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環境修去名利心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我今年四十歲,在一家國有金融企業工作。十幾年來我工作勤奮、負責,連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工作中雖然也有過委屈抱怨的時候,但都能以修煉人的標準及時調整心態,化解矛盾。但是近兩三年來,我漸漸對工作感到厭倦,雖然還是很負責任,但內心已不願意再像以前那樣認真勤勉。

二零一一年九月,我休了半個月假。想利用假期好好學法,處理一些家事,也想趁此機會好好想一下今後的工作怎麼安排。在這期間,公司領導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公司人事變動,由我來做部門的負責人。這個電話使我好像找到了工作的方向。兢兢業業幹了十幾年,工作業績有口皆碑,是應該做領導了。而且和我相同資歷的同事早早加入邪黨,雖然能力和業績並不比我優秀,也早已經提拔了。我當時認為雖然我不在意這個官職,但大法修煉者該有甚麼就應該有甚麼。而且這可以糾正一些常人認為修煉就要被迫害、處境就很可憐的看法。我認為這是我的能力和十幾年辛勤工作的回報,我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這個安排。

在我們單位,按照慣例,提拔幹部一般都是先做幾個月的負責人,然後再正式任命行政職務,對我也是如此安排。

之後公司領導找我談話,說我做負責人是名至實歸,他提拔我是在為公司做一件好事,談了對我信仰的理解,說並不想改變我,只是告訴我應該小心一些,提防別有用心的小人。也告訴我有人因為我被任命為負責人,憤憤不平,到處找領導談話,說怎麼能提拔煉法輪功的,應該提拔他。我猜到了那個人是誰,心裏很難受,因為我們曾經在一個辦公室工作過,我給過他很多真相資料,勸他不要入黨,但他執意不聽,為走仕途很積極的入了邪黨。我為這個人如此執迷感到難過,同時也為領導的開明感到欣慰。

我認為我的提職是對大法的弘揚。在參加同學聚會的時候,提到自己的工作,我毫不掩飾的表示自己是部門的負責人,而且還表示,雖然不是中共黨員,但也做到了處長。現在回想起來,雖然否定常人那種修煉就要被迫害的觀念是對的,但很有一些爭鬥之心、顯示之心,你們不是說煉法輪功就會被迫害嗎?你們不是說必須入黨才有前途嗎?看我怎麼樣?以證實大法的名義掩蓋自己的顯示心。

負責人的工作使我忙碌不堪。工作責任重,各個方面都要應對。而我,因為要證明自己確實是很優秀,很勝任,同時也對提拔自己的領導有感恩之心,非常努力的工作,管事、管人。各種事務,各種矛盾,使我像陀螺一樣忙得團團轉。這時候,我已經完全陷在這個工作中了,很難靜下來,修煉的腳步停滯不前。

兩個多月後,到了該給我正式提職的時候,提拔我的那個領導突然調走了,來了一個新領導。這個新領導找我談話,告訴我因為我的信仰問題不能給我提職。我的第一反應就是氣憤、委屈。回到家後,我想我應該好好給他寫一封真相信,告訴他真相,他怎麼能這樣對待大法弟子呢?在寫的過程中,我冷靜下來,開始以一個大法弟子的心態來看待這件事情。我為甚麼只為自己感到委屈,而不是惋惜於這個領導不明真相呢?我忽然認識到原來我只想到自己,長期以來我已經把這個名利看得很重了,這兩三年來對工作厭倦是因為我妒嫉那些和我年紀相當卻投身中共邪黨早早當上官的人,我氣憤我這麼多年的付出沒有一個公正的回報。雖然我沒有主動去追求名利,可是我內心在為自己沒有得到這些而憤憤不平。我的言行已經辱沒了大法弟子的形像,我非常痛悔,淚流不止,我也認識到前些年對工作兢兢業業,一部份原因是前幾年修煉狀態好,心態好;一部份原因是那時候環境差、壓力大,自己謹小慎微,很多執著心都被嚇住了。這幾年來,環境寬鬆了,反而修煉大不如前,種種執著開始滋長,認為人到中年應該有身份、有地位了,自己在工作中付出的夠多了,也有借常人中的身份來提高自己的想法。

