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

一、得法病全無 生命獲新生

我是二零一一年末得法的。得法前,我愛爭名奪利,心態非常不好,又由於疾病纏身,整日愁眉苦臉沒有一絲的笑容,活的生不如死。

我患過嚴重的風濕病、頸椎病、腰椎間盤突出、膽囊炎、肝膽管炎、痔瘡、眼睛乾澀。由於風濕嚴重使得脊柱長了「骨刺」,就像一根僵硬的棍子,彎腰低頭都很吃力。做過三次痔瘡手術、一次剖腹產、一次流產,身體極度虛弱,半身出現簌簌的麻木感覺。到醫院檢查,西醫說:「腰椎頸椎壓迫嚴重,最多半年癱瘓」;中醫說:「沒法給你下藥,身體各處都不調和」。我整天手和腳冰冰涼,按常人話講「沒有一點火力」。只剩半口氣維持活命。

我到處求醫問藥,風濕膏貼了上百片,後背的皮都貼破了,以致再貼時心裏直揪。聽說泰國的泰藥很有名,我就托人買了二萬多元的藥,吃完也沒見甚麼效果。還是整天腰酸背痛的難以承受,又貼了很多「藏藥」,仍然收效甚微。由於腰椎的壓迫使兩條腿一長一短,經過推拿當時雖然可以拽齊,可第二天又一長一短(平時看走路看不出來,躺下比較很明顯)。沒有辦法就嘗試去按摩針灸。別人都是隔日針灸一次,而我治病心切,一天不落的針,不知為甚麼全身沒有一點點的力氣,只想躺著。一問才知道中醫針灸是要破氣的,需要隔日修養,不能連續針灸。唉,真是越渴越吃鹽。眼睛乾澀,總覺的眼睛裏有針在扎一般,經常眼酸流淚;雖然做過三次痔瘡手術也沒有去根兒,經常便血,膽囊炎不斷加重後背的疼痛,那段時間活的非常艱難。

就在這時,我單位來了一位大法學員。他向我講真相,由於受邪黨的宣傳毒害我不聽不信,因為我自認為是「根紅苗正」的,又是在大學第一批加入邪黨組織的,還經常引以為豪呢,邪黨不讓幹的事情就不應該幹。不但如此還用邪黨的惡毒宣傳諷刺、挖苦他,現在想多對不起師父啊!可他一次一次不斷的講,我還是不信,直到有一天他給我看了《風雨天地行》的光盤,一下就解開了我的心結,不再抵觸了。可並沒有想學煉的願望,因為知道邪黨不讓煉了,那還煉啥了?但那位同修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引導我。我悟性很差,就是不動念。

最後那位同修無可奈何的說:「我這是和你說最後一次,學不學在你了,但你要不學就和世界上最好的東西擦肩而過了。」正是這句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突然想看看怎麼個「世界上最好」,我說那我看看咋回事,他說:「那你要花錢請《轉法輪》,看書時要從頭開始看,不能挑著看也不能跳著看,最好堅持看完一遍,別擱下。」我說「行」。我雖然固執悟性也差,但我是個守信用的人,我按順序看,就覺得書裏說的怎麼那麼對呢,我小時候住在農村,見過附體、宇宙語的情況。二十多歲時也學習過各種氣功,所以對「神、佛」的存在深信不疑,對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雖然都是感性認識,但是就是覺得這本書說的都對,都好,這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書,是我人生的指路燈。

