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易縣村民夫婦屢遭中共騷擾、關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保定市易縣塘湖鎮北河北村秦志林、姚秀芝夫婦,於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們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處處與人為善,煉功時間不長,他們的病都好了。因為堅持對法輪佛法的信仰,他們遭到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塘湖鎮派出所等人員的騷擾綁架、拘留、抄家,姚秀芝還被非法勞教。

修煉大法 身心健康了

煉功前,他們夫婦倆都患有胃病、兩肋發撐、經常失眠等病。姚秀芝稍微著點涼或生點氣,胃就疼的不能吃東西;秦志林還患有偏頭疼、經常打嗝的毛病。他們經常去村裏小診所拿中、西藥吃,但沒有根治這些病。胃病導致他們身體較弱,幹不了重活,當時孩子又小,生活上非常困難,丈夫只能靠給別人加工點服裝,維持生活。

一九九七年五月,他們聽村裏人說煉法輪功挺好,能祛病健身,姚秀芝從心裏就想學。後來,聽村裏人說波羅飛機場當兵的來村裏教功,她就跟別人一塊兒去學功。到那一看,一個當兵的正在教人們法輪功的動作,她就跟著學了起來。學完功後,她覺得挺好,就開始看法輪功學員早就給她的《轉法輪》這本書。有時間,還去本村一家看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並按師父要求的「真、善、忍」去做好人。

時間不長,她的病就在不知不覺中好了,不像以前那樣難受了,也能幹重活了。孩子們也都從她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因為她文化低,孩子們經常給她念《轉法輪》。

一九九九年被鄉政府勒索和欺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村裏的大喇叭每天都嚷嚷著邪黨對大法的歪理邪說,她的心裏很難受,同時也感受到巨大的精神壓力。十一月份的一天,本村的邪黨書記夏金良來到她家對她說:「塘湖派出所通知,叫你下午到那兒去開會。」她問:「開甚麼會?」夏金良說:「不知道。」說完就走了。

姚秀芝來到塘湖派出所一看,那裏已經來了好多人。一個人把他們叫到一間大屋子裏,對他們灌輸歪理邪說,另一個人對他們說:「不讓煉法輪功了,取締法輪功了,法輪功是『×教』。」稍停了一下,又惡狠狠地說:「如果再煉,我就砸折你們的腿!煉法輪功是違法的,必須每人罰一百元錢。我腰不得勁,就到這吧。」就這樣,他們每人被鄉政府勒索了一百元錢,又被強迫寫了所謂的「不煉功的保證書」,並簽字、按手印後,才讓回家。

一家人遭綁架和非法關押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的一天下午,秦志林一家三口正在收拾家務,村幹部敬福江領著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田國軍、張海燕和塘湖鎮派出所所長米林等一群人非法闖入家中。田國軍進門就問:「你們那電腦呢?打印機呢?」秦志林、姚秀芝夫婦不配合,那些人就像土匪入室搶劫一樣到處亂翻,翻出了一台打印機,兩台筆記本電腦,幾本師父的講法經文,一些救人的大法資料和幾箱打印紙。這些人二話不說,搶走以上的物品就叫跟他們走。說完,就把他們三口強行劫持到易縣公安局。

在易縣公安局的一間辦公室裏,警察讓秦志林一家三口人都蹲下呆著,然後就對他們三個開始非法審訊。田國軍問:「你們的東西是哪兒來的?誰給你們的?你就是自己買的,也得說出來是從哪兒買的?」他們還用欺詐的手段誘騙他們出賣同修。田國軍說:「你說吧,還有誰煉法輪功?說了就讓你們回家。」警察對他們非法審訊做了筆錄,並對他們照相,照了頭部還照兩隻手。十個手指分別按了滾動指紋,還強迫按黑手印。秦志林一家三個人都被強迫按了一遍。警察把這些迫害他們的所謂的「手續」辦完,就直接把他們老倆口劫持到易縣拘留所,把他們女兒關押到易縣看守所,(他們的女兒並沒有修煉法輪功,卻被非法勞教一年)當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

