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自己,走好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二歲,二零零九年開始修煉大法,現總結三年來的學法經歷,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因病得法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我背部劇烈疼痛,醫生檢測為:前列腺惡性腫瘤晚期。癌細胞轉移破壞肢體承重骨,胸八椎溶解至原高度的一半,已病理性骨折,不能承重,脊髓被溶解的椎骨屑血肉侵襲,將劇痛難忍。胸外科主任教授說:理論上講已經癱瘓。先準備五萬元做胸骨支架大手術,還要在病床上躺大半年,看能否有救。這意味著我將處境淒慘,在嚴重拖累家人後,再痛苦的離去。

但天無絕人之路,在危難絕望之際,同學同修給請來《轉法輪》和護身符,並告訴我:她是癱瘓後修煉法輪功才好的,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你。我當即決定用真名三退,堅決修煉法輪大法。隨後醫生採用姑息療法,胸外大手術不做了,癱瘓死亡的恐懼感沒有了,心情寧靜平和。

一有時間我就捧讀《轉法輪》,當時有些看不懂,只記著「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是佛法的最高體現」 [1],法輪功是性命雙修功法,師尊要給真正修煉的人淨化身體,由師尊法身和法輪給真修弟子調理身體。在將信將疑中,我的身體狀態卻很好,在住醫院的後一半時間裏,如同住在療養院一般,化驗檢查很快就正常了。

修煉消業

出院後,我每天學法煉功,熱情很高。煉「佛展千手法」[3],在一抻一放之際,全身氣血脈道,舒展暢通。神清氣爽,精神振作,感覺不一般。煉「法輪樁法」[3]時,右臂因肩周炎舉起很痛,舉不了一會,但我咬牙堅持。到第三天再堅持舉時,忽然一股力量不輕不重、恰到好處的將右肩關節一扳,只聽登的一聲脆響,肩關節一下歸位,肩膀頓時覺得非常舒服,不痛了,好了。我忙回頭一看,房間裏僅我一人,誰給使的力?這神奇的力,是神,還是師尊?原來世間真有神佛,而且就在我身旁,還給我調整身體呀!我又驚奇又感激。《轉法輪》字字句句是真言、是神意。常人的那些觀念動搖了,對法輪功我信服了,從此我就認定了。

煉「貫通兩極法」[3],只感到手臉發熱,體內有能量隨手上下流動,還聽到過雙手指間向空中急速排氣的噓噓聲,真是天人感應,身神合一也。煉「法輪周天法」[3]時,我照師尊教功動作做完後,猛烈想起出院時醫囑:上下樓扶欄杆,輕慢緩行,不用力活動。我大幅度彎腰用勁應是有問題的,可我順利的完成了,正常得很。這再次驗證:師尊法身就在身旁,看護著我,保護我不出危險。但煉靜功時,我感到自己是有「病業」的身體了,只覺得胸八椎處一團團黑乎乎、冷森森的病氣、黑氣簇擁,推不走團團污濁之氣,搞得連手掌心都冷冰冰的,身上也冷汗浸浸的。儘管體弱,但我知道不能退卻,正邪較量,有師尊相助,能量湧動,幾天後病氣逐漸排除。

我盤腿的經歷,印象十分深刻。學法一月,同修鼓勵我雙盤,始能雙盤。四個月後集體學法發正念,十五分鐘能雙盤下來;一月後提高到了三十分鐘,提高了心性,把物質利益看淡,達到四十分鐘。如腿僵硬,請師尊加持,就能順利盤上。盤腿既消業,又能增長功力,真好。

二零一零年三月我到醫院複查,結果一切正常。主任教授不相信,說:與你一同入院、同樣病情、一樣治療的另一病人,已癱瘓在床,等待去世那一刻。以後你再別到腫瘤醫院來了。我知道,他帶著研究生,他當著我的面,曾兩次給學生們上課說:這個病人鐵定癱瘓!現在他無法解釋我為甚麼還沒有癱瘓,儘管我體檢結果和身體狀態都很好,他仍不相信,認為我會給他帶來處理不了的麻煩。我心想,我得了大法,我不會再來了,所有的醫院我都不會去了。隨後我把剩下的一千多元錢的藥全扔了,不吃了。後悔的是,我沒有告訴主任教授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沒有給他們講法輪大法真相,失去了得救的機會。

大法繼續演繹神奇。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天的下午,天氣特冷,我和小孫子在外邊耍,忽覺全身發冷,肌肉關節酸痛,眼淚鼻涕直流,不好,感冒了。又一想,我是修煉人,怎會生病呢?隨即腹部一股熱流湧向胸部、頸項部、頭部,熱流過後,感冒症狀消失,身體無恙。僅兩秒鐘就治癒了過去十天半月才能治好的病,這過程清楚,心裏明白。

