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大家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媽於一九九六年初,為祛病健身而得法。此後在師尊苦心安排下,我們家從大媽到姑媽,從婆婆到堂姐,從丈夫到我女兒,有十五人相繼修煉大法。這麼一個大家族,如果要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修煉體會,恐怕十天也說不完,我只把我們的一些神奇的故事寫出來,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一、母親同修

母親同修是我們家得法最早的大法弟子,在師父安排下,將大法傳給許多人。直到現在,遇人有不高興的事或疑難的病了,她就告訴人家,煉法輪功吧。經她介紹的人都很願意修煉,很多人對法非常堅定,並能緊跟正法進程。

去年秋天,母親送孫子去幼兒園,路上碰到一位老大娘,一把抓住母親的手,激動的說:孩子,你有好長時間沒送孫子念書了吧,大娘等著你呢,就是為了告訴你,你讓我念「法輪大法好」,我每天沒事就念,站著也念,坐著也念,睡覺也念,做飯也念,洗衣服也念,你看我的手全好了,現在我一閉上眼睛就清清楚楚看見滿屋的鮮花,漂亮著呢,真是謝謝你啦!

母親想起來很久以前,她看到這大娘手打擺子,一下也不能停,所以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這事早就忘記了。母親告訴她要感謝師父,也要把這救命的真言告訴別人。

二、女兒同修

女兒還未出世,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她從小體弱多病,多災多難,三天兩頭往醫院跑,中藥西藥不知喝了有多少。可是她每次喝藥都非常艱難,像讓喝毒藥一樣聲嘶力竭的哭。儘管我已經修煉三年了,卻不能在理性上認識。後來我媽告訴我:女兒在你肚子裏就開始修煉了,她一定是為法而來的,所遭受的魔難應該是師父為其消減業力。但當時她父親還未得法,所以不吃藥根本不認同。直到她八歲我丈夫得法後,我女兒才扔掉藥罐子,從那以後,儘管消瘦,卻很健康,她自己對法也很堅定,每每發燒我守不住心性的時候,她都會提醒我:媽媽你放心,師父在保護我呢。

女兒從牙牙學語時,我就教她背《論語》,背《洪吟》,與我一起學法。十多年來,每到關鍵時刻,她總是能在法上提醒我。但遺憾的是,到現在她也不能完整煉完五套功法。這裏有我的責任,也有她的安逸心。

女兒上學的時候,我們都希望她能分一個好班。可是由於沒送禮,所以看似分到一個最次的班級。但我知道在另外空間裏一切都安排好了,分到哪一個班裏都是緣份,一切隨師尊安排。後來幾經輾轉,她們班換了學校乃至縣裏最好的老師。現面臨著上初中,我堅決不給老師送禮,因為大法弟子的一切都要給未來人留下參照。我與女兒商定,每天學一小節法,一切交給師父,該去哪裏就去哪裏,大法弟子無論去哪裏都是最好的。

去年初冬的一天,女兒去姥姥家的路上被一輛摩托車撞的不省人事,後被一輛急馳而過的汽車震醒。我接到電話後,想到師父講到「好壞出自一念」的法,心就平靜下來。當時女兒的樣子有些慘不忍睹,滿臉是血,下巴也裂開了,渾身泥土,血順著衛生紙往出溢。肇事者已經逃之夭夭,我向過路幫忙的人道謝後,問女兒是否去醫院。女兒放聲的哭,但說媽媽我沒事,我們回家吧。

回家後,我用清水幫她洗洗臉,把傷口上的土清洗掉,沒縫合,沒包紮,幾天後傷口就好了,只有下巴裂開處留下一道疤痕。後來同修發正念時看到,女兒曾經欠過那騎摩托車和開汽車的人兩條命,是師父為她解了這段怨緣,謝謝師父!

