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楠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備受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的王慧楠,曾是一個體弱多病的姑娘,但是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之後她全身疾病不翼而飛,親身體會到法輪大法的超常。然而二零零四年八月這個青年女子卻因為維護法輪大法的聲譽被惡警綁架,關進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殘酷迫害兩年,後來多次遭惡人騷擾。下面讓我們來看看這個普通姑娘所經歷的悲慘遭遇。

一、遭遇綁架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四日,上夾河鎮派出所的洪越峰等惡人在當時的政法委書記梁豔華的指使下,綁架了這個年僅二十四歲的姑娘。唐鳳廉當時是該派出所的戶籍員,他和洪越峰對王慧楠又是威脅又是恐嚇,他故意將手銬銬進王的肉裏,使王痛苦不堪。在去馬三家勞教所的途中,此二人不顧旅途的顛簸,給王打背銬,讓她連坐車都是在痛苦之中承受折磨。

二、遭遇洗腦和灌食迫害

馬三家勞教所是名符其實的邪惡黑窩。王慧楠被關在女二所一大隊四分隊。到這面臨的第一關就是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惡警派包夾對王慧楠進行洗腦,強迫她反覆看惡人瞎編的攻擊法輪功創始人的惡毒材料,威脅恐嚇她如果不背叛信仰永遠都別想出去,還揚言要把她送進大北監獄。深夜才讓她睡覺。家人去看她也不讓見。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為了抵制迫害,王慧楠開始絕食,三天後惡警對她進行灌食迫害。她被幾個惡人強行摁倒在地,邪惡的獄醫將又硬又長的管子從她的鼻腔插入胃裏進行鼻飼。這種迫害造成的痛苦當然不言而喻,這裏要特別指出的是盤錦市盤山縣法輪功學員李寶傑就是在被野蠻灌食時窒息而死。

三、遭遇凍刑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日早上六點左右,王慧楠因為不穿勞教服被惡警隊長崔紅叫到辦公室。崔紅讓她把勞教服穿上,王說:「我沒犯法,是好人,不是勞教犯,不應該穿犯人的衣服,這是對大法弟子的侮辱。」吃過早飯,崔紅拿來勞教服,強制給王慧楠套上。王馬上把勞教服脫掉。十點多鐘崔紅又找來一根塑料繩,給王慧楠打了一個背銬。王慧楠當時指出這是違法行為。惡警找出一本書,找到一條有關「擾亂社會秩序者,執法者有權進行懲罰」的條文,王慧楠說這一條與自己行為對不上號,這裏是勞教所,談不上擾亂社會秩序。惡警看沒理就走了。

十一點鐘,崔紅解開王慧楠的一隻手,帶她去上廁所,回來後把繩簡單的繞了兩圈就走了。王慧楠發現繩很鬆,捆著難受就解開了。原來是崔紅故意讓她解開的。因為快十二點了,一會兒有人送飯來,崔紅怕人看見,故意鬆點綁。下午一點多,惡警又往王慧楠身上套勞教服,王慧楠往下脫。五分隊隊長任紅讚說:「再脫,我找針給你縫上,要脫一起脫。」王慧楠說:「警察說出這種話,真讓人失望。」任說:「話還用說的那麼明嗎?放明白點兒。」惡警是在威脅她,意思是再脫勞教服,就把她的衣服扒光。在此之前一大隊就有一位女法輪功學員因為不穿勞教服被扒光衣服,她們反倒說是那人自己不穿衣服。情急之下王慧楠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一齊撲過去,把她摁倒在沙發上。三分隊隊長黃海燕用手緊緊捂住她的鼻子和嘴,王幾乎窒息。

後來王被惡警崔紅關進小號凍了十二天。小號是見不得人的,設在女二所綜合樓四樓非常隱蔽(外國記者多次去調查都沒找到)。小號長三米、寬兩米,陰暗潮濕、四面透風。號裏溫度幾乎和室外差不多,人在裏面凍不死就是活遭罪。一天三頓窩頭,只讓上三次廁所。號裏安了高音喇叭,每天惡警都放不健康的廣播節目,並且有時長時間的把音量開到最大,用高分貝噪聲迫害大法弟子。再加上天氣寒冷根本無法睡覺。從小號出來時王慧楠走路都很吃力,全身都凍僵了。

