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撫順市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紀實(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接上文《遼寧撫順市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紀實(一)》

(明慧網通訊員遼寧綜合報導)

一、撫順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部份案例

◇程元龍被本溪監獄迫害致死

程元龍,男,五十五歲,撫順市順城區葛布街法輪功學員。在遼寧省本溪監獄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眼看人就不行了,邪黨監獄把他扔給家人。程元龍回家才半年,於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含冤離世。

程元龍二零零零年在親屬家知道了法輪大法的美好,開始修煉大法。二零零一年十月間他想把這種美好告知更多的人,走出去張貼真相資料,被人惡告、遭邪黨人員綁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程元龍被當地公安非法拘留,惡警用皮鞋踏他胸肋導致內傷,半年多未癒,後被非法勞教。在撫順市武家堡勞動教養院,他當面痛斥惡警王軍等人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行為,多次被送入嚴管班和洗腦班隔離體罰。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他被政委劉志剛、大隊長吳偉等惡警及其指使下的暴徒瘋狂毆打、並強行關進小號,雙手吊扣在鐵門上達一星期之久。後經其他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以及他自己的努力下才得以解脫。

程元龍抗議邪黨的迫害,拒穿囚服、拒背四十五條、不參加所謂的「集訓」,多次寫書面材料揭發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並對自己被非法勞教上訴。勞教所大隊長伍藹東(音)、管教任福明等惡警勾結東洲當地轄區的派出所,狼狽為奸,捏造事實,指使刑事勞教人員做假證,以莫須有的罪名將程元龍「逮捕」。程質問惡警:「我犯了甚麼罪?你們逮捕我!」宣讀「逮捕」的人心虛膽怯,明知理虧,慌忙溜走。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惡黨人員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不公開審判,對程元龍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到期)。程元龍在遼寧省本溪市溪湖監獄遭受迫害。

幾年監牢的非人迫害,使程元龍的身體消瘦,蒼老,因他始終不「轉化」,迫害也在升級,最後身體虛弱到不能站立。這期間家屬探視提出保外,獄方以種種藉口不放人。

到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獄方在眼看人就不行了,沒有通知家屬,把程元龍抬回家。半年後,程元龍由於身體被迫害極度嚴重,最後無法進食,離開人世。

◇孫倩被大北監獄迫害致死

孫倩,男,三十三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六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孫倩本來就善良、穩重,得法後更加大度,憨厚可信。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孫倩三次進京上訪、打橫幅,多次被抓被打。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因掛法輪功真相條幅、參與製作真相資料,孫倩被撫順市公安一處非法抓捕。遭到酷刑逼供、折磨,被非法判刑九年,在撫順第二看守所關押,身心遭受嚴重摧殘。

二零零三年秋,孫倩被轉至瀋陽監獄城的瀋陽第二監獄二十監區非法關押。因孫倩堅持修煉、不配合邪惡之徒的要求,不承認自己犯法,所以長期關小號,不許家人接見。後期一次家屬接見時,看見他身體非常虛弱,但怕家人擔心,還是努力的打起精神,臨分別和他母親講:你們放心,我做的很好,我比你想像中還要好。

住院期間,孫倩抗議非法關押、非法迫害,這期間家屬多次要求保外就醫均遭拒絕。孫倩十分虛弱的身體染上肺結核、結核性腦膜炎,在昏迷不醒的狀態下被送進監獄內醫院。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在大北監獄被迫害致死,時年三十三歲。

◇梁素雲被瀋陽馬三家教養院迫害致死

梁素雲,女 ,三十六歲,撫順市順城區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七日被瀋陽馬三家教養院迫害致死,遺體手戴手銬,手腳被扎了許多針眼,傷痕累累。

一九九八年春天,梁素雲在撫順開始修煉,修煉後改變了抽煙喝酒的習慣,多種疾病一掃而光。二零零二年梁素雲到北京上訪,被綁架到瀋陽馬三家教養院。梁素雲絕食十七天後被拉到撫順石油醫院灌食,撫順石油醫院離她家只有半站地,可警察到她去世都沒有通知家屬。

