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得法 身心淨化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

(一)疾病纏身、人生絕望之際走進大法

我是一位普通農村婦女,今年四十四歲,二零一一年得法。得法前,已有七年心臟病的歷史,還有婦科病、痔瘡。特別是心臟病導致我心裏脹,心跳快,全身腫,吃不下飯,睡不好覺。鄰居家串門,坐不過十幾分鐘,就要站起來,否則觸心。走路氣喘吁吁。讀小學的兒子調皮,我沒力氣打,就叫大四歲的女兒幫我打。

我因失去勞動能力,靠丈夫外出打工寄回的錢養家糊口。由於我家離街有七八里路,趕場很困難,所以我就搬到街邊親戚家農村舊房住(親戚住街上新房),為的是離街近,好買菜。我經常到大醫院拿藥,一個月要四百元左右的藥費。那些醫生都叫我去大醫院做手術,因吃藥沒有多大效果,說現在是中期還來得及,到晚期就來不及了,長痛不如短痛。我也曾試圖去大醫院做手術,但要花七、八萬,丈夫在外打工愛理不理,貸款也貸不到,家太窮,親戚沒人借。

二零一一年我病情加重,四肢無力,心裏脹,排不出小便。一天吃一頓也不覺得餓,喝口水也能過一天。一個人躺在床上,想起鄰居私下告訴我丈夫說的話:「做一個手術要七、八萬,我再娶一個媳婦還要不到那麼多錢,還健健康康。」想起這些,眼淚直流,絕望到極點,覺得人生很沒意思。

這時附近的一位學法輪功的大姐(以下簡稱同修甲)勸我學大法。她說她曾經也是一身病,年紀輕輕額頭上包根毛巾,丈夫婆婆嫌棄,走入大法十幾年無病一身輕。她的故事打動了我,使絕望的我看到了一線希望,我下決心學法。其實幾年前我剛來這裏時,就有一位同修乙勸我學,我怕心重,也不太相信。

第一天我堅持一口氣看完師父的兩個講法光碟(第一講),這對我來說已經是奇蹟了。聽了三、四天,我整個人身體感覺輕鬆了一半。我就一直堅持聽下去,精神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一直把九講聽完。學法一個月,我就覺得師父的法,就是我這一生要走的路。我再也不悲觀了,一心只在法上,覺得一天時間過得很快。

(二)丟掉藥罐罐

學法煉功幾天後,每頓能吃一碗飯了,隨後臉上腫慢慢消了。但是當時我一邊煉功學法,一邊又吃心臟病藥、感冒藥、安眠藥,還有補血口服液、紅桃K等補品,交叉著吃,一天吃四、五次藥。修煉大法一個月後,同修甲說修大法後,身體向高能量物質轉化。我就沒吃感冒藥了,把全部補品給我婆婆吃了。但沒有放棄心臟病藥。過後同修甲又問了幾次我還在吃藥沒有,我說我現在一天只吃一次,我也沒買了,就把剩下的藥吃完。同修甲說:「師父給你淨化身體,你還往身體里弄這些黑物質,你要百分之百相信師父,有些得了癌症的,就是相信師父真心修煉好了的。」還說要相信師父,放下生死就是神。當時我還有些壓力,有些顧慮,心裏還有些脹,又害怕停藥小便會排不出去,就一天吃一次利尿的藥,一次治心跳的藥(以前三次)。聽了同修這樣勸了我幾次,我就下決心把藥扔了,心也徹底放下來了,心想就把命交給師父了。這時,我已經修煉三個月了。之後,我走路一身輕,和健康人一樣,覺得這法太神奇了。

(三)過病業關

丟掉藥罐罐後,走路一身輕的狀態持續了將近一個月。這以後,師父給我消業就沒斷過。有一次晚上,咳得厲害,咳一下就是一口痰,整個地上吐了一大灘,沒法入睡,堅持到半夜兩點鐘時。我就求師父:師父,弟子受不了了,別消業了。說完不多久,就沒咳得那麼厲害了,氣也沒喘的那麼緊了。坐在床上躺了一個多小時,又起來煉功。

這樣嚴重的病業關過了好幾次。去年正月,首先有點咳,流清鼻涕,有一天下午,全身發冷,我就坐在床上聽師父的講法,到了晚上十一點鐘,全身發熱,像高燒的感覺,汗水把衣服褲子濕透了。丈夫和女兒就急了,要請醫生,我說沒事,是師父在給我消業。過了十二點鐘以後,感覺基本好了。第二天早晨上廁所拉了很多血,丈夫又叫我去看醫生,說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別怪他。我說我不會怪誰,我相信師父說的每一句話。

一天後又拉肚子,一晚上跑了廁所五次,第二天早晨,對丈夫說:「你看我昨晚上了五趟廁所,今早還給你們煮飯吃,要是一個常人會起床嗎?」其實每次消業都是晚上消的嚴重,睡不好,但也不感到疲倦。

