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邪黨指使香港青關會詆毀大法的思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近期朋友到香港旅遊,也看到了中共邪黨操縱所謂「青關會」詆毀大法的條幅,回來之後說感到很詫異,因為以前沒有。而且,在香港旅遊的一段時間,在一個長期講法輪功真相的點上,只看到一個大法弟子在派發報紙;到了尖沙咀,看到了三、五個大法弟子發傳單,有點奇怪怎麼沒有見到更多的法輪功學員……我的親友都是明白真相的,他們對共產邪黨的邪惡與醜陋表演很鄙視。

讀過明慧網上香港同修針對此事的交流文章,總覺的我們好像沒有從根本上認識這個問題,有時候依然圍繞個人修煉去思考和面對這件事,沒有完全站在師父正法需要的基點上去考慮,只在事情的表面上用力,以至於邪惡的干擾一再持續。從九九年迫害開始到現在,邪惡敢在我們面前詆毀師父和大法的最根本原因,就是我們敬師敬法、維護師父和大法的心沒那麼堅定和純淨,放不下生死。

此前讀同修寫的《師尊為眾生承受》這篇文章,真的心如刀絞。那時候,我才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是不是非常的自私……我在想,如果我是開著修的,在遇到這樣的事情時會怎樣,我是否會撲上去用我的生命去阻擋……後來發正念的時候,就像同修說的那樣,在師父周圍下一個罩,把師父跟那些東西隔開(無論能否實質的起甚麼作用都那樣做)……那一瞬間,我突然明白了自己真正應該捍衛的是甚麼,突然明白當所有大法弟子真的在法上維護師父和大法、庇護眾生的時候,邪惡一定滅盡。我更深刻的體會到了師父多麼偉大,師父賦予我們大法弟子的稱號和身份是給了我們多麼偉大的殊榮;明白了大法弟子真的是宇宙正法時期與師父正法同在的特殊生命,能夠維護師父和大法是無上的榮耀……還明白了大法弟子的「放下生死」,是宇宙中一個王、一個主對自己舊有的一切的放下,完全按照創世主的要求,成就師父所要的,必要時可以捨盡一切,為了維護宇宙法和宇宙法的創造者、為了眾生,可以放棄生命,而且是非常平靜的。

師父講過:「我有宇宙存在的最本源的因素,但我不在其中。我是構成一切宇宙智慧的源泉,但我甚麼都不要。」[1] 既然大法是大法弟子的根本,那麼師父創造了這一切,就是更根本的了,所以要用生命去尊敬和維護,所以決不能容忍邪惡誣蔑、詆毀師父,更不能承認邪惡讓師父替香港大法弟子承受魔難的安排。記得同修在交流文章中曾經寫過一位鳳凰法王,他來在世間修大法,因為沒修好,快毀掉了,於是,他世界的護法就衝下來保護他,結果沒能保護得了他們的主,自己也失去了生命。他們可能也明知做不到,但是,護法神是有那樣的責任的,對於他們的主,是捨命而不惜的去捍衛的。我明白了如果心裏非常純淨、非常神聖、非常尊敬的只有師父,把師父和大法放在第一位,能夠為了維護師父和大法而放下生死,就能夠做到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發正念就更有威力解體邪惡,在對常人講真相的時候也更平和與仁慈,常人也更容易接受。在認識到這些並決定在修煉中要力行之後,我發現壓在自己空間場裏的邪惡因素一下子變的遙遠渺小了──那些邪惡因素都是我長期努力解體而沒能解體的了的。(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認識是否正確,但是在這幾年中,我的確看到自己和身邊同修對師父想的少,想自己的時候多。一次與人談及「孝」字就是「子承父」,「善事父母」,對方卻笑著對我說:「不對吧,是父母庇護兒女的意思吧……」現在才知道是對著自己的私心說的。)

發生在香港的這種公然對師父和大法的詆毀與誣蔑,是可以訴諸法律的,可以具體到找出主使此事的個人。在中國大陸、在共產邪黨烏雲蔽日的社會,官員們會躲在「政府」這個名詞的幌子後面,所謂「政府不讓」、「政府的決定」,其實就是那幾個壞人的「不讓」和「決定」。所以,如果換做是大陸大法弟子,會想辦法查出都有誰主使了這件事情,具體到個人之後找這些人講真相,並在這個過程中,層層向司法部門和相關社會機構以及涉及到的眾生講真相(當然,也少不了國內外大法弟子的配合,通過電話對主要參與者講真相),同時發正念徹底滅盡在另外空間操控此事的層層邪惡因素,讓世間的邪惡之徒遭到現世現報,不給邪惡留任何餘地。其實,直面干擾和迫害,不去過多擔憂外在社會環境的因素,也不過多的被某種社會文化左右,心裏有師父有大法,想到宇宙中的一切善惡都在師父的掌握中,走每一步都先想到師父要的是甚麼,未來宇宙的需要是甚麼,直接動手清除那些邪惡的宣傳,也不會有甚麼不妥。

即使在中國大陸的法律條款中,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和師父的誣陷,也是犯了詆毀他人名譽罪的。中國大陸有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惡警在得知自己被曝光和有可能被起訴被追查之後、在接到國內外無數大法弟子的真相電話之後,心裏是害怕的。我遇到的一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領導級的惡人惡警,有的見到大法弟子到公安局去的時候就把自己的姓名牌和警號藏起來,不敢給大法弟子看到;有的在被大法弟子問及姓名和電話號碼時不敢說出自己的名字和電話號;有的因為總是接到海內外真相電話而不得不調到其它崗位,所以有的地區迫害大法的惡人總是不斷更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惡警真的很可憐,共產邪黨冷酷的利用著他們,毀滅他們,與宇宙法對立使他們的生命淪為無望,他們活在這世上孤零零的,本質上沒有任何安全感。在與邪惡正面交鋒的時候,我確實感到世上參與迫害的惡人敢對大法弟子叫囂是因為有外來邪惡因素在操控,不是他們表面的人想把我怎麼樣。邪惡在另外空間層層壓下來是造成了巨大壓力的根源,還有就是執著心不去,把這種壓力變成了「內外夾攻」。

當找到自己的執著心並努力去掉它,思想昇華到大法要求的境界中去,在法上看問題,本質上真正的提高之後,邪惡就滅了。

我們身在大陸的大法弟子除了正念解體香港地區面臨的這些邪惡之外,也可以針對此事對中國大陸(能去香港旅遊)的民眾講真相,在大陸揭露共產邪黨指使「青關會」在香港詆毀法輪功的流氓惡行。其實在中國大陸,民眾已經對邪黨嗤之以鼻了,無論是否明白法輪功真相,他們都看不起中共邪黨。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