二零零二年三月一天晚上十二點,一群警察闖到她家告訴她婆婆王玉蘭說梁素雲跑了,搜了半宿。第二天一早,王玉蘭才聽說梁素雲在石油醫院灌食呢。王玉蘭做了一碗麵條前去看望,一看人已經死了。警察一看王玉蘭來了,立刻把人抬走,看都沒讓她看一眼。王玉蘭哭喊著:「就算是反革命臨死還得通知家屬呢?你們連看都不讓看,簡直禽獸不如。」喊著就癱倒在地,現在回憶起來那時的情景,她還淚流滿面。

警察為了推責任說梁素雲是跳樓死的,據知情人講,梁素雲臨死時手被扣在床上都腫了,醫院四周都是鐵欄杆,而她已經絕食17天了,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四週有四個警察看著怎麼能跳樓呢?派出所至今沒有提供任何證明和賠償。

◇劉玉清被撫順教養院等迫害致死

劉玉清,女 ,四十歲,撫順市望花區法輪功學員,原撫順特殊鋼廠工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劉玉清去北京上訪反映情況,十月二十五日在天安門廣場被抓,關進拘留所後,被撫順市望花區公安分局接回,關進撫順市戒毒所,非法關押一個半月後,又轉回單位關押,不讓回家,由廠保衛處輪流監視、看管,剝奪人身自由,一直到二零零零年二月中旬止。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劉玉清去北京,在天安門向世人講清真相,舉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當場被抓,遭毒打、坐老虎凳,她絕食抗議被抓,非法拘留七天後被無條件釋放。

二零零一年二十一十五日,劉玉清在單位上班,正在辦公室工作,被望花區樸屯派出所三名警察強行從三樓拖下,衣服被拽破,鞋子拖掉一隻,綁架到派出所,第二天送進撫順拘留所,半月後轉送撫順市教養院。在此期間遭到酷刑毒打、刑訊逼供、剝奪睡眠等種種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內臟被嚴重擊傷,一個多月中身體被折磨得極度虛弱,發燒、尿血急促、面黃肌瘦。家屬聽說後去教養院要人,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被接回家。邪惡之徒還不放過,在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晚八點多鐘,望花分局、古城子、演武派出所、與街道由於守軍所長帶著十多人,跳牆闖進屋,搶走物品,劉玉清又遭受新一輪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三日,劉玉清睜著眼睛,半張著嘴,含冤離開了人間,年僅四十歲。

二、撫順市法輪功學員受嚴重迫害部份案例

◇陳賓利被非法判刑七年 遭種種非人折磨

陳賓利,男,撫順市法輪功學員,十年來長期遭受中共各級人員的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份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監獄遭受了種種非人的折磨。二零零六年八月,陳賓利在盤錦監獄抵制出工,被弄到老虎凳上用五根電棍同時電擊;二零一零年七月份抵制戴犯人胸卡牌,被管教中隊長王孝強暴打,惡警叫囂打不死就行,出事他負責。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陳賓利進京上訪,被警察非法搜身又進行恐嚇。後被帶到撫順駐京辦事處,第二天,陳賓利被撫順東洲區撫東派出所的警察付克明和陳賓利單位6409工廠供應處的書記郭清帶回到撫順,直接送到撫順拘留所非法關押,後陳賓利被劫持到撫順教養院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五日,因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劉保河構陷,撫東派出所的所長吳沈和6409廠武裝部長賈某綁架、劫持到撫順市南溝看守所,每天幹大量的手工活,早六點到晚六點,不完成定額,不讓睡覺。陳賓利經常熬到深夜,因煉功被管房的刑事犯罰蹲,並用腳後跟磕後背。在這關押將近兩個月,由東洲區檢察院、法院秘密開庭(沒有通知家屬到庭)非法判刑七年,當庭發給陳賓利判決書,說在七日內可上訴,回到看守所陳賓利做了無罪上訴,幾日就接到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通知書。

