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法小組中提高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九七年五月初得法的老弟子,在十五年風風雨雨的修煉中,時刻的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感悟到法的洪大與無所不能。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是大法引領著我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十五年中,經歷了初得法時的快樂、幸福、無病一身輕;經歷了中共邪惡迫害時的天安門廣場的護法、看守所的絕食抗爭;經歷了過不去心性關的苦澀、闖病業關對師尊的堅信;經歷了開出「小花」後的刻苦鑽研、艱辛魔煉和苦心堅持……一路走來,哪一步能離開慈悲師尊的悉心看護?哪一步不浸透著偉大師尊的巨大承受與付出?我深深的知道,小小的我只有溶入法中才能展現出生命的真正價值,只有溶入法中才能成為純淨的法粒子,只有溶入法中才能成為真正的大法弟子!

這一次我主要向師尊和同修們彙報最近修煉中的一、兩件小事。

在老伴去世一個多月後的一天,在我家成立了一個學法小組,都是新學員。開始只是我們倆人,而後就幾天增加到六人。年齡最大的六十三歲,最小的五十五歲。雖人數不多,但情況各異。其中有倆人是「七二零」以前煉過一段時間,「七二零」以後就不煉了;還有倆人是以前也斷斷續續的看過《轉法輪》;再一個是零八年看了書,聽了師父的講法錄音,煉了功,體驗過法的神奇,但因只有二年級的文化水平,看書有一定障礙,再加上各種原因、各種干擾,又失去了修煉的環境,幾個月後,也放下了。這次從新走入大法修煉。這幾位新學員學法的目地就是為了身體健康。

剛開始我只是想,只要她們能堅持把《轉法輪》學一遍我就盡了責任了,能不能修那可是得看她們的緣份和她們自己的選擇了。最初我們是每天晚上學一講《轉法輪》,連續讀完一遍。之後每個人都有感受,效果很好。根本沒有人說不學的,而且要求學煉功。於是我們就一起看師父的教功錄像,按照師父的教功錄像學動功。幾個人學的非常認真,也很快。而以前煉過的人聽著煉功音樂動作很快就熟悉了。學法小組自然就繼續下來了。

既然是修煉的環境,那麼就會有矛盾。首先是那位沒文化的同修,因識字少念的慢,其他幾個人越來越不能平和對待了,而且越是嫌她念的慢,就越讓她趕上長段。有時師父的一講法我們要兩個多小時才能學完,所以就有人抱怨浪費了自己的時間。其實這不就是師父安排大家各自提高的機會嗎!作為老弟子我明白,這裏有自己修煉和提高的因素。可她們能認識到這是過關嗎?

我單獨和念的慢的同修切磋,以法為標準,修自己、找自己,不與別人計較,提高自己。這位同修雖說念書慢,可悟性好,學法字字入心,再加上有以前學法的基礎,對法理解的快,心性提高的也很快。她說:「我不會計較別人,其實我從心裏感謝大家對我的包容和幫助。儘快提高念書的速度,儘快把字認全,這是我修煉的第一大關,一定要闖過去!肯定能闖過去!」聽著她發自內心的、樸實堅定的幾句話,我好感動!一個生命真正的認識了法,就不會用人心對待矛盾。而其他幾位同修也認識到:我們越心急、心煩,她念的越慢,那我們就先改變自己,把心靜下來,認真學法。這樣大家都能用修煉人的心態對待矛盾,矛盾自然就不存在了,學法的效果也好了,那位同修讀法也越來越順暢。而我也認識到當初的擔心是人心,念不正。

在過大年的前幾天,大家約定學法小組不停,照常學法。可到了年根兒,發現不行,因各家都有各家的事,又都是家庭主婦,時間不能保證。所以商定停幾天,不過說好自己要安排好,抽時間學好法,別落下。過了年大家回來各自說著自己的經過。一個說,初一要去公公家過年,怕人多事多,就早早起來先學完法再去;一個說,用早晚的時間煉功學法,一天也沒耽誤;又一個說,哎呀,沒有學法小組,別看過年,這幾天我沒著沒落的,一點意思都沒有……看著這些剛剛學法不到兩個月的生命,我又一次被觸動。

師父說:「大家知道,很多學員都想見我,很多常人也想見我。有人見了我,他莫名其妙的激動,有人見了我之後呢,他就倍感親切,有的人激動的甚至要哭,因為他們明白的一面都知道,誰能見到我的時候,我就會幫助他,(鼓掌)我就能夠消減他歷史上的罪業。(鼓掌)所以無論你是做甚麼的、你是幹甚麼的,你只要見到我,我就讓你動善念,你只要見到我,我就能夠在你善念中消你的罪、消你的業。(鼓掌)世人其實都有明白的一面,他們是清楚的。也就是說,不管你幹了甚麼,也不管你是幹甚麼的,我都這樣對待你。」[1]我又一次深深感悟到,有善念的人只要用心去接受這宇宙大法,就會在他的心靈深處被偉大師尊的這洪大慈悲所觸動、喚醒。

