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沒有正視集體學法的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由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破壞了師父給大法弟子留下的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而我沒有從心裏重視集體學法煉功,使我摔了正法修煉路上的一個最大跟頭。

九九年邪惡迫害之前我只煉了一年法輪功,邪惡迫害開始時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二次上北京上訪被非法強制兩年勞教,在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全國勞教所邪悟的小丑亂竄轉化大法弟子的危急時刻,我悟到不管外界環境如何改變,大法弟子不瞅,不看,就學法,就對照法向內修。從此我就一天到晚找法背法,與法對照找自己的不足。後來慈悲偉大的師父又給了我們正法口訣。正如虎添翼。夜間睡著了做夢多次看到勞教所上空有巨大的五彩大鳳凰,白天看到大鳳凰形狀的白雲。到最後走出勞教所的時候,就感覺踏平了那裏。其實那個勞教所是全國最臭名昭著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之一,我出來後不久那裏發生大規模上刑,打死打殘了多名大法弟子;而在我還在的時候,那裏誰想打大法弟子,我就默默的對惡徒發正念,惡徒立馬就停止了行惡,沒有發生過惡性的打大法弟子事件。

出來後有幾年在上學,學校裏就我一個大法弟子,我一人學法煉功發正念,有時去遠方拿資料發。除學習外所有的時間都用到了修煉上,真是感覺就在法中遨遊,不知疲倦。有一段時間,晚上學法整點發正念,從六點到十二點就看到一個佛世界形成到斷開的過程,真是一天一個層次。在這之前我常感覺修煉一點也不難。

然而我後來到一個地方參加了工作,結婚。也和當地大法弟子聯繫上了。但我卻沒有參加當地的集體學法煉功小組,當地已有集體學法小組了。我依然還是全心修煉大法,做三件事。可總感覺很累,很疲勞,加大煉功學法力度改變也很小,堅持一段時間,就想歇歇,越休息就越拿不起書本,致使修煉停下來,就這樣精進一段時間,停止一段時間,反反復復,我內心深處感到深深的痛苦。

就二零一二年我停了近一年的時間,之前有停止過半年的。前一段時間同修來勸我精進,讓我找找到底是甚麼根本執著阻礙了我的修煉路,當時我想難道是家庭關沒過好。後來我說我明天上班,後天我去參加集體學法。同修們很高興的走了。在我參加集體學法的第一個晚上,我努力一心不亂的念法,同修念法時也不走神,專心學法。念完後我突然意識到我這幾年不能持續精進老摔跟頭的最大最根本原因就是我沒有從根本上正視集體學法煉功。在剛得法之初,由於環境原因一星期只能集體學法一次,而我總覺著聽別人念不如我自己學法入心。我自己一天念三至五講《轉法輪》,本來集體學法次數就少,因此一直沒有認識到這個不正的心態。所以後來一直以此為藉口不參加集體學法。

而集體學法煉功這一形式是師父留給大法弟子的修煉提高的根本保障。在這個環境中熔煉人才是最快的。通過這一段時間的集體學法,從開始學法時各種思想業的干擾到很快思想靜下來學法入心,突破干擾非常快。打比方說,我一個人學法可能需要兩個鐘頭努力學才能突破思想業的干擾,而靜心學法和集體學法只需要二十分鐘就靜下來了。而從思想轉變過來認真對待集體學法後,修煉一點也不難這種感覺又出來了。這段時間我修去了求安逸心,找到了顯示心、歡喜心的根本,去掉了色心及夫妻之情。時刻把自己作為煉功人在法中要求自己。嘗到了集體學法的甜頭,我又參加了集體煉功。

記得剛得法之初,我們幾個學生利用中午午休時間每天集體煉功。我每次一走進煉功場,就感到一種慈悲祥和的能量,感覺像回到了生命真正的家園。而一離開煉功點,就想多學法、多學法,精進、再精進。早日回到神聖的天國家園。而每去一次煉功點,就像充電一樣,每天都有新的精進動力。而集體學法煉功就像蓋樓打地基一樣,地基打的好,樓就結實,而地基不穩,樓就會歪,會倒。在後幾年有條件集體學法煉功時,我沒有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感受不到整體的能量,再加上認識有漏,使邪惡鑽空子加重迫害,致使修煉路上蒙受很大損失。而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也是我們在維護大法在常人這一層法的體現,是在圓容法。我們常說護法,而把這基本的護法忘了。所以邪惡才能迫害的了我。

寫完這篇文章後我再學法發正念時突然悟到:邪惡迫害不了法,但卻破壞了師父留給大法弟子的集體學法煉功環境。這才是舊勢力的根本之邪惡,這才是它犯的破壞法的最大的罪。記得九九年去上訪我們大法弟子首先基本都是要求:停止迫害,恢復我們自由集體學法煉功的權利。但是慢慢隨著迫害時間的延長,我們的眼光都關注在了這裏又發生了對大法弟子的毒打關押,那裏又出現了更惡毒的迫害上了。忘了我們最根本的要求是要恢復堂堂正正修大法的環境。我覺得這也是邪惡迫害大法的狡猾伎倆,轉移大法弟子的視線。

我們平時發正念時想:滅盡宇宙中破壞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仔細想想:邪惡想破壞大法,而大法在世間的表現形式是甚麼呢?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告訴大家,看錄像、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和我們今天所開的這樣的法會,這是我給你們留下來的大法修煉的唯一形式。」那麼我們平時發正念時清除破壞大法的邪惡時應該頭腦清醒明確的直指邪惡犯了破壞大法自由集體學法煉功環境這一大罪,滅盡它。就像如來佛的那個缽一樣,一下子就定住了邪惡。因為其它的罪行,像打大法弟子,舊勢力還可以找藉口說:大法弟子有執著,它們在幫著提高。而在這一條罪上,它們無可辯駁,只能被消滅。

師父在《精進要旨》〈環境〉一文中說:「我給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是要弟子們能夠真正提高上來的保障,如我叫你們到公園裏面大家集體煉功形成一個環境,這個環境是改變人表面的最好辦法。大法弟子在這個環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動人,能熔煉人的行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學員或自學的弟子一定要到煉功點上煉功。」

師父在《美國東部法會講法》中說:「我現在順便再說幾個小問題。一個是說從現在開始,你們老學員,你只要沒有圓滿,你都得出來煉功。這件事情我再從新提它一遍。為甚麼這樣講呢?因為我們的修煉環境、我們的學法環境,學員在一起所討論的事情、所講出的話都是高尚的,都是一個難得的最純淨的環境。這在人類社會是很難得的,是最善良、最美好的一方淨土,所以大家不能夠失去這個環境。因為人類社會還在繼續往下滑著,變的越來越不好。大家在常人社會中都有工作,都有社會活動,都要接觸常人,接觸常人社會。這樣你耳濡目染,所看到的、聽到的一切都是常人中的事情,會干擾你修煉。那麼大家時常在一起學法,時常用這盆清水來清洗清洗你,是有好處的。」

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你們再忙也得學法,所以我建議各個項目中的大法弟子,最好你還是抽時間參加當地的學法。因為前一段時間各個項目跟我講能不能自己找時間學法,我就在觀察,看看他們不參加大組學法後能不能自己在修煉上抓緊、能不能行,結果發現不行;不但不行,而且停滯不前,很多事情做的很不像樣子,很多人想問題、看問題、處理問題都是用人心在做,修煉跟不上。我已經看到這問題的嚴重,所以告訴大家,咱們最好還是參加當地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