從小號出去後王慧楠被隔離在一樓倉庫。倉庫很冷,每天五點進去,晚十點以後才可以回寢室,並且二十四小時都有包夾看著。十六日下午一點多崔紅又把她關進廁所,王慧楠堅決抵制,她質問崔紅:「哪條法律規定不穿勞教服就得在廁所裏待著,是所長(蘇境)規定的嗎?」崔紅講不出理就打罵她,並威脅說:「不穿就再買套新的。」臨走時派惡人李麗在門口把守。王不停的推門,堅決不在廁所裏待。最後崔把她關在惡警辦公室。崔紅給王慧楠非法加期十天。

四、遭遇嚴管迫害

後來惡警把王慧楠和其他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關在一起,對她們進行嚴管。早起晚睡,一天三頓飯都是玉米麵窩頭並伴有老鼠屎,清湯寡水吃不飽也不許買東西吃。並且嚴管期間連衛生紙之類的生活用品也不讓買,更不讓通信和接見。每天從早到晚保持一個姿勢坐在塑料小板凳上,不許動,這種刑罰非常殘忍。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包括王慧楠在內的很多法輪功學員因為長期被這樣折磨,有的臀部坐出了血泡,然後血泡被磨破了又長出了繭子。這種刑罰的卑鄙之處就在於被體罰的人如此痛苦,可別人根本就看不出來她被體罰過。有一個成語叫如坐針氈,用這個成語來形容這種刑罰的殘酷性是最恰當的了。

當時的惡警隊長張壘和劉慧對法輪功學員非常邪惡。每次洗漱連走路的時間都算在內最多只給五分鐘,不許洗澡,不許洗衣服。打罵法輪功學員是家常便飯,不管你多大歲數,只要看你不順眼就要打你,不講法律,無法無天。

五、第二次被關小號

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王慧楠和同修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男惡警謝成棟搧她嘴巴,用手銬銬了她六個半小時。六月六日上午十一時,謝成棟再次將王反銬在暖氣管上長達二十八小時。王絕食抗議,謝欲拿電棍電她,後被王慧楠正念制止。

同年七月二十日因喊「法輪大法好」,她再一次被惡警大隊長李明玉、副大隊長謝成棟(警號:2118451)、惡警張鶴(警號:2118635)、惡警圖玉鵬(警號:2118521)關進小號迫害十天,銬在鐵椅子上。姓王的號警和李錚值班時,讓法輪功學員大小便都在盆裏解決,到點統一出去倒,屋內悶得上不來氣。當時正是伏天。

六、零五年冬天遭遇的迫害

為了抵制坐小板凳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整體反迫害拒絕坐小板凳。惡警又變換了迫害的招數。整個一個冬天王慧楠和她的同修們都是在又涼又硬的大理石地面上坐過來的(直接坐在上面,不准墊任何東西)。這些同為女人的惡警們竟能用這種方式來迫害女同胞,她們的良知何在?

七、新一輪的瘋狂迫害

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由管教處長馬吉山、劉勇帶一群男惡警進駐女二所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新一輪的瘋狂迫害。為了強迫她們穿所謂的勞教服,男惡警把大法弟子集中到最冷的房間(沒有暖氣)。白天罰站(必須一動不動的站著,否則拳打腳踢),晚上有時十二點才能就寢,有時一連站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吃飯、上廁所。

前後累計一共罰站三個月,造成法輪功學員全身特別是腿部嚴重腫脹,腳腫得只能穿大號鞋。晚上不讓蓋自己的棉被,必須蓋他們給準備的垃圾棉被,對著燈一照像漁網一樣大窟窿、小窟窿的,特別薄。法輪功學員不屈服他們就迫害升級,把幾個特別堅定的拉出去暴打,然後將她們單獨關在不同的房間實施抻刑。

