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中共流氓的畫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中共惡徒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可謂極盡流氓手段,我們結合幾個實例來說明。

河北安平縣馬店鄉法輪功學員徐雲燕曾被非法綁架到安平看守所,她絕食反迫害,遭到野蠻灌食。在看守所一幫惡徒按住她的手、腳和頭,強行把橡膠管插入鼻孔進行鼻飼。所長怕灌食出人命擔責任,就把橡膠管子留在她的鼻子裏,準備第二天再次灌。導致雲燕全身浮腫,心臟病復發,呼吸非常困難。

看守所一個參與灌食的醫生怕自己的惡行曝光,就三番五次給徐雲燕端來餃子、雞蛋,並說些好聽的話:「你看我對你好不好?你想吃甚麼儘管說,想吃甚麼我給你買甚麼,我這樣對你夠可以了吧?」徐雲燕說:「我沒有犯法,為甚麼吃你看守所的飯?我要求無條件釋放,吃飯我回家吃。你們非法關押我,弄得法輪功學員妻離子散,給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壓力和痛苦,還偽善地說對我們好。看守所這麼好,還有肉餃子、雞蛋吃,你怎麼不把你的親人關在看守所裏吃?!你們快把我的家人們逼瘋了,這些肉餃子和雞蛋不也是敲詐法輪功學員家人的錢買的嗎?你們說對我好,這是流氓邏輯。你們勸我吃你們的飯,無非是想達到長期關押我的非法目的,讓我放棄信仰,出賣良心。」

徐雲燕說的非常好,把人綁架到看守所迫害,折磨完後再給好東西吃,這本身就是流氓的邏輯。這是徐雲燕面對面對惡警流氓行為的揭露。而很多時候中共惡徒在耍流氓時,一方面把法輪功學員關起來折磨,另一方面卻對他們的家人說是優待。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黑龍江佳木斯法輪功學員陳鳳敏被東風區政法委王海倫等惡徒從家中綁架進了洗腦班。陳鳳敏的丈夫與自己的媽媽和兒子祖孫三代到東風區政法委要人,王海倫說:「一個月就回來了,住的像招待所一樣,吃的好,還給買衣服。」陳鳳敏的丈夫說:「那我也煉法輪功,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把我送那去吧,我也住住賓館,住住招待所,我這腦血栓病在家誰照管我?」陳鳳敏的婆婆說:「我兒媳婦腎病非常嚴重,一個腎壞死,一個腎有一半工作能力,煉法輪功都好了,家裏活都能幹了,你們既然不給她送回來,那我也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把我也送去吧,和我兒媳婦關在一起。」

是啊,你說把人關在黑監獄像賓館一樣,還享有那麼高的待遇,人家家人順著話一說,政法委書記一下就被噎住了。

軟的不行,又來硬的。一會來了一個警察,說是代表公安局長和派出所來的,威脅恫嚇祖孫三人。老太太問道:「你代表公安局長,那公安局長叫甚麼名字!派出所長叫甚麼名字!」這個耍橫的警察沒敢說出來。老太太又問:「我兒媳婦是不是你抓的,你能不能把她放出來。」警察說:「不是我抓的,我也放不出來。」陳鳳敏的丈夫說:「那你是個幫忙的,啥事你都說的不算,你走開,哪塊遠你往哪走,越遠越好。」

是啊,你甚麼責任也擔當不了,你耍的啥威風?那警察只得乖乖地躲出去了。老太太又說:「我這麼大年紀了,我怕啥,我經歷了文化大革命,哪一句話兩句話說走了嘴,就給扣上個反革命的帽子抓起來。那時候不也是這個黨嗎,現在不也是這個黨,這個黨怎麼了,我兒媳婦煉法輪功身體都好了。在家裏老的,小的,有病的全靠她呢,你們把她抓走了,我們可咋活呢,她出去打工掙的再少,也能為家添個七、八百元錢。現在這個社會貪官遍地,你們怎麼不去抓哪!為甚麼偏偏抓這好人?」

十七天後,陳鳳敏從洗腦班回來了。可是她卻吃不下、睡不好,精神恍惚、目光呆滯、身體非常虛弱。看得出,在洗腦班裏她經受了嚴重的精神摧殘。

這是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當地看守所或黑監獄時中共惡徒耍流氓的嘴臉,而那些監獄裏的惡警耍起流氓來花樣可就更多了。

在河北省開平勞教所,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是親屬接見日。法輪功學員李志民的丈夫、婆婆、弟媳一行五人來看她。而惡警陸海存在辦公室裏卻狠狠地用左手卡住李志民的腮幫子,嘴裏不停地罵著:「你婆婆來你都不見……」明明是他不讓李志民見自己的家人,還反過來說李志民不願見。同時右手猛擊李志民的腦袋,直到把她打得昏倒在地。等李志民醒來後,陸海存又把她捆在椅子上,還給值班警察打電話:「叫他們家屬別走,再等一會兒。」意思是李志民不願去見家人,而他在做李志民的工作。另一個警察王乙則跟李志民的丈夫說:「我再去說,讓她來見。」陸海存在打完她之後還揚言:「誰打你了?誰看見了?」

中共流氓的卑鄙真是超出世人的想像。然而識破中共流氓的畫皮並不難,凡是把法輪功學員關進監牢進行迫害的,無論其口頭說得多好,都無法掩蓋其迫害好人的實質。流氓的本性就是這樣的,往往表面上說得越好的人,背地裏做的惡事越見不得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