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陳賓利被戴上手銬、腳鐐押送到瀋陽新入監監獄,期間遭奴役、體罰、電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八月六日,陳賓利被轉到盤錦監獄。陳賓利於九月份開始申訴,二零零五年二月寫了《拒絕接受對陳賓利一切改造活動》的說明。陳賓利於五月三日拒絕出工,被幾名犯人挾持著到廣場站排等待出工。陳賓利向在場的六百多人大聲講真相十分鐘,這時警察進來叫多人拖抬陳賓利關到嚴管室,鎖在鐵凳上,吳鳳剛(管理科長)帶領臧幹事、楊冠軍用電棍電,大約電半個小時,極其痛苦,陳賓利背法輪功經文。吳鳳剛氣急敗壞,說把電棍充足電,明天給你用。陳賓利一直在老虎凳上鎖著。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六年四月,陳賓利絕食抗議迫害,遭受獄醫於景書和劉獄醫領幾名犯人將陳賓利鎖在老虎凳上,按住頭往口腔裏灌食,有時二天灌一次或一天一次,那時陳賓利絕食十九天。 二零零四年在勞動現場被惡警中隊長李作龍、謝健剛毒打。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陳賓利七年非法判刑的期滿。監獄不放他,準備給陳賓利送到當地洗腦班。陳賓利家人提前來到監獄,等街道的人到了告訴他們這是違法的,家人必須接回去,他們向上級反映,無奈監獄給簽了字,放陳賓利出獄。

◇李鳳珍七年遭十次綁架 酷刑迫害致視力模糊

李鳳珍,女,撫順市法輪功學員。李鳳珍和八歲的女兒在一九九五年十月同時得法,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按照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修煉,思想和身體發生巨大的變化。李鳳珍的心臟病、胃潰瘍、眩暈症等疾病得到康復, 感受到了法輪功祛病健身、淨化心靈的神奇功效。 李鳳珍萬分感激師父給予她的第二次生命。

可是一九九九年,惡首江澤民,利用手中權力,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在這場迫害中,李鳳珍七年遭十次綁架,酷刑迫害至今視力模糊。

一九九九年十月,李鳳珍到北京上訪。 在天安門廣場,警察盤問李鳳珍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是否是煉法輪功的,李鳳珍回答「是」,就被他們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後又把她劫持到了撫順駐京辦事處。他們強行扒光衣服,連鞋子都脫下來,進行非法搜身,搶走傳呼機一部(折合人民幣五百元),搶走現金一千二百元,不給收據。李鳳珍由派出所片警李江紅,直接押送到撫順拘留所,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下,李鳳珍身體出現了心臟病、高血壓等嚴重病態,不能行走,拘留所拒收。

當地政法委「六、一零」把李鳳珍列為重點人物,在以後的日子裏,李鳳珍不斷遭到政法委、派出所、街道等人員的騷擾、威逼、恐嚇 ,李鳳珍和女兒在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傷害。派出所惡警教導員高清祥、片警李江紅從一九九九年就把李鳳珍的戶口和身份證非法強行扣押至今 。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四日,社區書記劉振生到李鳳珍家逼迫李鳳珍去聽對法輪功創始人的誹謗言詞,被李鳳珍拒絕。他竟對李鳳珍說:「你不聽,我把你家玻璃全砸碎。」第二天,派出所教導員高清祥、片警李江紅、街道書記高慧敏、社區書記劉振生、魏燕等五個人來到李鳳珍家拿出一張印好的表格 (寫攻擊誣蔑法輪功創始人的言詞)逼李鳳珍簽字,寫保證,放棄信仰,被李鳳珍當即嚴厲拒絕,並拒絕他們的一切無理要求。

二零零一年元旦,派出所高清祥帶領一夥警察拼命砸李鳳珍家門,她女兒嚇的撲倒在李鳳珍的懷裏,渾身顫抖,緊緊的抱著李鳳珍邊哭邊說:「媽媽,我好害怕!」他們見砸不開門,就用萬能鑰匙擰門鎖,擰了好一陣子也沒打開,警察抓捕李鳳珍的陰謀沒有得逞。

