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舊勢力的阻礙 實修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每個能夠在今天修煉的大法學員可能都認為自己是真修的,因為三件事都在做。可是我最近才發現自己並沒有真正修煉,而且在信師信法上打折扣,給自己的修煉帶來很多麻煩,教訓深刻,寫出來,也給和我一樣的同修提個醒。

我從九九年一月份開始修煉,一直沒有走出家庭的魔難,而且從二零零九年身體出現病業假相至今,我一直學法向內找,狀態時好時壞,我拿法對照自己,發正念清理自己,頭腦越來越清醒,找到了我的根本的執著──執著常人幸福生活的心。

我和丈夫婚前感情很好,可是在我生完孩子的時候,他就變的完全像另一個人,我經常和他吵架,和他的家人也有了矛盾,身體也出現各種病症,心臟病、胃病、神經衰弱、失眠,使我痛苦不堪。我自己就是學醫的,我知道這些病治也治不好,只能靠藥維持活著,這使爭強好勝、極度虛榮的我心灰意冷,產生了出家的念頭。這時我的朋友對我說你煉法輪功吧,修心性可好了!我連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朋友把當時能請到的書都給我請來了。

開始學的時候,不知道多讀《轉法輪》,而是願意看各地講法。等到迫害開始的時候,我好像沒看幾遍《轉法輪》,就這樣師父也給我淨化了身體,幾乎沒出現消業的狀態就無病一身輕。從表面上,我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親戚、朋友、同事都認為我變了,同修也說我都在法上,因為我看書快,能記住各地講法的內容。所以,同修一有甚麼事,我就能給指出來,同修也說我在法上,我自己也有點飄飄然了,並沒有實修自己,在家裏仍然經常和丈夫因為一些事吵架,自己還想,我今天是學了法輪大法,不然早跟你離婚了。因為孩子的學習,也打孩子,現在想起來,真是覺的自己太差了。

我現在通過學法知道,自己在魔難中為甚麼走不出來,因為自己根本沒有放下對常人幸福生活的追求,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修的又苦又累,滿腦子是丈夫對我如何不好,孩子如何不聽話,如果不是這樣我會三件事做的更好,在心裏不停的抱怨,仇恨丈夫,使自己的空間場積存很多不好的物質,導致不做甚麼,都氣的出一口長氣,或抽泣一下,才感覺舒服一些。

多學法後,我知道自己錯了,我沒有用善心來歸正自己的家人,強制的用自己的觀念來制服,導致不但不起作用,反而招來他的干擾,其實就是對他的情太重了,我找到這顆心後,就發正念清除這種情的物質。我覺的放下了很多。

我還找到了隱藏的很深的求治病的心。十三年來,我都沒發現它,師父把病業在法中講的很詳細,由於職業的原因,我知道師父講的千真萬確,我一定要好好修,沒有病多好啊,有時候,還潛意識向周圍的人炫耀,看我煉功身體多好,你們不煉真傻。後來,身體出現病業假相時,就特別著急,生出怕心,怕給大法抹黑,怕這怕那,甚至呆在家裏都怕的發抖,身體特別難受的時候,我就想我不離開師父,不離開大法,心裏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通過和同修交流,知道怕心不是自己,就發正念清除它,怕心越來越少,從中也看到自己學法少,法理不清,沒有認清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消極承受。向內找,找到了很多心:妒嫉心、安逸心、怕心、顯示心、虛榮心、浮誇心、不讓人說的心、求心、爭鬥心、怨恨心、求名心、求利心、執著自己的心、強加於人的心,還有就是色慾心。

修煉後,知道不能做出格的事,可是和家人吵架後,就想當時如果不和他未婚同居,怎會嫁給他,真是個騙子,而後就是想入非非,同時童年時候有過性遊戲和不想回憶的心靈創傷,這些都造成我強大的自卑心。看到師父講到這方面法,我背上了包袱,好像自己不能修了,不配作大法弟子了,心情非常不好,精神上、肉體上,幾乎到了難以承受的地步,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學法,發正念。突然有一天,我覺的我不是上了舊勢力的套嗎!舊勢力就是想達到這個目地,從意志上摧垮我。我發出強大的一念:我否定舊勢力強於我的一切,走師父安排的路。我寫出來就是曝光舊勢力,它在久遠的歷史就安排了今天能阻礙我們助師正法,毀掉我們的藉口。今天我就聲明這不是我的本願所為,強加於我的全部作廢。

這幾年的魔難中,我深深的體會到學好法、實修自己是多麼重要,為自己在為執著浪費那麼多時間而感到深深的痛悔,為自己沒有實修使那麼多該救度的生命沒有得救而遺憾。今後唯有學法,向內找,做好三件事。

身處各種磨難的同修,一定放下自己,真正的向內找,清除思想業的干擾。如果自己能過的去就自己走,不要依賴同修發正念,有些是需要自己提高的,現在時間太緊了,每個同修都有很多事要做。相信自己是大法弟子,師父就在身邊。

希望同修以我的教訓為戒,不論在哪都實修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用法來參照,唯有這樣才能做好三件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