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撫順市法輪功學員吳曉豔受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中共江氏集團開始對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吳曉豔就是受迫害者之一,先後經歷了非法關押、拘留、勞教、判刑等迫害。

到北京上訪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撫順市地區的法輪功義務輔導員都被非法關押。吳曉豔和其丈夫看到這些情況,毅然決定去北京上訪,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後來被非法抓捕回到撫順,在撫順市望花區公安分局,被逼迫寫「不煉功」的「保證」,而被釋放。

中共迫害法輪功不斷升級,在一九九九年十月間,加劇誹謗法輪功。吳曉豔和她的丈夫又到北京的信訪辦上訪。在去的路上,碰到了新賓縣的法輪功學員韓樹輝(男,30多歲)和吳秀芹(女,50歲左右),還有撫順市水泥廠的團支部書記黃剛(二十八九歲,家住撫順市順城區將軍街)和其妻子馮慧,還有三十二中的老師趙玉紅(男,撫順北站住)、宋玉英(女、40多歲,在新撫區公園那住)、穆春玲(女、三十八九歲,在糧棧街住),還有許多叫不上來名的法輪功學員。

到北京後,吳曉豔等法輪功學員就直接到信訪辦去了,在信訪辦就被抓了,後來被非法關到駐京辦的小二樓上。小二樓當時滿滿的,有三分之二是清原人,還有一對小倆口抱著孩子,還給孩子餵奶呢。被帶到小二樓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搜身,搜出來的錢能堆一個小山一樣,身份證被沒收,連褲腰帶也被沒收。

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的晚上,法輪功學員都被惡警裝上了火車。當時有三個車廂都是法輪功學員。北京惡警用從法輪功學員勒索來的錢,買了手銬,將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戴上手銬,運回撫順,那時法輪功學員就在車廂裏背誦法輪功經文《論語》和《洪吟》。當時被送回撫順的法輪功學員被分別關押在三個地方:1、撫順戒毒所;2、撫順女子自強學校;3、撫順市南陽小學。當時被非法關入戒毒所的有一百多人,吳曉豔就被關到撫順戒毒所。戒毒所的設施和看守所的設施非常相近,都是在一個屋中,裝上地板,法輪功學員和戒毒犯就在地板上坐著,晚上就睡在地板上。戒毒所對法輪功學員非常剋扣,把一個玉米麵的餑餑切成五片,一頓就給你一片,法輪功學員在那裏餓的都站不起來。而且將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送到馬三家子教養院非法勞教,其中有:姜傑(女,50多歲,新撫區人)、唐紅豔(女,30多歲)、劉玉蘭(女,50多歲,望花區人)。

吳曉豔在那裏絕食反迫害,男戒毒所的所長,逼她蹲著,並寫不煉功的保證。後來,吳曉豔單位(新賓縣永陵糧庫)的領導來到戒毒所,將吳曉豔接走,在接走時交了二千元錢,一千元被稱作遣返費,一千元的罰款。

二零零零年的七月間,吳曉豔又和丈夫,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撫順公安局的李海洋(男,50多歲)綁架,還有許多的撫順同修,都被綁架。被綁架的同修,都是從天安門、中南海、信訪辦綁架的。回來的時候,吳曉豔和撫順的劉鳳琴帶一個手銬被押回來的。回來的時候,因為吳曉豔絕食,在撫順被新賓縣永陵派出所和永陵糧庫的人將吳曉豔送到她的母親(在新賓縣永陵鎮)家,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送到撫順的看守所。吳曉豔被送到她母親家後,有專人看著吳曉豔,不讓吳曉豔離開其母親家。後來新賓縣來了十多個人,由永陵派出所警察帶到吳曉豔的母親家中,問吳曉豔吃沒吃飯,還煉不煉功。吳曉豔的母親說吃飯了。吳曉豔說,我煉功,沒有擾亂任何治安秩序。他們這些人走後,沒過幾天永陵派出所的警察方傑等就將吳曉豔綁架到新賓縣看守所。

新賓縣惡黨官員對吳曉豔非常生氣,因為他們已上報,謊稱沒有煉法輪功的了,那樣的話他們能得五萬元的「獎金」。但是吳曉豔到北京上訪,將這些惡黨官員的發財美夢擊碎了,因為吳曉豔的家雖在撫順,但戶口在新賓縣永陵鎮。

送到撫順教養院加劇迫害

吳曉豔被非法關入新賓縣看守所,看到另外兩個法輪功女學員也在那裏。後來,永陵鎮的法輪功學員張玉霞、陳繼祥、吳廣遠、南雜木宋萬首,大約十多個人,被送到新賓縣的看守所。吳曉豔在新賓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多天後,因為她的家是撫順的,新賓縣公安局又和撫順的永安台派出所聯繫,由永安台派出所的警察劉忠偉將吳曉豔接回到撫順。後將吳曉豔送到撫順教養院加劇迫害。

撫順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也非常的邪惡。當時清原有一個叫劉晶(女,30多歲,清原人)的女法輪功學員,被教養院的惡警曾豔打的滿臉都是傷。還有撫順市乳製品廠的辦公室主任王曉豔也在那遭受著迫害。撫順教養院惡警曾豔打人有一個殘忍的方法,就是將擀麵杖外面用報紙捲上,從外觀上你還看不到擀麵杖,用這個東西打人。那時教養院惡警經常到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房間翻被。一次吳曉豔枕頭裏的法輪功經文被翻到,曾豔就用擀麵杖上包報紙打吳曉豔,把吳曉豔打的頭上都是包,臉上都是淤血,都是青色的。

