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的卑劣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綁架和騷擾,使用的手段非常卑劣,我們通過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報導的迫害案例進行分析。

最常見的現場綁架手段

中共惡徒綁架法輪功學員最常見的手段是在法輪功學員講述法輪功真相的現場,直接綁架。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大陸綜合消息》中,介紹了七起這樣的綁架案,共綁架法輪功學員十二人。例如,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河北省灤南縣法輪功學員杜學銳、劉桂芝到集市上講真相、發放真相年曆,被灤南縣西城區派出所綁架。

光天化日下的入室綁架與騷擾

還有一種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的手段相當常見,就是闖入法輪功學員的家中進行綁架或騷擾。例如,《山東乳山市中共惡人頻繁騷擾法輪功學員》中提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上午九點左右,乳山市乳山口鎮南唐家村唐英麗家來了兩個歹人,不報家門,不出示任何證件,蠻橫的問唐英麗:還煉法輪功嗎?唐英麗說:煉啊。兩個歹人沒說二話,就打電話叫來兩個同伙。進門後不由分說就進行搶劫,搶走一台電腦,一台打印機,手機,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

在這篇報導中,還報導了這幾天內被用同樣方式騷擾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分別是南唐家村的法輪功學員高秀敏、北唐家村宋秀梅、夏村鎮崔家村崔志蘭、以及午極鎮上萬口村魏素貞。

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中共惡徒也是耍盡花招。例如,《天津市河西區姓仲老年法輪功學員被片警、居委會人員騷擾》中介紹,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四點左右,家住天津市河西區體院東姓仲的法輪功學員,被當地的天塔街派出所片警任福祥和一位趙姓的居委會主任到家裏騷擾。開始是以年底看望獨身老人的名義進的屋,然後就開始亂翻,並非法搶走了一些大法資料。還威脅說:鄰居已經反映了,說你家總有人來,再發現有人來,就把你帶走,別看你歲數大了,我們也辦你。

這些惡人很狡猾,名義上是年底了,來探望一下老人,實質上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中共惡徒到法輪功學員家中欺騙的花招還有這樣一種。《假冒同事 山東惡警誘騙優秀教師家人》一文說,十二月十五日中午十二點多點,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和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闖進了馬芹丈夫的大妹家。兩人自稱是馬芹的同事,男的稱自己叫「劉雲峰」,在開發區實驗學校工作,並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證,以證實自己所言非虛,並聲稱自己已修煉法輪功多年,和馬芹是同修;女的沒有說自己的姓名,只說自己也修煉法輪功,是跟母親學的,修煉時間不長。兩人謊稱奉「上邊」的命令來問問有沒有甚麼困難,還問馬芹現在何處。事後證實,這一對男女都是冒牌貨,想用這種卑劣的手段綁架馬芹。

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馬芹曾被本校副校長於德紹騙到學校後,被平度公安局副局長侯加瑞等人綁架。馬芹於當晚走脫,中共惡徒對她進行網上通緝至今。

工作單位裏的綁架

說起到法輪功學員上班的單位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這也是一種常見的卑劣手段。文章《湖南洪江市女教師被迫害精神失常》寫道: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當地惡警和學校領導在光天化日之下,強行將易仙梅綁架到懷化洗腦班進行強制轉化,造成易仙梅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這一天報導的類似綁架案例還有河北省廊坊市文安縣文安鎮三村法輪功學員魏德亮,於十二月十二日上午在工地被城關派出所跟蹤綁架。另一起綁架案是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哈爾濱市松北區公安分局在一名副局長的帶領下,十多名警察闖進呼蘭區康金鎮法輪功學員王巍的私人診所,強行綁架王巍和王嬌嬌姐倆,搶走八個存摺約七十萬元,電腦三台、照相機兩台。她們的母親文淑范亦遭綁架。

荒唐的設卡綁架

還有一種邪惡的綁架手段。《唐山市同村同齡兩農婦身陷冤獄》中說,唐山遷西縣興城鎮五村人陳紅利,曾遭到六次非法迫害。二零一零年三月,正值邪黨「兩會」期間,遷西縣非法在出縣的各個路口設卡查身份證、搜查行人私人物品。三月九日,陳紅麗被遷西縣羅家屯派出所惡警在公路卡點綁架,被關押在遷西拘留所半個月。

交換人質式的黑社會綁架

最令人髮指的綁架手段還有這樣一種。《挾持孩子做人質 哈爾濱惡警綁架郭玉華》說,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哈爾濱市呼蘭區東門派出所四名惡警闖入家住呼蘭區新民街的三十八歲法輪功學員郭玉華女士的家,欲行綁架。當時郭玉華不在家,惡警就綁架了郭玉華的兒子到派出所作人質,然後給郭玉華打電話,讓她到派出所換回自己的孩子,並威脅要將其孩子送往哈爾濱市內迫害。作為年輕的母親,郭玉華為兒子擔心,只好去到派出所,當時就被惡警綁架,至今未歸。

這只是明慧網一天報導的迫害案例中我們列出的綁架、騷擾手段。當然就這一天內的綁架騷擾手段也沒有完全地報導出來。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迫害已經持續十二年多了,哪一天不發生著如此卑劣的綁架和騷擾呢?中共的鷹犬使用的手段真卑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