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神韻光盤中提高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六日】我從二零零九年開始作真相資料,如今已經整整四年了,除了自己散發用之外也給周圍同修提供真相資料,我這個資料點「小花」開的平穩而又光燄。

去年三月份,有同修準備讓我做神韻光盤,我覺的都是證實大法的項目,在所不辭,當時就答應了。可是過了很長時間沒有消息,心想可能是自己起了歡喜心,還沒等做就高興起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能隨便交給你呢,我知道自己錯了,心性不到位。就不再想它了,照舊每天出門講真相,勸三退,投放真相資料。

正當我把心放下時,突然有一天,同修帶著做神韻光盤的設備來了,而且當時就手把手的教我一步一步怎麼操作。我很意外,但又似乎早有準備,同修指導完後就走了。可我的心翻騰起來了,師父把神韻作為一個獨立的,世界一流藝術團體推出來,集中體現出了大法的神威,神韻是眾生的希望,誰看誰就明真相,誰看誰就能得救。我今天能接到做神韻光盤這樣的神聖使命,擔負起這個重大的責任,決不是偶然的,我一定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做好神韻光盤,助師正法。

做神韻光盤比做其它真相資料複雜,救人需要,難我也要做。我就感覺自己似乎溶於神韻藝術團中,彷彿自己製作中的每個動作,都是在用肢體表演,用心靈呼喚。每做成一個光盤成品,我就覺的是向公眾推出一台神韻演出,贈送給他人一份誠意,給危難之中的人送去救命的法寶……

我見到同修有好多樣包裝光盤的方法,用紙袋的、用薄盒的、加塑封的、也有不加塑封的。我做的是最精緻的那一種,也是工藝最複雜的,盒的正面、背面圖案是分開的,做好一盒光盤需要幾道工序,包括刻盤、打印盤面;打印盒的正面、背面人物照;再加上組合、塑封、吹塑。整個製作過程全由我一個人完成。

做出精美的光盤並不容易,對於我這個年近古稀的人來說就更難。特別是在最後一道工序──給光盤盒吹熱塑膜,同修示範時很輕鬆就完成了。可我眼花手慢,熱風槍剛一吹塑料膜就漏了,一個,兩個……越漏心越慌,有一次我把光盤塑封好後,開始吹塑,心裏慌張手裏忙亂,等吹完一查看,一半是壞的,看著那一堆報廢塑封我簡直難過的要哭了。這怎麼辦哪,浪費多少材料啊。可是同修非但不埋怨我,還安慰我、鼓勵我,並又換了一把熱力柔和的熱風槍,問題解決了。這給我很大的信心。

我把製作光盤的過程當成修心的過程。光盤盒裝到熱塑膜裏後,要用封口機一個一個封口,那種塑料加熱後的氣味很難聞,關門關窗時滿屋子都是燒塑料袋味。封好口,再用熱風槍吹塑,風溫低吹不平,風熱還有味。七、八月份高溫天氣時熱風槍吹不上幾分鐘我就大汗淋漓了,為了及時完成,我有時需吹一兩個小時,穿短褲全身也透濕了,兩條腿多處被風槍燙傷。有人說甚麼氣體對人體有害呀,輻射呀我根本不當回事,只想用心做好神韻光盤。神韻在國際上是一流的演出,一流的秀,那我就要在同修的協助與配合下做出質量一流的神韻光盤,做成精品。師父說:「無論做任何一個項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終。不然的話在歷史上怎麼給你記載你浪費的這些時間?哪一件事沒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敗。不是說這件事情非得按照你的想法做,成功了你才能樹立威德,是你在配合本身怎麼動的念,配合做事中怎麼做的,這才是修煉的過程。工作中念很正、不忘自己是修煉人,不忘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完成自己該完成的部份,那就是你樹立威德的過程,那就是你修煉的過程,那就是你大法弟子在完成你歷史使命的過程。」[1]

當然開始時也做不好同修也提醒我,正面背面的人物別放倒了,別忘了放光盤,兩側別窩角。我想這可能就是我製作中出現的問題,所以後來在這些方面多注意多檢查,而且在質量上精益求精,最後一道工序吹熱塑膜時,光盤盒的四個角處形成硬刺扎人,我就先吹光盤的四個角,然後再吹兩面,光盤盒扎手的問題解決了。初略算一下,我已經做了近一萬盤神韻光盤。

剛才說的都是我自己怎麼做的,其實做神韻光盤是講真相救人中的一個大項目,大工程。我有同修給買耗材,維護機器,大法弟子配合完成的事情威力就大。我努力工作,不讓同修需要時沒盤發,同修在街上面對面發神韻光盤風險更大,我苦點累點比同修的付出還是不一樣。我們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每一件事情都是在歷史上安排好了就是那樣的,所以不要小看了我們做的事情。

每一件事情看上去都像常人的事情一樣,無足輕重,可是在另外空間裏卻起著巨大的作用。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