從此我走進了大法修煉,得法後我除了每天看書就是按時煉功。記得第一次煉第五套功法,我把硬硬的腿盤上,痛得我剜心透骨。兩側的腳踝骨硌的兩條腿又痛又木,但我就是堅持,我想師父說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我當時理解為動作和時間都一步到位,所以不管多痛我就是堅持。當時是冬天,我蓋著棉被煉,全身汗出透了,煉完後出的汗水能甩一地,那個痛就不用說了,幾乎所有的汗毛孔都痛得冒汗,但這是消業的大好事,我真慶幸當時的那份堅持,現在看是大好事。第二天同修問我第五套煉了嗎?我說煉了,他說多長時間?我說「一小時」,他當時驚訝得舌頭吐出來半天才縮回去,說「你真行」,我很平淡,我覺得這有甚麼,不就應該按音樂煉嗎?但我緊接著說:「煉是煉了,哪裏是面帶祥和之意,我全身肌肉痛的直打哆嗦,臉部早扭曲變形了,怎麼可能會有祥和之意呢?」這時他反而平靜的說:「大法神奇的事我見的太多了,不但能達到祥和的狀態,你煉到一定時間腿不但不會痛,還非常美妙。」我連連搖頭說:「不可能不痛,快痛死了,煉完了腿想拿下來都不敢動,好不容易慢慢拿下來了,還得緩半個多小時才敢活動。」他微笑說:「我現在說甚麼你可以不信,到時候你就都知道了」。現在看我真是不但不痛,還真最愛煉第五套功法,確實感到了舒服美妙。

不知不覺中,我所有的疾病蕩然無存,渾身輕飄飄的,真是像師父講的「談到大周天,雖然不讓你飄起來,可是你會覺的一身輕,走路生風。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看此書自修的一樣可以達到應有的狀態」。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使我從一個即將癱瘓的人變成了健康的人。身體好了,心情自然就愉快了,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原來蠟黃的臉有了血色,心裏美滋滋的,臉上整天掛著笑容。我的家人從開始的恐懼和反對也改變了態度,誰都支持我煉功,相繼我的兩個妹妹也得法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發自內心的謝謝師父,此時我感到自己是萬分的幸運。同時,借此機會也謝謝引導我得法的同修,如果沒有他的堅持,我真的也許和「世界上最好的東西」擦肩而過了。

二、大法救了我雙親

媽媽得了肺癌,醫生說已是晚期,頂多活三個月,全家人都陷入了焦慮中。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救她,就勸媽媽學大法,可當時媽媽有附體,供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她說有這些東西不敢學,也怕送不走給家人帶來麻煩。我只好請一位同修幫忙勸說,結果媽媽說:「你幫我把這些東西送走我就學。」第二天同修和我的大姐(同修)就把附體的牌位就給燒了。媽媽從此走進了大法修煉,不到一個月肺癌消失了,體重增加了四斤多,吃飯不但正常了,還增加了飯量。不久媽媽的天目就開了,看到了很多殊勝的景象,由於媽媽的病如此神奇的好了,全家人都相信大法好。

但媽媽剛剛得法,對法理解不深,把看到的甚麼都當作真實不虛的真相了,很影響她的正信。我那時法學的也少,沒有及時與媽媽在法上交流,導致她對聽到、看到的東西很執著,媽媽本人並不知道自己得的是肺癌,只知道學了大法,病痛就好了,把大法修煉當成了治病,更不知道不二法門的嚴肅性。在學天主教鄰居的幾句勸說下竟然隨著她去了天主教堂,還買了幾本書。當天半夜裏媽媽突然全身疼痛難忍,雙目失明,爸爸趕緊給不修煉的弟弟打電話。弟弟到家後看見媽媽因疼痛出的汗把棉被都濕透了,又是半夜了,也不敢動媽媽,就打電話給我,我問了爸爸,爸爸就告訴我白天媽媽去教堂及買書的事。我知道這是媽媽對不二法門的嚴肅性認識不深造成的,更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師父給延續來修煉的,是應該萬分珍惜的!我沒有動心就在電話裏告訴弟弟:「你問問媽還想不想學大法,要學就給她放師父的講法錄像聽。」

弟弟趕緊問媽媽,媽媽疼的說不出話來,只是一邊流淚一邊點頭。弟弟就給媽媽放錄像聽,據弟弟說,聽了不到十五分鐘,媽媽就不折騰了,眼睛也能看見東西了,平靜的睡著了。師父又一次慈悲的從死亡線上把媽媽拽了回來。謝謝偉大的師父!

