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悟法理 放下多年的積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早晨上香,無意間發現燃燒中的三炷香中間的一炷比其它兩炷短了一大塊,看留存的香蒂是香根部份燒掉了一大塊兒,非常明顯。我感到師父在點悟我甚麼:根子上的問題,是善不夠?還是真和忍哪方面沒做好? 奇怪!

吃早飯時,感覺自己氣兒不順。看丈夫整天在家玩遊戲、看電視,好話歹話說了一籮筐,勸他出去賺點錢,他還是無動於衷。多次交涉不通後,氣就不打一處來,丈夫一看苗頭不對,溜走了。

我一個人開始打掃衛生。打掃到公公偶住的房間時,剛好碰到牆角放著的拐杖,那是前幾天我給公公買的。「怨恨」和「不平」冒出來了:我總想讓你們好過,可你們總給我找彆扭,專門讓我不好過。好心好意給你買個拐杖吧,明明是新的,老爺子偏說是舊的,非說是我爺爺用過的。想到這兒,恨不得把拐杖扔到樓下去才解恨。但想想這又何必呢!這麼較真兒幹啥!隨後把拐杖送到小庫兒裏,眼不見心不煩。

下午出去講真相,一連三伙兒人都躲著不聽。我剛講人家就要走,干擾很大。找自己,想起來可能和早晨的事有關,感覺是自己帶的場不好,帶有怨恨,不夠善。於是發了一會兒正念,穩定穩定情緒繼續講。

講完一個六十多歲的男子,緊接著又來一個五十多歲的女士坐在了我旁邊,她姓「方」,我們聊的很投機。原來她曾經是一個乳腺癌患者,八十年代做了切除術,十年後再次復發,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然而病理切片結果卻是良性的,這讓她轉悲為喜。然後她又給我講述了她婆婆當時擔心人財兩空,不讓丈夫去醫院照顧她,放棄給她治療,甚至揚言給兒子重新找媳婦等等,做了諸多對不起她的事。聽到這兒,我說:「姐姐你別記恨她。」她說:「你說對了,我真的沒記恨她。反而在婆婆得腦血栓的時候,把她接到家裏來伺候她。」後來婆婆痛哭流涕的向她道歉,懺悔當年的事,感覺對不起她。聽完她的故事,我很感動,並給她講了善惡有報是天理:「你真的能做到不計前嫌,善待婆婆,得了大福報,這才是你能如此幸運的真正原因。」她非常贊同我的觀點。

原來她早就知道大法真相,已經得了真相護身符,每天都帶在身上,非常認同大法,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幫她補做了三退,她很想看大法書,學大法,並說丈夫也支持她,讓她尋找修大法的人教她煉功。我由衷的為這個真正得救的生命高興!感恩師父慈悲,給這個可貴的生命一次次機會,能延續到今天聽聞真相,真是緣份不淺哪!

回家的路上還在感慨:方女士沒有甚麼形式上的信仰,但她真的做到了「寬容和忍讓」,這一點我自愧不如!不禁捫心自問:自己是得法破了迷的人,我告訴人家,不要記恨婆婆的不好,我都做到了嗎?在外邊跟誰都笑呵呵的,回家跟家裏人就不依不饒的,非得較較真兒。我真的做到寬容家人的「不對」或「不好」了嗎?回答很乾脆:沒有!過去公公受邪黨蠱惑,去派出所「舉報」我,我被非法勞教一年。我鄙視過他,內心恨過他,這個「恨」現在雖然很淡,但還沒有完全放下。因為我八十多歲的父親從幾千里外來我家,住公公住的那張床。公公不和我們一起生活,偶爾小住,但他擔心我父親不走,搶了他養老的地方,故意到家裏來擠著住,甚至攆我父親走。父親離世後,我恨過他,怨他自私。

二零零四年,公婆的房子拆遷,我把自己名下的房子倒出來給他們住,他們住來住去非逼著我把房子賣給她女兒,因為這事,把自己妹妹也得罪了,我恨過他。

二零零六年,我搬了新家。一直想把師父的大法像請出來供奉。琢磨來琢磨去感覺擺到公公住的小書房裏挺合適。公公因此而到處宣傳,說我擠兌他,以後再也不來我家了。因此而耿耿於懷,我記恨他,直至現在,表面甚麼也沒說,內心較勁兒。他來與不來,我該幹啥還幹啥,明顯冷淡他,疏遠他,沒有了先前的熱情,感覺自己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恭恭敬敬對待你,你非得雞蛋裏挑骨頭,橫挑鼻子豎挑眼的,所以現在好賴我也不理你,採取人的辦法「冷處理」,敬而遠之。