到馬三家子非法勞教

因為吳曉豔在教養院裏不放棄信仰(不放棄法輪功的信仰),新賓縣政法委又罰吳曉豔二千元錢,永陵糧庫替交的,後來吳曉豔還了這錢。在二零零零年的十月初,又將吳曉豔送到瀋陽馬三家子教養院遭受迫害。在馬三家子教養院,不放棄信仰的不讓睡覺,吳曉豔那時在馬三家子也走了彎路。

在馬三家子教養院,那時撫順法輪功學員劉成豔也在那裏,劉成豔被關進一小屋裏,惡警將她的衣服都扒了,給綁在鐵椅子上,用電棍電她。劉成豔的慘叫聲,讓人撕心裂肺。後來見到她時,劉成豔的臉上都是電棍電的痕跡。

酷刑演示:銬在鐵椅子上用電棍電
酷刑演示:銬在鐵椅子上用電棍電

劉霞是大連的法輪功學員,只因為劉霞寫了一封弘揚法輪功的信,而被劫持到馬三家子教養院非法勞教。還有撫順的荊平、鄒桂榮、姜傑、賈乃榮、曲彩玲、黃桂榮、趙淑芹那時都在馬三家子教養院呢。姜傑被打、而荊平被電棍電、鄒桂榮被拉到廁所裏毒打、折磨。一個不知名瀋陽的大學生,被迫害的割脈自殺,後來惡警把她送到醫院,搶救過來後,就不再管她了。馬三家迫害法輪功學員,還用精神的折磨,逼迫你放棄信仰,使你生不如死。馬三家是中共的中央直接控制的地方。現在又是省屬的單位,因迫害法輪功賣力還被惡黨頒發「特等功」。而且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如果在當地不放棄信仰,就會被用飛機拉到馬三家進行轉化迫害,可見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是不擇手段。

被綁架到遼寧省女子監獄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在撫順南站有一個法輪功真相資料點,被惡人發現後,惡警在那蹲坑。吳曉豔到那後,就被綁架。後來撫順孫倩也被綁架。吳曉豔被綁架到撫順公安一處(國保支隊)。當時吳曉豔的胳膊被幾個綁架她的人給扭斷了,在公安一處將吳曉豔綁在椅子上,幾個人用手抬她的腿,折磨吳曉豔。後來又把她帶到撫順福民派出所,在那裏將吳曉豔銬到暖氣管子上,那些惡警用拳打,腳踢的,還用鞋打她。後來就將她關到撫順市看守所。

到撫順看守所,惡警又發現吳曉豔等法輪功學員還在起訴江××。並得到她們起訴江××的錄像,通過錄像又將曲彩玲判刑九年(因身體不好,在撫順看守所呆了一年後被釋放)、賈乃榮被判刑十年、吳曉豔被判刑四年、邢玉學被判刑八年、高桂榮被判刑九年、方桂雲被判刑六年。後來聽說,採訪她們的李偉績(在美國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被判刑六年、瀋陽的蔡紹傑被判刑八年。

在二零零三年七月間,吳曉豔等人被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那裏有五百多法輪功學員)。進去之後,就被強制做奴工,每天做服裝,還做各式各樣的手工藝品,製作用的膠和羽毛都是有毒的。最終受益的是那些監獄的警察,做的越多他們的獎金越多。

而法輪功學員,不但讓你幹活還得逼你「轉化」,不放棄信仰,就不讓你睡覺,不讓你花錢買東西,不讓你吃細糧等。在你工作一天後,晚上把你弄一個屋裏,有人輪班看著你,就是不讓你睡覺。目的就是讓你放棄信仰。中共就利用這種形式來迫害你,讓你生不如死。

孫敬美,女,50多歲,是大連人。被警察指使的刑事犯,拖到水房裏打,用洗衣板打,臉都被打腫。白天在地上坐著。

高秋菊,女,50多歲,大連人。關在女子監獄的老殘隊,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女子監獄裏,高秋菊幹活幹得又快又好。後來有的法輪功學員拒絕奴役,因為她們認為她們沒有犯罪,高秋菊也明白了這個理。後來有一個法輪功學員不幹活、不穿號服,被打。高秋菊就去找監獄的隊長談話。還有原鐵法工商局副局長的女法輪功學員劉志明(五十八九歲)也去找監獄的隊長。後來那位被打的法輪功學員,不幹活,也不穿號服。還有一個瀋陽人,叫王麗(20多歲),在馬三家子被關了三年。後又被送到女子監獄,又被判刑三年。因不放棄信仰,被關進小號裏。後來高秋菊知道了,不讓將王麗關在小號裏。

劉志明,被判刑是更冤枉的事,她到同學家,還沒到同學家就把她抓了。後來警察抄她的家,將她家書架中的書裏夾著的《西遊記》歌詞都抄走了。後來在法庭上判她刑時,還念了那個歌詞,歌詞也成了迫害劉志明的罪證了。後劉志明被判刑六年,非法關押在女子監獄。

在女子監獄裏,法輪功學員每天被刑事犯包夾著,身心受到摧殘,而且每天都在逼迫你如何轉化。

吳曉豔在女子監獄,也遭受惡警的迫害。但在迫害時,吳曉豔就告訴惡警們說,「你們迫害我,除非我不出去,如果我從女子監獄走出去,我就會全世界曝光你們的暴行。」這樣吳曉豔在女子監獄,沒有受到肉體上的殘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