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恩浩蕩 恩威同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四日】我的一位同事不理解,有一次跟我說,你在一九九九年說你師父給了你第二次生命我不能理解,明明是你媽媽生下了你的嘛,你怎麼說是你師父給你的呢?你師父又不在你跟前。其實這麼多年在大法中修煉,我所能真真切切感受的遠不能用「給我第二次生命」來表達的,其實,何止是我的身體健康了,師父所給予我的智慧、精神力量等等是遠遠不能用語言形容的。那種從體內透出的善的力量、那種一正壓百邪抵制迫害的勇氣、那種能善意理解別人、寬容大度的心懷、那種正的力量、那種神的威嚴,從世間上的任何教科書都學不到,從我的父母那兒學不到,也得不到,我的父母在大自然面前也是無能為力的,我所得到的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楚的。

我深深的知道,師父所給予我們的是我們無法用語言來感激的,是用多少錢財買不到,是我怎麼也還不盡的恩情。我們的師父沒有收我一分錢,我卻在修煉中,身體受益,思想淨化,這是多少錢能買來的呢?拿甚麼可以感激師父的呢?

我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女大法弟子,得法修煉已經十四個年頭,在這十四年的風風雨雨中,深深的體會到佛法的神奇和威嚴,這裏我也講一講我個人的一點經歷,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一、姐妹有緣相繼得法

其實我得法的時候並不完全相信神佛,小時候聽大人們講的神佛故事很多,農村聽說書和唱戲的故事很多,但是我並沒有親眼看到神也沒見到佛,加上從小學起一直接受無神論的教育,直到畢業分配工作,我都認為既然教科書這樣講的那就是對的唄,小時候聽的那只不過是傳說而已吧。所以姐姐當初給我看《轉法輪》這本書的時候我都不屑一顧,認為這都過時的東西,現在科技這麼發達,還信這個。

《轉法輪》這本書一出來,姐姐就有緣得到了,看了之後很相信,就經常看,但是不煉功,覺得年紀輕輕的煉甚麼功,那都是老太太煉的玩意,鍛煉鍛煉身體,所以只看書,但是常常惹我生氣,也不守心性。後來,姐姐單位的一位學員告訴姐姐,只學法不煉功,不能算煉功人的道理,於是姐姐才開始到煉功點煉功,姐夫看到姐姐身上的變化,不久姐夫也加入修煉的行業,夫妻倆早上雙雙到煉功點煉功,不久抽煙有隱的姐夫神奇的把煙戒掉了,就像師父說的抽的不是味了,就不抽了,之前姐夫的煙癮想戒,卻怎麼戒也戒不了。

姐姐覺得大法很好,先介紹給媽媽,想要媽媽脫離苦海,有個健康的身體,但是媽媽只是聽了兩遍師父的講法錄音,只是覺得講的有道理,不想學。

一九九七年姐姐給我書看,我不屑一顧。一九九八年的時候,姐姐又讓我看書,但是這次很鄭重的,而且我也認為姐姐人變好了,另外姐姐在我的印象中,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都是那種人見人愛聰明伶俐的女孩,學業一直都是很優秀的,字寫的很好,很瀟洒,有的男孩子都不如,人長的也很漂亮,文化層次高不說,人世間的事懂的很多,古書很多東西都能說出一二,姐姐姐夫都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八十年代的大本生,沒病沒痛的都學這個,一定有甚麼吸引人的地方,出於好奇,我將書帶回單位,一氣看完,看完後覺的書中說的都是教人做個好人的道理就跟著學了,而且當時也想早上起早鍛煉鍛煉身體也好,於是很快就在單位附近找到煉功點,那時法輪功的煉功點在全國各大城市的大小公園幾乎都有,只要想找,很容易的就能找到。這一學就沒放下過這本書了。

二、祛病健身有奇效

學功前我很在乎自己的身體,身體稍有不舒服的我就到醫務室看病檢查。醫務室的同事跟我關係很好,國營單位還能報銷藥費,反正單位出錢,所以有事沒事的我經常往那兒跑,雖說是年輕人沒甚麼大病,感冒發燒的事還是經常有的,每逢回家過年的時候我就要在醫務室呆上兩天吊大瓶,但是煉功後,我也不去想這個病、那個病的,我卻甚麼病都沒有,十幾年來,我再也沒吃一分錢的藥,大病小病都遠離我了,我人也變的熱情了,凡事總是讓著別人,不與人計較,還主動幫助別人,獎金多少也不與人爭了,臉上總掛著笑容,同事常問我碰到甚麼喜事了,覺得我人變和善了許多,領導也特別尊重我。

現在跟我同齡的同事坐一起的時候就談論這個身上長個甚麼瘤子,那個有甚麼甚麼毛病,為是良性瘤子的還是惡性瘤子的擔心得不行,有錢沒錢的都擔心這個病那個病的,每年都要到醫院檢查檢查身體,就我整天樂呵呵的,甚麼都不擔心,身體一身輕。