開始消業時,心裏脹,四肢無力,跟沒修煉前的狀況一樣。這樣的狀況一次持續最少三、四天,最久持續一個星期。那段時間一天吃一頓飯,早晨喝點酸奶,幾乎沒煮飯,每次心裏脹的不得了時,我就求師父消慢一點,求完之後,就會輕鬆一些。

也有一次持續消業兩個多月,從去年農曆十月開始咳,有時咳得兩三夜睡不好覺,已經是農曆十二月十幾了,女兒回家,說:「媽,你怎麼咳了這麼久了,你們師父給你消業消這麼久?」我說:「沒事。」到臘月二十五、六時,眼看丈夫就要回來了,我求師父:「師父,消了這麼久的業了,我丈夫對大法還不很理解,他快回來了,看到這種情況會對大法產生誤解。」兩天後,就沒咳了,恰恰丈夫二十八回家。

從修煉到現在,消業幾乎沒停過。有時會停一兩天,那一兩天,人覺得很輕鬆。過後身體又不舒服了,比如最近一年多來解大便一天三四次,嚴重時五六次,第二天又正常了,等一兩天又循環往復一直到現在都這樣。但是無論身體表現怎樣的症狀,我心裏一直很穩,沒有怕過,我想這緣於我每天紮實的學法、聽明慧週刊同修的交流文章。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的辛勞付出。

(四)認字的艱辛

我小學一年級文化成度,開始修煉時看師父講法光碟,然後聽mp3。修了半年後,同修大姐甲拿一本《洪吟》和《轉法輪》,問我:這是師父的經書,你要不要?我說要。我對女兒說:「女兒你教我認字吧。」女兒說:「我才不教你,你想把心思全部投進去。」丈夫說:「這麼大歲數還認字。」丈夫和女兒外出打工後,我每天捧起《轉法輪》看呀看,又認不到。我捧起師父的《轉法輪》向師父說:「師父,我買了這本書,又不認識字,您能點化弟子嗎?」

沒多久,有文化的同修乙拿著師父的經文問我:「你認不認字,要不認我教你。」我答應了,乙同修就拿一篇經文(只有一頁),從題目教起,每天認大概一行字,反覆讀,反覆記。把那篇經文讀熟後,就開始學師父的《洪吟三》,每天背一首詩。這是本院子一位七十歲老年女同修丙教的,她沒種莊稼,比較清閒。其實,她也只有小學二年級文化成度。每天我到她家,她逐字逐句教,我就記、背。記住為準。下來後又忘記了讀音的,就依樣畫葫蘆寫在小紙條上問。《洪吟三》學了半年,就開始學《轉法輪》。先學《論語》,第一天丙同修教我讀一段,反覆讀,讀熟為止。學《論語》共花了三四天。然後學九講,一天讀一頁。一頁要教一兩個小時。每次學法時,先溫習頭一天的,再讀新的。每天早晨六點鐘發完正念後,就看頭天學過的內容看有哪些不認識的字,就寫在紙上問同修,上午問幾個字,下午問幾個字,問了後還要記,每次起碼要記半個小時才能記住。

剛走入修煉時,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同修口頭教我一首師父的詩「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我學了幾天才記住。這位老同修直說我記性差,事實上,他背這首詩,根本花不了這麼多時間。但是我現在感覺記憶力比以前好多了,一首詩基本上半個小時可以記住。

回首認字的過程充滿艱辛。剛學了一個字,不一會又忘記,每一次把生僻字寫在紙條上,同修教了,我至少要念半個小時才記住。有時頭天記住的,第二天又搞忘了,有時一個字要問好幾回。我覺的我比一般人記性都差的多。

幸運的是我學了這樣超常的法,能夠認這麼多的字。現在,我已能夠獨立讀《轉法輪》、《洪吟》、師父的經文、明慧週刊了。感謝師父。

(五)講真相

我修煉前後身體的變化,使附近的人特別是街上了解我的人很驚奇。他們問我身體為甚麼好了,我就講大法的真相。最開始,我只侷限於熟人,口頭講。沒敢給真相資料。

三個月前一位經常出去講真相的老同修對我說:「看著法就要圓滿了,你一天坐在屋裏,你對得起師父嗎?」之後,我就開始散發真相資料,都是在附近的集鎮發,把資料丟進農民的背篼裏,商店衣服的口袋裏……第一次丟三四個資料(把真相資料折好,用膠圈紮住)就覺得心裏咚咚跳,隨著次數增多,逐漸就沒怕心了。現在,只要能丟就會丟進去,有時資料多,場場趕集去。有時隔一場散發真相資料。但是,我學法的時間還不太長,《明慧週刊》也看的少,因為有一些生僻字不認識。所以,覺得自己還不太會講真相,講不全面、不徹底。

前幾天我和一老年同修相約到二十幾里外的親戚家講真相,一路上第一次面對面給陌生人講真相,其中有一位五十來歲的大哥樣子很是兇狠,揚言要掏手機報警,但是我們不為所動。儘管外出講真相不是很滿意,我不會放棄講真相。我決心堅修大法緊隨師,不斷精進。

我修的差,寫出來與同修切磋,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再次道一聲師父辛苦了!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