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易縣農家婦女郭春玲被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保定市易縣西山北鄉長峪村農家婦女郭春玲,一個普通農家婦女,只是為強身健體做好人遭到的非法迫害和無端的騷擾。也不知道邪惡之徒根據憲法的哪一條。中國《憲法》第35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因此,製作、散發法輪功真相宣傳品也是合法的,是在履行憲法維護公民的合法權利。法輪功學員講清真相、傳播法輪功無罪。善良的父老鄉親們我們看一看到底是誰在違法犯罪。是誰在利用手中的權力迫害善良?

易縣西山北鄉長峪村法輪功學員郭春玲,修煉前長期被身上的病痛困擾著,身體經常哆嗦、渾身沒勁、說不了話、一說話大腦裏頭就像是在大禮堂裏一樣嗡嗡的聲音,供血不足、高血壓、還有無藥可治的牛皮癬。吃藥無數,去廟裏燒香也沒有任何效果。保定省醫院、二五二醫院也去過多次。更別說小醫院更是經常光顧。每年都花掉醫藥費一萬多元,自己每天都被病痛折磨著真是生不如死。導致丈夫和孩子每天也都是愁眉苦臉,更別說給家人帶來快樂了。

一九九七年三月的一天,郭春玲突然想起了一位親戚給她說的《轉法輪》這本書,她決定去找這位親戚,到親戚家說明來意,親戚就給了她一本《轉法輪》,回到家她就開始看,剛看了一頁,就感覺臉的兩邊、鼻子上往下流汗,可是用手一摸卻甚麼也沒有,從這以後她的大腦就清楚了。說話也沒有嗡嗡聲了,她就開始認真的學法煉功,按照書上的要求做人,修真、善、忍。沒多久,身上的許多病就都好了。人也精神了,臉上又有了多年不見的笑容,家裏人也從她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都支持她煉功,也都相信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出於妒嫉開始無端的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郭春玲為了還師父清白和大法的清白,她就開始向世人講述大法是被誣陷的真相。

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郭春玲給本村的一個女孩講真相,女孩很認真的聽了她的真相,還說還有幾個人想聽真相,第二天她就叫了幾個人來到她家,她就讓她們看真相光盤,不一會兒,一群惡警就非法闖進她家,二話不說就開始到處亂翻,翻出了她平時看的《轉法輪》一本、好多經文、和光盤一套、mp3一個、電視機一台、dvd一個。

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的隊長田國軍就問她:「這些東西是哪來的?」她說:「是過去的,」田國軍就惡狠狠的說:「我×××不知道是這會兒的。」然後田國軍抬起胳膊就想打她,沒打成,田國軍就叫人把她銬了起來,然後田國軍又問mp3是哪兒來的,她兒子說:「是我的」。田國軍就叫人把她兒子也銬了起來(她兒子當時幾歲),就這樣他們十幾個惡警就把她和她的兒子和所有他們翻的東西都強行推到了車上,就直接把她們娘兒倆拉到了易縣公安局。把她和她的兒子分別關在了一間屋子裏。一個女人就開始對她非法審訊,一邊問還一邊做所謂的筆錄,這個女人問她那些東西是那兒來的,她不配合,就給她講大法的真相,女人還問她為甚麼煉法輪功,她就對她講得法前自己的身體是甚麼樣,是大法使她有了健康的身體,是大法使她的家有了歡樂。就這樣一直對她非法審訊了半天,該吃晚飯了才走。吃完飯回來,這個女人又開始對她非法審訊,也不讓她去吃飯,還是問那些問題,還問你們哪有多少煉功的?這個村有嗎?那個村有嗎?她不配合,只是給她講大法的真相,就這樣到了後半夜,田國軍來了,還是問她那些問題,她還是不配合,田國軍就惡狠狠地罵大法師父這麼不好、那麼不好。那個女人還問她:「你認為你煉這個功有錯嗎?」她說:「沒錯。」就這樣他們就走了。

第二天下午五、六點鐘左右,(一直都沒有讓郭春玲吃飯)一個叫劉貴義的(是易縣公安局的)、還有審訊她的那個女人、和一個男人,劉貴義對她說:「上拘留所叫你學習幾天,沒有別的事。」就這樣又把她劫持到了拘留所,把她關在了一間屋子裏,第一天沒叫吃飯,第二天叫吃飯,叫吃的是難以下咽的玉米麵的窩窩頭,和一碗連豬、狗都不喝的菜湯,一天兩頓飯。她來例假了,叫管教給買捲紙,他們說就是不給煉法輪功的買,可想而知,她是怎麼過的那幾天。

就這樣她被非法關押了十四天,在這期間,公安局和政法委的對她非法審訊過四次,期間劉貴義說:「我看問你多少回你也就是這麼會子事。」

到了第十四天,一個女人對她說:「郭春玲、拾掇、拾掇,你們家的接你來了。」就這樣,他們還強迫她的丈夫寫不煉功的保證書,還強迫她在所謂的保證書上按手印,才讓她回了家。

回到家才知道,她的丈夫給劉貴義送了五千元錢,也沒有任何收據。

還有她的兒子被同時綁架到公安局,從早上九點一直到晚上9點他們向家人勒索了2000元錢才讓回的家。她的兒子根本就沒有修煉法輪功,只是知道法輪功好,是為了保護媽媽才說mp3是他的。

二零一零年四、五月份的一天,她正在家附近放牛,公安局的田國軍帶頭在她家門口叫她回家,她回到家,田國軍就對她說:「把你那些東西拿出來吧。」她問田國軍甚麼東西?田國軍說:「法輪功的東西。」她說沒有。田國軍就說:「那我們就翻了。」然後他們就開始到處亂翻,翻了半天也沒有翻出來甚麼東西,田國軍就讓她在一張紙上按手印,然後田國軍又說「沒事了」,他們就走了。

二零一二年三月,中共邪黨開兩會以前,本村的兩個村幹部、照國齊、郭旭東來到她的家,照國齊說:「別煉了,別出去,如果出去,必須跟我們說一下。」就走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