這個新領導的談話,一下子讓我清醒了。我知道我對我所在的環境做的太少了,真相講的不夠,正念清理環境也很不夠。這件事情是這個生命得知真相的契機。我端正心態,認真的寫好真相信,送給他。後來又有過兩次談話,我向他表示,我是修煉人,不追求名利,但我也不懼怕擁有名利,我要求有一個公平的機會,如果說是因為信仰問題不能提職,請拿出證據來。

這個新領導通過真相信和談話了解了一些真相,但他表示,在這個大環境中,有些事情他無能為力,他實在不敢提拔煉法輪功的人,最後以我「反感X黨,政治不過硬」為理由,沒有給我提職,但讓我繼續做這個部門的負責人,在待遇上有所照顧。同時他直接任命那個到處反映我是煉功人不應被提職的人當了另一部門的處長。

面對這個結果,我一時感到身心俱疲,從一開始認識到自己的名利心的痛悔,到講真相、為維護修煉人的合法權益據理力爭,我認為自己是對的,是在按照自己所在層次對法的理解去做的。我所在的國有金融機構,很多人利用職權牟利,甚至涉嫌犯罪,貪佔公司財物非常普遍。我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潔身自好,按照公司一位副總的話說,我是這個單位裏最乾淨的人。我的品行、學歷、能力、工作成果,絕對勝任那個職位,僅僅因為煉法輪功不給提職,那不是對修煉人的歧視和迫害嗎?那麼我反對這個迫害又為甚麼是這個結果呢?我勸同事退黨或不要加入邪黨,而我成了一個不加入邪黨就不能提職的例子,我還怎麼勸人退黨呢?

為甚麼會是這個樣子?一定是我沒做好的原因。我進一步挖掘,找到了另一個執著,我太在意、太依賴外在的東西,我覺的我有一個年輕姣好的外表、有一個令人羨慕的職位,我才會有更多的信心去講真相。這其實是對大法的褻瀆,是名利之心。我們講真相是為了讓聽真相的人知道大法好,得到救度,而不是為得到他們對我們本身的贊同和認可。修煉人能打動人、能感化人,是靠內在的修為、慈悲的境界,而靠引發常人的名利之心而認同自己,那不是邪道嗎?那是證實法,還是利用大法證實自己呢?

我又想到雖然我知道修煉人的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但在得到負責人的機會時,我還是對那個常人領導心懷感激,甚至有好好工作回報知遇之恩的想法,我把自己當成甚麼人了?這不是對師對法的不敬嗎?

這個負責人的工作,非常不好做,很費精力,要協調很多方面,而且還有一些應酬工作。僅僅工作上的事情還好說,迎來送往、陪領導這種事情,對我來說就很不適應。我討厭那種卑躬屈膝、在領導面前諂媚的做法,也不願意參加甚麼歌舞娛樂的活動,作為修煉人滴酒不沾。這些使我在這些所謂的中層幹部中顯得格格不入。我不可能像那些常人一樣隨波逐流,在這個道德下滑的環境裏,我也不可能改變這種風氣,這個負責人的工作只能讓我付出更多的精力,得到些許經濟利益。

工作,是因為生活的需要,是符合這個社會狀態的需要。這個工作環境是師父的安排,這裏都是與我有緣的生命,我對他們都負有責任。各行各業都有大法弟子,我們就要證實在任何社會環境中大法都能使人修煉圓滿。我怎麼能像常人一樣把這裏當成了名利場呢?有沒有這個職位對我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沒有關係。想明白了,我決定辭去負責人的工作,去做業務員,在做出決定的一剎那,我感到那麼輕鬆。

