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 不迷不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前些時候,母親賣了房子,給了弟弟十九萬,一分錢也沒給我。表面上我不動聲色,可心裏氣炸了:怨母親重男輕女,偏心;恨弟弟貪心,不仁義。弟弟結婚生子我都給錢;他兩個孩子過生日過年我都給錢;給父母的錢我比他給的多;父親住院我黑夜白天伺候;家裏缺東西我買,憑甚麼一點兒不給我!兒子結婚一棟樓,女兒結婚三間破房,真是太偏心了。是不是後媽?

越想越氣,簡直想立刻去找母親討個說法。發正念,煉功根本靜不下來。明白的一面也知道不應該,師父的法也一段段往腦子裏打:「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1]「你在常人社會當中,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為了個人利益、七情六慾、各種慾望的執著,你跟別人去爭去鬥,這些東西你都放不下,不能夠把它看淡,你就想靜的下來,談何容易?」[1]

可是壓下去,浮上來,翻江倒海。學法發正念也靜不下來,講真相沒心情,煩躁,搞得心很累。直到看到《明慧週刊》上同修的一篇文章,才清醒了許多。人家比我更委屈,可是人家坦然相對,真正行為上做到無怨無悔,表裏如一。再看自己還和人爭那點東西。該是你的不丟!真是差的太遠。「物質財富生帶不來,死帶不去」[1]。作為一個修煉人,老抱著人的東西不放,觀念上不轉變,那還修甚麼呀!那顆不平的心,終於消停了。怨恨心,利益心,嫉妒心也消停了。

我是做服裝生意的,白天店裏顧客比較多,我就利用這個有利的條件給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人不多的時候,我就學法;晚上回家背《轉法輪》。一直這樣按部就班的十多年。

可是最近一種強烈的思想,一直在有時無時的干擾著:我真的不願講真相了。我一般是每週五上網下載週刊,發送一週的三退名單。這樣一來,每當過了週五,我就有一種完成任務的心:趕快勸三退,否則週五就沒有三退名單了。也確實有一種思想在那說:「你勸人三退,就是為了湊數,心根本不純。」甚至師父的法也打進來:「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裏頭。」[2]

難道我真的錯了?我是有那麼一點湊數的心,可那是我的責任啊!我講的也挺清楚的,沒糊弄人。不講吧,心裏又有一種空空的失落感;講吧,又矛盾。這種思想老干擾我,甚至背法、煉功都有一個思想在那輕視的說:「你也沒上訪,也沒經歷過甚麼生死離別的考驗,發資料也跟不上,就做那麼點事,都是有為的,為自己尋求另一種解脫!」

我真的做甚麼都不入心了,我真的是常人在做事嗎?師父沒管我了嗎?靜下心想想:自己這十多年來從得法到現在沒吃過一片藥;蛇盤瘡一星期好了;多年不敢動的「火牙」歷經一個多月的心性關,如今吃啥都沒問題;有一次晚上出去發資料,偶然一回頭看到了發藍光的真相資料。如果是一個常人能出現這神奇嗎?我是大法弟子,我覺得講真相勸三退是我的責任,有責任心就是有慈悲心,就不是湊數!否則我玩玩電腦多好!這都是假相!干擾的思想業力!不做三件事就是常人,那才中了它們的圈套!師父說:「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1]

一條清晰的主線也越來越顯現出來。當心很冷靜的時候,總能真切的感受到一個很純很純很靜的生命在那裏雷打不動的看著那個張牙舞爪的思想。我知道那壞東西不是真我,我再不會被它帶動干擾我。不管三件事做的精不精進,救人項目做的多少都是在修煉中,都是在助師正法中建立自己的威德,不能被修煉中的不足帶動而自暴自棄。多學法,多看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堂堂正正,穩穩當當的走好自己修煉的路。不要崇拜這個羨慕那個,想做這個那個的。就做好自己當前能做好的,紮紮實實的精進,不做謹小慎微的君子。講了就比不講好,做了就比不做好。作為億萬大法弟子中的一個粒子,這也是在圓容大法,圓容整體。

真心感謝同修們的交流,是你們使我看到了差距,不迷不惑,緊跟正法進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