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部份同修的交流和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二日】

1、台灣同修是來證實法的,不是來被迫害的

昨天晚上有幾十個香港同修在一起交流,之前聽同修說要交流一下關於三退(退黨團隊)的事,先是香港同修交流了兩次她在美國證實法和開真相點的經歷。接著是台灣同修說了她來香港證實法的經歷:有一次怎樣揭開邪惡遮住我們的大法橫幅的廢物、之後怎樣被警察抓走。這次來香港的證件被警察扣押,不能回台灣,每天要到警署報到。而讓我們聽著震驚的是,香港警察竟然把大陸那一套整人方法用在同修身上:調離和台灣同修在一起的香港同修,要同修兩次脫光衣服來搜身、不給台灣同修請翻譯,消磨同修的意志。幸好同修是個正念強的同修,沒有被嚇倒,台灣同修你不用擔心,我們和你在一起。

2、台灣同修受傷害,我們香港同修有責任

當我聽到台灣同修保護大法橫幅被抓走的那一天,說我們有很多香港同修在旁邊看著,我想問香港同修那時你們在幹甚麼了?當時在想甚麼?是麻木還是覺得理所當然?有沒有想過去保護同修?邪惡在香港瘋狂,台灣同修來支援,由於香港同修到現在還沒整體提高上來,邪惡還能在幾個真相點狂蹦……。還有如果香港同修做的好,台灣同修就不會受到傷害。有一天在我們這個真相點,台灣同修和青關會的人講真相,青關會的人就用手機照同修,善良的同修就用手幾次按下對方的手機希望對方能聽她說話,青關會的人來告訴我說:如果是以前,我就故意把手機掉下來,摔壞讓她賠,你叫她以後跟我說話好了,不要動我手機。這件事提醒我:台灣同修到來,我們香港同修有責任把香港的情況、和保護自己的事項告訴同修,不要給同修帶來額外的傷害和損失。

3、來香港證實法的台灣同修是了不起的

我聽香港佛學會同修說:多開真相點(不知現在新開了多少真相點)、台灣同修來香港支援。邪惡干擾香港景點已半年,這段時間我不知道有多少台灣同修來了,我認識的台灣同修好像有幾十個,包括他們來遊行時我們一起派報紙的同修。台灣同修沒有黨文化,給我的感覺很和善,和他(她)們交流很舒服。每次見到來香港支援的台灣同修,真想對她(他)們說:「謝謝你們,你們辛苦了」。台灣同修提議我在景點放大法歌,那個場很柔和,我就放大法歌;台灣同修提議我放一個電視講真相,我就跟同修說,同修就按上了一個電視機。台灣同修問我在香港怎麼勸三退。我就跟同修說可以這樣說(參考):「歡迎你們來香港旅遊,祝你們平安。如果他們點頭回應,你就去跟他們講真相,說有好消息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不理你走的很快,你就說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見!」同修照這個方法去做,退的很開心,當然是為眾生得救而開心。台灣同修你們來香港是來證實法的、同時也在救度你世界的眾生,不是所有都聽香港同修的,發現我們不在法上或做的不夠完善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拿出好的方法,讓我們共同提高。

記得有一個台灣同修一下飛機知道住處後,立即就去真相點;還有一個同修第一次來香港就消業(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去真相點。我相信在這個關鍵時刻來香港的台灣同修也在面臨很大的考驗,不說放下生死,起碼要放下怕心吧,所以同修很了不起。

4、「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沒有了」[1]

景點受干擾,僅這三個月來,我也隨時面臨著心性關:有時不知甚麼時候出門;也不知甚麼時候可以回家;有時學學法、煉煉功電話就來:或去景點支援、或幫同修發正念(同修被抓了)、或去法庭旁聽、或營救同修、有時晚上要交流。邪惡干擾罵師父、罵大法,多麼令人痛心,可是同修之間還意見不一、對著、背後挖苦,有時面對魔難考驗不知如何處理時,在景點還能忍的住,回家才大哭一頓。謝謝師父慈悲,給弟子無限關愛。家裏人煮好早餐,我每天出門時關心的問一聲:「今天去哪裏?」回來時關心的問一聲:「今天情況怎麼樣?不要跟他們(指青關會)鬥哦。」知道自己修的不好,邪惡還能在行惡,有時很苦惱就想:「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沒有了」[1],可是香港那麼多大法弟子還清除不了那幾個小丑?

5、退一步海闊天空

惡人在10月22日干擾本真相點,第三晚就在真相點隔夜佔了真相點,24日早上同修推車過來開檔,看見青關會已霸佔了原來真相點的位置。同修果斷的就把東西移到這條街的另一邊,把真相板擺好掛好(如果晚點其它廣告橫幅就會掛滿),其中去交流遲來的同修立即在隔一條街開新真相點,我們的反應和行動之快令惡人措手不及……。接著過路拿報紙的世人都在罵它(青關會),說它搶人地方,說它是共產黨,有些人還想打他們,說她(他)糊塗。警察看到我們忍讓,經常過來問候。這段時間同修非常了不起,和警察講真相的力度很大、正念很強。還明確告訴警察沒有第二條路選擇,你們幫法輪功,我們師父就會保祐你們。

