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腳是如何傷殘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我們通過中共對三位法輪功學員的腳的摧殘,看中共酷刑的殘酷以及對法輪功學員造成的終身傷害。請讀者先閱讀下面的文字,相關圖片證據是如此的觸目驚心,我們把圖片的鏈接以小圖的方式放在文章的最後,年幼的讀者和心理承受力較弱的讀者請慎入。

她的右腳是這樣爛掉的

黑龍江省新華農場法輪功學員宋慧蘭,多次遭到綁架、勞教和酷刑的折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宋慧蘭被佳木斯市樺川縣橫頭山派出所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樺川看守所。宋慧蘭絕食抗議期間,被強制輸多瓶不明藥物。

同月三十一日,宋慧蘭被轉送到湯原縣看守所。在東北的冬天晚上零下二三十度的情況下,宋慧蘭被迫睡在冰冷的地鋪上,只蓋著薄得透亮的被褥。她每晚被凍得渾身發抖,以至造成子宮脫垂,非常痛苦。

為了加重迫害宋慧蘭,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看守所閆勇、李管教、穆佔國、姜繼武、楊麗等惡警,兇狠地將宋慧蘭按在鋪上,使其動彈不得,強行、快速注射一瓶不明藥物。隨即宋慧蘭感到剜心地難受,滿地打滾,連話都不能說,痛苦極了,生不如死。有的警察過來譏笑、嘲諷說:「沒事,沒有副作用。」

宋慧蘭在極痛苦中熬到晚上,發現右腿膝蓋以下和右腳全變成黑色,膝蓋以下全部失去知覺,身體發硬,不能行走。宋慧蘭對女獄醫和警察說:「我這腿就是你們打針打的。」獄醫看過宋慧蘭的腿和腳之後說:「這腿廢了。」從打完針以後,宋慧蘭的大腦反應遲鈍,記憶斷斷續續,舌頭發硬,身體不聽使喚,右腿變成青黑色,膝下肌肉壞死。

大約一週後,湯原縣看守所警察把宋慧蘭拉到兩個醫院檢查,醫生都說:「這個病人我們治不了。」醫生建議:最好立即截肢,否則將面臨生命危險。湯原縣看守所怕宋慧蘭死在看守所承擔責任,於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給宋慧蘭家屬打電話,讓接人。

宋慧蘭是被家人從看守所抱出來的。當時的宋慧蘭身體僵直、眼神發呆、不會說話,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彎,像木頭人一樣,沒有任何知覺。到家後,家人才發現,宋慧蘭的右腿以下,腳面、腳趾全部壞死,呈黑色,淌黃水,摸上去硬邦邦的,像鐵板一樣。

家人趕忙帶宋慧蘭到佳木斯市的兩大醫院診治,大夫看過之後都不收留,說:已無治療價值,只能截肢,還有生命危險。

就這樣她的腿一天比一天惡化,越來越黑,越來越硬。一動彈,順著腿淌血水。到了五月二十五日,宋慧蘭的右腳完全地掉了下來。

警察的「關心」使他失去了雙腳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晚上,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豐茂林場法輪功學員王新春,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豐溝派出所女所長王維和一惡警抓住,並強行搜身。他走脫後,為了躲避惡警的非法追捕,只得走山路。金山屯區公安局局長崔玉中調動公安把山包圍。王新春不慎掉到河裏,從腳到膝蓋全濕透了,不一會就結了冰。

兩天後,王新春跑到一位老鄉家,善良的主人給他做了麵條。就在這時王維帶著那個惡警闖入屋內,將他綁架。

一月十一日早上八點多鐘,區六一零、區公安分局和豐溝派出所進來一群惡警,對他進行毒打和侮辱。在王維和崔玉中指使下,一個姓邊的惡警從火爐上倒出熱水,強行把他凍僵的雙腳硬搬進熱水中。綁架他的那個惡警用剪刀把鞋剪開,鞋與肉都和冰相連,就這樣在熱水中強行把他的鞋脫下了。一旁的惡警還偽善地說:「我們公安多好,像侍候兒女一樣侍候你。」

這有一個常識,人身體的某一部位一旦被嚴重凍傷之後,特別像這種冰已將腳與鞋連在一起,又經過幾天凍傷的情況下,是不能直接用熱水燙的,那樣就會造成終身傷殘。惡警們歹毒的用心就是要把王新春的雙腳給廢掉。

是不是警察真的不知道這個常識?這不可能,在東北那地方,大人小孩都知道這個道理。而且惡警用熱水給王新春燙腳時,王維還說:「我家有個親戚以前也凍了,回來就把這親戚放進冷水缸裏緩冰。」可以看出王維知道人在嚴重被凍後是必須用冷水或雪進行緩冰的,可惡警明知道不能用熱水,卻用熱水給他熱腳,意圖不言自明。結果鞋被剪開後,王新春的腳就沒知覺了,並且起了泡,站不起來了。惡警明知會發生甚麼,又折磨了他一天,在晚上五點多,看他確實不行了,就將他押送回家。

回家後,王新春被熱水處理過的雙腳,開始起泡淌黃水。經過十個月的痛苦折磨,王新春的雙腳一點一點地爛沒了,致使他終生殘疾,至今傷口無法癒合。

王新春的雙腳掉了之後,也曾到公檢法及中共的各級部門去控告,可是每每都受到打擊報復。家庭生活極其地艱難,他只好到殘聯、民政等部門要求救濟,可是卻都遭到不法人員的阻攔與打擊。這十年下來,王新春遭到的迫害不計其數,而且有些惡人還專門打他已經傷殘的雙腳的斷茬。

腳後跟上的深洞

吉林省榆樹市大法弟子楊佔久,曾被非法勞教兩年,受到毒打、電擊、上大掛和用胳膊肘猛擊腰眼等酷刑。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楊佔久被枉判七年,劫持到吉林省四平監獄。同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楊佔久被逼跳樓,造成雙腳的腳後跟骨頭粉碎。手術後,雙腳後跟的骨頭被拿掉,雙腿神經壞死,不能走路。即使這樣,獄方一直不予放人。到二零零九年八月出監時,左腳還在流膿。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住在岳父家的楊佔久再次遭綁架,終因楊佔久雙腿傷勢嚴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被家人取保。

現在的楊佔久,多年來由於傷勢嚴重,多處骨折,腳脖子僵死,後跟骨也沒有了,腿畸形癒合,拄雙拐稍一行走就發炎膿腫。如今腳上多處又在潰爛流膿,腳後跟上形成一個深洞,難以癒合。

十多年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異常慘烈,上述的三個事例已經充份說明了這一點。而就這三位法輪功學員來講,他們受到的酷刑迫害中,腳受到的摧殘也只是其被迫害的一部份,根本不是他們遭到摧殘的全部。中共能將法輪功學員的雙腳摧殘成這個樣子,還有甚麼罪惡他們做不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