二零零一年二月末,李鳳珍正在家裏學法煉功,派出所片警李江紅帶兩個警察在李鳳珍家門外蹲坑,等李鳳珍女兒放學回來,誘騙李鳳珍女兒把門打開,然後把 李鳳珍和女兒一起抓上警車,劫持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長問李鳳珍還煉不煉法輪功?李鳳珍說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決不放棄自己的信仰。於是他們把李鳳珍和女兒強行分開,把她拽上警車,劫持到撫順教養院非法教養兩年。

到教養院後,一惡警把李鳳珍扔到床上,就是一陣耳光,用拳頭猛擊李鳳珍的頭部、臉部和眼睛,當時把李鳳珍打得幾乎雙目失明,甚麼也看不見,頭 痛難忍、鼻子流血。在這種殘酷的迫害下,李鳳珍心臟病復發,血壓升高,教養院拒收。他們又把李鳳珍拉回派出所,此後惡警指派專人跟蹤、監視李鳳珍的一舉一動,人身自由受到限制。

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東洲區政法委一女科長(姓名不詳)帶領幾個人天天到李鳳珍家砸門。後來他們找到李鳳珍女兒學校,誘騙李鳳珍女兒後,找到李鳳珍臨時工作地點。她逼迫李鳳珍「轉化」,放棄修煉,李鳳珍修煉大法做好人,沒有錯,她決不會所謂「轉化」。

中共邪黨對李鳳珍一次次的威逼迫害,李鳳珍和女兒又一次受到極大的傷害,她們再也無法呆下去被迫流離失所,到處流浪。 女兒從此失學了,這對孩子的打擊太大了,李鳳珍也從此失去了工作。 政法委六一零,派出所、街道等組織大量人員查遍全市所有學校,查找她女兒的下落,李鳳珍女兒再也不敢上學了。

二零零一年七月,李鳳珍到某地取大法書時,被惡人構陷,被綁架到將軍派出所。幾個惡警威逼恐嚇李鳳珍,並把她銬在鐵管子上非法搜身,惡警從早晨八點一直折磨李鳳珍到半夜十一點,才把她押到看守所,由於李鳳珍被折磨的心臟病復發,看守所拒收。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日,李鳳珍再次走上了天安門證實大法。當她喊出「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時 ,一個警察一腳把李鳳珍踢倒在地拖上警車,又照她頭上用拳頭猛擊,當時把李鳳珍打倒在車上。綁架到公安局後,一個警察衝上來對李鳳珍拳打腳踢,打得李鳳珍眼前直冒金星,頭痛難忍、頭昏嘔吐,看不見東西(至今李鳳珍的眼睛還看不清東西),李鳳珍躺在地上兩隻胳膊被警察踩住,他們給李鳳珍拍照,李鳳珍把頭扭向一邊,雙眼緊閉,不配合惡警。四天後,李鳳珍被押送到撫順戒毒所繼續迫害,她一直在絕食,惡人不許李鳳珍睡覺、上廁所,還經常遭到警察的侮罵毆打。半個月後,當地派出所副所長和兩名警察把李鳳珍駕到樓下,拖到警車上(李鳳珍因遭嚴重迫害,身體非常虛弱,不能行走),沒等李鳳珍穿棉衣、棉褲、鞋和襪子,還光著兩隻腳,惡警急忙把李鳳珍押送到撫順教養院,欲圖非法勞教三年。

下車後,惡警把李鳳珍扔在地上,勞教所副所長又對李鳳珍大打出手,拳打腳踢,打得李鳳珍頭痛難忍,眼前一片漆黑,昏倒在地,甦醒後,就聽副所長說:「告訴你李鳳珍,你如果不『轉化』,就把你打死在這裏,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後經獄醫體檢,李鳳珍心臟病、高血壓復發,教養院拒收。警察們不甘心,把李鳳珍先後押送到撫順三院和二院,檢查為冠心病、高血壓。最後惡警將李鳳珍拉到派出所,讓她拿出三百元,她說沒有,惡人氣急敗壞的又打李鳳珍,並指派四人看管她,第二天下午惡警向李鳳珍工作單位要體檢費和汽車油費,工作單位沒給,惡警只好把李鳳珍放了。

