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訪和惡意回訪(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接上文

多少罪惡發生在中共惡意回訪中

中共對被暴力截訪的人常常進行回訪迫害。中共對法輪功用暴力截訪開始發難迫害,而後在惡意回訪中延續迫害,加重迫害,擴大迫害,反覆迫害,對善良人犯下了滔天罪惡,參與回訪迫害的惡徒主要是各地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國安、國保、公檢法司、綜治辦、黨委政府、基層幹部、社區村鎮流氓地痞等人員,採用的罪惡手段;逼迫表態、抄家綁架、酷刑摧殘、經濟掠奪、送精神病院、冤獄折磨、虐殺生命。而這樣的罪惡是所謂的執法者在中共惡法的庇護下操作的,以政府行為和執行公務的名義下進行的,基本都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

王付成老人,山東省蒙陰縣蒙陰鎮東儒來村人,九九年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而被非法關押一個月,並被蒙陰鎮政府敲詐勒索5000元,後鎮政府人員不間斷的打著「回訪」的幌子對王付成家非法搜查,並恐嚇要逮捕他。王付成被迫離家出走二年有家不能回。零四年初王付成被綁架,在茶棚派出所被惡警、「六一零」人員毒打電擊致休克後送蒙陰縣醫院搶救,秘密關押,後被蒙陰縣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同年七月二十日,被投進山東第一監獄,多年來,獄警、普犯對他進行封閉性殘酷迫害:毒打、熬大鷹、面壁、嚴管、強光刺眼等。遭受肉體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殘、生活上的虐待、人格上的侮辱,就連大小便都沒有保障,二零一二年新年期間,王付成、公茂海遭嚴管摧殘。現在又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監獄十一監區五樓正在遭受攻堅式嚴酷迫害。

李宗臣、紀立英夫婦是山東泰安市新泰市東都鎮南鮑村村民,二人都是法輪功學員,是村裏公認的好人。零一年九月紀立英去北京上訪時,被便衣特務綁架,遭天壇派出所惡警非法審訊,後被新泰市副市長、六一零頭目、公安局東都鎮派出所所長等強行帶回,在新泰市看守所迫害一個月後,又被綁架到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回家後,夫妻經常遭到當地惡徒的騷擾和回訪迫害,新泰市國保大隊蘇寶群(現為新泰市公安局汶南派出所副所長)、惡人葛某等夥同鎮、村等不法人員上門騷擾抄家,抄走煉功用的放音機、磁帶、大法書籍《轉法輪》等,強迫寫保證書,並對住家監視、監控電話,對老人和孩子恐嚇、威逼。由於經濟拮据,李宗臣只好外出打工。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兩點多,山東省泰安市新泰國保大隊惡警又竄到千里之外的陝西省旬邑縣黑溝煤礦,強行綁架正在該礦打工的李宗臣,將其非法關押一個月,國保大隊惡警隊長馮大勇帶人非法審訊,又將投進山東省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秦月明,男,生前住黑龍江伊春市金山屯區。性格率直、善良、淳樸、剛毅,酷愛武術,九七年四月,他開始修煉法輪功,九九年十月,秦月明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三年;零二年四月,伊春市金山屯區公安分局警察康凱和齊友等警察非法闖進秦月明家對其「回訪」將其綁架。在公安局長崔玉忠和「610辦公室」主任孟憲華的親自指揮下,對秦月明實施了坐老虎凳、上繩等酷刑,致其腿骨、肋骨骨折,不能行走。隨後秦月明被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到佳木斯監獄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秦月明在獄中被劫持到集訓隊強行「轉化」,二十六日秦月明被野蠻灌食折磨致死,時年四十七歲。二十七日下午秦月明家屬看到遺體嘴唇青紫,翻身時從其口鼻裏流出很多血,身體除前胸外,頸部、背部、腰部和兩腿都呈黑紫色,身上有一道道的傷痕。佳木斯監獄掩蓋致死真相,秦月明的家屬先後向佳木斯市合江地區檢察院、省監獄管理局、省高法、北京最高法院提起控告和賠償申請,當局不但不作為,還把秦月明的妻子和小女兒非法關到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以息事寧人。秦月明的遺體至今已留存兩年多了。

