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集體學法是開創好修煉環境的關鍵一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我們村被邪惡稱為所謂「重災區」。在迫害發生後的八、九年中,我村同修遭受著邪惡的嚴重迫害。我村不太大,但僅在迫害的前幾年,先後就有七人被非法判刑或勞教,有二十人被送到洗腦班非法強制洗腦,有十七人被非法抄家,有二十四人被非法拘留。常常是一人遭迫害,其他人趕緊藏書,一心只顧自己。一些被舊勢力用病業干擾的學員,由於很少得到其他同修的幫助,有幾個相繼離世。

由於長期處於邪惡的高壓態勢下,我們村很大一部份同修長期不能走出來,有的是從來沒走出來過,有的是受迫害後一直帶修不修的。

參加集體學法才能跟上正法形勢

二零零八年底,附近幾個村的同修們相繼成立了學法小組,證實法的形勢逐漸發生了變化,變得越來越好。向警察講真相也容易了。如一位同修向一個比較邪惡的警察講真相時問:「你說《憲法》大還是江澤民大?」他沉思了半天說,「按說還是憲法大。」那個同修接著說,「既然憲法大,那你們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都是非法的。」他沉思半天,似乎明白了真相,以後再也沒見他參與迫害。不少警察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如一個警察曾經對一個村幹部說,「某某某(指同修)真是神了。」

在整體的配合下,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的正念顯神威,極大地震懾了邪惡,也使一部份作為常人的警察從內心佩服大法弟子,一些受邪黨欺騙的民眾也逐漸清醒過來。有一位曾經支持邪惡的迫害政策的人,看到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令邪惡膽寒的壯舉,在公開場合轉而讚歎說:「我就佩服某某某(指大法弟子)!」還有一位指著一個共產黨員說:「你們共產黨看到法輪功就哆嗦。」一次幾位同修在村裏貼了一些真相圖片,警察照了相,然後想找人撕掉,結果在村裏竟找不到人願意去幹,只好到外村去找。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同修遭惡警綁架,小組同修切磋後認為,迫害是衝整體來的,學法小組學習要堅持下去,同時向內找自己,組織近距離發正念,整體提高上來了,結果很快解體了迫害。

在幫助同修過病業關的過程中,更顯整體的威力。近一兩年來,有十一位同修(其中有一外地同修)先後出現嚴重的病業狀態,有老弟子、也有新學員,在整體的幫助下都順利的闖過了病業關。

例如,一位新學員患了所謂的「肺癌」,經過同修不斷的和他一起學法切磋、向內找,心性提高上來了,關也過去了。過關後六十多歲的老人騎著自行車到較遠的外地去幫助別的同修。還有一位老學員處在病業狀態中非常痛苦,飯不能吃,水也是喝一口吐一口,膽汁都吐出來了,一連幾年也不見好轉。有一次十幾位同修去她家和她共同學法切磋,去時她躺在床上,不能動彈,連歡迎大家的表情都表示不出來。在與她學法切磋的同時,她的身體就開始發生變化,第二次再去時,她能和大家一起學法、發正念了,身體也很快恢復了健康。這位同修的丈夫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對她說:「你只要去學法小組,地全荒了,我也不埋怨你。」

隨著學法小組狀態越來越好,參與其中的同修變化很大。花秀(化名)受迫害後,一直帶修不修,功也不煉、法也很少學,找她切磋後變化也不大。溶入學法小組這個整體後提高很快,找自己、修自己,不但自己精進,還帶動家人開始修煉。一人精進,帶動一片。在家裏,她也組織了小組學法,她本人還擔負一些證實法的項目。

梅鳳(化名)長期帶修不修,有了問題總愛找別人,和同修的矛盾長期得不到解決。原來家人都理解大法,有的還和她一起修煉。由於她狀態不好,家人也變的不相信大法了。她也經常被病魔折磨的痛苦不堪。溶入整體後,她的病業關很快過去了,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出去做真相救人,晚上經常騎車到較遠的外村去參加小組學法,家裏也組織人學法,而且丈夫也隨之一起學法、煉功,走入了修煉。

