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中共的凶殘本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我是一名退休職工,今年56歲。

96年9月,別人向我介紹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於是我抱著治病的這個目的到了煉功點。我試著剛煉了幾個月,久治不癒的各種疾病就消失了,精神特別愉快。要知道,我原本身患風濕關節炎、貧血、鼻炎等各種病,渾身關節腫痛,已經幾年不能正常上班了。中藥、西藥不斷服用,也不見好轉,非常痛苦。我怎樣也沒有想到,法輪功竟然真的就這麼神奇!

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更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轉法輪》書中要求:煉功人要按「真、善、忍」最高法理修心性,去掉常人各種執著心。我努力按照師父書中要求去做,在個人利益上不與人爭鬥,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使自己達到修煉人的標準,身心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光普照中。

99年7月22日中共的廣播、電視突然間大肆栽贓陷害法輪功,誹謗師父,誣蔑大法,謠言鋪天蓋地而來,像天塌了一樣。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了證實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為了講句公道話,2000年3月我到北京上訪,卻遭到無端的迫害,被罰5000元後又被勞教兩年。

在陝西女子勞教所裏,惡人殘酷折磨大法學員,窗戶鋼筋上、樓道鐵門上,隨處都銬著法輪功學員,長期給法輪功學員戴手銬,不許睡覺、罰站、罰蹲,更有甚者給法輪功學員飯裏放不明藥物,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迫害。惡警抬手就打,張嘴就罵。

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高燒40℃不退,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把我送回單位。

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診斷為再生障礙性貧血,我要求出院。出院後,我堅持學法煉功,身體很快恢復,紅光滿面,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在事實面前,家裏所有的親戚朋友無不驚嘆:「這法輪功就是好,我們也想煉功!」從此有緣人也走入到大法修煉中來了。就連一直對我不理解的父親、妹妹也都改變了思想,對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

2005年10月14日,市、區610一夥土匪惡警踢開我的家門,闖入家中亂翻,搶走了我的私人財產,並將我綁架,後刑訊逼供無果,枉判我三年刑期。我家裏人聯名上訴市中級法院,律師到庭做了無罪辯護,不管事情結果怎樣,在這過程中,明白真相的家人證實了大法,必將走向美好的未來。

在陝西女子監獄,邪惡的警察和犯人慘無人道的折磨大法學員,六監區惡警給楊雪芹戴上手銬、腳鐐,夏天帶到操場上暴曬,讓她戴著大號腳鐐在操場上跑,跌倒了,惡警上去就打,並叫包夾人員在後面追著跑,折磨得死去活來。九監區惡警魏塵,帶一夥刑事犯包夾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封閉式強行「轉化」,將法輪功學員單獨關在接見樓下,那裏有幾個房間,有兩道鐵門,與世隔絕,成了「獄中之獄」。

監獄採取給包夾人員減刑獎分的手段,縱容、唆使包夾人員任意打罵、折磨大法學員,寒冬臘月把大法學員衣服扒光,用涼水澆,用電風扇吹,用針扎,注射不明藥物,給身上通電,把線繩綁在大法學員的乳頭上拉,往下身灌方便麵調料水,以及吊銬等等非人手段,逼大法學員寫「轉化」書。我被折磨的昏死過去,兩隻腳上都是血泡且腫脹,嘴被打歪,牙被撬鬆動了。那些打大法學員的惡警惡人卻得到了上級的獎勵。

大法學員在被迫害中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承受折磨的同時,還在向世人講真相,用自己善良的言行證實著大法的美好。深知信仰「真、善、忍」沒有錯,修煉法輪功做好人無罪無錯。罪在中共當權者對法輪功的這場栽贓陷害,編造謊言欺騙老百姓,毒害世人,毀滅人的道德良知。有多少人在中共的紅色恐怖下違心出賣自己的良知,有的被中共的謊言所欺騙,在無知中給自己造下了罪業,如果不醒悟,後果是可怕的。

大法學員有責任把事實講給世人。我們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明白真相,認清中共的凶殘本性,不要再對大法犯罪,不要與邪惡為伍,充當中共的替罪羊。中共惡黨在歷史上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天滅中共在眼前,善惡有報的天理要兌現了!早日脫離中共,才有光明的前程。

陝西女子監獄近期迫害大法弟子情況:

寶雞大法弟子秦麗潔被單獨關押,包夾人員形影不離,甚至跟蹤上廁所、洗漱。

寶雞大法弟子趙寶琴被監視,不讓大法學員互相說話、打招呼,只要看見,就被包夾人員打罵折磨。

附九大隊惡警、惡人名單:

惡警:魏塵,史建榮,杜穎
惡人:張改萍,劉清賢,劉鳳英,田亞蘭,張小紅,劉麗紅,張小平,薛芬,吳元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