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看見躲著走 今日為之而自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六日】(明慧記者王枚溫哥華採訪報導)來自中國北方一個大城市的王女士修煉法輪功一年多了。她仍記得二零零四年自己移民來加拿大,剛剛抵達溫哥華的時候,在機場出口處碰到了一位阿姨迎上來,要給她法輪功真相資料,想起中共對法輪功的誣陷宣傳,王女士心想,離她遠一點,別沾邊,趕快繞過那位阿姨走了。王女士說,她怎麼也不會想到,七年後她會和這個阿姨一樣,熱心地為告訴別人甚麼是法輪功而不辭勞苦,生怕好人錯過了解法輪功的機會。

回憶當初的心態,王女士說:那時候腦袋裏記得的是中共在電視上給法輪功造的謠,甚麼自殺、殺人,也沒有想去探究一下如果法輪功不好,為甚麼會有這麼多人煉?在公共場合遇到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她總是繞著走,看到法輪功學員在溫哥華中領館前抗議的小藍屋,看到法輪功學員二十四小時堅持在那裏抗議迫害,心裏還想著:人家說是美國給錢的,肯定是,不給錢這麼長時間堅持不可能。後來她才知道,「給錢」之說都是中共為阻止人們了解真相而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惡意中傷。

也許王女士與法輪功有不解之緣,做電焊工的她在應聘一個公司職位的時候,把她招進去的趙先生的太太是位法輪功學員。王女士說,當時的趙先生還沒有修煉法輪功,但他耳聞目睹太太修煉,對法輪功讚賞有加,並經常向她弘法,講法輪功怎麼這麼好,還說他自己早晚要煉的。果然不久趙先生就正式走進了法輪功修煉者行列。

「一次,趙先生對我說,他的車上就有師父(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講法的光盤,如果開比較遠的路,他都會一路聽師父講法,問我要不要聽聽?我說我也聽聽吧,趙先生就給了我。這樣我就開始聽李洪志師父講法了,越聽越覺得師父講得有道理,很認同,如,以前我也相信人各有命,但不知道命是由甚麼決定的,為甚麼各人命不一樣,聽了師父講法明白了。」王女士說,「我思想得到了昇華,對許多事情有了新的認識,過去總覺得自己不錯,是個好人,但對照法輪大法的要求,覺得自己還有很多差距。」

二零一一年,王女士上中學的女兒在加拿大不適應,不開心,和同學的相處出現了障礙,王女士帶女兒看心理醫生,也沒有解決問題,一段時間還聽了心理醫生的話去廟裏「求神拜佛」,也沒有效果。

去年暑假女兒從中國探親回加拿大後,王女士就給女兒聽師父講法,女兒聽了說「很好,修吧」。女兒修煉後變化很大,人漸漸開朗了。二零一二年底,長年在大陸工作的先生回加拿大探親,看到了女兒的變化,特別是看到女兒試作一個電視台記者所做的採訪報導的新聞視頻,感到十分震驚和喜悅,趕快把它下載下來帶回大陸給親朋好友看。

王女士記得當自己把決定要煉法輪功的消息告訴先生時,先生沒有反對,只是說:別出去,在家煉;當告訴一個好朋友時,這個好朋友也說:別走太遠,「別入迷了」。

隨著對法輪功的深入了解,王女士明白了法輪功是真正教人向善的修煉功法,明白了法輪功學員給世人講真相是為了世人能擁有美好未來,理解了法輪功學員為了救人的那顆誠心和巨大付出中的無私,明白了自己也應該這樣做。

講到自己修煉後的變化,王女士說,「我決定煉功不是為了祛病,是因為覺得這個法好,但煉功後身體還是有明顯變化,如,以前上班幹比較重的活,會感覺累,現在不會,身體很輕鬆。那次去西雅圖支援同修,星期六一大早開車,到星期日晚上很晚才回到家,第二天照常去上班,一點兒也不累。

最大的是精神上的變化,煉功後一天到晚開開心心的,遇到甚麼事都會用平常心去對待。如,對孩子的教育,不順心的時候不會生氣了,性子也不那麼急了;以前對一位大陸來的同事看著不順眼的,現在也無所謂了;以前老抱怨先生粗心,對自己不夠體貼,家務自己全包了,先生連句好話也沒有,心裏總有點不平衡,修煉後看開了,不計較了,多看別人長處,就沒有了怨氣;還有,遇到一些牽扯經濟利益的事,以前心裏總會嘀咕嘀咕,自己是不是吃虧了,現在不會了,心裏放下了。」

王女士感慨,很可惜自己得法遲了,本來在九八年的時候,曾經在同事的推薦下看過《轉法輪》,覺得很好,也許那時機緣未到,沒有想煉,後來中共打壓了,她受了中共謊言的矇蔽,就耽誤了。

如今王女士很珍惜海外的和平環境,大家可以在一起交流體會,可以自由地修煉,講真相,自己提高的同時,和更多人分享法輪大法的美好。王女士為自己是個修煉人而自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