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中共邪惡干擾香港同修的建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看過《就香港之行所見與同修交流》一文,也想談談自己對破除中共邪惡干擾香港同修的看法。

一、要體諒香港同修處境

為了香港回歸大陸,中共很早就有目地、有計劃的對香港地區進行了全面滲透,甚至做好了在當地政府和民眾完全不配合的情況下全面接管香港的周密計劃。隨著一九九七年前香港移民潮的出現,為了維續香港的「繁榮穩定」,中國大陸又派出大量國企官員,帶著國家資金,喬裝成商人承接香港民眾撤離後出現的經濟空虛問題。為了分化瓦解香港的民主力量,對香港的利益集團拉攏收買,對民主人士則排擠打壓,甚至採用流氓手段,直接破壞香港的民主選舉活動,利用黑社會組織暴力毆打民主人士中的中堅分子。邪黨控制香港的方法,除了經濟手段威逼利誘,暴力手段打擊異見分子外,還秘密掌控香港地區的新聞媒體,壓制香港民眾的正義聲音。用他們的話來說:香港是用錢買回來的;當年香港回歸典禮上黑社會組織傾巢出洞保護惡首江澤民;廣東的陳某某之所以與香港的黑社會組織有關聯,也是那時與黑社會結下了「友誼」。

很多人都知道,《大公報》、鳳凰衛視的後台老闆是中共,其實亞洲電視出現經濟危機時也得到過「國資」的扶持,其它媒體無一不是邪惡政權極力收買和掌控的對像。香港近年總是出現許多不合情理、甚至不符合普世價值觀的言論,其實都是中共邪惡背後操控的結果。說這些的目地就是要讓大家明白,香港與台灣和美國不同,香港的邪惡因素僅次於中國大陸,大陸與香港的區別只剩下「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的美麗謊言。一旦邪惡撕破臉皮,香港與中國大陸的邪惡程度沒有多大區別。

二、要認真查找漏洞,變被動為主動

早年經過香港,剛出火車站,突然看到眾多的大法弟子站在出口處,著實震撼,同行的政府官員們個個面面相覷。仔細觀察路人,有的震撼,有的尷尬,有的很害怕,有的低頭匆匆走過。

邪黨一般都會對出國人員進行「安全教育」,為了誣蔑大法弟子,阻止群眾接受真相資料,經常造謠恐嚇說:「國外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為了錢來上班的,如果接資料的話,暗處會有人拍照並放到網上去。」由於擔心回去後受處理,所以公職人員一般不敢接資料。

我的家鄉在山區,我回家時經常有人很高興的給我介紹他們在香港看到大法弟子的事情,可見香港同修們的努力,對大陸民眾影響是非常深遠的。這難免成為邪惡的眼中釘、肉中刺,邪惡想破壞又不敢在香港明目張膽,只好通過流氓手段,滲透和利用香港黑惡勢力,在掩蓋中共邪惡的情況下,偽裝成「群眾」反對「群眾」的形式,實施對香港大法弟子的攻擊和迫害。所以他們名義上是香港民眾,但在行為上又處處都流露出中共的流氓行為。

每個地方的人都有不同的個性和特點,在內地看來,香港人非常民主,也非常現實,大家可以有不同的政見,對事不關己的問題,卻又漠不關心。兩個人在街上爭吵,若在中國大陸,會引來很多人的關注和圍觀,路人都想弄清誰對誰錯。但在香港,路人可能會趕緊離開,不想知道別人在爭吵甚麼。

香港回歸後,香港民眾最關心的就是香港還有沒有民主和法制,最厭惡的就是中共的專制和流氓行為。香港民眾也許能夠容忍中共的流氓手段,但卻不能容忍自己的民主和法制被剝奪。為了保護港人的民主權益,香港民眾都能團結起來,挺身而出,這也是中共最顧忌的地方。

對修煉人來說,任何問題的出現都是因為我們有不足之處,中共邪惡用流氓手段破壞香港同修講真相活動,問題又在哪呢?香港同修針對大陸遊客的講真相活動,對大陸同胞確實影響很大,但這種針對大陸遊客的形式,能否同時喚醒香港同胞?我想,現有的答案不一定令人滿意,這也許就是我們的有漏之處。

這麼多年了,大陸民眾不是不知道中共邪惡的所作所為,而是迫於壓力,敢怒不敢言。正法接近尾聲,喚醒香港同胞也是香港同修們的職責所在,不能為了大陸同胞而忽視了救度香港同胞。我們不要限於在街上與中共邪惡對峙,要注重喚醒香港民眾,邪惡在香港街頭的囂張,就是二十三條惡法在香港的體現,就是對香港民主和人權迫害的證據,這正好給了我們喚醒香港民眾的最佳機會。

三、正念看待問題,智慧講清真相

對中共邪惡干擾香港同修問題,我們別用人心看待,面對邪惡的破壞,擔心、心痛、傷心都是人心的表現,任何問題的出現,就是要求我們做的更好。我們沒有必要在街上讓邪惡耍流氓,邪惡出現在香港街頭,就是迫害香港人權的證據,我們可以轉為向香港民眾、政府機關、民主團體揭露中共黑手對香港地區的滲透和對香港人權的迫害,讓民眾認清邪惡,同時把大法的真相告訴香港民眾。香港民眾對大法的了解和對中共的反感,是香港同胞得救的關鍵,這才是中共邪惡最擔心、最害怕的地方。當香港民眾了解真相、拒絕邪惡之時,也是香港民眾得救、中共邪惡滅盡之時。正如師父所說:「你們不要怕甚麼領館、特務搞甚麼事,只要他一搞事,你們就藉著這個機會叫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熱烈鼓掌)其實作為大法弟子啊,你們還巴不得他搞點事兒呢。(眾笑)他搞事你們好有機會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嘛,是不是?你邪惡一來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們的時候嘛。」[1]

關於解體邪惡的方法,建議參考明慧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某監獄邪惡的解體》和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解體某監獄邪惡的體會》的經驗。做法是:周密籌劃、整體配合、收集材料、曝光邪惡、正念清除、喚醒民眾。整體配合時,要整合明慧、香港、大陸各方力量,請各地同修提供邪惡干涉香港民主法制的證據,收集邪惡滲透、利用「香港青年關愛會」破壞香港民主法制的情況,形成有力的真相資料後,多渠道、多形式向香港民眾曝光中共邪惡在香港的流氓行為,徹底窒息中共流氓對香港的破壞和干擾。

以上為個人認識,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