內蒙古霍林郭勒市四十七歲的賈海英女士,個體工商戶,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先天性心臟病、哮喘、婦科病等全部消失,就連駝背都直了起來。迫害發生後,賈海英被當地惡徒多次回訪迫害:先後四次被非法勞教,總計八年;非法拘留四次,共計九十三天;四次從外地轉押回當地,合計二十五天。非法抄家五次,直接財物損失高達百餘萬元,間接損失已無可計算。在勞教所的黑窩裏,賈海英受到過毒打、電擊、吊銬、冷凍、光腳走碎玻璃片、蚊蟲叮咬、野蠻灌食等至少十種以上的酷刑折磨,曾被打得七竅流血後曝曬。期間,十六位親人婆母陳玉芹、丈夫蘇德山、小叔子蘇德林、女兒蘇岳碧、兒子蘇洪宇、母親王嚴、五弟賈東偉、;三妹賈海梅、五弟媳李偉操、弟媳的哥哥李偉、弟媳的嫂子肖鳳梅、賈海英的三姨、八姨王鳳蘭、九姨王麗、十姨王玉娟、六姨父李春福,有的被洗腦勞教判刑,有的被關押罰款等,五位親人在迫害中離世:公爹蘇勤、大舅王鳳明、大姑婆婆、二姑婆婆以及賈海英的母親乾娘王娘都在迫害中離世。

錢法君,男,未婚,山東臨沂市臨港區壯崗鎮東演馬村民,原以做「藝術裝潢」生意為生,客戶多有口碑,但脾氣火暴,亦有「浪子」之稱,後在其母親的勸導下,走上了修煉大法的道路,從此脫胎換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錢法君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遭到演馬鄉派出所惡警徐恆年、韓金城、馬宗濤、盧修田等人的殘酷折磨:猛撞牆、雙手銬、用各種刑具毒打、電棍電擊、搧嘴巴、打耳光、雪天迎著風凍,把錢法君折磨得傷痕累累,胳膊、腿、腳全部紫紅色虛腫,右小腿上留下了肌肉壞死的症狀。從此,他常常遭到當地惡徒的惡意追蹤和暗中回訪,三次被非法勞教,遭到獄警李公明、岳林鎮、楊澎等及猶大王雲波、徐法月、閆化勇的摧殘,經受了拳打腳踢、上「十字架」、「強制熬夜」、「吊銬」、「蹲禁閉室」、「送嚴管班」、「強制做奴工」、「罰面壁」、「用警棍電」、「大針刺腿」等酷刑摧殘。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正在家中忙於秋收的錢法君又被伺機回訪的惡徒無辜綁架到臨沂市洗腦班,遭到臨沂洗腦班頭目蘇偉等的野蠻灌毒食,後被惡徒馬宗濤、壯崗鄉惡警彭學忠、李洪森等第三次投進山東第二男子勞教所。在惡警王新江、羅光榮等的密謀下,錢法君遭到獄醫張某某(警號:3731063)等長期野蠻灌食摧殘,奄奄一息,惡徒在醫院實施「搶救」,從其右腳處輸注了不明藥物後,將其暫時放回家。但錢法君回家身體一直不好,很長時間不能行走,時至夜晚渾身疼痛難忍,被惡警惡醫在八三醫院輸注的不明藥物開始發作,導致他右腳部位深度潰爛流膿,後來發展到四肢不靈,吃喝拉撒全靠護理,連起床的能力都沒有。身體每況愈下,於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晚九點含冤去世,時年47歲。

姚彩薇與丈夫張濤,黑龍江省雙城市水泥廠工人,原本有個完整美滿的家,一家四口,她與丈夫、女兒都因修煉法輪大法,久治不癒的疾病神奇消失了,身體得到了淨化。雖然夫妻倆雙雙失業,日子過的清貧,但這一家人居住在自己的茅屋,靠做點小買賣為生,生活的快快樂樂。中共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姚彩薇及丈夫、女兒多次進京上訪,被中共雙城市幫兇,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惡警張國富、金婉智列為重點回訪加害對像。一家人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看守所折磨,不得不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張濤與姚彩薇先後被非法勞教,姚彩薇後轉萬家勞教所辦的所謂「學習班」,張濤被投進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張濤後被迫害病危回家不久,又被惡徒劫回勞教所直至迫害致死,秘密火化。女兒張建輝被非法判重刑十年,被關進哈爾濱市女子監獄,沒有修煉的兒子不知道流浪到何處。巨難中,姚彩薇身體垮了,熬過非法關押期限,整天心如刀絞,出現半身癱瘓、雙目模糊無法自理。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姚彩薇含冤離開了人世。二十一日,親友去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要求姚彩薇的女兒回來為母親奔喪,監獄仍把人拒之門外。五月二十二日,親屬按照民間習俗把姚彩薇和丈夫張濤骨灰合葬。一個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就這樣被中共惡黨摧殘的家破人亡。

惡意回訪中的惡中之惡

中共通過暴力截訪掌握的第一手資料,將眾多大法學員秘密登記黑名單,暗中分門別類,劃定「階級敵人」,內定死亡指標,而後反覆惡毒回訪,連軸迫害,採用人類歷史上最惡毒、最流氓、最慘烈的酷刑手段,對法輪功這個善良的群體進行滅絕人性的大迫害,意在實施群體滅絕。十四年來,在中華大地上製造了數不清的奇案命案慘案,堪稱案中之案,惡中之惡。

