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恨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就在今天早晨,我體會到了師父講的「做到是修」 [1]的一層含義。

我在省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了接近一年(差二十幾天一年)。回家後,由於我有些地方沒走正,比如在洗腦班不是堂堂正正闖出來的;還有回來想盡力彌補給家人帶來的傷害(其實傷害是邪黨帶來的,自己沒悟正);以及從洗腦班帶回的那些極具迷惑性的將人引向不二法門歧途的XXX及其徒弟的講座光盤沒及時處理;還有就是跟家人講真相一揭露邪黨時就帶有明顯的鬥的因素等等,這就導致我那原本善良、正直的沒修煉的先生被舊勢力利用用冷戰來對待我:經常不在家呆,在家也從不主動跟我講一句話,不論我對他好不好,他都那樣,並且用煙酒麻痺自己(他自從跟我結婚後很多年沒抽煙了)。

面對這些,我心想:嫁給你時,你一窮二白,我跟你一起努力,買了房和車,老家裏給年邁的公公婆婆蓋新房,我也是傾囊而出,我修大法身體好,兒子和你都一年四季不知藥是甚麼味道,你自己在邪黨體制裏不花一分錢搞邪門歪道,人家也給你升官進爵,你不但不感恩我師父,對我也不管不問,形同陌生人!難道我跟你十幾年相處的影響真的不如一年來邪黨的歪風邪氣對你的影響?於是有時魔性大發時,表現的連常人都不如,自卑加上怨恨,我在反反復復的過關中怨恨心被弄得較重。雖然發正念清理,可是一遇到具體事就沒修自己,幹起來了。於是冷對冷,搞得家庭環境緊張,感覺自己委屈的眼淚沒幹過。近段時間身體也被邪惡鑽空子,咳嗽了個把月,後來在一次發晚上六點鐘正念時,深深意識到舊勢力迫害的無理,加上否定意識的堅決,一下輕鬆好多,再也沒那麼厲害的咳嗽了。

因為這個執著自我的私心導致的怨恨,過這個心性關時間太長,大法弟子要多救人,哪有時間老在這上面磨啊?我不得不認真向內找。昨天晚上我一邊摺疊真相資料(因為同修打印的精美資料,我都買自封袋將其裝好,袋子上貼上雙面膠,然後端端正正貼到眾生的家門口上,即使近段時間雨水多也不怕)一邊在想:師父講法中提到要多看別人的長處,先生也是不錯啊,沒修煉,一個大男人也經歷了我的數次的被非法關押,第一次抱著襁褓中的兒子進京,我不寫一個字保證,他花七千多塊錢,把我弄出來了;後來一次勞教回來,他對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好;這次被洗腦,他雖然頂著不小的壓力,可是也沒做推波助瀾的壞事,還把那由於師父看護著在人眼皮底下而沒被邪惡抄走的許多真相幣幫我也順利流通到市面上去了。這一切作為一個常人的正念也算不錯了,一個得法多年的大法弟子沒有將寬容的美好帶給一個常人,還把可憐的常人逐漸推向大法的對立面,也許今生碰到的這個有緣人比你的來源層次都高呢!你不修你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在放縱魔性中毀人,說嚴重點就是在做舊勢力想要做的,就是在阻擋師父正法,那同舊勢力有甚麼兩樣呢?

想到這些我哭了。儘管先生還是不回家吃晚飯,還是較晚回家,可是我還是想:明天你過生日,我早上還得親手給你做碗長壽麵!儘管你今天早上還賭狠說不同我過了。昨晚,先生回來洗漱好,就去他自己的房間睡去了。今天早上起床也不理我就去鍛煉。我坐在沙發上讀著法,見他進門後就說:「吃碗麵再去上班吧!」他有點不好意思的「哦」了一聲。

我一邊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那些湧上來的怨恨及所有不純正的念頭滅掉,一邊把做好的麵端給他,坐在一旁看著先生吃麵時,我發現師父將我的怨恨敗物拿走了。先生出門時言語溫和的跟我說他中午下鄉檢查,不回來吃飯。

儘管先生人的表面被邪靈強加的恐懼因素影響不支持我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情,但是只要我在不驚動他的情況下做了,回家後發現他在人的一面表現的更好一些。對師父法理的正悟,以及對舊勢力強加的不符合師父講的宇宙正法理的一切歪理要及時覺察並學會層層深入的否定與清除,這都至關重要。比如就在我家庭矛盾假相頻頻出現時,當我鼓起勇氣走出家門準備講真相時,舊勢力就會給我一念:你個人修煉這麼差勁,又不實修自己,天天對眾生這麼冷漠,你不配去傳真相,會被我鑽空子!我雙手合十於師父像前說:「請師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不論我還有多少執著的心還沒放乾淨,但是此刻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最無私的事,向一個覺者靠近的事,舊勢力強加的任何一絲邪念,我都不要!」於是總是平安順利的返回。

因為我這裏離其他同修較遠,有時也為找不到同修合作而感孤單,但這種孤單也是不符合正法理的,我們大法弟子有師父和護法神時時護在左右,怕甚麼孤單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