三、師父保護我,大法顯威嚴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的時候,被惡警非法關押到北京周邊一個看守所。當時很多來自全國各地上訪的學員被分到北京周邊的看守所關押。在這裏,我看到很多的學員被打的鼻青臉腫,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當時因為我的大法書被搶被撕,為了保護書,我就大喊,他們就將我當死人犯的上大銬:一張大木板上四處鏈,手腳各分一處撐開鎖住,七天七夜不讓吃喝拉撒,就平躺在男犯人放風的過道的地上。綁我的第二天半夜,一個警察跑過來,用腳踩住我的下半身說,我到處找你,怎麼跑到這裏來了(因為進看守所的時候登記審問了我的),你不說姓名我就把你衣服扒光丟到隔壁男犯人室裏去,現在打死法輪功的算自殺,扔到郊外誰都不知道,大聲大嚷的說了一大堆就走了。他走後,整個看守所一片寂靜。

第二天,半夜的時候,我迷迷糊糊的就聽到兩個犯人說話的聲音,原來在過道上有兩個男犯人居然不在監室,站在過道上我的旁邊,聽他們說:這個女的是特意留下來給我們的,我們把她辦了吧。

看守所一般晚上過道上都有警察值班,犯人是要在監室裏面睡覺,監室的門是要鎖的,但是那天過道很靜,沒有任何人值班,這兩個犯人居然能在監室外自由的走沒人管。我當時想,我有師父,就不怕你們這些人作惡,只要你們敢,我就喊,我不怕,我故意閉著眼不理會他們。一會那兩個人就說開始吧,一個男的過來踢我一腳說,喂!我馬上睜開眼睛正視這兩個個子很高的犯人,我想:你們哪個敢!結果那兩人看我一眼,一下子像沒事一樣離開了。

過了幾天,我無條件釋放回家了。後來跟朋友談到此事,我都覺得神奇,如果不是修大法,如果不是師父的保護,當時的後果不堪設想,後來曝光的馬三家勞教所就出現過把十八個女法輪功學員關進男牢房的事。最近兩年我看神韻晚會,看到舞台上表演的學員被惡警迫害的時候另外空間的佛道神都在旁邊幫忙保護大法弟子,威嚴的制止邪惡行惡,邪惡嚇得不敢靠近大法弟子。我體會師父所講的是真真實實的存在啊,雖然我甚麼也看不到,但是我堅信我那時的情形跟舞台上的情形是一樣的,是師父保護了我,嚇退了那兩個犯人,從而制止了壞人行惡,那天晚上那兩個犯人是惡警故意放出來的,而我一個弱女子被綁在地上,四肢不能動彈,深更半夜的,我能做甚麼呢?但是,佛法是有威嚴的,人間不是惡人行兇的樂園。

學功前我最怕一個人走夜路,現在我經常一個人很晚回家,甚麼都不怕,膽子也大了,因為我是個修煉人,有師父保護,跟常人是不一樣的。

四、車窗破裂,肇事車輛被撞倒退,我卻沒事

二零零四年在外地,有一次去一個單位面試,當時面試單位是個小麵包車,載著我和另外一個小女孩,我倆坐在車的最後一排,我們倆正聊著話,突然感覺到腦袋嗡了一下,之後沒甚麼別的感覺,這時才發現,車停下來了,前面是大馬路的斑馬線,一個人拉開我們的車門問,下來看看吧。我們都搞不清怎麼回事,等我們回頭看的時候,我倆傻眼了:我們坐的後車窗整個一個大洞,玻璃全沒了,怎麼沒的我們不知道,後面一輛大東風被倒退三、四米遠,原來一輛大東風卡車撞了我們小麵包車的尾部,我們的後窗玻璃都撞碎了,而玻璃窗就在我們的肩膀旁邊,腦袋後面,我們卻全然不知。那位司機執意要我們上醫院,我說沒事,我們的司機不放心,一個勁的說去醫院檢查看看,因為大家相互都不怎麼認識,我對女孩說,我們真的沒事也不訛人家,我們走吧。就這樣我們離開了。

五、五顏六色的法輪在中南海的上空紛紛飄下

姐姐在一九九九年參加了四二五大上訪,姐姐給我講,大家都很守秩序,只是靜靜的站在馬路邊上,地上連煙頭都沒有,中午的時候,她看到天空飄下來很多的法輪,跟師父講的一樣。街上的常人沒感覺,但是法輪就在他們周圍飛舞,有的修煉人也沒看到,也有很多學員看到了,姐姐看的很真切,顏色很漂亮。我們修煉大法的人都知道這法輪的珍貴,得到這法輪都是無比的幸運的。姐姐講給我聽的時候,我完全相信,覺得姐姐看到太幸運了。姐姐不會對我撒謊的,而且姐姐是一個文化層次高的年輕人,不會隨便說玄話的。雖然我們從教科書中解釋不了這些,但是我們修大法的人真真切切的看到,不由你不相信。

所以在十多年的修煉中,無論迫害怎麼樣升級,面對失去工作,生活曾經變的一無所有,家人的不理解,甚至面對生與死的選擇,我和姐姐都一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絕不放棄。媽媽過去也不理解,怎麼好不容易把你們養大,讀了那麼高的書,你們卻對這個深信不疑,然而這幾年媽媽看到我們的所作所為,現在媽媽沒甚麼說的,知道我們是正的,是好的,媽媽現在也能理解一人得道全家受益的道理。

博大的中華文化、各種神話傳說以各種民族戲劇、歷史書籍、民間各種文藝形式、民間口耳相傳等等形式代代相傳,幾千年經久不衰,那一定是在告訴人、啟迪人甚麼。

大法弟子對世人苦苦的講真相,以我們的多年修煉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也希望世人有個健康的身體,有個美好的未來,珍惜大法,我們說的都是真的,珍惜這萬古的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