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 我們決定修煉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看到全國媒體同時掀起了對法輪功的誣蔑性報導,我和女兒當時就感覺共產黨又在搞「運動」了,又在愚弄中國老百姓了。我倆竟同時說:「我們不能相信共產黨媒體的報導,共產黨的話我們要反著聽。」於是,我們就到處打聽甚麼是法輪功,半年後,我們終於知道了甚麼是法輪功,我與女兒立即決定修煉法輪功。

由於當時邪黨的黑色恐怖,我們借不到書,但我們不放棄,繼續找啊找,又過了半年,終於通過好幾個人才借到了一本《轉法輪(卷二)》。我們當時喜悅的心情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我女兒一口氣就讀完了整本書,並且用精美的筆記本把整本書手抄了下來。我們全家都輪流著看。我們當時就感覺到師父在幫我們清理身體。後來我們就把真相告訴我們的每一位認識和不認識的親朋好友。有個朋友來我家看完了這本書,當時就趴在桌上睡著了,醒來後,香煙也不想抽了,人也感到特別輕鬆。後來他逢人就說這書真神奇,要大家相信法輪功是好的,不要相信共產黨的鬼話。

二零零零年,我們終於請到了一本夢寐以求的《轉法輪》,並且手抄了三本,送給知道真相後決定修煉的親戚朋友。由於我們當時接觸不到大法弟子,我們就只有自學修心性,時刻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

二零零八年的夏天,我的一個小姐妹給我送來了師父的 「五套功法」和「師父濟南講法」的碟片,她也是幫我找了很多人才借到的,當時我們全家非常感動,真是無以言表。我們如飢似渴的看「師父濟南講法」和學「五套功法」。

以前單位的同事都稱我是「林妹妹」,總是感冒咳嗽,藥罐子不斷;膝蓋半月板損傷,走路疼痛,不能下蹲,醫生要我開刀做手術,我沒同意,一直拖著。自從煉法輪功後,我們全家不管在身體或環境氛圍和各個方面都有了明顯的變化,煉功後我從不吃藥,膝蓋也不痛了,竟然還能夠下蹲了。精力充沛,身體一身輕。親朋好友看到我就說我臉色好、顯年輕。

我和女兒有個願望:如果我們能接觸到修煉中的大法弟子們就好了,我們就可以一起切磋,還可以看看其他人是怎麼修煉的。到二零一零年,在師父的安排下,終於又實現了我們的願望: 接觸到了老同修們。那些老同修們對我們很熱情,與我們一起切磋,用師父的法理幫我們提高,讓我們真正感受到了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以前,我心胸狹窄,妒嫉心很重。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1],我牢記師父的教誨,修去了妒嫉心,我現在的「心」很平靜,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引發我的妒嫉心,碰到事情就用師父的法理來衡量,儘量修去各種不好的「心」。

看到老同修做真相資料送資料很辛苦,我和女兒同修想幫著分擔點,就萌發了也成立一個資料點的念頭。老同修們很支持,並很積極認真負責的幫助我們家開出了一朵小花。

我在做資料和送資料或發資料時,都正念很足,並請師父加持。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將明慧網上打印出來的資料和翻牆軟件發到我們小區的每家信箱裏,讓每戶人家都知道真相。幫有緣人「三退」,不管在任何場合,只要有機會,就講真相勸「三退」。由於我們這一片小區居民都知道真相,所以人們都很純真善良、鄰里和睦、遇事謙讓,充份體現了講真相的重要性,因為明白真相的世人會知道如何選擇是正確的。

通過這些年講真相,我的經驗是:我們的確是應該根據不同的情境,以及眾生的接受能力,循序漸進的講真相,而且要堅持下去。在這最後的時刻,我更應該謹遵師言,更多的救度眾生,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