其中有一個同修,是心臟病,又做了支架,為了治病來學法的。開始師父為了提高她的悟性,給她顯現了幾次法的神奇、超常的現象,首先是去她抽煙的慾望(煙齡有三十多年)、再就是玩麻將的慾望(原來是每天必玩),剛開始她還意識不到是師父在管她,師父一次一次的慈悲點化,最後她醒悟了,徹底斷掉。還有一些輕微的病狀如:習慣性扭腰,原來需要臥床十天半月才能過勁兒,還要吃藥、烤電,這兩次不過兩三天就好了,而且還不耽誤買菜做飯;還有經常眼痛,每次痛起來不能看東西,而且帶得頭疼的厲害;還有鼻炎、腿疼等,經過幾次師父的清理身體,很快就過去了。自己也悟到這是師父在管她了,把她以前的業力都給推出來,幫她消了。

可是在心臟病的問題上,卻放不下,關過的非常難。剛開始還能用修煉人的正念對待,因為有前邊的親身感受,只要一難受就到我家來,找同修學法,可是因為不能真正脫開人的理,真正的理解法、認識法,病的症狀日漸嚴重。老同修都明白這是她要過的關,只要她把「心臟病」的心放下,真正相信師父,也是很快就過去了。可是這對她來講太難了。她認為這心臟病不一般,而且她還做了支架,太嚴重。其實在她認為的犯病的狀態中,她也能體悟到和她以前有病不一樣,根本不耽誤她的日常生活,學法煉功、買菜做飯甚麼都行,就是難受。我們幾個老弟子和她一起多學法,在法上切磋,可是因為她心不改變,狀態時好時壞,時間就拉長了,這樣她就更不穩了。人心上來,就去醫院做了幾種檢查,結果每項都不正常,這一下更害怕了,自認為病重了,因為她太難受了。大家一起學法、切磋,她嘴上也明白,還堅持煉功,可是身體的病狀(假相)是越來越嚴重。

一次她來到我家,臉色非常難看,說她犯病了,正好有一個老弟子在我家。我們糾正了她的說法,問她,你是大法弟子嗎?你有病嗎?她好像明白了,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沒有病。於是我們一起發正念,一會她臉色就變過來了。我們又一起學法,很快她恢復了,不難受了。後來只要她難受,就過來和我學法,只要來學法,身體就不難受。有一次她又出現病狀,而且很重,她老伴看她難受的樣子,就勸她去醫院。她心想:左鄰右舍的都知道我煉法輪功了,我要去醫院不給大法抹黑嗎?不能去。正好這時到了學法時間,她堅持著來學法了,只一會兒的工夫,難受的狀態又消失了。學完法才和大家說她的經過。大家都鼓勵她,告訴她這一關過的好,念很正,不是想的自己,是要維護法。她也很高興。

大法修煉是嚴格要求心性的提高,這位同修在治病的問題上,一直不能提高上來,一時明白,一時糊塗,身體也是一天好受一天難受。而這時我又去看小孫子,就不能經常在家。有一天,中午她開始難受,一直到下午也沒好,晚上學法她覺的她起不來,又沒來學法。因為以前難受都是時間不長就過去了,這一次大半天了,而且越來越重,心裏害怕,覺的血管都堵塞了。正好她兒子在家,就帶她去了醫院,醫生一看她的狀態也認為很嚴重,馬上住院檢查。可是兩天後,造影結果一出來,一切都非常好,連醫生都說是她自己思想壓力太大造成的病態。這時她也明白了,這是她自己這顆怕心求來的,這一關沒過去。

隨著不斷學法,每個人都在不知不覺中改變著自己。一個同修改掉了罵人的習慣;一個同修默默的把樓道、垃圾口收拾的乾乾淨淨;一個同修闖過了很大的魔難與干擾,很快恢復學法煉功的修煉狀態;一個同修自己真正認識了法的珍貴,在其他同修遇到魔難時,還能全力幫助同修走出魔難,鼓勵同修堅定修煉的決心和意志。

