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易縣李雲霞遭非法勞教、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省報導)河北省保定市易縣善良農婦李雲霞,二零一一年九月第三次遭綁架勞教迫害,遭當地及石家莊女子勞教所惡警毆打,勞教所惡警慫恿犯人折磨她,警察楊向彩和幾個普犯曾用膠帶把李雲霞的整個頭封住,致使她無法呼吸,惡犯趙娜娜曾三次用木頭凳子砸李雲霞的頭。李雲霞的腰部被迫害的至今還很疼痛、身體也非常虛弱。

四十四歲的李雲霞,保定市易縣西山北鄉林泉村人,曾因家庭矛盾,長期在生氣、鬱悶中身體越來越壞,曾昏迷不醒的躺了好幾天,吃藥也不行了的李雲霞,一九九九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得到康復,性格變的開朗,她按照法輪大法的 「真、善、忍」做,處處忍讓,為別人著想,化解恩怨,挽救了瀕臨破散的家庭,家庭逐漸和睦了。

李雲霞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四年曾被劫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遭受了三年慘無人道的迫害,多次遭受電棍電擊、用竹籤扎腳、吊銬、野蠻灌食,二零零七年十月回家時生命垂危。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晚,正在家中看電視的李雲霞被西山北機場派出所惡警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迫害,遭毆打和奴役。下面是李雲霞女士二零一一年九月第三次遭綁架勞教迫害的經歷:

一、綁架、毆打

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上午,易縣西山北鄉林泉村支書尹義江,帶領西山北鄉機場派出所所長梁建華、馬小華等人,突然闖入李雲霞父親家,當時她正在為父親做飯。這些突然闖來的中共官員向她索要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日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的解教票,因沒有找到,梁建華開車與幾名不法官員又到李雲霞家,梁建華等中共官員以要解教票為名,對李雲霞家進行搜查,大法音像資料、VCD影碟機等私有物品被搶走,梁建華、馬小華(山北鄉派出所官員)等人將李雲霞連拖帶拽抬出了家門,當時她的父親、婆母、村支書和一名村民都在場。李雲霞不配合他們無理綁架,梁建華等人對李雲霞的後腰猛踢,又把她的雙臂擰到背後雙手反銬上,連拖帶打強行將她綁架到車上,劫持到西山北鄉機場派出所。

在易縣山北鄉派出所,李雲霞遭到非法審訊,李雲霞告訴這些中共官員大法在世界弘傳的形勢、三退大潮的興起,希望他們不要參與迫害並趕快三退為自己留後路。派出所的這些中共官員不但不聽,還把把李雲霞對他們的勸善之詞作了筆錄,當成所謂證據要她簽字、按手印,李雲霞不簽,派出所的幾個人就動手打她,致使李雲霞腰部受傷,胳膊疼痛的抬不起來。

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下午,李雲霞被劫持到易縣公安局,勒令她在拘留證上簽字,並要提取指紋、驗血檢查身體,李雲霞沒配合他們,梁建華等人還有一名便衣女警將李雲霞強行往四樓上拖,山北派出所梁建華、馬小華等人對李雲霞拳腳相加,並有惡人向她的腿和腰部猛踢。

當天傍晚時分,李雲霞被劫持到易縣拘留所,梁、馬和拘留所的一惡警將她強行抬拖進拘留室。因沒有犯罪,李雲霞拒絕報號、拒絕穿犯人的囚服。拘留所一名高個、比較黑、胖的警察(據說姓劉),和另一名惡警便對李雲霞拳打腳踢,並不時的打她的頭和臉。

李雲霞絕食抗議對自己的非法關押,要求無罪釋放。可到第二天的時候,梁建華、一個姓田的警察、數人開車將李雲霞劫持到一個謊稱給檢查身體的地方,當時一名上訪人士也在車上。李雲霞身體極其虛弱的情況下被暴力提取指紋、驗血。

二、在勞教所遭受殘忍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晚,李雲霞被當地派出所梁建華、馬小華等人劫持到石家莊女子所。已絕食五天的李雲霞,身體極度虛弱,當時她是被抬進勞教所的。在醫務室經檢查,心律太快,勞教所怕出問題擔責任拒收,梁建華不斷說好話「你們要理解我們……」之類的話。後在麻姓醫生和幾個武警的強行摁壓下,把管子從鼻子插到胃裏進行灌食。梁建華草草念了李雲霞被勞教一年的所謂罪狀,就灰溜溜的走了。

(一)拳打腳踢

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二大隊警察王小麗,帶著張寧、李娟、宗志榮等普犯把李雲霞抬到二大隊。身體極其虛弱的李雲霞剛一進去就遭到普犯張寧、李娟、宗志榮的拳打腳踢,張寧還用腳猛踢她的腰部,李娟踩她的腿,宗志榮也踢了她幾腳。

李雲霞質問警察王小麗對普犯打人縱容不予制止,王小麗卻說「誰打你了!你說出來!」剛進到勞教所的李雲霞誰也不認識,也不知打人的普犯叫甚麼。後來被關押在一起有正義感的上訪人士告訴她,才知道打人兇手的名字。李雲霞被要求睡在大廳兩個晚上,後被關到禁閉室(小號),並安排一包夾(普犯)看著她,這個普犯心地很善良,對李雲霞很照顧,還幫她洗頭、洗衣服。

五、六天後,李雲霞又被關到保管室,由包夾(河北唐山玉田人)魏麗萍看著她。魏麗萍為減期回家、討好警察,在二大隊警察臧志英、侯俊梅、梁小惠、王小麗的縱容下,是得力的打人工具。

