間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年輕人說老太太你怎麼懂這麼多道理呀!我們翻牆看電腦也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情況,你老人家這麼善良,我聽你的話退出共產黨的組織。然後告訴我他們的名字,說退出共青團。

我感覺大學生還是比較容易接受勸退的。我遇到過許多大學生,他們都說這麼老的人,身體健康,這麼善良,都很感動,大部份願意三退。

與退休教授、老師們講真相勸三退

我經常會碰到老教授、老師,還有工程師們。我與他們相處得很好,因為我尊重他們,讚揚他們的專業知識以及一輩子對國家作出的貢獻。這部份人大多數都經歷過共產黨在歷次運動中對他們的迫害,講起過去的事他們都很激動。他們也尊稱我「老太太」,告訴我他們知道的許多事,甚至個人秘密也向我傾訴,有的還說前幾天有人勸他退出共產黨,徵求我的意見應不應該退?也有擔心秋後算賬的,我解除他們的思想顧慮,誠懇的關心與他們傾談。

這部份人經我講真相後都退出了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

與小學生講真相勸退隊

有一群小學六年級的學生,他們在公園裏找到一個幽靜美麗的好地方,把許多食物飲料等放到石桌上,熱情的慶祝一位同學的生日。

我靜靜坐在一角不動聲色的觀察著他們。他們談話的一舉一動,怎麼表現我都看得很清楚。突然我與其中一位同學說話,讚揚他有互助精神,學習又好。我的談話吸引了許多同學。他們問:你怎麼知道呀!你是不是會算命?

我說我不會算命,但是我做過老師,你們的一言一行表達的意思我都知道。我又鼓勵旁邊的一位同學:你目前學習成績不夠好,但是不要灰心,不要怕同學看不起您,你可以努力向上,不久也會有好成績。他說老奶奶你很了解我,別人看不起我,我真的很灰心喪氣。我鼓勵他們學習好,尊敬老師,孝敬家長,又給他們講做好人的道理。然後我問他們:你看我這個老奶奶會殺人嗎?會把自己的孫子殺死嗎?我告訴他們電視上對法輪功的宣傳甚麼修煉法輪功會殺人、放火,那都是造謠。我就是修煉法輪功的,所有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善良的好人。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

他們聽得很入神,很願意聽,我說你們十個人我記不住你們的名字,其中一個同學很爽快的拿起筆一口氣把十個名字全寫上了,我告訴他們,真正在殺人的是共產黨!並勸這十個小學生全部退出了少先隊。

除特殊的天氣或參加學法小組學法外,我幾乎全部時間都用來給世人去尋找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我有很多很多的精彩事例,回憶起來都很開心,在這裏不能一一描述它。

師尊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學大法後,我有了很大的提高,世界觀改變了,不像以前那樣稀裏糊塗做人了,明白了生命的目地是要返本歸真。我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新生命,不修大法就沒有我。師父救了我,給了我新生,不是讓我過常人的生活的,是讓我修煉的,是讓我救人的。儘管我已經是八十五歲的人了,我從不以自己的年老而退縮,相反,我決心聽師父的話,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為救度更多的眾生付出我的最大的努力。

衷心感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保持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