由於媽媽身邊沒有同修,都是常人鄰居來嘮家常,我離的較遠,沒有經常與媽媽在法上切磋,媽媽又陷入常人的矛盾中不能自拔。突然有一天,媽媽的眼睛又看不見了,姐姐正好在媽媽家,就打電話給我和弟弟,我告訴姐姐快幫媽媽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九個字,我馬上回去。當我到家時弟弟也到了,我們一起不停的念,大概二十分鐘的時間,媽媽的眼睛就全看見了。弟弟沒有修煉,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爸爸不久也走入了大法修煉,原來爸爸一身的病,尤其胃病嚴重,不敢吃這不敢吃那的,還有腦梗,面黃肌瘦的。修煉不久百病全消,原來一頭的白髮竟然長出了黑髮。現在七十一歲了,登山與年輕人比毫不遜色。胃口也好,以前不敢吃米飯,現在吃涼、熱、生、冷的都沒事,滿面紅光。對師父的浩蕩佛恩,我們全家人真是用多少語言也表達不盡啊。

三、師父慈悲護 大法顯神威

修煉以來,我一直感覺身體非常的舒服,開始我想,別人都這麼消業那麼消業的,我怎麼沒有這個狀態呢?有一天,突然痔瘡犯了,疼痛難忍。我想自己是修煉的人,不用管它,雖然痛,但由於當時工作忙,我的精力都集中在工作上,早把它忘到腦後去了,結果甚麼藥也沒用,第二天就痊癒了。在此我想說明一下,之所以我一身疾病很快蕩然無存也是因為我當初不是抱著治病的目地走進大法的,無意間符合了「無求而自得」的法理,大法就展現了神奇。

我雖然得法晚,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我也要自己建立資料點,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我就去買了一台打印、複印、掃描一體機,由於當時怕丈夫知道就自己一人去買,買回來後打車到家門口,那麼大的機器還帶著厚厚的包裝也不輕,我一個人在以前別說扛到七樓,就是平地拽到屋裏也是不可能的事,但我竟然一口氣扛上了七樓,現在想想都不可思議。

有一段時間工作忙,每天工作量很大,但我始終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除了每天學法、煉功,就是做救人的事,工作雖然很忙且累,但我全身心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疲勞感,整天輕飄飄的感覺。我三點五十準時起床煉功,早晨六點半從家裏出來,穿上輕便的旅遊鞋,到樓道內逐戶發放真相資料,包括《明慧週報》、《九評》、神韻光盤,都是自己做自己發。每天早晨基本發一小時資料,然後上班。早飯基本吃不上,都是包裏帶幾塊餅乾吃一塊兩塊充飢一下,晚上下班,回家就打開打印機打印資料,自己疊好裝入「0號塑料自封袋」把裏面空氣擠壓後封口,再事先粘上雙面不乾膠,然後將不乾膠揭開與原位置錯開露出一塊貼回去。這樣包裏就能裝很多,張貼時不用看,手摸著不乾膠露出的紙頭一撕一貼非常方便利索。在發資料前我都發一念:「讓所有的資料都讓有緣人看到,並傳給其他人。」

有一次下大雨,因為發資料不方便,我沒有拿雨傘,但是我身上並沒有淋上多少雨點。而我的同事拿著雨傘,渾身上下都濕透了不說,連鞋子都進了水,只好在辦公室換了一雙鞋。她看我進來吃驚的說:「呀,你怎麼沒淋濕呀,還沒有帶雨傘?」她一上午都喋喋不休的說:「真怪啊,我都成落湯雞了,她咋就沒濕呢?」其實我知道是師父一直慈悲的呵護啊。

以上大法展現的神跡我們修煉人遇到的都很多,但在世人看來就是不可思議的,或是覺得不可信的,我寫出來的目地就是告訴世人這些都是發生在我及家人身上真實不虛的實事。大法是最正最好的,師父是最慈悲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真是救命的真言,不要被謊言迷惑,相信大法好就有美好的未來,早日明真相,退出邪惡的黨、團、隊,就能抹去邪惡的獸印,走入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