(二)奴役、罰站、拽頭撞牆

在勞教所後樓三層二大隊幹奴工的車間,犯人魏麗萍經常逼李雲霞打掃衛生;不合她意時輕則罵人,重則拳打腳踢。犯人魏麗萍惡狠狠的對李雲霞說「我非讓你幹活不可!我不信就轉化不了你,勞教所警察都告訴我說你太頑固、太不好轉化了,說都轉化不了你。我就不服氣,非轉化你讓你寫保證書,不轉化我天天打你!直到你轉化、幹活為止!」在奴工的車間,李雲霞曾被魏罰站持續二、三天,無論坐著閤眼,哪怕手動一動,都被魏說是在煉功,上去就搧耳光,並拽著她的頭往牆上撞,用腳猛踢她的腿,致使李雲霞好幾天走路一拐一拐的,腿部都有青紫斑痕。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

在保管室,魏麗萍也無故找茬幫警察迫害李雲霞,讓李雲霞在房間裏來回走動,說是鍛煉身體;有時還用塑料凳子砸她的頭,動不動還拳打腳踢的毒打她,並罵大法師父、罵大法。李雲霞抵制迫害,魏麗萍卻氣急敗壞的跑出保管把臧志英(二大隊副大隊長)叫來,李雲霞當面揭露魏對她的無理打罵、體罰,質問警察是誰給她打人的權利。

身體很虛弱的李雲霞又一次次的遭受警察縱容下的打手(魏麗萍)的迫害,心律加快呼吸困難,全身發麻、手抽筋。臧志英怕出危險,從此不再讓魏麗萍包夾李雲霞,於當天下午李雲霞被關到小班(嚴管班)即上訪人員老弱病殘班,單獨隔離近一個月。

(三)膠帶封頭窒息、凳子砸頭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普犯張寧等人打成重傷的法輪功學員李亞萍,全身哆嗦。因沒有按照二大隊報數、蹲下要求做,二大隊警察臧志英、吳麗娜、楊向彩指使普犯用膠帶封住李亞萍的嘴,吳麗娜還用手銬銬住她的手。李雲霞前去阻止,卻被警察楊向彩用手搧耳光並踢了兩腳,楊和幾個普犯用膠帶把李雲霞的整個頭封住,致使她無法呼吸,在快要窒息的時,楊永霞(普犯)才用剪刀把封在鼻子的地方剪開。這還不算,她的兩臂上半部也被膠帶緊緊的纏住,手被牢牢捆住。趙娜娜(普犯)還不斷用腳踩她。因呼吸困難,掙扎中膠帶被弄開一點,趙娜娜魔性大發,把膠帶拽成一小條一小條的緊緊的粘在她的鼻子上,李雲霞感覺呼吸十分困難。當日半天不讓上廁所,直到快收工時才把她放開。粘在頭髮上的膠帶是被剪刀剪下來的,當時李雲霞被迫害的連站都站不起來,全身哆嗦,連上廁所都得有人架著。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七日,二大隊警察臧志英、侯俊梅、安小朋等人放誣蔑大法師父的光盤,李麗英不配合遭受電擊、暴打酷刑折磨。李雲霞和另幾名法輪功學員不穿囚服並絕食抗議對大法的誣蔑、對自己的迫害,在警察臧志英、侯俊梅、安小朋指使下,幾次被趙娜娜等人打罵,趙曾三次用木頭凳子砸李雲霞的頭。

李雲霞聽到法輪功學員李麗英被趙娜娜打罵,告訴趙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幹助紂為虐的事。趙卻把李雲霞同室姓胡的大姐支走,只剩下兩個身體非常不好的上訪人士張俊娥和李瑞素。趙用木頭凳子砸她的頭,李雲霞被迫害的胸悶氣短、全身顫抖、手腳麻木抽筋。當找到隊長侯俊梅反映趙娜娜打人一事,侯不但不對打人者處罰,反而李雲霞被單獨隔離兩個星期,期間還曾被侯俊梅搧耳光。

李雲霞被非法勞教一年,被非法延期五十一天,可在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又被劫持到河北易縣西山北鄉政府,被扣押二十天,於十一月十八號才回到家中。

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共有四個大隊,每個大隊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採用強制奴役,利用傳銷、賣淫女、打架罵人等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包夾、打罵、體罰,利用猶大灌輸歪理邪說。那些普犯不但沒能在勞教所裏改邪歸正,反而得到勞教所警察的縱容、包庇、利用進一步作惡。勞教所縱容她們任意打罵、折磨法輪功學員,對於她們的打人行為不但不予制止,卻以減期、優先買東西為誘餌,激發著她們惡的一面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勞教所把她們一個個變成沒有人性、沒有尊嚴的馴服工具。

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二大隊奴工產品有:紮金龍魚、摺紙盒(發出有毒氣味)、包裝三色巾。

猶大由久霞值大班,看管人們上廁所,監視法輪功學員,辛明玲、由久霞(河北邢台人)、孟娥、康素允、張藏玉、范梅、劉會靜等人參與強制洗腦轉化法輪功不遺餘力,對於她們所幹的不齒行為,被關押的上訪人士都看不起,覺得可恥。

迫害李雲霞的相關負責人:
尹義江 河北保定市易縣西山北鄉林泉村書記
梁建華 河北保定市易縣西山北鄉機場派出所所長
馬小華 河北保定市易縣西山北鄉機場派出所人員
臧志英 河北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二大隊代理大隊長
侯俊梅 河北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二大隊獄警
王小麗 河北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二大隊獄警
安小朋 河北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二大隊獄警
梁小惠 河北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二大隊獄警

吳麗娜 河北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二大隊獄警
楊向彩 河北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二大隊獄警

魏麗萍 普犯 河北唐山玉田人
楊永霞 普犯
張寧 普犯
李娟 普犯
宗志榮 普犯
趙娜娜 普犯 河北唐山遷安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