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在矛盾中修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農村的大法弟子,今年四十四歲,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全家都修煉。我把幾年來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寫出來和同修交流,向偉大的師父彙報。

這是觸動我人心的一件事。我們地區的資料點還沒有達到遍地開花,只有三名同修做資料和刻錄光盤,所用設備和耗材都是同修的付出買的。在近一年內,剛換了協調人,同修們都願意讓他協調。我對這名同修有看法:排斥同修,高高在上,不修口,聽不進不同的意見,開法會,經常佩帶手機,自己不注意安全,給同修也帶來危險。由於我們都不向內找自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慢慢的我們之間有了間隔。整體上有甚麼事情,我也很少去配合,更多的是對協調同修的瞧不起。

我家是家庭資料點,為五十多名同修提供真相資料、《明慧週刊》和師父講法,用兩台打印機打印。有一次,上網卡沒有費了,就另買了一個,一試聯不上網,就去同修家試了試,很正常,在自己家裏用,就聯不上網。心想是不是自己的心性有問題,同修能連上網,我用就不好使,應該找找自己了。執著心找了一大堆,還是聯不上網。

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和另一名做資料的同修提及此事,同修也覺的很納悶,來我家打開電腦,插上網卡,看到電腦上顯示的一個標誌,指著說:「你看,信號質量是零,怎麼聯網。」我去找商家說明了此事,商家另換了一個卡給我說:「你用的是移動卡,信號還沒有完全覆蓋,給你個電信卡,信號覆蓋面積大。」拿回家在安裝網卡程序時,電腦不顯示網卡。又帶上電腦去找商家,商家在我的電腦上試了試,問我有多長時間沒有重裝程序了,我說有兩年了,商家讓我找人給電腦重裝程序,說有的程序可能已經丟失了。

我不會裝程序,就去找協調同修幫著聯繫技術同修給裝程序,協調同修說:裝好了,就打電話通知你。我在家等了半個月,期間,給協調同修打了四次電話,最後一次,同修說,電腦裝好了,讓我過去拿。

我去取電腦時,協調同修說:「你別做資料了,學學法吧,幹甚麼都可以修煉。」我一聽,就懵了:「你看到我哪裏沒有做好,不讓我做資料了,我自己悟不到,你能不能告訴我,給我指出來。」同修滿臉不高興,很生氣:「既然你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那麼我就告訴你,你做的資料,有幾本錯頁的,有兩期《明慧週刊》直接沒有做,再就是,你拉攏一幫同修擾亂整體。」協調同修怕我悟不到,提醒我說:多學學在《對澳洲學員講法》裏師父講的有兩名學員在大紀元擔任負責人時被開除和被別人說成是特務的法。剛好另一名參與協調的同修也在,說:「不光是這些,你不服從協調人,你還有……,回家多學學法,找找自己吧。」

同修給我指出了很多不足,越說越生氣,氣的渾身發抖,看來同修對我已經忍受到了極限,我卻一點也不知道。最後,我要求看看電腦,協調同修支支吾吾的說電腦在別的同修那兒。

這台電腦我用了四年,做了很多的大法真相資料,它是個了不起的生命。我經常和它交流溝通,彼此之間配合默契,真捨不得它離開我。自從送給同修修理期間,我在心裏牽掛著它,現在修好了,真想看看它,再用手摸摸鍵盤啊。不但沒有見到,同修還讓我向內找自己。我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頭重腳輕,說不出是啥滋味,只覺的心裏很難受,很難受。從同修家裏往外走的時候,腳都不聽使喚,同修出來送我,我差點跌倒。

回到家後,和妻子(同修)交流此事,她說:「不讓我們做資料了,可能同修看到咱們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明天把打印機給同修送過去吧,千萬別耽誤了救人,就聽同修的,多學法,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吧。」

師父講過:「不管怎麼樣吧,作為修煉的人一定要用修煉人的方式、用修煉人的思想思考問題,絕對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問題。你碰到的任何問題都不是簡簡單單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問題,一定與修煉有關係,與你提高有關係。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變過的,你的修煉之路是從新安排的,所以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1]

師父看到了我的執著,借同修的嘴點醒我。我悟到自己真的應該靜下心來多學法,好好找找自己了,我碰到的這些事情,肯定是衝著我的執著心來的,否則決不會有。想想自己有時做資料思想不集中,胡思亂想,心態不純淨,不認真,太粗心,資料錯頁了沒有放在心上,有兩期週刊沒做,也不當回事。這是對整體的不負責任,對眾生不負責任,對自己的修煉不負責任。修煉是嚴肅的,做大法的資料救度眾生,是多麼神聖的一件事情,我們做出的資料都帶著個人的信息,如果質量好,這本身就在證實著法,眾生看到後第一印象就會對大法有好感,反之就會起到不好的作用。同修是站在為法負責的基礎上才給我指出來的。協調同修說我拉攏一幫同修擾亂整體,一定有我要修的,怎麼不說別人呢?我們地區的《九評》是從外地同修那兒進的。我以前做過《九評》書,不想給外地同修增加負擔,就去找協調同修商量自己做,同修嫌我做的質量太差,讓我不要做,我說我們可以按照外地同修做的質量重新做好。協調同修還是不同意,不採納我的建議,我心裏很不服氣,認為自己做的都在法上,憑甚麼聽你的。我聯繫了兩名同修,我們一起做《九評》,做出一批後,被協調同修知道了,就不讓我做資料了。

