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撫順市肖輝曄兩次遭勞教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婦女肖輝曄,堅持修煉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功,多次遭受中共人員迫害,曾二次被非法勞教, 在馬三家勞教所被迫害得脫了像,醫生說只能活幾個月。下面是她被迫害的部份經歷。

到北京上訪遭勞教迫害

在煉法輪功之前,肖輝曄各種疾病纏身,在一九九六年四月間修煉法輪功之後,她所患的嚴重風濕性心臟病、子宮肌瘤、胃病、脾病等各種疾病並伴隨她的各種休克和昏迷,都消失了,當時肖輝曄紅光滿面,無病一身輕。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開始殘酷的鎮壓法輪功,肖輝曄和家鄉法輪功學員一起到北京去上訪。在北京天安門被綁架,送到北京豐台體育場。三天沒有給吃喝,烈日暴曬,第四天被非法遣送到撫順市清原縣公安局,在車庫裏被非法關押了一宿,罰款一千一百元,才釋放回家。

在一九九九年十月,隨著對法輪功的迫害不斷的升級,肖輝曄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又一次進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相。但是信訪局已經成為綁架法輪功學員地方了,於是肖輝曄在北京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天安門打橫幅。後在北京天安門的金水橋邊被綁架,被警察關進昌平縣拘留所。

肖輝曄在拘留所裏沒有報姓名,因為報姓名家人同遭迫害、也會被當地的政府處罰。後又將她劫持到其它派出所,輾轉又被非法關押到瀋陽龍山教養院。一個星期之後,得知肖輝曄的家庭住址,又被劫持到在清原縣拘留所。又被非法關押一天,送到撫順教養院,非法勞教三年。

在撫順勞動教養院,有二十幾個惡人一起打肖輝曄,把她打昏死好幾次,醒來後又打,把肖輝曄打的全身是傷。後來,將肖輝曄保外就醫了。

在看守所、蒼石政府遭到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肖輝曄又到北京去上訪。在天安門又被中共警察綁架,她沒有報姓名,被輾轉五個派出所,警察用電棍電她,用狼牙棒打她,她也不報姓名。後來,人家知道她的住處又將她送回到撫順市清原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好幾個月。

後來,肖輝曄被劫持到蒼石鎮政府非法關押,政府、派出所人看著,非法關押了八十一天,冬天特別冷,睡木頭板床,蓋的是薄被。後來,肖輝曄的兒子到其被關押處,給她寫了不修煉的保證,被她撕了。最後,都快過年了,才放肖輝曄回家,並向家屬勒索飯費二千多元。

當時有些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而肖輝曄總是肚子痛,送醫院檢查,不符合所謂的勞教條件,被釋放回家。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二年五月,肖輝曄在新賓縣向民眾發真相資料、講真相,被綁架到新賓縣看守所。在看守所裏她絕食九天,第五天開始灌食,身體極度虛弱,出現吐血現象,而被釋放。而人被釋放時,惡警把肖輝曄就丟在馬路中,還說,別上這來發資料,再上這來發整死你。之後揚長而去。

二零零二年夏天,肖輝曄在家中被綁架到清原林場招待所,身體出現異常,當天被釋放。

在撫順新華派出所、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月七日,肖輝曄到同修劉漢勇(七十歲,撫順市順城區人)的家中。當時劉漢勇因講真相,被綁架到撫順市看守所,惡警察在他家蹲坑,肖輝曄不知而到劉漢勇家敲門被綁架。當時被兩個人給戴上手銬。那兩個銬肖輝曄的人,都三十多歲。之後把肖輝曄帶到新華派出所,手被背銬在暖氣管子上,五六個人上來要打肖輝曄,她被打得心臟病發作沒有氣了。拉她到撫順市中心院去檢查,到醫院檢查心梗,又送回到派出所,到派出所又犯病又送回到醫院,反覆三四次,說有心臟病。後來又到肖輝曄家中抄家。之後,在二月九日的半夜十一點將肖輝曄綁架到撫順市看守所。

