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撫順市孫秀清、孫秀珍姐妹受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孫秀清(六十七歲),孫秀珍(五十七歲)姐妹二人的家都在撫順市新賓縣龍頭村。孫秀清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孫秀珍第二年也走進大法修煉。

之前姐倆都多種疾病纏身,每年打針吃藥的花掉好幾千元,身心遭受痛苦,也不見好轉,也給家庭生活帶來諸多不便。經親戚介紹倆人先後學煉法輪功後,困擾二人身心的各種頑疾一掃而光,無病一身輕。從那以後倆人都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修煉,按照真、善、忍原則重德行善修心性,遇事先考慮別人,做一個好人。但在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公開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後,倆人因堅持修煉大法長期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開始全國範圍迫害法輪功,新賓縣公安局、新賓鎮派出所緊跟其後。當時新賓縣有幾位法輪功輔導員也先後被抓。孫秀清和孫秀珍姐倆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到新賓縣政府上訪,要求無罪釋放被抓的法輪功學員,並給法輪功一個合理的修煉環境。公安局和派出所出動了大批警察抓頭髮、扭胳膊、連打帶罵的將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大客車上,押到新賓縣朝鮮族小學,強迫他們簽下姓名、家庭住址、才放他們回家。

之後,派出所根據掌握的情況三天兩頭去法輪功學員家騷擾。在新賓縣龍頭村,由小名叫小香子的村婦女主任領著派出所警察到孫秀清和孫秀珍家裏騷擾多次。

二零零零年秋,新賓鎮派出所幾個警察到孫秀清家,問孫秀清還煉不煉法輪功?孫秀清說煉,一個警察說:煉就帶走。他們將孫秀清綁架到派出所關起來,又去孫秀珍家,孫秀珍不在家。過了兩天,他們在龍頭村西邊的稻田地找到孫秀珍,以去派出所核實情況,說說煉法輪功有甚麼好處為由,把孫秀珍騙到派出所也關了起來。第二天,家裏托人將姐倆領回。孫秀清被非法關三天三夜,被勒索了一千元(現已要回);孫秀珍被非法關一宿,被勒索二千二百元(只要回二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孫秀清和孫秀珍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車到中途,被錦州公安一處綁架,每人勒索一千元錢後放回。

大約是二零零三年大年初七中午十二點左右,新賓鎮派出所三個警察(其中一個是女的)闖進孫秀珍家,一個警察問,誰是孫秀珍?孫秀珍回答:我就是。那警察又問:昨晚你幹甚麼去了,孫秀珍回答,我甚麼也沒幹。警察又問,你知道有人告你不?孫秀珍說:「我沒犯法告甚麼?你說有人告我,是陷害。他能說我甚麼時間、甚麼地點幹了甚麼?」警察無話,就從兜裏掏出幾張紙片(好像是搜查證之類)叫孫秀珍在上面簽字。孫秀珍說:「我不簽,我沒犯法。」警察說:「你不簽也得翻。」孫秀珍說,那你是對百姓犯法。該警察打電話叫來四個警察,七個惡警把孫秀珍家的東屋、西屋、倉房、柴禾垛裏外翻了個遍,甚麼也沒找到。孫秀珍的丈夫說:「你們怎麼像土匪一樣!「一個警察聽了,上前抓住孫秀珍丈夫的胸前衣服聳了幾下說,叫道:你也是煉法輪功的。孫秀珍的丈夫說,我沒煉。孫秀珍對丈夫說,他們說有人構陷我,才來找我的。那個警察才鬆開了手。女警察問,還煉不煉?孫秀珍說:我煉。女警說,煉甚麼不好,非得煉法輪功。孫秀珍說,法輪功祛病健身非常的好。這些人甚麼也沒翻到怏怏地走了。

二零零零年秋,新賓鎮森林公安派出所警察,去孫秀珍家調查其家人拉木柴一事,看到桌上放有師父法像和大法書籍,便給新賓鎮派出所打電話。新賓鎮派出所來人,蠻不講理的將孫秀珍家裏的師父法像和大法書籍搶走。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晚七點半,孫秀清、孫秀珍和王文芝在連玉娥家學法。新賓鎮派出所出動四輛警車、十幾名警察突然闖進連玉娥家,將她們四人綁架到派出所,並非法抄了連玉娥的家。抄走師父法像、大法書、隨身聽、香爐、幾盒香,緊接著,他們又去孫秀清家非法搜查,抄走大法書一本、錄音機一個、磁帶一盤;又去王文芝家非法搜查,抄走三張師父法像、還有大法書籍。

在派出所,惡警從連玉娥身上翻出四十三元錢,竟非法扣留。新賓鎮派出所莫名的對這四名法輪功學員每人勒索了五千元錢,後半夜才讓她們回家。還讓她們第二天早上九點在去派出所。第二天,孫秀清、孫秀珍、王文芝、連玉娥被迫離家出走。在此期間,新賓鎮派出所又開車先後到四人家中欲行綁架,因她們家中無人,才只好作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