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一次環保講座的過程中清除人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近日,某開發區有人打電話來,約我去做一個講座,對像是開發區的大小官員一百多人,目地是普及環保知識,內容由我來定。我一聽就答應下來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安排的一次講清真相的機會,我不能錯過。

我是教師。此前,我已對學生做過數次類似的講座。頭一次,給一個學生社團做,心不太穩,結果被贊助單位的一個官員到校長辦公室告了我一狀。此後調整了心態,再做類似講座就沒再出過問題。此次是在更正式場合面對眾多的政府官員。面對眾多既得利益者,如何講清真相,避免出現負面影響,就成了我必須去面對的問題。在準備的過程中,各種干擾不斷出現。

首先是怕心。此前雖然也在學生中講過,但畢竟是自己熟悉的校園環境裏,聽眾都是較單純的學生。現在改為在政府機構裏講,面對各種複雜的人心、利益干擾,如何達到講清真相的效果?是否會被當場趕下台?是否會被惡意舉報?是否會給邀請人帶來壓力?雖然自己不斷在否定,但念頭不斷出現。

在學習二零零二年《明慧週刊》的過程中,看到當時很多同修在走向天安門證實法的過程中,也是經歷了種種考驗干擾,而且比我面對的情景不知要嚴酷多少倍。當年我也知道大法好,但卻找各種藉口沒走出來。如果我去北京證實法,我的親人能否理解,是否會陷入苦難?我的熟人會不會因不理解而走向反面?各種人心纏著我,沒能邁出那一步。今天,在正法的最後時刻,師父從新給我安排了這樣一個機會,我要不要?這些可貴的生命救不救?我要履行我的承諾,我要去救度他們,不能讓他們失去最後的得救機會。師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就差我邁出這一步,我一定要去做。決心一定,怕心就退去了。

跟著是狡猾的觀念開始浮現。具體表現是,不斷出現講座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各種場面。出現一種場面,我的頭腦中就會反映出我如何去應對的念頭,想出來的都是人的辦法,動機都是如何保護自己。學習了當年同修的交流文章,意識到那就是舊勢力安排的一思一念在表演。認清了,就不斷發正念清除。幾天以後,我覺的自己坦蕩多了,不會再去想如果邪惡怎麼利用受毒害的人出難題,我如何去應對之類的問題。而是靜靜的等待師父的安排。

再後來,出現的是色慾的干擾,突然覺的有這種慾望,夢中也出現干擾。被不斷的否定後,出現的念頭降低了要求:哪怕是簡單的接觸一下妻子的肌膚也行。在繼續否定清除的過程中,妻子也嚴肅的告訴我,「希望我們徹底放下情和欲。」有意思的是,當時我並沒有告訴她我在過色慾關。就這樣,內心再次變的平靜了。

還沒完,狡猾再次登場,更隱蔽了。表現是有一個念頭告訴我,要為講座做心理準備,不要被擾動,避免和同修的心性摩擦,保持「平和」的心態。自己靜心向內找,發現卻是在掩蓋,表面上是不希望別人不要觸及自己的心靈,保持平穩的心態,好去應對講座場面,其實是想以講座為藉口,不想向內修。睡夢中,有個聲音告訴我,那就是「不真」。前兩天,剛有同修在明慧網上發表文章探討「不真的悲傷」,我當然不能留下它。我的心又一次回歸平靜。

隨著不斷清理自己內心的不純,種種干擾淡去了,心態越來越純淨。開始時候的怕心、狡猾似乎越來越淡,對於去做講座已沒有甚麼顧慮之心了。此時,頭腦中開始出現另外一類念頭,執著結果的心。做完講座,聽者會如何反應,是否會受到啟發,如何在飯桌上表態……。真是一思一念都被舊勢力安排了,一思一念都不能承認。否定它!

講座的時間到了。我寧靜、平和的講述了科學技術與環境污染的關係,物質慾望和精神需求的關係,科學面臨的危機,各種傳統文化面對的難題,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啟示,人類未來的出路。一個半小時的講座在平和的氛圍中結束了。

回顧這次講座,我發現我還沒有完全去盡狡猾的心態,為了避免這些官員做出負面反應,或多或少還存在迴避一些問題的地方。我想,如果還有類似的機會,我一定能做的更好。

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