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強人突破自己 化解恩怨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九六年三月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九歲。在學法背法時,時刻感受到師尊的呵護,師父在指導我修煉,及時歸正自己的觀念,修去人心和執著。下面我把自己修煉過程中的部份體會彙報一下,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為救人 恩怨解

得法前,我被稱為女強人。那時,我高傲自大,得理不讓人、沒理辯三分,所以家庭、親屬之間矛盾重重,造成我一身病。特別和我大伯哥一家,因為婆母和其它問題,矛盾尤為突出,根本很少往來。

記得婆母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得病臥床(婆母在我家),當時我已經得法,只有我一人伺候,屎尿布等都我洗。二零零零年八月,婆母去世後,喪葬費、墓地等一切費用都我一家承擔。就是這樣,大伯哥還是不和我們往來。我老伴說:「親哥兄弟就這樣斷絕關係了?」因我對法理解不深,就說:「往不往來是你們兄弟間的事,我修煉人不干涉。」當時認為這是最好狀態了。後來學《轉法輪》,師父講:「現在這個人就是這樣,遇到問題首先推責任,怨不怨他都往外推。」[1]我這才明白,我把兩家的矛盾的責任都推給老伴了。通過學師尊有關因緣關係的法理,我認識到了:我以前是欠人家的,應該還。然後我就開始找大伯哥的親朋好友,想解決這些矛盾,但無濟於事。我又錯在哪了?

通過深入學法認識到,是基點錯了,是在用人的方法做事,在向外求,沒有真正向內找。其實很多矛盾是從我這引起的。學法前,自私自利、自高自大。我學法後的表現,他們不知道,他會因我而對大法有看法而不能得救。師父講:「所以大法弟子的責任哪,不是為了個人圓滿,而是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偉大之所在。」[2]為了眾生得救,儘快歸正自己,不管我對與錯,修煉人沒有敵人,有的是責任,為眾生得救負責,那是我們的使命、誓約。所以我決定向大伯哥一家賠禮道歉。老伴說:「這樣做太委屈你了。」我告訴他是為了救人,包括你新疆的妹夫妹妹在內。我發出這一念,沒多想,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

突然有那麼一天,在南方住的大姪女來電話讓我們去南方玩幾天,然後把她姑夫、姑姑接到我家。老伴怕我不去,沒敢答應。我一聽機會來了,馬上說:「我們去。」然後我對老伴說:「去可以,目地是救他們,你必須配合我。」他欣然答應。

到南方後,在酒席宴上,大姪女婿說:「嬸能來我們太高興了,咱們三十多年沒見面了(因為他們結婚時來我家串門,我沒理他們),嬸是多高傲的人哪!」我馬上說:「嬸以前做事過份,為私為我、不考慮別人,學法輪大法後才知道全錯了。」他們當時一愣,然後說:「老輩給小輩道歉,我們太感動了!」在酒席宴上我講了很多。他們看到了我身心的變化,明白了為甚麼要三退,體會到了大法的美好,都做了三退,二姪女也得法了。接下來老伴的妹妹、妹夫一家都三退了。

回來後,開始向大伯哥嫂賠禮道歉,他們也感到意外,也都同意退出團、隊。大伯嫂把她的兄弟、妹妹幾家都勸退了,也開始看《轉法輪》。二零零六年中秋節,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下,我們家自從我結婚四十年後,第一次二十四人的大團圓。正像師尊講的:「多少人間亂事 歷經重重恩怨 心惡業大無望 大法盡解淵源」[3]。

在化解這段恩怨過程中,體現了師尊所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

善念出 人得救

我是中醫副主任,一直在醫療崗位上救人證實著法(有關這方面修為已向明慧投過稿),這次是從另一側面談救人。在講真相過程中,開始也有不接受的。如一個患者經朋友介紹他是某鎮長,患了糖尿病,打了胰島素,想用中藥治療。我認真給他看病,並在開完處方後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沒來得及講為甚麼念,他馬上當著別的患者面大吼:「別跟我扯這些,我啥也不信,就信中共。」還說一些不三不四的話。我正視著他發正念,沒動心,不氣,不恨,不爭論。他馬上停下來走了。

我向內找,是出了急躁心,沒顧及他的想法。他第二次來後,很不自在的看著我,怕我不好好給他看病。我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因為當時有其他患者,我沒和他說甚麼。他第三次來,正好沒有其他患者,我給他看完病,我真誠的問他:「你說命重要、良心重要,還是維護那個黨重要?它能讓你病好嗎?!真善忍是普世價值,不認可他,你是個好人嗎?」這時他說:「這些我都明白,官場上是很黑暗的,村官都是用錢買來的,多數是黑道的」等等。我接著給他講法輪功真相,講為甚麼要三退,他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組織。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已經打胰島素的他不打了,糖尿病痊癒了。這正如師尊說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

有個市級幹部找我看病,他明白真相三退了。後來他又到我這來,一進門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康平(化名,當時退黨我給起的)來了。」也有的患者來到我這,一進門雙手合十,深深鞠躬。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是對師父、對大法救命之恩無以言表。

正念除惡 闖過病業魔難

大約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早晨三點三十分,我突然全身出大汗,把我驚醒,接著心裏翻個兒,心跳加速,伴有噁心,想吐又想拉。我當時的第一念這是假相,師父救我,我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有師在有法在,甚麼都不怕。於是我馬上煉靜功,約四十五分鐘,噁心想拉、想吐、出汗的症狀消失,但心跳還是加速,煉不了動功,於是我盤腿結印向內找,發現有許多人心,如: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認為自己比別人強的心等。我發出一念,這些心都不是我,我不要。於是我馬上和邪惡對話(我閉著修),這些不好的心、人心觀念都給你,但這顆心,返本歸真的心不給,這顆真心給師父。緊接著發正念,首先想:「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5]然後,清除各種人心、觀念和執著,直到六點全球正念發完,兩個多小時,所有症狀全無。

在上班的路上,我又深入的找造成假相的原因,這時一念打到腦中:假病志。我想起九八年我是以「心臟病」名義辦的病退。我現在悟到了,它在另外空間形成物質,是舊勢力對我的安排,我承認了,同時還違背了「真、善、忍」的「真」字,心性上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這時我又加一念,徹底清除另外空間所形成的物質,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由於這一關過得比較快,晚上做個夢,夢見自己迷路了,到了一個伸手不見五指、很黑暗的地方,當時我想往哪走呢?那就一直往前跑吧。一邊跑,師父正法口訣打到腦中,大喊正法口訣,喊一聲像閃電一樣亮一下,喊一聲亮一下,接著又喊「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越喊越亮,最後全亮了,有個人把我領回來了。

我知道是師尊又一次把我從地獄裏救了出來,弟子再謝師恩。師父說:「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6]。

總之,這次闖病業魔難,最主要的是正念,信師信法,向內找。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是師父在另外空間替弟子承受了。最後引用師尊的一段法共勉:師父說:「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7]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解大劫〉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