零八年四月十一日,山東省沂水縣姚店子鎮法輪功學員黃成美正在地裏幹農活,該鎮政法委、「六一零」、派出所所長武鋒、綜治辦主任李朝陽等七、八個邪惡之徒闖到黃成美家進行「奧運回訪」,看她沒在家,便騙她的母親說:「沒甚麼事,我們只是奉命行事來看看她,她去哪兒了?你帶著我們去見見她就行了,放心吧,沒事。」她母親看到惡徒這麼說,就相信了他們,帶著他們去了,這時邪惡之徒才露出了真面目,將黃成美綁架,不久把她非法勞教。黃成美的母親知道自己被騙了,可是後悔也來不及了。她日夜思念她的女兒,為了讓女兒回來見她,她喝了毒藥。臨死也沒見上女兒,就這樣帶著內疚和遺憾走了。

祝霞,成都市金牛區光榮小區法輪功學員,長期遭撫琴派出所(原光榮小區派出所,後合併到撫琴派出所)每天二十四小時監控、管制,哺乳期一滿,即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遭非人折磨。非法勞教期滿,又被以當地610頭目何元富為首的惡人直接劫持到郫縣洗腦班繼續監禁、摧殘將近半年。回家三個月不到,受到回訪迫害,零三年六月,祝霞再次被何元富等惡人劫持到彭州市、郫縣、新津縣三個洗腦班相繼迫害十個月,遭酷刑折磨、藥物迫害、毒打、強姦、遊街示眾、連續不讓睡覺等摧殘虐待。年僅三十二歲、原本風華正茂、健康美麗的祝霞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據悉,祝霞在郫縣洗腦班期間,在被藥物迫害的精神恍惚的情況下,被一叫劉偉的流氓特務和另一惡徒多次強姦。回家後,祝霞不願洗澡,嚷著洗澡就會被強姦;經常用手捂住頭部驚恐的大叫:「你們要強姦我嗎?」(年僅四歲的兒子都學會了)咒罵陸中華(音)、吳波(音)、陳英(音)、趙威(音)、劉偉等。家人把祝霞送到外地療養,為了照顧她,丈夫王仕林(法輪功學員,曾連續三次被非法勞教)被迫關閉小店,兒子被迫輟學。撫琴派出所以他們去外地沒通知派出所為由,通知壤塘縣文教局停發祝霞母親倪清慧(法輪功學員)的工資,致使一家人生活更加困難。

河南周口市淮陽縣棉紡織廠王春玲,原在廠裏任勞資科副科長,後來又調到紗廠黨委辦公室任職。她人長得漂亮,做事幹練,又寫的一手好字,待人熱情良善。家庭生活優裕,夫妻感情很好,孝順公婆。王春玲九六年接觸法輪功後,潛心修煉,不斷提高自己。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剛一開始,王春玲就和幾個法輪功學員到淮陽縣委上訪說理,證實大法。惡人根本不聽,還將她們幾人劫持到城關鎮派出所。九九年十月,王春玲進北京為法輪功討還公道遭到截訪後,多次受到惡警任偉、趙敏、趙繼山、陳家昌、耿守靈等人的綁架摧殘,被迫流離失所,零四年二月二十日,周口市惡警在全市許多地方統一行動,綁架了十八位法輪功學員。王春玲在太康縣遭到綁架,並被劫持到太康縣看守所。同年七月八日上午,河南省周口市法院在川匯區法庭秘密開庭,王春玲被枉判十年,被劫持到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迫害,最終在獄中被摧殘的成了植物人,得以「保外就醫」回家,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她的狀況越來越好。監獄得知後多次對她進行所謂的「回訪」騷擾驚嚇,欲收監迫害,導致其又一次出現腦出血,身體越來越差,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凌晨三時四十分,王春玲含冤離世。

趙德瓊老太太,是四川省南充市煉油化工廠退休職工,法輪功遭到迫害後,她被中共當局人員綁架、非法關押、勒索錢財,身體和精神遭受嚴重摧殘,臥床不起,大、小便失禁。零九年,趙德瓊老人向四川省信訪辦郵寄了自己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受迫害的上訴信。信中揭露了當地六一零、警察、國安、工廠、社區等人員執法犯法,對她進行迫害的事實。如順慶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杜偉嘉強行拿走了趙德瓊家防盜門的鑰匙,開門進屋拿走了趙德瓊家的私人物品首飾等,並威脅家人。針對她的正義信訪,當地惡徒對她進行惡意回訪:法庭開進民宅非法宣判。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下午三點,四川南充市順慶區「六一零」頭目張光祥,順慶區法院法官許文英(女),順慶區檢察院、所在地街道辦事處及公安局警察等十多人闖入趙德瓊的家,許文英進入臥室,到已被迫害的臥床不起的趙德瓊的床前宣布說:趙德瓊你犯了指控罪,利用××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給四川省信訪辦寄上訴信,在北湖公園給小女孩手上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你五分鐘,如果你配合的好,判三年緩期執行,工資照發,你如果不配合,馬上執行判刑三年,工資全部扣除。」在沒人答理的情況下,許文英繼續說:五分鐘到了不說話,表示你同意了,判刑三年,工資全部扣除。