公婆都是醫生,愛乾淨,有個性。尤其公公,在我看來很自私。對他的行為習性很多地方看不慣,最讓我瞧不起的是他的「女人氣」,我對丈夫和他的「女人氣」常常是嗤之以鼻,從心裏往外反感!觀念根深蒂固。這個觀念左右了我真正認識、看待這個生命,忽視了當初他們也是冒著天膽一頭紮進來的高級生命。我作為一名修煉十幾年的老弟子,這些東西早就應該放下了,常人觀念卻始終認為的確是他們本身有毛病而不肯改變自己、修自己。

「你總是抱著氣呼呼的態度,總想爭一爭,鬥一鬥,那好事在你面前也會做壞了。我經常看到有些人得理不讓人,當他抓住理的時候,他可抓住治人的東西了。同時我們也不能因為一件事情看不慣,就撥弄是非,有時你看不慣的事情不一定是錯的。」[1]

師父看我不悟,在我成稿查找有關資料時,怎麼找也找不到想要找的內容,這段 法卻一下子跳到眼前。直覺告訴我──這就是我要找的,看完師父這段講法,一下子明白了。師父著急,這些年來,可不就是這個狀態嗎?得理不饒人的?

對公公的怨,稍有一點事兒,陳芝麻爛穀子的就翻個底朝天,總覺得他們對不起自己,不能用修煉人的心態體諒和寬容別人的不足,不能包容別人的缺點和錯誤。心性沒得到提高,始終在人理兒上打轉轉。

對別人付出了,對別人好的時候,也是有條件的:非得讓人家認可自己好。一說不好,心血沖頭,立刻就炸,就受不了了。然後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開始橫眉冷對,既傷害自己又傷害別人。比如:老爺子住院鬧肚子把褲子弄髒了沒得換,丈夫打電話讓我給買內褲。我考慮老年人都願意穿鬆口的線褲或襪子,不卡腳脖子,於是樂顛顛的買了兩條送到醫院。老爺子看了一臉不高興的說:我甚麼時候穿鬆口的線褲啊,我要緊腿的,你去退了吧!不管我怎麼用心,很難讓他滿意,怎麼做都不對。其實都是磨煉自己耐心、增加容量的好機會,我卻一次次用人心把提高的機會錯過了。
看丈夫在有些事情上和稀泥,更來氣,明明是你父親不對,你怎麼就不能站在公正立場上說句真話實話呢!即使錢財、利益吃了虧,嘴不能吃虧,非得掰掰理兒,你得承認我吃虧了,你得說我好。求名的心弄得自己心力交瘁,很苦很累。把常人中的是非、對錯看得比提高心性、長功還重要。

還有「陰陽反背世風傷 堂堂男兒無陽剛」 是天象變化,人能輕易改變得了嗎?如果他們的元神是女的,表現象女的,那能輕而易舉的改變得了嗎?或者是幫我去執著心的。「女人剛尖逞豪強 浮躁言刻把家當 賢惠秀美風韻無」[2]黨文化扭曲了大陸女人的做人標準,逞強好勝,「鬥」字訣延伸到每個家庭,說話高聲大氣。這些惡習自己都有,講真相時笑吟吟的是把執著藏起來了,回家一旦觸及到不讓碰的執著時候,就守不住了,也就是說,這些不好的物質因素活在自己空間場裏,在沒有徹底去乾淨之前,時不時的就跳出來。現在看來修了這麼多年都是假修,盡幫著修人家了。

想想公公這些年曾經帶給自己的這些「麻煩」,其實都是好事,只是自己不悟,沒有把常人中不好的事當成修煉中的好事,沒有像同修那樣把常人給造成的「苦難」當成「送禮」的,把「送禮」的一個勁兒的往出推,傻透了腔兒。

觀念轉變過來,都是爭鬥心、妒忌心、記恨心、瞧不起別人的心鬧的,是這些不好的「心」在發揮作用。真正從法理上明白了,哪裏還會有氣呀?現在每當冒出看不慣他們的念頭時,我就想:「妒忌心」你又冒出來了,我可不再上你當了,你死吧!每當翻出他們的種種不好時,我就想:「怨恨心」你死吧!我得聽師父的話,無怨無恨,不能再聽你的了,你死吧!只要意識到了,就排斥它,清除它。

過去因為和公公的過節,也多次找過自己,都沒找到根兒,今天似乎找到根兒了。沒想到是「瞧不起他的心」阻礙自己真正認識這個生命,救度這個生命,沒有想到他被邪惡利用才是最可憐的生命;沒有想到他們是在成就我。

一切變異的都將在正法中歸正,首先歸正自己。發正念清除黨文化餘毒,改掉惡言惡語惡聲惡氣的惡習,善心善意善待別人,紮紮實實按照法的標準真修、實修。

謝謝師父慈悲!想盡一切辦法幫弟子提高。不爭氣的弟子讓師父操心了!!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陰陽反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