三、其他撫順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部份案例

◇馬鳳梅,女,五十七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喜得大法,她得法受益很深。她全身的病都好了。學法不長時間,邪惡開始鋪天蓋地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了,馬鳳梅被壞人構陷,被非法關押在哈達鄉派出所迫害,然後又送往撫順市第二看守所和瀋陽女子監獄「轉化」迫害。

在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的那一天晚八點多鐘,馬鳳梅去撫順縣哈達鄉發放真相資料,被當地村支書構陷,被哈達鄉派出所連打帶折磨一宿,第二天天亮被哈達鄉派出所送往撫順縣公安局審問迫害,問資料是從哪裏來的?不說就上來幾個惡警,連局長都參與了。他們哇哇大叫,不說就打,那皮兜子上面還帶著鐵環就往她脖子上抽,脖子都抽破了,血直往外冒,然後就把她按在烤燈下烤,那個大烤燈不知道有多少度數烤了好幾個小時,烤的又痛又熱,很難受。然後到她家抄家,把一本寶書《轉法輪》翻走了,然後向她丈夫索要五百元錢。

在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晚七點多鐘,把馬鳳梅送到撫順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裏給邪惡幹著活,每天都有任務,完不成任務,早晨早早的就得起床,把沒幹完的活幹完,幹不完不讓吃飯不讓睡覺,在這期間惡警趙春豔向她丈夫詐取人民幣一千元。

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七日,又把馬鳳梅送往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這裏更是邪惡,把她分到邪惡的八大隊。早晨起早就出工晚上十二點收工是經常的。在車間裏幹活二十四小時電棍不停的響。要用電棍電一個人,幾個惡警都參與。把人電得連滾帶爬。有時給馬鳳梅的任務沒完成把她叫到辦公室用電棍在她的身上亂電,身上都是大泡。打嘴巴子、讓蹲著,反正每天沒有好日子,真是一天天的在煎熬著。獄警隊長郭桂傑安排兩個詐騙犯包夾,天天看著馬鳳梅不讓她說話,不讓她隨便走動,經常上隊長那告密說她如何如何不配合他們,隊長多次找她的麻煩,用電棍電她。有一次大隊長把馬鳳梅叫到辦公室用電棍過好長時間,後來上邊下來檢查才算把她給解脫了。他還揚言說:「你等著,有時間我好好的收拾收拾你。」然後把她丈夫給她郵的二百元錢都沒收了,連買手紙的錢都沒有,每天只讓上兩次廁所,有時讓尿憋的很難受只好往褲子裏尿。

原遼寧省第二監獄監獄長孫輝,他找到馬風梅的丈夫,要給她辦保外就醫,她丈夫就聽信了,孫輝向她丈夫索要人民幣四萬元,直到馬風梅非法關押出獄,孫輝也沒有給她辦理保外就醫,錢也沒還。(以上所有提到的錢都沒有返給本人)

◇趙福祥,男,五十九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 九七年喜得大法,當時因為他身體多病纏身,心臟病三次都差一點要了他的命。後來通過朋友介紹學了大法,學法不長時間,身體上的病都好了,妻子看到他的變化,也跟著學了大法。大法讓他們明白了如何做更好的人。

可是就這麼好的功法,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了迫害,不允許大家學法煉功做好人了。趙福祥想不明白,為甚麼會這樣,他到各部門反映情況,可是沒有人理解,最後他去了北京,可是到北京一看,都是便衣警察,根本上不了訪,迫於無奈,第二天他返回家,就被當地派出所叫去審問,後來干擾不斷。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福民派出所綁架了趙福祥和妻子,被非法拘押十天後,趙福祥被送到撫順市吳家堡教養院,非法教養兩年。他妻子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非法教養兩年。當時家裏只剩孩子一人,孩子才中學畢業都不知道怎麼樣活下去。就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警察非法抄家時,把他家裏的油,米,面,盤子都被搶走了。使孩子無法生活下去,給孩子帶來了揮之不去的陰影,跟文革時期打、砸、搶沒甚麼兩樣。

