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易縣善良農婦許秀婷遭迫害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誰讓你去北京的?誰組織的?」還做了筆錄;同時村幹部魏鳳田、魏東方領著鄉政府和派出所的人員拿著鐵鍬、鎬到她家到處亂砸,把屋門、窗戶、玻璃全部砸爛,有人還惡意大喊:「把電視機也砸嘍!」……

河北省易縣西山北鄉於家莊村許秀婷女士,今年54歲,於1997年修煉法輪功後,受益匪淺身體健康,家庭和睦。1999年720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她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西山北鄉政府,機場派出所及本村幹部肆意恐嚇、威脅,非法拘禁、關押、毒打,並把她家門窗全部被砸爛。

許秀婷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婦女,從小時候就非常老實,常被別人欺負,甚至挨打,從小到大沒上幾天學。得法前,她患有久治不癒的胃病,經常脹痛,而且怕寒,有時即使不吃飯、不喝水還脹的太難受,經常吐酸水,平時吃甚麼東西都得加小心;因為沒文化,遇到點小事就想不開,鑽牛角尖,愛生悶氣,一生氣上火胃就疼痛不止。

1997年,許秀婷的弟媳婦勸她說:「學法輪功吧,能使人道德回升,身體健康。」她這個人實在太老實,勸了幾次才開竅,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去了煉功點,跟別人學煉動作,在那感覺煉功點的氣氛特別祥和,功友們教功態度也很好,覺得和他們在一起心裏很舒暢,從來沒有覺得這麼痛快過。一連去了幾天,由於識不了幾個字,只是聽別人讀法,她就拿著書看。突然有一天她拉起了肚子,而且還嘔吐,不想吃東西,鬧了兩天,她一點也沒害怕,認識到這是師父在給她清理身體。第三天,一下也不拉肚子了,也不嘔吐了,很想吃東西,身體感覺無病一身輕,人也精神起來了,心胸也開闊了,她時時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遇到意外也是有驚無險,她更加相信法輪功的神奇,真正感受到自己有神保祐了,從此她天天學讀大法,現在《轉法輪》已能通讀了,身體健康,家庭和睦,丈夫也大力支持她煉功。

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肆無忌憚的誣蔑、栽贓法輪大法與法輪功學員,許秀婷村的村幹部李少宗、魏東方勾結西山北鄉政府的人員景仙與一名男鄉長經常在村委會高音喇叭喊:「煉法輪功的,到大隊裏來!」她不去,這些人就直接喊她的名字,還多次逼著她表態,逼說不煉功,還逼她兒子代她寫「不煉功」的保證書,讓她寫上自己的名字,並按手印。

她從內心明白是法輪大法救了她,給了她好的身體,現在大法受迫害,師父遭誣陷、誹謗,全國人民受中共謊言的毒害和洗腦,她要去為大法說句真話。1999年臘月二十二,她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依法為大法上訪,到了天安門,她向警察講真相「法輪功是冤枉的」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等,警察不聽,還追問他們是哪裏人。她如實相告,警察給易縣公安局打了電話,就連拉帶拽把她推上警車,劫持到一個地方,那裏已經非法關押了好多名各地的大法學員。

幾小時後,易縣公安局局長馮德成帶領易縣國保大隊警察看到他們就沒好氣的說:「你們出來幹甚麼?給我們找麻煩!讓我們睡不好覺!」然後把她們非法劫持到易縣公安局非法審訊,逼問:「誰讓你去北京的?誰組織的?」還做了筆錄;同時村幹部魏鳳田、魏東方領著鄉政府和派出所的人員拿著鐵鍬、鎬到她家到處亂砸,把屋門、窗戶、玻璃全部砸爛,有人還惡意大喊:「把電視機也砸嘍!」當時許秀婷的丈夫沒在家,家裏只有十歲的女兒和十幾歲的兒子,兩個孩子被惡人的非法、野蠻之舉嚇得大哭,全身直打哆嗦,這幫人走後,兄妹倆哭著收拾被砸爛的門窗、玻璃碎片等。參與這次打家劫舍的惡人有:畢術語(鄉610的),高進堂、高鎖柱、小記(鄉政府臨時雇佣的)等。

許秀婷在易縣公安局被非法關押了兩天,公安局長馮德成又一次對她非法審訊:「大法的事你還幹不幹?」她說:「該幹的就幹。」然後又逼著她在筆錄上簽字、按手印。臘月二十二日,她被送到易縣拘留所非法拘留迫害。過年也沒讓她回家,在那裏被逼著幹活:掃院子、掃廁所、擦玻璃等。

許秀婷被非法關押迫害近一個月,正月二十日才回到家中。當天晚上,還沒來得及吃晚飯,西山北鄉610的畢術語領著鄉政府一幫子人開著幾輛車非法闖入她家。其中一人說:「跟我們到鄉里去一下!」說完,便催促她上車,把她劫持到鄉里非法審問。「誰讓你們去北京的?」她不說。畢術語等人對她拳打腳踢,搧耳光,踢倒了拽起來接著打,邊打邊罵下流話。有人手裏還提著警棍,打得她眼冒金花,鼻青臉腫。這些人打累了休息一會兒,接著再打。 那天晚上共有5個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誰也沒有逃過這幫惡人的毒打。鄉里惡人還逼迫她們罵師父,她們正告這幫人:「師父讓我們做好人,不罵人。」惡人逼迫她打另一位剛剛被毒打過的同修,她不打,那惡人就接著打她,用腳踹,用拳頭猛打。邊打邊喊:「叫你不打!叫你不打!」惡人李小龍在一旁做所謂筆錄,也跟著叫囂:「狠狠打!叫她不說,使勁打她!」打她的有畢術語、李××,還有一個臉黑,走路一拐一拐,40多歲的鄉政府人員,共有七、八個人輪換打她,之後,把她推到椅子上,強制兩隻胳膊上舉報頭,逼著上舉。時間長了,胳膊疼的舉不起來,惡人還逼著上舉,有人在一邊看著。那邊一幫人打另一個法輪功學員,直到天快亮了,他們怕人看見,才停下來,然後派兩個人看著她們,這些惡徒就去睡覺了。

第二天,鄉里惡人讓她們五個法輪功學員硬擠著坐在一米長的沙發上,她們腿壓著囉囉,壓得都紫黑了,沒有了知覺。上廁所當下站不穩,鄉里看著她們的女惡人嫌她們走的慢,對她們罵罵咧咧。一連強迫她們坐了十幾天沙發。白天黑夜分四班輪流派人看著她們,還隨口罵她們,其他人也對她們誹謗、挖苦。接著變換方式逼她們拆一座破房子,把拆下來的土坯、石頭用小推車推到村邊的大溝裏,並不停的催著快點幹。法輪功學員正月裏穿著秋衣幹活,累的腰酸,手腳腫痛,幹完活用冷水洗臉洗腳。鄉政府人員還逼著她們天天掃地、倒垃圾、掃大街、挖廁所裏凍得硬邦邦的大便、擦桌子椅子,還逼著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她在鄉政府被非法關押十幾天,才回到家中。

回家後,鄉里讓大隊幹部看著她,叫她天天到大隊去報到,寫上自己的名字就讓回家。

許秀婷這樣一位老實厚道的農村婦女,修煉法輪大法使她擺脫了疾病的折磨,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就受到易縣公安局、派出所、鄉政府等人員的迫害,是說真話有錯,還是執法者犯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