秦志林在易縣拘留所被非法關押十八天,姚秀芝被非法關押二十一天。在這二十一天裏,易縣國保大隊的工作人員把她往八里莊勞教所送了二次,都是因為血壓太高而被拒收。國保大隊的警察每天都叫人給姚秀芝量血壓。如果血壓低下來就立刻把她送到勞教所。因為她血壓一直降不下來,警察才通知大隊幹部敬福江和家人去接她。家人到了那裏,田國軍還要非法勒索二千元錢。家人跟著他們理論:「人都病成這樣了,你們還要錢?我們沒錢,也借不著錢。」沒辦法,他們怕她出危險,只好讓家人把她接回家。

「奧運會前」遭騷擾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塘湖鎮派出所工作人員郭大剛和韓曉傑等人到她家非法騷擾了五、六次。每次來韓曉傑都問:「你們家藏著東西呢嗎?在哪兒呢?拿出來!」如果拿不出來,他們就到處亂翻,翻不出他們認為有用的東西就走了。

遭塘湖鎮派出所惡警非法關押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姚秀芝正要下地幹活,塘湖鎮派出所姓劉的所長帶著韓曉傑等幾個惡警非法闖入她家。一進門,就不讓她丈夫亂動了,連上廁所都跟著。韓曉傑還對她丈夫說:「你上哪兒去?哪兒你也別去,你別隨便亂動。」其他二人二話不說就像土匪一樣到處亂翻,翻了半天只找到一個煉功用的MP3和幾張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紙條。翻完了以後,就叫姚秀芝跟他們走。她被這些人強行拉到塘湖鎮派出所非法審訊。韓曉傑問她:「MP3是哪兒來的?誰給買的?小紙條是誰給拿來的?」她沒有配合,在那裏非法關押了一天一夜。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洗腦迫害

第二天傍晚,塘湖鎮派出所的一個人對她非法銬上了手銬,和易縣公安局的幾個人把她直接拉到石家莊河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剛一到勞教所就被強迫寫所謂的「四書」,都是誹謗大法的內容。她不寫,就不讓進屋,在外面打立正。最後出於無奈,她只得違心的寫了所謂的「四書」,惡警立刻就把她分到了所謂的「轉化班」。在「轉化班」呆了十幾天,每天都是惡警指使普教和「邪悟者」對她進行強行洗腦,灌輸邪黨的歪理邪說。一個姓梁的和一個姓尤的警察還對她進行所謂的歪理邪說教育,姓李的警察強迫她看邪黨的新聞。

十幾天後,就把她分到了另一個房間,也就是所謂的二大隊二班。惡警強迫她每天做奴工,加工兒童用品和塑料帽子。塑料原料發出刺鼻的氣味,有時熏得人出不了氣,也得被強迫堅持幹活。警察們為了經濟利益,有時讓她連續加班幹十幾個小時。

過了這一段時間,勞教所組織四十歲以上的人體檢,一量血壓,姚秀芝的高壓是二百二十,那裏的警察不相信,就又把她拉到了一家醫院檢查。一量血壓竟高達二百三十,警察沒說甚麼,把她拉回勞教所。

過了幾天,她被調到了一大隊(所謂的一大隊是老弱病殘隊,幹不幹活都行;所謂的二大隊是以生產為主,幹活有定額,完不成就要被罰立正、挨訓斥。)一大隊基本上每天都給他們這些病號量血壓。她的血壓一直都沒有降下來。警察怕她血壓太高出現生命危險,才給家裏打電話叫家人去接她。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她才被放出勞教所。

姚秀芝、秦志林夫婦這樣老實本份的農民百姓,因為想有個好身體,堅持信仰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也要受到當地公安部門的非法騷擾、綁架、抄家、關押,甚至是非法勞教迫害,中國的老百姓就是沒有信仰自由,中共也把《憲法》中明文規定的「信仰自由」當作一紙空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