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人生路 得法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從貧窮、潦倒、困苦的家庭境況中走向現在富足、喜慶、充滿歡樂,我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之情。千言萬語只化為一句話,感謝師恩,感謝大法!

一、苦難人生 欲死不能

我十九歲那年,也就是一九八一年臘月,經親戚介紹,我嫁給了鄰村的一位忠厚、老實的年輕人。丈夫對我很好,日子雖然很清苦,但我倆感情好,他雖不會甜言蜜語,但對我的那種體貼我很滿足。到了第二年的九月份,婆婆張羅要分家,我不願意分,又由於一些家庭瑣事,婆媳之間發生了摩擦,矛盾激化。我想一走了之,又捨不得丈夫,不走,我實在受不了婆婆的辱罵,我又不想讓娘家人說我不孝順老人,有話說不出,心情壞到了極點,招來了附體。

由一九八二年的九月到當年的臘月,白天晚上折騰,見誰罵誰,晚上睡覺說起來就起來。有一次晚上睡覺坐起來拿起笤帚就往正在睡覺的丈夫鼻子上打。原來我怎麼罵人、打人他都捨不得打我,這次他氣急了,回手就狠勁的打起我來,打的那個狠呢。那時我理智不清,自己不能控制自己,打我的人也多,因為我們村子沒有我罵不到的,就連別人很隱私的事我都毫無顧忌的在眾人面前說出來,後來就連我親媽都罵。那幾個月真是晝夜不分,拿夜間當白日過,家族、娘家人輪番的看著我,一眼照看不到就往外面跑,尋死覓活的。

八二年的臘月,婆婆看我好一點,又要分家,家是分了,我的「病」又重了。丈夫為了我到處求醫問藥。有一次,丈夫一天請來了八個「仙家」(附體)給我看病,可是我還是時好時壞。八三年我生了一個兒子,後來又添了一個女兒,到二零零四年得法前的二十三年間,稍有不順心的事,「病」又來了。一次又一次的犯「病」,一次又一次的折騰,給我的家庭、給我的雙方親屬帶來的痛苦無法表達。在我明白的時候,我哭著對為我操勞、為我的「病」而無奈的奔波的丈夫傷心的說:「我死了吧,你再找個對你好的媳婦,你們爺兒幾個過幾年好日子吧。」我真的暗中攢錢為他將來娶媳婦用,丈夫更是不敢掉以輕心,總是看著我,生怕我去尋死。那個時候,真是欲生不行,欲死不能。

二、有緣得法 重獲新生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上高中的女兒突然得了一種病,吃甚麼吐甚麼,最後吐的都是粘沫子,有時好好的突然肚子說大就大,大的很嚇人的。我們倆口子帶著女兒走了好多大醫院,都看不出有甚麼病來,愁得我又到處找附體給女兒看病。二零零四年的九月初九那天,我又到離我家很遠的一個村子去找「大仙」(附體),可是路過的一條河河水很深,我過不去,沒辦法只好回家,路過娘家,我那種苦楚,難過,無望全湧上了心頭,坐在娘家炕上哭得昏天黑地的。娘家姪子告訴我說:「三姑,聽煉法輪功的人說,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會好,你們念念試試。」我點點頭,記住了。

當晚我躺在炕上一遍接一遍的念,念啊念啊,不知甚麼時候睡著了。下半夜兩點多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個人給了我三塊月餅,我咬了一口,突然從我的身體裏竄到頭頂出去一個東西,身體馬上就輕鬆了。醒來後,我驚喜的意識到:多年折騰我的附體走了,這法輪功也太神奇了(修煉後我悟到,夢中師父幫助我把附體清理了,讓我有緣得法了)。

我第二天就想學大法,於是我就給在外打工的丈夫打電話,告訴他我想學大法。丈夫接到電話馬上告訴我:不許你煉!他怕我被邪黨迫害,嚇得放下電話就癱坐在那兒了。我給丈夫打完電話就給我娘家煉法輪功的老叔打電話,讓他給我家壘牆,晚上好教我煉功。

八月十一日早晨,我早早起來把請附體看病立的香爐全都遠遠的扔到河裏去了,此時我就有一念:我要學大法了,我有救了,我的女兒有救了,我的家庭有救了,我有師父了。我也和女兒說大法的神奇,只要誠心的念誦那法輪大法好或學大法甚麼病師父都給清理。女兒真念,只要讀大法書,沒有一點氣力的她很快就有了精神了,但她還是沒有走進大法中,也許緣份沒到吧,由於我修煉大法,她很快受益了,身體慢慢的完全恢復正常了!

後來在親戚同修的幫助下,不識字的我能通讀《轉法輪》了,五套功法的動作我也全會了,原來好多不好的症狀全都沒有了,真正的無病一身輕了!如今我已在大法中修煉快十年了,無論在家庭中,還是在社會上,還是鄰里之間,我都嚴格的按照大法師父的教導去做:一切都為別人著想,遇到矛盾找自己,在任何環境都要做個好人。這時我想:如果婆婆還健在的話,我一定不計前嫌,好好的侍奉她,因為我從法中懂得: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對任何人都得好,何況她是我的親人呢!

三、師尊呵護 福澤家庭

丈夫是一個老實忠厚的人,看到曾經給他帶來無盡的煩惱的我成為理智清醒、思維敏捷的大法弟子,他由衷的尊敬大法師父,感恩大法,認同大法。幾年來丈夫在外面打工的收入不斷增加。我家是個煉功點,他看到有的同修坐姿不端正,就生氣;看到我們學法時間短就有人走了,也不高興。本村有一老年女同修家中蓋房子,沒地方住我就和丈夫商量:讓她來咱家住吧,咱家有閒房,丈夫滿口答應,並且還堅持給她燒炕。

兒子是小中專畢業生,卻娶了一位賢惠善良的研究生畢業的兒媳婦,結婚時沒向我家要一分錢,兒媳還支持我學大法。我在兒子家看孫子,兒媳下班後,接過孩子趕快讓我抓緊時間學法煉功,一切家務都由她來幹。發正念的時間到了,她總是提醒我。因兒子、兒媳都同化大法,福報不斷,小倆口都是高薪,買了樓房,工作順心。孫子聰明可愛,在他很小的時候,我就在他身邊讀大法,他剛會說話就認識師父。會走的時候,我往那一坐,他就把大法書送到我面前。一次孫子臉上長疙瘩,走了好幾家醫院,都說不好治,醫院說疙瘩必須得一個個挑破,用藥燒,孩子怎能不痛呢?這時我想到,我是學大法的,孫子臉上的疙瘩肯定沒有事,我就求師父,結果沒用藥,不長時間臉上的疙瘩都乾癟了,自己掉了。

曾經得過怪病的女兒,如今也嫁人了,成家後女婿很疼愛她。我們全家人:丈夫、兒子、兒媳、女兒、女婿全都做了「三退」,都從內心知道大法好,當然也都得福報了。

真是師尊呵護,福澤家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