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邪惡大全的中共酷刑(二):小號、地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明慧記者海濤報導)旅順日俄監獄於一九零二年由沙皇俄國始建、日本人擴建,許多中國、朝鮮、日本、俄羅斯、埃及等國家的人民曾被囚禁和屠殺於此,被稱為東方「奧斯維辛」,作為上世紀戰爭時期的反人類罪證保存、對外開放。

旅順日俄監獄舊址圖片
旅順日俄監獄舊址圖片

旅順日俄監獄暗牢
旅順日俄監獄暗牢

參觀過日俄監獄的人們很難忘記其中的暗牢(關禁閉的牢房),矮小的門、狹小的空間,僅有的透光透風窗口平時是關著的,人們不敢想像關在其中的感覺。震驚於如何會有如此對待自己同類的冷血人,人們也許認為這只是殘酷的歷史。那麼請看看下面一段描述:

「小號長三米,寬一米,高約一米六,沒有窗戶,陰暗潮濕,密不透光。屋頂上掛一燈二十四小時亮著,地上一側二米長的地方鋪著高約二、三十釐米的木板。我被仰躺在木板上面,兩個胳膊成「V」字形向外張開(屋寬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銬在地環上,膝蓋以下小腿部位和腳懸在水泥地上,墜著腳鐐,腳鐐是鎖在地上的,手銬和腳鐐沒有任何活動的餘地。」

這是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描述天津市港北監獄關小號(禁閉室)、並同時施「地錨」酷刑的一段細節。

小號「地錨」酷刑被應用到天津各監獄

從二零零八年四月,周向陽一直被關在小號裏,遭受「地錨」酷刑,到二零零九年四、五月兩次被送往新生醫院和監獄內部醫院急救。周向陽寫到:每天這樣被「錨」二十四小時,時間長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著力點的腳後跟都硌爛了,而且是長時間持續的。三個犯人看著我,一個坐在我頭上的地方,用力踩著我的手,我的頭在他們胯下兩腿之間;另外一、兩個刑事犯坐在我腳下的地方,不停的給我唸誣蔑法輪大法的文章,不時的打罵、侮辱。原為天津鐵道部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程師,畢業於北方交通大學,擁有建築工管專業和經濟投資專業雙學歷的周向陽,只因不放棄修煉「真善忍」,現在仍被關押在港北監獄。

「地錨」酷刑是港北監獄非常普遍的酷刑方式,被推廣到天津各個監獄。

長期關小號,附加各種酷刑

小號,即中共監獄、勞教所中用來進一步懲罰犯人的禁閉室,大多數陰暗潮濕、無窗,被惡警廣泛用於折磨堅持修煉「真善忍」大法、抵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國大陸各地遭此種監禁折磨的案例報導在明慧網上已有三千八百多例。不但長期關小號,更甚者同時附加各種難以忍受的酷刑。

* 小號地環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胡愛雲被關入哈爾濱市女子監獄,當天押進小號。小號裏沒有窗戶,陰暗、潮濕,有一盞昏暗的燈,十幾種蟲子滿地滿牆地爬,蚊子、蒼蠅滿屋飛,老鼠每晚在頭頂上來回跑,長期關押在這裏,連看一眼藍天,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都是一種奢望。

酷刑演示:銬在小號地環上
酷刑演示:銬在小號地環上

在小號裏,胡愛雲被兩手背到後面,用手銬長期銬在地環上,手被銬的青紫,腫的像饅頭,長期這樣銬著,拇指都沒有知覺了。晚上睡覺也把兩手銬在地環上,長期體罰。在小號裏開始不給被褥,在陰冷,潮濕,冰冷的鋪板上根本無法入睡。在這裏不許洗頭、洗腳、洗衣服,頭癢的像無數的小蟲在咬。

* 懸空吊於小號牆上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遼寧省本溪市威寧營勞教所綁架法輪功學員趙成林,勞教所管理科長李強、副科長梁偉春等野蠻毆打他,使其頭部變形、胸部受重傷、呼吸困難;警察將被打昏的趙成林用兩副手銬吊在陰暗的小號裏,腳上也被腳鐐鎖住,整個人成「大」字形,被懸空吊在小號的牆上。惡警們長達一個多月的反覆、殘忍折磨,趙成林雙股潰爛多處,內臟受傷,奄奄一息,勞教所不但不送救治,反而一直將趙成林關押在小號中。

酷刑演示:懸空吊起
酷刑演示:懸空吊起

私設小號關押,直至死亡

朱雲鳳,女,六十一歲,家住四川成都市小南街,小學退休校長。在煉法輪功之前有糖尿病、心血管病等諸多疾病,一九九五年得大法修煉後身體很快康復。為了維護公民信仰自由的正當權利,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到北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被綁架,長期由成都市金牛區西安路派出所私設牢房小號關押、刑訊逼供、毒打、罰站,於二零零一年七月初被折磨含冤去世,虐殺於成都市金牛區西安路派出所。

康運誠,男,原牡丹江市房地產總公司經理。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被牡丹江市六一零綁架。由於他工作任勞任怨、成績出色,單位主要領導出面為他擔保,惡警置之不理,把他非法判刑關押在牡丹江監獄五監區。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八日,康運誠被關小號,迫害得病危,大約在四月份才「保外就醫」回到家中。康運誠最終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離世,終年五十六歲。

沈景娥,女,四十五歲,穆稜市醫院護士。一九九八年初因患乳腺癌轉淋巴癌已經做了兩次手術,右側乳房切除,右側淋巴摘除。醫院給她下的結論是:最多能活三個月,沒有再治療的價值了。就在她被病魔吞噬、生命已近終結的時候,一九九八年春天,她有幸接觸了法輪功,她堅持煉下來,身體一天天好轉,走入了健康人的行列。所有認識她的人對她的變化是有目共睹的,這也是她萬分珍視這部大法,無論怎樣迫害都堅定不移的原因。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沈景娥被送進哈爾濱女子監獄。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集訓隊,她因堅持自己的信仰被關進小號,小號冬天沒有暖氣,一天兩頓玉米麵粥,而且給她上了背銬,整天不給打開,上廁所都不能去。後來有人去看她,發現她跪在鋪板上,頭貼在鋪板上,雙手背銬在身後,一動不動,已經昏迷。這之後,惡警還指使刑事犯人經常毒打她,多次打得她大小便失禁,給她上大吊,不讓她睡覺……熬過了漫長的日日夜夜,承受住了三年半的百般摧殘,二零零五年五月,她終於回到家鄉,然而身體已極度虛弱,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含冤離開人世,時年四十五歲。

結語

這樣的案例還有許許多多,文字無以表達迫害的殘酷、受刑者的痛苦。中共用這種酷刑對待的是一群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民眾,企圖逼迫這些善良的民眾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放棄修煉使他們身心健康的法輪功,通過使受刑者無法承受身體上極端的痛苦而達到對他們的精神控制,這便是中共實施酷刑迫害的罪惡目的。這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幕正在中共統治下的監獄上演著。

也許不用過幾年,當中共監獄、牢房小號被作為迫害法輪功罪證對外開放的時候,所有參與了這場迫害的人將被千夫所指。誰願意做這樣遺臭萬年的惡人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