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不能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邪惡侵擾香港大法真相點已近十個月了。許多大法弟子(包括我)進入了一種戰鬥狀態:積極想盡辦法怎樣滅掉邪惡,怎樣讓邪惡的橫幅消失──遮來擋去,剪掉它,報警,發正念,對青關會(「香港青年關愛協會」的簡稱)的人講真相……多數同修投入其中。但是,邪惡的橫幅仍然到處都是,而且越演越烈。以下是我的幾點體悟。

一、向內找,修自己

在這段時間裏,從我的經歷中認識到:我們(包括我)太多去看邪惡、看警察的表現了;沒有重視看自己──向內找自己的心。其實這是一個絕好的向內找的從而提高上來的機會。可惜過了幾個月的時間後我才意識到這一點。當然剛一開始也曾「向內找」,但是「找」的很勉強,很膚淺,所以沒有「觸痛」人心,提高不大。醒悟後有兩次比較大的觸動,讓我看到了自己掩蓋很深的人心。過去從來不覺得自己有這樣的人心,發現後,挖出根源,去掉它。所以提高很大,效果也十分明顯。第一件事是在一次和青關會的衝突中,表現出了強烈的爭鬥心。過去從來不覺得自己有爭鬥心,以為自己是善而平和的。然而在這個過程中的表現讓自己都很吃驚。而且開始時還很欣賞自己的「正氣」。經過了兩個星期才逐漸認清,修掉了它。第二件事是在一個月之後的一個「偶然」的,陰差陽錯的機會中發現了自己強烈的顯示心。在此之前也是一直認為自己沒有甚麼顯示心,認為平時比較低調,和周圍比較溶洽……怎麼會出來這麼強的顯示心呢?!可能還有其它的心摻雜在裏面。一時莫名的痛苦和委屈,在真相點上,手裏派著報紙,淚在心裏流……但是另一面卻非常清醒,知道一定要向內找。這一次就沒有拖那麼長時間,只一天就把它解決掉了。心裏真是透亮,外面也是一片陽光了。

二、整體圓容,破除同修之間的間隔

還有,在向內找修心中,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消除同修之間的間隔。這件事是在比較長的時間內一直不放鬆自己,把有間隔的,哪怕是很小的,沒有發生過任何摩擦的,不易察覺的,統統修掉,修好。深信師父在《甚麼是大法弟子》中講的:「我一再說好的一面你們看不見,那邊已經非常好了、達到標準了。達到標準是甚麼樣?神的標準。他沒修好的那一面哪,越往表面上走就越顯的不好,可是哪,他已經修的很好了。」師父都慈悲他(她),說他(她)非常好,我有甚麼資格認為他(她)不好,不願意和他(她)接觸?!是我不聽師父的話,是我不夠師父弟子的資格!我深挖,找出根源,修掉它!現在,在我心中,與同修沒有間隔。儘管有些同修的想法、做法我不認同,但我不覺得他(她)不好,能夠理解這是他(她)現實的一種狀態,相信他(她)會在法中提高,與他(她)沒有距離。能夠放下自我,配合同修,因為我懂得:世界是紛繁的,生命是多樣的,修煉的路是不同的,我不能用我的方式去要求別人,他(她)同樣是了不起的師父的弟子。這樣,我的場是平靜的,祥和的,反映在另一方面也是平和的。

通過向內找,真實的感覺到師父時時在身邊看護著我,指引著我,只要時時想著自己是大法弟子,就能看到師父給予我的修煉機會,只要記住向內找,絕對會有豐厚的收穫。

三、不要向外求,警察也是常人

青關會每次「攻擊」真相點的時候我們就報警,大事小事我們的第一反應就是報警求助於警察。在對待「報警」這個問題上我們過於依賴警察(常人)了。很多次,我們憤憤不平時,盼望警察「主持公道」時,警察往往倒向另一邊。這已十分明確的點化了我們──大法弟子不修自己,竟依靠警察,這種想法就錯了。警察也是常人,等我們救的。

四、「一個不動就制萬動」[1]

從我所在的真相點來看,大家在這段時間內提高都很大,配合的越來越好,從開始的五指張開(當時大家比較散),現在這個拳頭已經攥起來了,只是攥的還不夠緊。舉個例子:從上一次與青關會激烈的衝突(當時因為我們的心不平)到三個星期後青關會又來「大舉進攻」真相點,準備了竹竿綁好的巨大(7.8米)邪惡橫幅,動用十多個人,又捆又綁……而這一次,大法弟子已經有了很大提高,沒有人被邪惡所動,就在邪惡那亂糟糟的現場前平靜的繼續煉功,沒有人去爭鬥,沒有人報警,好像邪惡根本不存在。優美的音樂回旋在空中,一片祥和……正邪兩邊形成鮮明的對比,引來大批眾生圍觀。有很多人來接我們的報紙,就連平時最不光顧的摩登女孩都有不少主動來拿報紙看。這一次,我們不用動念,都比上次大家努力發「正」念那個場更正,更強。這是我們自帶的場,不是「發」出來的。如同師父所說:「一個不動就制萬動」[1]。這就是大家實修的成果。因為我們的平和,氣勢洶洶邪惡也惡不起來了。

五、邪惡搞的事只能成為醜事、敗事

有的同修(包括大陸的一些同修)十分擔心邪惡的橫幅毒害眾生。其實,(反迫害、講真相近十四年了)能被毒害了的也不是偶然的,不該毒害的就毒害不了。舉兩個小例子,其一:邪惡剛來的時候,一個香港人走過來很生氣的拿了一張報紙。我一看是舊報紙,就走過去遞給她一張新的,說:「這是今天的大紀元,看一看吧。」她馬上就轉怒為笑。接過報紙說:「本來我不看你們報紙的,他們(指青關會)一來,我就要看!」其二:最近一個大陸青年接了報紙後,我就向他講真相,他對中共很憤恨,對大法並不十分認同。我正在講的時候就過來一個青關會女成員對著這個青年說:「不要聽她(指我)的。」然後就給青年講那些邪惡的東西。我就笑著在一邊派我的報紙。因為她講的一片混亂,甚麼都不是。過了一會兒,那青年走到我身邊鄙視的(指女青關會成員)說:「整個一個五毛!」然後的談話中已經十分認可大法,並爽快的退出了團和隊。就像師父說的:「壞人他就會聽到壞的東西,好人就能聽到好的東西!」[1]所以,我們擔心甚麼?!我們自己修好了,「相由心生」[2],我們那強大慈悲之場能化掉一切邪惡。師父告訴我們:「作為你們來講,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後越應該走好自己的路,抓緊時間修好自己。」[3]我們還不抓緊每一分,每一秒來修自己,還互相之間看不慣;還把眼睛盯在青關會那裏,這不是邪惡所希望的嗎?!我們修好了,那邪惡自滅。

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經文:《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