到看守所之後,一個叫趙敏(女,三十多歲)的刑事犯,拽著肖輝曄的頭髮打她一頓,還掐肖輝曄一頓。還有一個殺人犯叫楊××,這個人非常狠毒,往死裏打肖輝曄,肖輝曄絕食就灌她,當時十幾人個灌,灌得肖輝曄滿身都是,並將肖輝嘴都打破了。而且管教也指使那些犯人給肖輝曄灌食。後來又給肖輝曄換了個號關押,那時綁架肖輝曄的派出所還拉著肖輝曄去撫順市勝利醫院等醫院去灌食。當時肖輝曄是絕食十七天(當時絕食警察沒有發現)開始灌食的,那時三天灌一次,灌了五次後,就灌不進去了。從鼻子中下個管,當時屋裏的犯人每天給肖輝曄灌奶粉,共絕食了四十天。後來,撫順新華派出所姓梁的那個男子,將肖輝曄送到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繼續迫害。

在馬三家勞教所遭到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幾日,肖輝曄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管理她的女管教叫張君(四十多歲)。肖輝曄到馬三家教養院之後,就有邪悟的人勸其「轉化」(放棄法輪功修煉),當時一個姓龔的,還有幾個不知名的。讓肖輝曄簽字,肖輝曄說不簽字。後來,肖輝曄得知那些邪悟的人在騙她,又繼續打坐煉功。

教養院兩名惡警,一個方葉紅(女,三十多歲),一個張秀榮(女,三十多歲)把肖輝曄送到馬三家的東崗(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讓強制肖輝曄「飛著」逼迫所謂「轉化」,說不會寫,她們也不相信。有兩個男的,讓其在那撅了一上午,還讓蹲著,吃過飯後,又讓寫「轉化」,肖輝曄就是不寫。

到了下午,惡徒們給肖輝曄上刑,叫做「劈腿」,就是幾個人按著肖輝曄,把腿向兩邊劈,兩條腿成一百八十度,痛的肖輝曄,都昏過去了。後來,她們拿筆讓她寫,肖輝曄把筆扔了,之後又讓肖輝曄蹲著,一直到下午的五六點鐘。肖輝曄說我不能寫,我寫了也讓你們做不好的事,讓我放棄修煉是錯誤的,他們還是不聽。後來肖輝曄就寫證實法的事,他們就不讓寫了。方葉紅和張秀榮,又給肖輝曄劈腿,肖輝曄也沒有屈服,最後又給肖輝曄弄車間去了,讓她說不煉了,她沒有做。這樣劈完腿迫害之後,致使肖輝曄走路非常的吃力。

劈完腿的第二天考試,當時的隊長關麗英,讓肖輝曄答,她就是不答。到最後,惡人也沒招了。

肖輝曄在馬三家教養院,不唱邪黨的歌曲,還不背三十條,不寫作業,被惡警指使的惡徒毒打。當時跟肖輝曄住一個屋的有二十多人,她們那些人也罵肖輝曄,說她不寫作業,別人還得替她寫。當時撫順有一個叫宋志秀(女,六十多歲)的是順城區的,還逼著肖輝曄寫邪悟的東西,真是非常的邪惡。

到馬三家一年以後,因為肖輝曄被迫害得不斷地持續發高燒,經常休克,送醫院去還說沒病。後來聽醫生和惡警議論說肖輝曄的腸子都黑了,惡警張卓慧還強迫肖輝曄幹活。而肖輝曄的體溫達到三十九度多了,回宿舍躺一會,體溫降了,又讓她去幹活。這種狀態持續兩個多月。

到肖輝曄該釋放時,因她身體被迫害得不像樣子,醫生說她的腸子都黑了,只能活幾個月了,不然惡警還要給她送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

一個被病痛折磨的人,因修煉法輪功,得到了健康的身體。而在法輪功遭受蒙難之時,她告訴人們法輪功是真正的讓人做好人的功法,並能解決人身上的病痛,這不是一件好事嗎?而殘暴的共產邪黨,就是不叫人講真話。利用謊言,欺騙著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然而紙裏包不住火,法輪功在世界上有一百多個國家在流傳,而沒有一個國家出現象中共邪黨製造的「天安門自焚」的偽案情形。中共破壞法輪功的一切謊言都被揭穿,而中共高官對法輪功的迫害,在世界上已經有六十多起訴訟案,在控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官員,而這些官員只因跟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而迫害法輪功而給自己招來的禍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