而就在每個人都在不同修煉狀態的提高中,我自己卻忘了修自己。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是一、三、五下午在我家學法,開始時,學完法後還能在法上切磋切磋,談談體會和感受,而後再說別的;可現在只要一闔上書,馬上就是買菜啦、買衣服買鞋啦,今天吃啥飯啦、甚麼東西好吃啦,……而且興趣十足,一說就是半個小時。在我看來全是「人嗑」。(可能就是衝我心來的!)自從老伴兒去世後,家裏就我自己,兒子也不經常回來吃飯,一個星期去看一次老爸老媽,時間比較充裕,所以開始雖不太愛聽,還能保持心態平和,隨著聽會兒,有時也跟著說。可現在我每天要看半天小孫子,而我家又是「一朵小花」有很多事要做,時間真的很緊張,修煉環境有所變化。時間一緊,學法的時間相對少了,再加上做事心干擾,學法就不入心,犯睏,而發正念也犯睏,煉功也不能堅持,這樣惡性循環,狀態越來越不好。因此再聽她們說這些,心裏就膩歪、就起急:都學了這麼長時間的法了,還認識不到「法」是甚麼,我是為了你們學法修煉提供一個場地,我可不是讓你們在這聚堆扯閒篇的,再說我也沒有閒時間陪你們,你們不珍惜時間,可我的時間太寶貴了,我不能讓她們干擾我。心裏有這麼多的怨氣,臉色肯定也不好看,魔性也越來越大,所以說話也不講方式,更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只想自己的痛快,用人心對待周圍的一切,完全不是修煉人的狀態了。關鍵是此時自己沒有修煉人的正念,只是疲於用人心應付。自己還不清醒、不悟。

終於有一天,幾個同修一起提出不滿:一個說:我是修的不好,不能像你那樣,你都修煉多少年了,不能拿你的標準要求我。別的老同修都能心平氣和的幫我,而你只會指責、埋怨,這不對、那不對;又一個說:我回家和老伴說,嫂子修了這麼多年,脾氣咋還這樣啊。(沒有善)另一個接著說:本來前一次因有事沒來學法,今天來了一見面,你就說我,今天不去啦?好像我來了也不對;再一個馬上跟上:我們每個人都說你,如果你還這樣,我們就不理你了。聽了最後這句話,我倒鬆了一口氣:不理我沒關係,可別不修了。幾個人同時說,修,不修可不行。聽了幾個人連珠炮式的數落,開始還真沒動心,誠心承認自己這一段時間疲於做事,人心多魔性大,沒好好修自己,才給大家造成傷害,請大家原諒。因為我也是個修煉的人,所以肯定是會有錯的,今後一定改。可是說心裏話,我說你們,雖然態度不對,可我是真心為你們好,我為你們著急呀。說到這突然感到很委屈,眼淚也下來了。大家看我這樣,就都說,我們知道你是為我們好,是恨鐵不成鋼。我說,你們能明白就好,我的錯我一定改。

學完法同修們走了以後,冷靜下來回想同修們的話。我問自己:你實修了嗎?聽師父的話了嗎?這些話表面上是同修們說的,其實這不就是師父在借同修的口,敲醒我,對我的「棒喝」嗎?一段時間以來,看到同修們的可喜提高,不能清醒的認識到這是師父的安排;糊塗的認為是自己辛辛苦苦的帶著這幾個人學法煉功,在盡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在付出。這不就是在貪天之功嗎!證實自我的心膨脹起來了,可是卻不自知,隨之歡喜心、指導人的心、看不上人的心、在人之上的心等等都相繼而出,自己都意識不到,更別說抑制了。自己空間場這麼不純淨,學法自然不入心,法學不好,干擾就多,麻煩就多,接著急做事的心、怨心、憤憤不平的心、(根源是妒嫉心)幹事心、求安逸心、懶惰心、貪睡的心、再挖其中還有利益之心全起來了。帶著這麼多骯髒的人心又怎能證實法呢?

其實在問題剛一出現時,就應該從同修的現象找自己的心,修自己,是因為自己有這些慾望、有想過好「人的日子」的心,同修才在自己面前表現,是師父安排自己該修這些人心、慾望了。自己反而用自我的觀念認為是同修人心多。師父多次講法 都告誡我們,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情。同修的一次次的表現,這都是師父的一次次的對我的警醒,我卻用人心把這一次次的機會推出去了,還不自慚的認為是對同修負責。其實把自己修好才是最大的負責啊!師父說:「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2]其實「向內找」的法師父每次講法都有,可是就是在平時的是是非非中我不能清醒理智的用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主動的與師父的法來對照,不斷歸正自己。非要等到矛盾激化了,繞不過去了,這才不得已找自己。這是修煉嗎?這是真修嗎?面對師尊慈悲的警醒、棒喝,我汗顏,我必須深刻反思,歸正自己。抓住這些表象,挖到它的根源,清除它、修掉它。不斷用法清洗這些骯髒、污垢,使自己越來越純淨,達到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的標準!

十五年的修煉路,我走的磕磕絆絆、跟頭把式的,因有師父的不棄呵護,和同修們的無私幫助,還算平穩的走過來了。但與同修們相比真的很差。在面對面講清真相方面突破的很慢,在去除求安逸心、懶惰心等方面也是時好時壞。可是我不會停步、不會氣餒,我會全力趕上,因為我有偉大的師父,還有那麼多可信的同修!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可信可敬的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