單位領導同意了我的選擇,我不再做管理部門的負責人,去業務部門做了一個普通員工。我不再需要面對那麼多繁雜的事務,雖然收入少了,但工作量很少,有了一些自主的時間,我體會到「退一步海闊天空」的感覺。以前在這個職位的問題上,我一直在往前戧,不管是名利心還是後來以維護大法為名掩蓋的爭鬥心,都是想得到。其實,沒有這個職位,我有更空閒的時間,更平和的心態去做證實法的事,也有時間照顧家人,我的生活又歸於平靜,我覺的這才是對我最好的安排。那個領導因懼怕邪黨不敢給我提職固然不對,但重要的是他能不能明白真相,而不是我能不能得到職位。

在前後兩個領導截然不同的態度上,也看到了世人能否認清邪黨、是否了解真相的差異。前一個領導曾參加過八九年的學生運動,被邪黨威脅過,對邪黨的本性有一定清醒的認識;與我共事多年,我從不同角度給他講過真相。後一個領導是從外地調來的官二代,受邪黨毒害較重,對真相了解較少,也沒有接觸過大法弟子。從他身上,我看到了一個生命被邪黨欺騙與脅迫的可憐與無奈。

幾個月之間發生的事,像一幕戲一樣,讓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自己的名利之心。我滋養了它,被它戲弄的筋疲力盡,我看到了它,認清了它,放棄了它。它不甘心,反覆掙扎,讓我覺的失落,覺的自己無足輕重,平凡的一無是處,情緒低落,萎靡不振。再一次認清它,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有救度眾生的莊嚴使命的,我的一切能力不需要世俗的東西來衡量。

在這個去名利心的過程中,我看到一個同修的體會,他說把自己變小,放棄對自我的執著。我的心頗感觸動,雖然修煉的環境不一樣,面對的事情不一樣,但我感到那個執著的物質是一樣的。我感到那個「我」的不甘心,「我」需要別人的關注、欣賞、羨慕,進而「我」要別人認同、贊同、甚至隨從、服從,那麼發展下去,和「我」不一樣的,「觸犯」「我」的和「我」不喜歡的一切就不應該存在,「我」要安排、主宰一切。這是不是自我膨脹的過程?

在執著名利、自我膨脹的過程中,一個人就會失去清醒的頭腦,迷失自己。那麼一個更大的生命,一個更大的宇宙範圍為我為私,那個結果不堪設想。雖然從修煉一開始,我就知道大法要求我們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但並不理解其內涵。也不明白為甚麼為私為我是舊宇宙走向毀滅的原因。

還是受一位同修的啟發,(我只記得在我這個境界中能夠理解的意思)這位同修在一篇修煉體會中談到:每個生命都是一個小宇宙,如果這個生命是為私的,那麼這個小宇宙就和大宇宙失去了聯繫,自我封閉,最終走向毀滅;相反,如果這個生命能為別人著想,那麼這個小宇宙就和大宇宙是溝通的,和大宇宙的能量聯繫在一起,就會良性循環,生生不息。

我想到,所有的執著都是對自我的滿足,如果我們能把這個私我放下,所有的執著也就沒有了依托。沒有了為私為我,那麼我們就會珍視其他的生命。越為別人著想,我們自己得到的就越多。我們把好的東西、好的意願、好的態度送給別人,我們就打開了與大宇宙溝通的大門。按照得與失的法理,我們得到的反饋同樣是好的,這種反饋不一定與世間的表象一致,也許是業力的消減,也許是層次的提高。越多的小宇宙打開大門,越多的生命相互給予,這個大宇宙就越繁榮,越生機勃勃。

我明白了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生命是一個生命最正確最智慧的選擇。因為這樣的生命是符合法的,這樣的生命能夠永遠存在於未來無比美好的宇宙中。

雖然從法理上明白了,但是執著心要一個一個實實在在的修下去。那些舊的維護自己的觀念不時跳出來阻擋,但是我在不斷明白、認同新宇宙的理,那些舊的東西對我的干擾就會越來越弱。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只要我們努力去做,就會越來越明白法理,越來越慈悲,越來越正念強大,最終就會成為一個新宇宙的無私無我的生命。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點修煉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