在撫順教養院,趙福祥因為不放棄修煉,按真、善、忍做好人,惡警指使刑事犯來迫害,讓他「飛著」(強制法輪功學員低頭按至兩腿中間,同時兩隻胳膊從身後上舉,指尖朝上至極限),那是一種很痛苦的姿勢。後來又讓他蹲著,可他的腿在以前受過傷,腿不能打彎,不蹲著就打。這還是迫害中最輕的。

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趙福祥的妻子蓋永芝在發真相資料時被惡警綁架,然後非法抄家,將他兒子(常人)的電腦等私人物品搶走,並將他兒子一起綁架了。硬說孩子幫他媽做了真相資料,把他的孩子非法教養了一年,送到馬三家勞教所,至今還在那裏被迫害。趙福祥的妻子被非法關押在撫順第二看守所,到現在還沒有音信,不知道人現在如何。

法輪功學員只想修真、善、忍做個好人,對國家百利而無一害,社會上好人越多不是越好嗎?這到底是為甚麼?

◇馮麗,女,四十多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月,為了還師父清白,證明法輪大法是正法,馮麗和母親去北京上訪,結果被惡警綁架,帶回撫順後被勒索了兩千元,並被非法抄家,被劫持到撫順拘留所。在撫順拘留所,吃的是窩頭,爛白菜葉湯裏還有蟲子。因為人多,睡覺都是側著睡,牢門邊有一個水池子,拉撒洗漱都在那。馮麗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被劫持到吳家堡教養院非法勞教。勞教所惡警因馮麗煉功,逼她雙盤坐在走廊桌子上,仰頭看棚,雙手後背,對她拳打腳踢,迫害了幾個月。

◇孫來雲,女,七十二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孫來雲一九九六年得法,得法後身心發生很大變化,發自內心的要修煉到底。一九九九年十月,孫來雲和女兒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惡人綁架,在撫順駐京辦,把身上錢和鞋都收走了,把孫來雲和女兒銬在一個手銬上。後給孫來雲非法拘留十五天。在那裏,吃發霉的玉米發糕,很辣,帶蜜蟲的爛白菜湯。後被單位軟禁,讓孫來雲寫保證書。回家後,政法委派人每天來騷擾,還打電話,孫來雲老伴都給嚇出心臟病來了。單位還扣她一千元作為撫順政法委迫害法輪功的經費。沒辦法,孫來雲和老伴只好回娘家租地維持生活。

◇李淑雲,女,四十七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九月進京上訪,被撫順駐京警察非法抓捕,被新華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九天,被所長司昌平勒索五千元,沒有任何收據。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進京上訪,在山海關被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又被劫持到武家堡教養院強改班非法關押十天,被新華街道楊少石勒索現金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李淑雲被綁架,在撫順武家堡教養院非法教養二年,期間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侮辱讓飛著、罰站、不讓睡覺、非法強加勞動,參與打人著有惡警史清雲、陳凌華、郭勝偉。

二零零二年九月,因惡人構陷,李淑雲被「六一零」綁架到送洗腦班,拒絕「轉化」。後判非法教養三年,因絕食反迫害回到家中。

二零零八年八月,李淑雲被河東國保大隊焦臣等人綁架並非法抄家, 搶走筆記本電腦和打印機。焦臣為了把李淑雲送進監獄,走後門托關係, 送市中心醫院,體檢完後判刑, 李淑雲被惡人逼迫跳樓,腰部摔成重傷。

◇吳麗君,女,四十八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在撫順南站被姓劉的警察非法抓捕後,連踢帶打,還罵師父,被非法拘留二十天,被「六一零」於滿昌勒索二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吳麗君被綁架到撫順教養院非法勞教二年。因吳麗君不「轉化」,就被罰站、不讓睡覺、非法強加勞動、飛著,惡警曾秋燕等人還將吳麗君打昏。