八、遭遇令人髮指的抻刑

零六年三月七日到六月二日期間,王慧楠被惡警馬吉山、劉勇用抻刑迫害累計長達四十三天。

酷刑演示:抻銬
酷刑演示:抻銬

抻刑就是將兩手一高一低分別銬在兩張床的床頭欄杆和連接上下鋪的梯子上,使人站不起來也蹲不下去,總是彎腰,胳膊向兩邊抻直。這種酷刑使人外表無傷,痛在筋骨。一名本溪的法輪功學員周華就是被這種酷刑折磨的折了一隻胳膊。每天半夜才讓睡覺,有時凌晨三點才讓睡。早上五點就得起來繼續折磨。睡覺只能側著身子,兩手摟著床頭樓梯桿,被手銬固定在那裏,無法翻身,痛苦至極,早上起床時壓在下面的胳膊都不會動了。

由於當時天氣很冷,王的雙手被手銬勒的都變成了紫黑色,像老樹皮一樣。獄警說她這雙手肯定廢了。王慧楠堅定的對他說:「等到天氣變暖,只要我還活著,這雙手一定會恢復原樣,這就是法輪大法的超常。」由於這堅定的一念,後來她的手真的恢復了原樣。

王慧楠曾先後四次被馬吉山、劉勇、崔凱抻到極限,每次都是在她痛昏後才給放鬆點。長時間的吊銬、罰站使她的腳只能穿四十幾號的大鞋,並且腳趾間長了很多腳氣(由於腳長時間在鞋裏泡著造成的),癢的鑽心,只能硬挺。後來天氣逐漸變熱,夜裏蚊子很多而且很大。惡警故意把窗戶打開放蚊子咬她,她在受刑,雙手被銬著,這些警察真是太卑鄙了。她曾三次遭馬吉山毒打,主要是搧嘴巴、揪頭髮、用腳踢以及無數次的人格侮辱和威脅恐嚇。惡警馬吉山無恥至極,二零零六年五月中旬的一天,他用鉗子快速將大連學員鄒秀菊的兩顆牙齒拔下,偷偷溜走,對外謊稱是該學員自己造成的。當時鄒秀菊四肢被手銬固定在死人床上,根本動不了。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九、遭遇罰跪

同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點多,劉勇、馬吉山、王奇讓王慧楠到牆角跪著,王義正辭嚴地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女子也不能給牆下跪。」惡警給她打上背銬並多次將她踹倒,她忍著劇痛一次又一次地站了起來。後來幾個惡警乾脆用桌子將她頂在牆角迫使其下跪。聽說好多學員都看到她身後有很多惡警踹她時留下的大鞋印。

十、在女一所被迫害做奴工

零六年六月,王慧楠被送到馬三家女一所做奴工。由於長期遭受抻刑折磨,她幹不了重活。但是每天五點多就得出工,深夜才能回寢室。車間裏生產軍大衣灰很大,又是夏天。每天收工後不得不洗涼水澡。惡警和代工隨時都會打罵完不成任務的人,車間裏迴盪著她們被電棍電擊後的慘叫聲,氣氛非常恐怖。

十一、回家後多次遭惡人騷擾

在多方法輪功學員的營救下,王慧楠於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四日返回家中。然而迫害並沒有就此結束。二零零七年二月上旬,上夾河鎮政府幹部包英傑、上夾河村書記周長春和一名政府工作人員以回訪為名到王慧楠家進行騷擾。包英傑拿出一張表格讓王慧楠簽字。王說:「憑甚麼簽字?我和你一樣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公民,你沒有權利讓我簽字,我也沒有義務配合你。」包威脅她不簽後果自負。王慧楠於是向在場的三個人講述了自己在馬三家勞教所受到的殘酷迫害,勸他們不要參與迫害。最後三個人走了。

二零零八年夏日裏的一天,上夾河派出所戶籍員唐鳳廉和協勤人員徐老大突然闖入王家騷擾,威脅恐嚇。這些所謂的執法者就是執法犯法,不想讓老百姓過安穩日子,他們才是名符其實的社會不穩定因素。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上夾河村書記宋保軍、村幹部宋紹芹和張靈蕭突然來到王家,說:「你們家人明天哪也別去,市裏要來人問你們還煉法輪功不,你們就說不煉了。」他們是受上夾河鎮政法委書記姚波的指使去的,邪惡的陰謀最終沒有得逞。

歡迎更多知情者提供更多中共邪黨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內幕。希望那些至今仍不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世人,擦亮您智慧的雙眼,辨明是非正邪,早日了解真相。願更多的善良人用良知和勇氣來維護正義,早日結束這場殘酷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