三、丈夫得法

未得法前,我丈夫對我的修煉態度是不反對、不支持。他喜歡看海外的書籍,對中共邪黨的本質早就看透了。因此在大法遭受魔難時,他明白是邪黨又耍花招了。可是由於我講真相不理智,被邪惡鑽空子,單位給家人施加很大的壓力,我丈夫也開始反對我證實法。在壓力面前,我無數次求師父,讓他得法吧。我無數次發正念,清除構成這個生命從微觀到宏觀的一切邪惡因素。那時是出於私心,只想要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而沒有想到要救度他所代表的那一方天體眾生。

但丈夫在我身上也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他家兄弟三人,只有他一人給多年有病的父親陪床。許多年他未給家裏掙過一分錢,也有許多時候顧不上照管孩子一下,我與女兒過著非常艱苦的日子,我有許多怨恨心、利益心、爭鬥心但從未向他表露出來,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懂得用法來衡量,修去它。當單位給家人施加壓力,讓他勸我不要煉功了,他卻說,別的事可以商量,唯獨放棄修煉不可能。親屬說閒話,他就說,是在我家煉,又不是去你們家。

丈夫接觸大法是為了他得癌症無法醫治的父親。為了挽救父親的命,他每天陪父親一起聽師父講法錄音,給父親讀法。我公公一度看到頭頂上一個亮亮的圓形物一個小時之久,後來能夠坐起來了。但他不相信是聽了師父的講法才做到這一步的,最後痛苦的離開人世。發喪其間,我丈夫就戒掉了酒,發完喪就學煉動作了。他常常感歎機緣,得法多麼艱難,謝謝師尊的苦心安排!

丈夫得法後,通過切磋,我們認識到了舊勢力在經濟上的迫害,修大法都應該是有福份的,於是舊勢力就放手了,在師尊安排下,我丈夫有了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我也轉成正式職工,不再為生活發愁了。通過切磋我們也認識到,好人不是好欺侮的人,不能再讓不修煉的家人鑽善良人的空子從而為所欲為犯罪,修煉大法的人是走在神的路上,所以是最值得尊敬的人;通過切磋我們還認識到,沒有怕心不是不注意安全,所以我們都能理智、智慧的講真相救人。

四、姑媽同修

二姑得法前有很嚴重的心臟病,為祛病練其它功法,得法後非常精進。一次次突破病業關和家庭關後,二姑父也得法了。為救迷中世人,她每天出去講真相,風雨無阻,山區裏,鄉村間,城市中都留下了她證實法的腳印。在邪惡迫害最猖獗的時候,邪惡讓她去居委會簽不進京、不出去講真相的保證。二姑發出了一念,讓所有參與的人都到齊了,我要救他們。一會兒這些人就相繼來了,二姑給他們講清楚真相就回家了。

二零零九年,我小姑媽同修被國保大隊綁架。我大伯受惡黨毒害,說你們煉功人太自私了,不管家人和孩子。我們說,我們不是自私,世上哪有一個自私的人肯放下自己的孩子去救度不相干的世人呢?這一切罪惡都應該算在邪黨頭上,如果迫害不發生,我們用走出去講真相嗎?

二姑在同修協助下,找到縣國保大隊,六一零,檢察院,法院,司法局有關責任人講真相要人。那一段時間我縣同修真的形成了整體,解體了另外空間大量的邪惡。當有同修埋怨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不多時,似睡非睡時看到,在營救小組同修直接面對邪惡要人的時候,通往公安局的大街上站滿了大法弟子,全都立著掌發正念呢。儘管小姑媽被判三年冤獄,但那一段時間,那些黑窩裏很多人明白真相做了三退,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去年二姑在講真相時被綁架,送到外地看守所,她立即向內找,找到了對妹妹情的執著,絕食四天後平安回家。期間讓同一房間裏的所有犯人明白了真相。那些人對大法弟子佩服的五體投地,當二姑回家時,一個小姑娘親自為二姑穿鞋,她說:大娘我只給你穿鞋,我媽我都沒有穿過。還有一個犯人從看守所出來後給二姑打電話,問二姑:法輪功老太太,你絕食那麼多天沒事吧。二姑說沒事。她說:沒事我就放心了。這些人也為自己選擇了光明的未來。

在修煉中我們還有不足,也阻礙了其他親人得法。我們明白,把大法的美好和福德展現出來,就能救度更多的世人,讓更多的親人早一些明白真相。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