二零零四年八月,新華派出所戶籍員、新華街道邢秋蘭、馮某、六一零書記劉某、肖力、小杜等人把吳麗君劫持到洗腦班。在車上,她被迫害呼吸困難,要求打開窗戶,政法委姓杜的說,別給她開悶死她,導致吳麗君處於抽搐狀態。

◇吳淑琴,女,六十二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四日進京上訪,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在駐京辦被搜走身份證、二百五十元錢被搶走。被撫順市順城區「六一零」綁架到新華派出所,非法拘留十六天,向家屬勒索五千元錢,因生活困難拿不出,趙洪波和另一人到他家搶走三洋牌彩電,還搶走家中僅有的一百五十元錢,所長司昌平讓吳淑琴在白紙條上簽字,紙條收回(趙洪波已遭報死亡)。

◇鈔健,女,六十二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因發真相資料被新華派出所惡人綁架並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十多本,勒索現金八百五十元(沒有任何收據)。被非法教養兩年。在此期間,因她不放棄信仰曾被電棍電擊。

◇丁克藍,女,六十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七月,因發真相資料被撫順城派出所惡警綁架。後轉交新華派出所,被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因不「轉化」,又被送進撫順教養院非法教養兩年。

◇龍春華,女,六十六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九九年進京上訪,在火車上被劫持、被新華派出所司昌平送撫順拘留所,並被勒索五千元(後要回四千元)。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龍春華又進京上訪,被警察劫持到撫順駐京辦,身上所帶的錢財全部沒收。後被本地派出所警察(姓石)索要八百元,並被送撫順拘留所、戒毒所、撫順教養院強改班四十天、二零零三年某日,晚上出去送真相資料,被惡人構陷,被金家街派出所送馬三家非法教養,因體檢不合格,被取保候審,並被勒索六千元、

◇胡耀慧,女,八十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訪,被惡警綁架。被新華派出所非法拘留兩週,被新華派出所勒索五千元,搶走一本大法書和煉功帶。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一日,派出所又逼寫保證,不讓煉功,以後被街道監視一個月。

◇李淑英,女,五十五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月為進京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被撫順市臨江路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七天,勒索六千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順城區六一零強加無須有罪名(非法集會)勞教兩年、關押在吳家堡教養院、二零零三年五月被望花區光明派出所非法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劉成豔,女,三十多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十月,劉成豔被警察綁架,後被關在撫順第二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七月,劉成豔被迫害致昏迷、休克,生命垂危。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九日,劉成豔被非法關押在撫順市看守所(位於撫順市南溝地區)期間,為抵制迫害絕食五週,生命垂危,但看守所拒不放人。

◇呂焱,撫順市法輪功學員。於零五年三月十五日被撫順公安十幾名惡警非法闖入屋中,將呂焱等五名法輪功學員綁架至公安一處。呂焱不配合邪惡,四個惡警輪流打,把人吊起來,用電棍電、劈腿等,直到昏死過去才罷手。呂焱被打的手腫得老高,腿腫得走路非常吃力。呂焱被非法判刑後,曾因檢查身體不合格,瀋陽監獄城拒收。

◇李素雲,女,六十六歲,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日,由於惡人構陷,李素雲被公園派出所四名警察在家中綁架,並在禁閉室關了一宿。在審人的過程中,矮個的警察特別兇說:你不老實,把你銬在暖氣管上,打死白打死。後來李素雲走脫。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五日,李素雲走在路上,突然被四名將軍派出所警察綁架,生拉硬拽抬上車,搶走了鑰匙,並非法抄家 。搶走大法書和煉功帶,一千元的存摺一個,並追問存摺密碼。到中心醫院體檢,讓醫生開假報告,到了撫順拘留所獄醫拒收,警察又用拉關係走後門的方法,讓獄醫收。後又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非法教養兩年。又被拒收,最後保外就醫。

二零零四年八月初,新華派出所把李素雲騙到樓下後,劫持到洗腦班,天天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帶。並且由所在社區出一人陪法輪功學員一起學習、吃住寸步不離,讓猶大做「轉化」,劉某、肖力逼法輪功學員寫「轉化」材料,不「轉化」不准出去。