盧玉平,男,一九五八年出生,大專學歷,九五年修煉法輪功,是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地稅局上下公認的清正廉潔的典範。九九年盧玉平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三年。釋放後因在家經常被回訪騷擾監視,無奈被迫流離失所,後在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市被綁架。囚禁在加格達奇看守所,遭到嫩江九三惡警皮帶抽、冷水澆、老虎凳、扒光衣服毒打、鼻孔插點燃的香煙、灌酒等酷刑折磨長達14小時,被毒打的體無完膚,全身青紫,心肺窒息呼吸困難,難以行走。零二年被加格達奇區法院秘密判重刑十四年,零三年三月,被劫持入泰來監獄繼續迫害。警察唆使犯人陸登、李龍等將其摧殘昏死,後被轉入泰來監獄醫院住院。醫院拍片子確診為「腸炎」和「雙肺結核並混合感染」。住院期間犯醫和犯人經常打他,致使他的腎被打裂、胳膊被打殘,身體多個器官衰竭,不能吃飯睡覺,兩眼發直、發呆,一米七八的身高瘦成一副枯骨架。就這樣,獄警還逼迫他寫「三書」。零九年五月三十日下午三點四十分,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時年五十一歲。家人去黑龍江省司法廳上訪,至今未果。沉冤未雪,盧玉平遺體已存放數年之久。

法輪功學員張自琴,現年五十五歲,家住四川省古藺縣石寶鎮家屬宿舍,是石寶鎮政府工作人員的家屬。一家人多年來屢遭中共迫害,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這場殘酷的迫害,先後奪走了張自琴家祖孫四代三條人命。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她與幾十個法輪功學員向古藺縣政府郵遞了一封講法輪功真相、呼籲停止迫害、向縣政府反映實情的聯名信。不料古藺邪黨黨委、政府把聯名信作為迫害依據,把張自琴等作為重點對像長期惡毒回訪迫害,多年來,張自琴遭到原石寶鎮邪黨書記傅志高、現任石寶鎮中共邪黨書記徐彬、原石寶鎮派出所所長曾義 、現任石寶鎮派出所所長徐其林、現任石寶鎮綜治辦主任楊林、古藺縣「六一零」人員陳漢釗,以及古藺縣公安局、看守所、古藺法院、檢察院等涉案人員的殘酷迫害,受到了多次騷擾、綁架、關押、監視和四年冤獄,經受了掛牌遊街、綁刑床、注射毒藥、毒打、吊銬籃板、反銬樹幹、灌食、「栽秧子」酷刑、捆繩、裸體毆打、打下身、拖、甩、磨爛肉體、蚊蟲叮咬、行巫術擾亂精神等多種酷刑摧殘,全家遭到惡徒圍捕,劫難中,其丈夫落入冤獄,父親悲憤而去、大兒子貧困病逝、孫子不幸夭折。

徐浪舟,男,時年三十九歲,四川攀枝花市一大隊交警。九四年修煉法輪功之後,連年被評為優秀警察,攀枝花電視台還為他做過報導。在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徐浪舟堅持修煉,並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無理開除、回訪迫害、關押摧殘。被非法勞教判刑各一次,遭到了攀枝花市六一零系統惡徒王志丹等及國保大隊秦剛、鄒勇軍、孫支文等惡警的殘酷迫害:「上刑床」、 幾萬伏的電棒電擊、捆警繩、五花大綁暴曬、高溫奴工、暴力取證誣陷等酷刑。妻子在壓力下與他離婚。零四年十一月一日,徐浪舟非法判刑八年零六個月。零五年一月徐浪舟被送到四川省廣元監獄繼續迫害。後被轉到樂山五馬坪監獄遭受加害。就在徐浪舟即將刑滿回家時,五馬坪監獄長祝偉指使獄卒吊打徐浪舟七天七夜,直至生命垂危,然後將他送成都司法警官總醫院。親人被通知到醫院時,徐浪舟已經於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遺體胃腹處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兩側分別有兩個小圓洞,兩前胸肋內側有一大片血瘀。是毒藥謀殺還是活摘器官,醫院和獄方不但至今不敢給家屬看徐浪舟死亡鑑定報告,還訛詐、威脅其家人。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