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證實法之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四日】最近中共黑手針對香港法輪大法真相點嚴重干擾、破壞,因此我就動了那一念:我要去香港窒息邪惡,救度眾生。當時那顆心是很純淨的,本著慈悲、救度眾生的願望去到香港,那些行惡者也是被中共惡黨所迷惑的生命,他們人的一面因不明白真相才會對大法行惡,才會去幹壞事,而這將對他們生命造成難以挽救的險境。於是我們一行三人,再次踏上香港證實法之行。

落馬洲真相點

當公車駛近真相點時,已可感受到整個空間場已布滿了邪惡。放眼望去滿滿的誣蔑、不堪入目的布條佔滿了整個公車站,連地上都到處雜亂放置誣蔑大法的布條。同時場上也已經有好幾個所謂的「香港青年關愛協會」成員四處走動。

我們一行人一下車就迅速找個可容身之地(因地上到處都是誣蔑大法的布條),一起發正念。就在此時,所謂的香港青年關愛協會人員,馬上過來對我們挑釁、干擾,用極大分貝的「大聲公」(喇叭)肆無忌憚的放在我們身旁,強力干擾我們,同時又極大音調的播放他們所謂的愛國愛港歪理,試圖迷惑我們。他們舉著愛國愛港的口號,而企圖掩蓋他們的破壞罪行,把非法的行徑合法化,真是邪惡至極。

這種行為在法律這一層面其實也已是人身攻擊、公然侮辱。法輪功在香港是登記合法的修煉團體,而香港又是法治的社會,他們顯然已觸犯法律了。

我們修煉人都知道,人會作惡,有時是受到另外空間邪惡生命的控制。在落馬洲,我看到的情況是層層層層的邪惡有系統的幹著破壞大法的壞事。低層的邪惡負責用一切流氓的手段故意去干擾舉著「法輪大法好」橫幅的學員,試圖挑起學員的爭鬥心,如果學員用人心跟他爭論,他又更加瘋狂的進行破壞。而當學員被挑起爭鬥心時,更高一層的邪惡就抓住把柄用錄像帶攝影存證,試圖製造假證據,而在其後又更高的邪惡又在其後監控整個場,真所謂層層層層布滿了邪惡因素。而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邪惡不敢動,也不敢靠近,因為另外空間的邪惡害怕,怕被大法弟子強大正念的能量場所解體。正念弱一點的,邪惡就專找這些學員去挑釁,也就是進行它們所謂的「邪惡的考驗」。

當天我雖然本著一顆慈悲之心跟他們講真相,但對方有時還會很無理的進行破壞,當時我已經隱隱約約的感受到我內心深處那顆爭鬥心有點被挑起了。

經過了一整天的大聲講真相、發正念,我真的口很渴、也累了。在回寢室休息途中與同行同修交流時偶然提到「理直氣壯」,隨後我靜心想一想,我講真相的方法是否可以做的更好、更圓容。當我學法學到《佛性與魔性》這篇經文時,我悟到了修煉就是要修去我們的魔性,充實我們的佛性。

再到落馬洲

隔天又來到落馬洲真相點。與同修交流後我悟到了要用法律這層人的理來制止邪惡、保護同修,因此一下車我就把四週誣蔑大法的邪惡布條錄影存證,在邪惡有目的的製造衝突中收集真實的證據,曝光邪惡,因為香港是法治的社會,不是中共黑手逞兇的地方。同時我的口吻「理直氣壯」,而內心更加平靜、更加祥和的對來來往往的中國遊客講述大法真相。

經過一上午的正邪大戰後,所有香港同修與所有的台灣同修彼此交流、向內找不足,而現場就有同修認識到自己修煉中的不足。當我們面對邪惡的瘋狂干擾、破壞,也能本著「以善制惡」的基本點和正面的態度。就在現場同修們互相配合、向內找不足的環境下,形成一股正念的能量場,無意中感動了坐在一邊的一位中國遊客,她有感而發,當場寫了一張字條遞給我們,字條大意是寫著:「希望馬英九政府早日解放大陸,讓大陸的法輪功恢復自由」。

當然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是不干涉政治、也不依靠任何人的。正法中我們不等、不靠,因為我們才是這台戲的主角,眾生都是我們救度的對像。

救度眾生要正念不要人心

行程最後一天在落馬洲講真相,回程時搭地鐵回到寢室途中,在車廂內正對面站著一位在整個人群中非常突出、非常顯眼的美女,而其穿著卻有點暴露。當時我不自覺的用餘光看了幾眼,心想著到香港這幾天,從來沒有碰到如此與眾不同的美女,今天竟然碰到了。列車到站時,我走出車外,迎面又來了幾個長相特別標緻的美女。當時我腦子嗡的一聲,直覺反應:怎麼會這樣?後來我思考一下,發現自己剛才在落馬洲講真相時用人心、用人的情,對著當時正在瘋狂干擾同修的那個女邪惡頭頭說:「長得這麼漂亮,不要生氣嘛!」就這麼一句不正的話,於是另外空間的邪惡馬上就安排幾個美女來到我的面前,它們要考驗我,看我如何動念,企圖鑽我的空子。我悟到修煉是嚴肅的,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能有人心。

回到台灣水湳機場

在回到台灣的行程上,一位女同修原本不屬於我們這一團的,但因她與同行的另兩位同修回程的機票航班不一樣,就與我們同一航班,結伴回來台灣。這位女同修年紀稍長,文化水平不是很高,而動作又比較緩慢。當天早上回程時,我還半開玩笑說:這是師父安排要我們三個男同修護送她回台灣的。

當飛機到達台中水湳機場時已近晚上十一點,入境水湳機場時我卻沒有看到這位女同修。記得在香港飛機場候機時,曾與她聊天,得知她回到水湳機場還不知是要搭公車或是搭計程車回家,也就是說還不知怎麼回家。

在當時夜已深,而我們還要開四十分鐘車程才能回到家,而且人也累了,想早點回家休息。因此我們三個男學員就獨自到停車場要開車回家。我用車鑰匙啟動車子時,沒想到車子竟然發不動,於是緊接著趕快找附近的車子來協助接電啟動,也無法開啟;於是又趕緊向機場服務台借一台發電機來重新啟動,還是無法開啟。最後叫拖車公司來把車拖吊回南投汽車修理廠修理。就這樣經過一夜的折騰,回到家時已將近午夜二點。

翌日,我與同行另一同修交流。我們認識到,這是師父安排要我們護送那位女同修回家的,而我們卻明知她還不知道如何才能夠安全的回到家,且夜已深了,我們對待這位年長的女同修竟然一點慈悲之心都沒有,任她獨自在漆黑的夜裏摸索著回家的路,而我們卻置之不顧急忙自己要趕快開車回家休息。這是多大的私心呀!因此我們的車子怎麼都發不動,要我們晚一點回家,要暴露出我們那顆對同修不夠慈善的心,要我們從中悟道。呀!想起來真是慚愧。

後記:

這幾天的香港證實法之行,體悟到在邪惡布滿的空間場裏,不論是身在真相點直接面對邪惡,還是在寢室休息,另外空間的邪惡時時都在虎視眈眈,經常會在學員之間生活上的小小細節上,分化同修、進而削減大家的能力,如果同修間能事事用大法去對照,比學、比修,彼此協調一致那法力就非常大,力可劈山。而這也正是邪惡所最害怕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