6、師父點悟

景點受到干擾後,同修要求隨時有人拍照,攝錄機沒在家,我就叫家人把照相機的電沖好,我要用。家人說:「你不需要用,你沒有時間用。」我有點感到是師父點悟。邪惡霸佔景點的時候,我是第一個發現的,我當時就拿出手機把它拍下來,回家一看,拍了幾分鐘的照,手機只是停留了一秒鐘的一個遠鏡頭,所以我基本就不拍照了。所以來我們景點的支援同修,我都告訴她們一聲:對方會拍你們的照,但不用怕,不用跟她們吵,因為她們就是來幹這些的。

7、邪惡在這個場行不了惡

邪惡開始也放高音喇叭、不停給同修照相、站在真相點同修前面派邪惡報紙、我們救人時她們在旁邊誣陷大法罵師父,同修正念強,守住心性,加強正念清除邪惡背後因素,邪惡很快像洩了氣的氣球,惡不起來了。

8、無條件向內找

自己修的有漏,愧對師父慈悲苦度,只能在這段時間修好自己,抓住自己一思一念歸正自己,擴大容量,包容同修,慈悲眾生,無條件向內找。在我無條件向內找中發生很多奇蹟。舉兩例:

有一天,我到景點,青關會的人就站來我的身邊派報紙,我就想自己:自己的場不乾淨嗎?她才敢站在自己身邊,今天自己做錯甚麼了呢?我還沒想出自己做錯甚麼,這時立即有一個人站在我們身邊停下來問我:「她是不是那邊的?(指青關會)」我點頭。那個人立即正告她:「告訴你,法輪功是好的,如果不是拿那麼多東西,真想打你一頓。」青關會的人就回去了。

有一天我一到景點,就聽到邪惡高音喇叭在大聲放著,我對自己說要穩住心,這時同修經過聽到叫我報警,叫我不要怕麻煩,我就不斷的向內找,想想自己確實怕麻煩(報警會耽誤時間),想想自己今天狀態對不對勁?是否自己有爭鬥心或者對家人動了氣?找著找著,不久有個常人報警了,警察來了,高音喇叭被拿下來了,聲音也沒有了。

9、保持修煉人的狀態 智慧講真相

隔壁邪惡橫幅又給人割爛了,警察來告訴我這件事並對我說:「冤冤相報何時了?」我微笑著說:「我們修煉人沒有恩怨,不是我幹的,我也不知道是誰幹的,但是那些橫幅在毒人啊!那個人在倒掉毒藥啊,不給別人喝毒!到共產黨滅亡、真相大白的那一天,這個人就是英雄。」警察說:「我說不過你,我走啦。」一個世人也走過來跟我說:「啊!割爛人家東西幹甚麼?你那麼善,知道不是你,是你那些人幹的。」我說:「你知道那些橫幅寫甚麼嗎?『台灣法輪功滾出香港』。人家惹著它甚麼了?就因為台灣煉法輪功的人多嗎?路過的人都看著不順眼,大家都知道它是共產黨啦。我們香港人有很多正義人士,我們懂得分好壞對吧?就好像『六四』有四十萬人遊行,可不是他家人給殺了。」那個人就說:「也是,也是。」我講真相的時候整條街都會走來走去的,青關會的人就會說:「又走來我這邊。」我說:「這裏是香港,甚麼時候變成你這邊了?這幾年我都是這樣走來走去的啦。」其實我知道我們香港同修就跟青關會的人說過真相點一人一半的話。

10、轉變觀念 心繫眾生 抓緊救人

台灣同修說:她第一次來香港到現在已經三個月了,大家還是那樣鬥,還是那樣遮來遮去的,環境沒改變,好像還不好了(指落馬洲)。聽了是很吃驚的事情。這段時間聽同修說的最多的是人手不夠,我只是想說,當我來這個真相點兩年半時間裏,我們點都是一個人排一個班,現在我們景點受干擾,我們也是那麼多人排班(最近才多了一個同修,她辭工了;現在煉功點的同修也會來幫忙);同修說她們點很久沒三退了,聽了很痛心,很想哭,我到過其中兩個真相點,看著那個退黨名單紙有些舊了,紙上寫著幾個三退名字,但不知是甚麼時候退的,我拿著小展板就開始勸三退(很多世人啊),還可以一邊揭露邪惡,邪惡阻擋不了我;我還看見很痛心的事情,一個那麼好的同修、可以勸三退很多的同修,去到紅磡真相點之後,那天就看著她整天拿著照相機在拍照,一個人都沒救,天大地大,芸芸眾生,同修就是要守住那巴掌大的地方(指紅磡)在和邪惡糾纏(也許說重了),師父看著痛心,你的眾生在哭啊!時間那麼寶貴,時間不多了,同修快點在法上提高吧!快救人吧!

大陸同修說:「在天目中能看到無數的世人,大部份都還沒有得救。沒有得救的人數估計在百分之六十~七十(大約的數,不準確),所以大法弟子的任務就是要多救人啊,不然世人及其身後代表的生命群就要解體了,師父為眾生巨大的承受有很多會因為大法弟子的不努力而浪費掉。」(摘自明慧網同修《發正念所見:大法弟子是整體 救人很緊迫》)突然讓我想起:來我們景點勸三退的幾個台灣同修,請你們千萬不要把你們救度眾生的事耽誤了,多救人吧,在香港有救不完的眾生啊!也請香港同修擺正基點。知道自己該做甚麼,做師父所要的!

11、找人心去人心

世人就像一面鏡子,照著我們,讓我們洗刷自己。希望每個同修都挖根,挖出一個執著心去掉一個執著心,「圓滿隨師還」[2]。

以上說的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 《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 《洪吟》〈緣歸聖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