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危絕望的我一個月獲得身心的健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我真正的走上了修煉之路,是二零零五年,在離開大法整整十年後,我終於又與大法續上了緣。我痛悔啊,恨自己悟性太差,居然與大法一次次的擦肩而過,浪費了多少寶貴的時間,期間又造下了無數的業力。在我真正修煉後,師父一次次的在夢中點化我,讓我經常能夠看到另外空間美好的景象,以此來鼓勵我堅持不懈的修煉下去,那段時間也覺的自己提高的非常快,每天都感到上了一個更高的台階一樣,身體狀況也恢復的非常好,僅一個月,我便恢復成了健康活潑的人。

我是一名年輕的大法弟子,曾經是醫院的兒科護士。一九九二年,慈悲偉大的師尊將宇宙大法傳於中華大地,父母有緣進入大法修煉,便常與我說起修煉後的種種神奇之事與超常的法理。我開始並不以為然,漸漸的聽多了後,便對大法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在一想探索究竟的心態下,我於一九九五年開始接觸大法,也和父母一起參加集體學法、集體煉功,但覺的自己好像無法理解那高深的法理,遲遲的溶不進大法裏,因此感到很茫然。這樣在堅持了半年後,便離開了大法修煉,而此時期師父已將我的天目打開了,由於自己被後天觀念的矇蔽及人心太多,導致悟性太差,又一次的與大法擦肩而過,現在想來師父該是多麼的痛心啊!

當時我也進入了戀愛階段,然而不曾想到的是,我對感情的強烈執著導致了自己的一場生死劫難。因為我對這段感情非常的看重,所以對男友非常的依戀,這樣反而使男友對我不在乎,因此我很傷心、難過。後來我們雖然結婚了,但我倆常常陷入爭吵,期間我還意外的懷孕(後來墮胎,因此造下一個大的業債),流產後身體未得到良好的調養,加之工作較忙,身體是每況愈下,並在二零零一年被病魔擊倒了。

那時我全身的出血點及大片的淤斑,鼻子出血長流不止,口腔內全是大塊的血泡,這些症狀把自己嚇壞了,急送醫院確診,又是抽血、又是骨穿的各種檢查折騰死我了。最後檢查結果出來了,把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因為我的檢查報告顯示我的血小板計數只有3~5千(正常是10萬以上),也就是意味著我體內的凝血機制極度糟糕,隨便的一小點傷口都能導致我流血不止,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這樣在醫生下了病危通知單後,我的身體便被各種治療管道包圍著,連呼吸都很困難了。

我每天就只能夠躺在病床上,整個人虛弱到了極點,有時甚至感覺自己好像是靈魂都離體了,同事們來看望我都是強忍著眼淚安慰我,從她們的眼神中,我知道自己病的有多麼的嚴重。雖如此,我卻一直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籠罩著,即使感到生命猶如游絲一般了,卻堅信著自己不會有事的(後來修煉後明白其實是師父一直在管著我)。在此期間,母親因為修煉大法正遭受邪惡的迫害(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裏),父親要照顧弟弟。

結婚才一年多的丈夫因怕我連累他也在此時提出離婚,斷然離我而去,頓時我的世界一片黑暗,在承受著身體與精神的雙重打擊下,將我更加推向了死亡的邊緣。加之所用藥物的一切副作用在體內的反應,讓我苦不堪言。

望著窗外蒼白的天空,我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絕望,我一次次的冒出想結束自己生命的念頭,想了卻這種無法承受的痛苦,但一想到還在受迫害的母親,還有父親、弟弟,親人們的目光讓我又一次次的強壓下了這種念頭,就這樣我痛苦的熬著,度日如年般的數著自己的生命。

因為這種病是屬於頑症,世界上也是無特效的治療方法,所用藥物對身體的傷害也極大,所以在持續治療兩年後,我的身體並無太大的改善,我就決定放棄治療了,回家休養吧,當時的想法是過一天算一天吧,好像在等待著生命的終點一樣。

真是禍不單行,偏偏這時候,在無任何外傷的情況下,我的兩大腿根之間的骨頭錯位了,壓迫神經讓我疼痛不止,左腳不能走路了,一著地那種鑽心的痛立即蔓延全身,因為血小板低,還不能用任何止痛藥,那種苦啊、痛啊無法形容,我生不如死的煎熬著。

母親從勞教所回家了,知道了我的情況後自然是傷心不已。父母見我如此痛苦,再次跟我說起了大法的種種神奇與超常。那一刻我感到了身體的震動,便想自己反正都這樣了,就死馬當活馬醫吧。於是我捧起了《轉法輪》。

《轉法輪》第一講還沒有看完,我便被裏面高深的法理深深吸引了,感覺靈魂深處被喚醒了,並且感到身體從未有過的舒服,我如飢似渴的用了兩天多時間看完整本書,啊……我終於明白了,自己為何經歷這般苦難,人為甚麼而活著等等。以前想不透的問題,《轉法輪》都給了我答案。

我又讓父母教我煉功,本來連路都走不了,上廁所都蹲不下去的我,煉功僅三天,我腿痛的症狀明顯好轉,能蹲下去了,吃飯拿筷子都是顫抖的手居然可以端半盆水了,我那個高興勁啊,那種喜悅的心情無法言表,深深的感到了大法的超常神奇。

我每天沐浴在師父慈悲偉大的法理中,身心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原來對感情的一切執著,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明白了世上的一切事物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感到自己真是無比的幸福。有慈悲偉大的師尊時刻呵護著我,點化我,推著我在修煉路上勇猛精進。我是上班族,一個星期要上五天半的工作時間,星期六的下午和星期天休息。我就和同修們在星期天的時候到鎮子或鄉下去發真相資料救人,母親和身邊精進的同修一直與我共同走在證實大法的神的路上,帶著我做好三件事。

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師父與大法造就的,我會堅持不懈的修煉下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救度我於苦難中!謝謝長期以來一直幫助我的同修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