長期在家裏學法煉功卻走不出來的楊蘭(化名),在學法小組同修帶動下,參加了學法小組學習,並匯入到證實法、救人的洪流中。現在她不但參加外村學法小組學習,還說服不理解大法的丈夫,允許同修到她家學法。

清桂(化名)是外省來本地經商的,原來在老家也修煉,但帶修不修,溶入我地區整體後,提高很快。還帶動丈夫一起修煉,他夫妻二人每天學法實修、找自己,很能吃苦。幫助過病業關的同修、幫助其他同修、幫助整體解決遇到的困難,非常盡心盡力。同修們都在圓容整體中提高,變化都很大。

學法小組的建立與發展

學法小組的建立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從流離失所狀態回到家中,見到當地邪惡迫害仍很嚴重,短短十天就有四同修被抄家。在以前學法中,我看到了師父講的要我們把五個手指頭握成拳頭打出去才有力量的法理,我決心在本地區組建學法小組,開創出好的修煉環境。我先找一對夫妻同修商量:「在你家成立個學法小組怎麼樣?」老倆口回答的很乾脆:「行啊!」我當時心裏一震,知道是師父在加持這件事,使我充滿信心,我找了幾位敢於來參加小組學法的同修開始學法。一段時間後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組織了一次法會,參加的主要是本地區同修和外地同修,大家主要圍繞怎麼組建學法小組和怎樣圓容整體這一主題學法交流。法會後各村的學法小組紛紛組建起來了。

針對同修修煉中的問題安排學法交流

第一個最普遍的問題就是學法不入心,做不到靜心學法。集體學法時有說話的,做其它事的。面對這種狀況,我們首先組織學習了師父要我們重視學法的論述,如《致澳洲法會》這篇致詞。致詞中說:「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那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中做的好的、變化大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那些個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視學法的。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會之機告訴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無論新老學員,一定不要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希望大家走好最後的路。未來的展現不遠了。」

還組織大家聽同修「學法入心」交流文章,在此基礎上提出要求,學法時不做任何與學法無關的事,不說任何與學法無關的話,學法時要集中精力,看清每一個字,然後再讀,努力不讀錯一個字。這樣堅持下來,不少同修達到了這個標準,其中包括一些沒有文化的老同修。

第二個比較普遍的問題是不向內找。師父說:「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我們決定把所有小組都開創成向內找的環境,學法時每遇到師父向內找的論述,我們就在學法交流上多下些功夫,每當集體學法前,集體背《洪吟三》中的「少辯」、「誰是誰非」。經常熟記在心,有問題對照自己,組織向內找的專題交流,解決了不少同修不向內找的問題。

除此之外,還組織了「無私無我」、「去怕心」、「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闖病業關」、「講真相救人」等方面的學法交流,使同修在學法實修中有了很大的提高。小組除了每星期兩個下午固定學法外,還組織部份同修到其它村學法交流,幫助他們組建學法小組,幫同修過病業關,幫助他們解決以前遺留下來的問題,帶動該村證實法的活動。有時也到其它區縣幫助解決一些問題。本地區不少同修不固定在一個小組學習,這樣能使各小組取長補短,互促提高。一個小組的活動有其它小組同修的參加,對保障每個學法小組走正師父安排的路起到了促進作用。同修在其中提高的更快。

舉個例子:一個新得法的沒有文化的老同修下午要到外村一個學法小組學習,卻遇到了兩個難題。一個是家中雇人蓋房,中午要管飯,出不去,另一個是身體正在難受。他想下午必須去小組學習,念一正,智慧就來了。拿錢叫蓋房人到外邊吃飯;告訴自己,身體難受也得堅持。結果難受的勁兒很快就消失了。很多同修都是這樣,身體不舒服時,只有到小組學法去,很快就沒事了。

我們村學法小組建立三年多了,同修們都知道,師父一直在加持我們,同修們也在精進實修,我們的修煉環境越來越好。在此我們全體同修叩謝師恩,以後我們會更加精進,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兌現史前誓約,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