師父說:「大法弟子嘛,互相之間怎麼樣能夠配合的更好。即使自己的意見再好,不被採納,那你們覺的哪個行我也配合,我也幫著做好,而且儘量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因為我是在修煉。不是說我的技術被採用才是修煉的提高。怎麼樣配合好、把這些事情共同做好,這才是修煉人的狀態,這才是第一位的。」[1]

師父還講過:「你們互相之間在配合上,心裏不平,激動生氣,那個時候很難想自己、看看自己是甚麼狀態、出發點是甚麼人心。多數是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或者對別人的瞧不起,這兩種心的反映是最強烈的。我看到了現在還有這些現象存在。」[2]

老是覺的自己修的比誰都好,大法的事情樣樣都行,有在同修之上的心。把自己的觀念強加給同修,認為自己的對,堅持自己,表現自己,是證實自己的心。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心裏就不平衡,不配合協調人共同把大法的事情做好,我行我素,是瞧不起同修的心。看到別的同修受到讚揚,心裏就妒嫉,不是替別人高興,比學比修,找出自己和同修之間的差距,迎頭趕上,而是在心裏想:他(她)哪裏有我修的好,有些地方做的太差了,是為私為我的黨文化因素,是舊法理,就知道用法衡量同修的不足。

協調同修經常無條件給同修們提供交流的環境,從無怨言,組織協調同修集體學法,購買耗材,做的很辛苦,協調同修一直都在默默的做著,為整體付出,我自愧不如,感覺同修真了不起。想起同修這些做的好的方面和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我們之間的間隔消除了,心裏充滿慈悲,對協調同修充滿敬佩,是師父從另外空間把這些不好的物質拿掉了。大法弟子帶著人心,各自為政,力量就薄弱,舊勢力很容易各個擊破。遇事不向內找,爭執不下,同修之間就會形成間隔,舊勢力因素就有了存在的環境,就在間隔著,它就怕大法弟子形成整體,因為它知道,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能摧毀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無堅不摧。

協調同修讓我打印可打印光盤,我推說自己做的本來夠多的了,沒有時間做。其實是當時自己不想做,不願意被人管,還找些冠冕堂皇的藉口,掩蓋自己的執著。被管著不服氣,覺的自己修的比協調人好,這裏面隱藏著一顆瞧不起人的心,找到根子上就是妒嫉心,「你是勞模你幹的行,你要早來晚走,這活兒都你幹吧,你幹的好,我們不行,冷嘲熱諷,好人都不好當。」[3]其實修的好才能服從分配,心胸坦蕩,正說明自己修的不好,妒嫉協調人。

開法會和同修交流時,說的都是自己做的好的方面,不足就不說了,找自己也是站在自己對的基點上,希望能得到同修的讚揚,是顯示心,求名的心。

我悟到,以前網卡聯不上網的那段時間,是師父看到弟子那顆強烈的人心,讓我從中悟道,在點化弟子脫離整體了。一根筷子易折,一把筷子難斷,我應該配合協調同修共同把大法的事情做好,使整體上每一個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項目發揮更大的作用,救人更多。

這段時間返出的人心,真想找找自己。我有台MP3,用它聽法時,電池能用一個半小時,在用法對照自己、找自己的不足時,電池神奇般的能連續用十個小時。我明白,是慈悲的師父在加持弟子向內找,向內找,修好自己。我禁不住淚流滿面,無法言表對師父的感激,恩師啊:弟子太不爭氣了,讓師父太操心了,弟子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慈悲苦度,唯有精進。向內找不要掛在口頭上,要無條件的找自己,這才是修煉。

同修是面鏡子,也照出了我的不足。「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我謹記師父的教誨,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心性提高上來了,就想找協調同修交流。同修也在提高著,主動來到我家裏,說:「當時,我對你說話的語氣不中聽,我向你道歉,請你原諒我。」我說:「謝謝你提醒我多學法、向內找,及時的指出了我的不足,並幫我提高心性,這段時間我找出了自己很多人心,你是為同修的修煉負責才給我指出來的。其實在矛盾面前,誰能做到無條件去找自己,修自己,誰就在提高。」我和同修都會心的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