◇劉玉珍,女,六十一歲。原來家在撫順,後跟隨女兒去天津居住。二零零四年,劉玉珍在天津貼真相標語被惡人構陷,被天津浦地派出所迫害送到天津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半年。

二零零七年六月,劉玉珍回撫順伺候老母親。在市場講真相,被惡人構陷綁架到將軍派出所,後被送到馬三家勞教所非法教養一年半。

馬三家是迫害法輪功最邪惡的黑窩,劉玉珍在那裏受到非人的迫害。每天從早到晚都幹活,特別整天點蠟燭,煙嗆得眼睛痛的無法忍受,整宿整宿的睡不著覺。視力也是明顯下降。看東西只能是用手摸,有時幹高溫作業,常常是摸不准,就把手燙傷了,疼痛難忍。第二天手還沒有好又開始幹活了,傷又痛的不行。後來經過瀋陽醫大檢查,大夫很是吃驚,「眼睛都這樣了,怎麼才來看。」惡警騙她說甚麼事也沒有,就是高度近視眼,其實檢查結果是雙眼視網膜萎縮黑斑、雙眼玻璃體混濁、結膜炎、高度近視。惡警否認這些,根本就沒有人性,根本就不把法輪功學員當人看。

四、仍被非法關押在監獄中的部份撫順法輪功學員

◇王承濤在瀋陽第一監獄被迫害致骨瘦如柴

王承濤,男,撫順市公園管理處職工,於九六年喜得大法。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他因堅定維護自己的信仰,一直連續不斷的遭受中共惡黨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社區的惡人郭玉梅經常帶人到王承濤家和單位騷擾。致使單位頭頭張寶源停止了王承濤的工作。

九九年十月七日,王承濤去撫順市政府上訪,被市政法委副書記余鎮海(現已遭惡報死亡)指使臨江路派出所來人將王承濤劫持,將他送到市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撫順市順城區六一零勒索他四千五百元所謂「保證金」,順城區綜合治理辦公室又對他勒索五百元的所謂罰款。街道惡人孫芳還要將王承濤送洗腦班,被家屬拒絕。孫芳竟強行收取辦班費一百六十元。單位還給王承濤所謂警告處分。

二零零二年一月,王承濤去北京信訪辦上訪,證實法輪大法好。被惡人劫持回撫順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王承濤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法輪大法好,被北京惡警抓捕。撫順的社區派出所及單位共四人去北京將王承濤帶回。所有人的差旅費共計二千二百八十元,單位都從王承濤和他父親的工資中扣除。臨江路派出所還對王承濤罰款一千二百元,辦洗腦班費用五百元。

回來後,王承濤被送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王承濤反迫害絕食十五天。後來,他被惡警送到撫順教養院。後因醫生檢查發現他身體有嚴重問題,甚至有生命危險而拒收,惡警只好將王承濤送回家。

二零零三年四月,王承濤在流離失所期間被惡警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十一年。被送到瀋陽第二監獄非法關押。

王承濤的父親原本身體很健康,當得知兒子被判刑後,日夜思念兒子,吃不好,睡不好,身體逐漸消瘦,後來得了重病臥床不起,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離開人世。可憐老人一直到逝世也沒能見到兒子最後一面。
二零零七年單位將王承濤開除公職。

現在王承濤又被轉到瀋陽第一監獄十五監區遭受迫害。現在王承濤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精神恍惚,眼眶很黑。

◇撫順醫生薛興龍被枉判十二年

薛興龍,男,是撫順鐵路醫院的醫生。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間的一天晚上,薛興龍冒著嚴寒,不畏艱辛的用紅油漆在撫順市順城區新華河堤上書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大法的清白的大字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末,撫順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的郝建光指使惡警綁架了薛興龍。國保大隊的惡警對薛興龍進行了非人的酷刑迫害,採用吊扣、捆綁、電棍電、劈腿、拳擊、車輪戰進行逼供。而薛興龍被非法關押在撫順看守所時,又遭犯人的刁難,給薛興龍造成身心的傷害。

薛興龍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現在仍在獄中被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