我原有低血壓,常常頭昏眼花搖搖欲倒,在我煉功三、四個月後,每天總有幾次熱流掃描般湧向上半身,頭腦立即清醒,如此反覆一段時間,頭昏不再有,血壓也正常了。全身的熱流掃描般湧動,還使我臉上多年的頑癬、雙腿膝蓋以上的肌肉冷痛、創傷性風濕關節炎、有時出現的胸悶胸痛等等,都在不知不覺中好了。師尊說「我們這裏要下法輪、氣機,一切修煉的機制等許許多多,上萬而不止,這些都得給你,像種子一樣給你種上。把你的病去掉之後,把該做的都做了,該給的東西全部下給你,你才能在我們這一法門中真正的修煉出來。」[1]原來熱流掃描身體,是師尊下的法輪機制在對機體做清理工作。大法弟子,有大法保護,真是殊勝無比。

歸正身心

二零一一年夏天,同學丈夫老劉患淋巴癌。看我煉功效果好,也請了《轉法輪》學法煉功,過一段時間後,自認為病調理好了,把師尊寶書退回,去合唱團唱「紅歌」,結果病復發了。在腫瘤醫院治一星期,感覺癌細胞像發豆芽一樣呼呼瘋長,脖頸要腫平了,感到再治下去會治死在醫院裏,找同修表示要再煉法輪功。僅此一念,馬上陽氣回轉,自搬凳子坐電視前看師尊講法錄像,勢頭不錯。同修叮囑:只要真修,師尊就真管,選擇對了,就要堅持下去。一週後詢問,同學高興地說:老劉好了,昨晚吃了四個煮包谷、一碗稀飯,臨睡還吃一蛋糕,飯量很正常。幾天後,同修想去看老劉,同學說不在家。一週後傳來消息,老劉已在醫院搶救了。情況是:老劉覺得自己好了,就忍不住去打牌,而且晚上還要接著下午打,夜晚回家涼病又犯了,這次來勢兇猛,救不轉來了,機會再也沒有了。修煉是十分嚴肅的,老劉的過世就是一個嚴重的警示。

我原來也打牌、跳舞如常人,學法後戒掉了一些,但仍常打「擦邊球」。現認識到修煉也是有嚴格要求的,大法既有慈悲救度一面,也有威嚴歸正一面,就看你根基和悟性如何。常人心太重,有緣而無份,放縱魔性,神佛就不能幫你救你。現我把泡的藥酒送了人,不再打牌跳舞,一般不看電視,遇事找自己的原因,一思一念要在法上,一言一行要像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頭上有神明,身旁有法身,佛祖看人心,慧眼又金睛。所以,學法要專一,要提高心性,持續精進,不能半途而廢。

走好修煉之路

我曾走過彎路。二零零九年出院時買了本書,書商邀我參加他們的「康復協會」,幾次活動後,知其目地是推銷價格不菲的藥,我退出了。小區有人又邀我參加「癌症病人協會」,當我隨他們到度假村、酒店聚會時,我帶去的學法工具MP3總是不正常。一次去野生動物園,我特意給MP3充了一晚上的電,可到用時仍是電量不足關機。環顧周圍全是癌症病人,反常的現象讓我反思,清楚的現實讓我清醒,現在我承認了自己是「癌症病人」,失落了我的「大法弟子」身份,掉到了常人那個層次。MP3沒有問題,是師尊在點醒我,我退出「癌協」後,MP3就正常工作了。
二零一一年三月中旬的一天,忽然覺得背部胸八椎處緊巴巴的,兩邊髖骨痛,小腹肚皮火燒火燎地痛,再現當初生病時的狀態,我沒有緊張,認真找自己的原因。三月十五日下午,我原工作地的醫保部門電話詢問我:去年十月申辦的特病證明還辦不辦?我立即想起《明慧週刊》上刊登的腦癱學員家人要他填殘疾等級證書而「發病」的例子。啊,原因找到了,還是「身份」問題,是不是信師信法、把自己完全交給師尊、徹底溶入大法的問題。我當即回絕不辦,對方不解,再問:你是××嗎?我說是。「你真的不辦嗎?」我堅定的說:「真不辦!」對方等了一會才掛斷了電話。回頭我把去辦醫保特病的材料清除乾淨,身上的「病狀」就消失了,不痛了。第二天,煉「法輪樁法」時,我再得神助:胸八椎處,一股無形的神力猛的一掏,只聽椎骨節間金屬般的一聲脆響,胸八椎歸位,舒服的感覺霎時溢滿全身,困擾一年多的胸八椎終於在解決好生病遺留的一系列問題後調整好了。真是來之不易而發人深思,迷誤入歧途,正悟得昇華,大徹大悟後迎來生命再生再造般昇華,正確選擇決定了我現在和今後的美好命運。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在同修幫助下,我上了明慧網,我匯入到了大法的海洋,能和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學法,我找到了差距和責任。

五月,我看到師尊新經文《選擇》發表時金光閃閃的金色大號字體在我電腦上閃耀了兩天,這是師尊在鼓勵我。我要精進學法修煉,做好三件事,走好今後的修煉之路,不辜負師尊的救度之恩。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